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悬崖谷底之中,当百里冥歾要杀洛依依的时候,夜十九突然现身,并且击败百里冥歾!

    后来柯马大师他们赶到之后,夜十九从昏迷中醒来,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柯玛大师师徒二人救了自己!

    柯玛大师师徒数次援手,出于感恩所以关于悬崖底下的事情,夜十九并没有向任何人询问,自然也不知道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

    而关于崖底发生的事情,柯玛大师又特地叮嘱洛依依不要提及,所以对这些事夜十九根本就不知道!

    看到夜十九一副茫然不知的神情,老者说道:“既然是它主动认主,你还没有与它正式签订那个神秘的契约!不如现在你便将这仪式完成好了!”

    “天下神物自然是有德者而居之,以晚辈小子等资质又修为平凡,又怎敢将这奇物居为己有?听前辈所说,既然它还没有和我正式签订契约,那还是算了,将来当它遇到更好的人物之时,让它再认别人为主好了!”

    “哼,哼……”看到夜十九居然不想将这缘殇铭就此收入己有,老者不由冷哼了两声。

    “像这种天下神物,你以为它可以随便认主吗?如果它不愿意,又有什么人敢打它的主意?你现在若是不收取了它,只怕日后那一天,让它羞恼起来,反而惹祸上身!”

    老者当然早已经发现夜十九身上的修为很低,想到缘殇铭中的那个家伙,居然敢用电蛇来威胁自己,更是打定了让夜十九收服它的主意!

    夜十九不禁有些愁眉苦脸,难道这缘殇铭还是一个赖搭吗?自己不收它,它还会生气报复?

    “别以为我是危言耸听,它可不是一个好伺候的主,而且择主极为挑剔!据记载自它显身玄陆之时,似乎它只认过一届主人!你可知道他的那届主人又是什么人?告诉你,他的前一任主人便就是,星空下的第一强者,荆戈!”

    这缘殇铭的来头已经是极大,而唯一跟过的的主人那名头更大!听说缘殇铭的上一任主人是荆戈之后,夜十九不由被惊得张大了嘴巴

    夜十九可是没有想过,自己将来能够成为像荆戈那样,天下第一的人物。

    可是这缘殇铭居然就跟定了自己,难道自己将来也会成为那传奇一般的人物?

    想到这里,夜十九不由暗自嘲笑自己,真是有些痴心妄想,白日作梦了!

    能够踏入圣域之阶,已经是自己遥不可及的一个梦想了。

    若是想成为荆戈那样的人物,实在是有一些痴人作梦,不自量力了!

    也许这缘殇铭只是看走了眼,机缘巧合之下才会认自己为主。可是刚才老者已经说过,若是自己不认下这缘殇铭,只怕以后还会有些*烦了……

    不如暂且认下这缘殇铭,左右它是有自主意识的神器,若是将来看自己不适合它!

    那么再碰到更好的主人之后,它也许说不定会自行离去!将来不管怎么样,自己也算和它是有过主仆之义,想来它也不会太为难自己,也不会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来。

    打定这种想法之后,夜十九硬着头皮向老者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只好麻烦前辈,帮我完成这个认主的仪式!”

    “好,你先听我吩咐,在指尖先凝出一滴你的精血来!”

    夜十九依言,在指尖之上凝出一滴精血!

    当看到夜十九指尖上的精血之时,老者眼神之中顿时有些凝重,似乎看到了什么。

    然而那老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向夜十九问道:“你身上的血脉确是有些特殊,以前曾经有人为你做过血脉推演吗?”

    “柯玛大师曾为晚辈做过血脉推衍,曾经说过晚辈身上,具有银曈和人族的血脉。”

    “你说的那个柯玛大师,我记得你说过,他是二阶圣贤者!那么我问你,他除了说过这些以外,还说过什么没有?”

    夜十九想到柯玛大师曾经为他推衍之时,曾为他展示过今后命运之中的一些画面,但是关于血脉,他却并没有说过别的什么了……

    夜十九摇了摇头,“柯玛大师只为晚辈展示过,今后命运中也许会发生的一些画面,但是并没有说过晚辈血脉之中,还有其他的什么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老者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说出来。

    “好了,现在精血已经有了,你就将那缘殇铭平放在胸前,你可曾看到那牌面之上的铭文中,有一个契字?”

    这缘殇铭上的铭文都是上古篆字,并且其中还有一些意义难明的符号,这些文字符号弯弯曲曲极难辨识!

