这一次是真金实银的考验曹云的能力,当然只是考验曹云这个领域的业务能力,律师是不可能精通所有法律的。在一天的工作后,合约审核最终完成,曹云并非商务合同专家,没有成为审阅核心,但是也帮了不少的忙。

    合约审核完之后,四名律师正讨论晚上去哪家风俗店放松一下,张峰就将唐开写好的推荐信送到曹云的手上,并且说明,唐开有事去高岩市,临走交代,回来一起吃个饭。

    曹云非常感谢,在离开唐开律师所,回到高山律师所后,给卢群拨打了一个电话。

    卢群笑骂:“不错啊,你小子在东唐都能啃老。唐开律师所虽然有五大之一的唐开做老板,实际上唐开律师所水平在东唐律师所排在十名之外。我先问你,你怎么看待唐开?”

    曹云回答:“唐开应该一早就知道我的目的,我察觉到这点后,才把你老人家搬出来。否则我会说不认识你。”

    卢群道:“没错,是我的人情,否则你算哪根葱……你能这么快搭线到唐开身边也算不错了。行吧,人情我做到底,回头我约唐开吃个饭,我想他目的是和天马律师所建立合作关系,会让一些年轻律师到高岩市考取律师证,同时在天马律师所挂牌,熟悉和面了解本地的法律。这人情我做了,大律师执照算是我给你的护身符。话说,你是不是在松本案时候就想到利用唐开拿大律师执照?”

    曹云诚实回答:“不,我本打算埋一个伏笔,当将来有需要的时候可以通过张峰获得一些资源。但是律师所的状况比我想的要糟糕的多,我有拿大律师执照的需求,所以才会冒险动用这个伏笔。假设伏笔失败,那接下去的一年到两年时间恐怕会很难过。”

    卢群满意道:“走一步看三步,不错,看来花费两百万让你去东唐培训还是值得的。”

    “卢总,这事就别提了。”曹云苦笑抚额。

    “是,我知道。行,那我就看看你拿了大律师执照能不能搞点事出来。”卢群道:“山高路远,我帮不了你,一切只能靠你自己。”

    “切,我这水平还需要你帮。”

    “没利用价值就开始朝我吹牛。顺便提醒一句,别急着办正事,你得先落脚,不说做一条地头蛇,最少要熟悉东唐后再说,耐心是一种美德”

    “我明白,我这边也顺便提醒一句,别欺负我姐,否则我会给出她馊主意,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就你?比如?”

    “先上车不补票,做一位单亲妈妈,谁规定女人一定要结婚,以我姐的条件,可以天天换新郎,365天不带重样的。”

    卢群怒道:“滚你个蛋。”

    ……

    大岛村的事似乎比较麻烦,高山杏花费了一周时间,在本地的法官帮助才调停成功。回到东唐,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高山杏到达高山律师所,惊讶发现曹云已经在律师所。

    七面写字板从仓库被拿出来放在中央会议室的,上面贴满了各种材料,会议桌上放置着三叠高高的文件,曹云头发有些散乱,盘腿坐在会议桌上,咬着没有点燃的香烟,静静的看着环绕在他身边的写字板。

    “我回来了。”高山杏招呼道。

    “啊。”曹云忙从会议桌上下来,穿上鞋子,快步走向高山杏:“幸苦了。”

    “只是有些麻烦。”高山杏看写字板,问:“是不是我不在期间,你接了案子?”

    “不。”曹云道:“这是今年年初的一桩案件,当时引起很大轰动,人称格洛蒂亚凶杀案。”

    “格洛蒂亚。”高山杏:“我记得是格洛蒂亚医院发生的谋杀案,一名男子的妻子因为被误诊为钩状螺旋体病,被注射大量肾上腺素,导致最终死亡。法院裁决医院负主要责任,赔偿男子七万元……”

    曹云提醒:“这是东唐。”

    “赔偿男子三百万元,不过法院否认主治医生存在主观过错,造成医疗事故主要原因是检测人员的粗心导致检测结果报告和他人调换。在法院判决之后的第三天,男子杀害了主治医生,被医院保安当场擒拿。”高山杏道:“我记得没错的话,男子初审被判处死刑。现在应该准备接受二审。”

    曹云道:“男子叫赤松,目前中院正在进行二审,目光焦点集中在死刑判决上,有很多呼吁废除死刑的团体对赤松进行声援。根本我的了解,本案的辩护焦点也是赤松是否应该被执行死刑。据说检察官态度非常强硬,更有东唐医疗人员发出的声援,估计会维持原判。”如果按照这样发展,因为涉及死刑,将会出现最高院的公审。

    高山杏疑问:“怎么了?”

    曹云道:“我想接这个案子。”

    高山杏考虑良久道:“死刑和非死刑很大程度是看律师的发挥,如果我们能在二审中说服法官,有可能改变死刑的判决。这个案件肯定不赚钱,但是可以接。”

    曹云道:“高律师,我的意思是翻案。”

    “翻案?”高山杏险些破音,忙一捂嘴:“不好意思……翻案,怎么可能翻案?”

    曹云道:“不翻案对于我们律师所来说没有意义。”

    “我当然知道翻案的意义,可是你有没有看资料,这个案件是铁案。从一开始辩护方就放弃了无罪推论,而是以轻罪来辩护,但是法官认为,在人多密集的公共场合持刀杀人,性质非常恶劣,不予宽恕。”

    高山杏走近写字板看了一会,道:“你看这案发过程,当天赤松是在发热门诊值班,发热门诊是特别科,人很少,属于预诊的范畴。医院也是考虑到赤松目前的心理压力,将赤松暂时转岗到发热门诊。”

    所谓的发热门诊是萨斯之后的产物,任何发烧超过一定度数的患者必须先前往发热门诊进行隔离观察,虽然萨斯消失,但是又有禽流感等各种传染病,所以发热门诊就被保留了下来。不过多数情况下患者是不愿意前往发热门诊进行一到两个小时的隔离观察,医生们也不太在乎患者高烧这件事,所以发热门诊如今就是一个摆设。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三五第一小说网www.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