    但是幸好夜十九小时,曾经跟陆三叔学过这些文字,在跳过那些显然不是文字的符号之后,终于在牌面的正中心,看到了一个古篆写的契字。

    看到夜十九显然是已经找到了那个契字。

    老者又继续吩咐道:“集中你所有的意志力和精神力,然后将你那一滴精血滴在契字上面,并且将你的精神力和意志力,部输入到缘殇铭中,并且打开你的灵魂关锁,让它和你融为一体!在这其中的过程之中,也许你会看到一些极为奇怪的画面,但是你不要去理他,也绝对不能分心害怕,切记,切记!”

    夜十九见老者说的凝重,自然是不敢懈怠。先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之后,才依言将鲜血滴在那契字之上。

    精血刚刚滴在那契字之上,夜十九就立刻闭目清心,摒弃了所有的杂念,将自己的精神力和意志力,部注入到缘殇铭中,并且敞开自己的脑海神识。

    当那滴精血刚刚挨近那个契字,便迅速的被铭牌吸收了进去,牌面之上没有留下一丝鲜血的痕迹。

    在夜十九的精神力和意志力,刚刚进入缘殇铭之后,脑海之中,突然间就呈现出了一个极奇异的画面。

    在夜十九脑海之中呈现的这幅画面,刚开始是漆黑一片,随即有一束光慢慢地在这漆黑的环境中慢慢亮起。

    夜十九四处打量身处的这个地方,却一眼望不到边际,似乎极为空旷。

    那束光就在自己的前方,看着似乎并不遥远,于是夜十九便向那束光慢慢的走了过去。

    光很柔和,并不刺眼,只不过这束光笼罩的范围并不是很广。

    当夜十九终于站在这一束光下面的时候,他才发现,在远处看到这束光的时候,似乎那光笼罩的地方会很明亮!

    然而当真正站在这束光下面的时候,夜十九发现这光,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明亮,四周依然是朦朦胧胧的一片,甚至连六七步以外的景象都看不清楚!

    向远处眺望,依旧是漆黑黑的一片黑暗……

    对于这一束光,还有这一道场景,自己似乎好像是在什么时候经历过?但是自己到底什么时候经历过,却是没有一丁点的印象,也许只是在梦中,曾经梦到过吧……

    场景突换,那束光突然间就熄灭了,夜十九的眼前,立刻陷入了无边的黑暗!还未等他适应这种黑暗,光再次亮起!

    光束之下,突然出现了一个由黑曜石制成的王座。

    王座上已坐了一个雄壮的人,可是不管夜十九怎样去看,却依然看不清那个人的相貌,那个人穿了一件宽大的黑袍,并且头上还戴上了兜帽。

    坐在王座上的人,看身量,应该是一个很高大的男人。

    这个男人正低着头,略有些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大半个脸孔,夜十九只能看到他那尖削的下巴。

    他不知道坐在这王座上的男人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但是夜十九知道,坐在王座上的这个男人正在看着自己,甚至那目光之中还有几分审视的意味。

    虽然心中有一些奇怪,但是他想起老者曾经叮嘱过,在进行那个仪式的时候,也许自己会看到一些不同寻常的画面,那么此时的情景,是不是就是那些不同寻常的画面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一切,其实都是虚幻的。

    夜十九紧盯着坐在王座上的男人,而那个男人,藏在兜帽之中的那双眼睛,也在看着他。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压抑,又有些沉闷。

    王座上的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不愿意就此沉默下去,忽然轻轻伸了一个懒腰。

    随着这个动作,这个男人仰起了脑袋,夜十九一直在观察着他,他十分想知道,王座上的这个男人到底长得是什么模样?

    然而接下来的一切,却让他失望了,虽然那个男人抬起了脑袋,但是在那兜帽之下依旧是漆黑一片,仿佛根本就是一片虚无,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难道坐在王座之中的并不是人,而只是一件空荡荡的衣袍?

    王座上的这个人伸完懒腰之后,从宽大的衣袖之中,却伸出了一只白皙的手掌,轻轻扶在扶手之上。

    当看到这只手掌,夜十九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怀疑,坐在王座上的的确是一个人,并不是一个虚无的衣袍!

    也许坐在王座上的那个人,有着什么可以隐藏自己的相貌秘法,只是自己因为修为不够,所以无法看穿那秘法所形成的幻象,自然也不能看到他的相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