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子恩缕了一下头发,冷冷地弯唇,“我原来的计划是,先对付吴倩,再是安馨心,最后是安振豪,看来现如今计划会有变化了!”

    “这是我瑞士银行的钱,一共20亿美金,任你用!”向彬拿出了一份文件证明,递给了他。顶 点

    纪子恩轻笑,“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的棺材本?”

    “无所谓!现在这些钱对于我来说都已经没用了!”向彬微微耸了耸肩,一脸的淡然。

    “你就不怕我拿着这笔钱跑了?”纪子恩轻挑起眉骨,吴倩啊吴倩,你的自私害了你,真正爱你的男人,能给予你的岂止是钱。

    这个世界上有比钱更好的东西,那就是情。

    情又分为好多种,就看你要的是哪一样!

    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浑身的江湖气,但是重情感,讲义气,自私的女人不配拥有这样有情有义的男人。

    “你先收起来吧,我怕出去之后就被人抢!有用的时候再找你!”纪子恩合上文件夹放到了茶几上,然后扬唇一笑,“我要回去了!再见!”

    “上一次,对不起!待我向你的两个孩子问好,他们很可爱!”向彬轻轻地笑了,发自肺腑,内心深处的笑。

    “免了!如果你真觉得他们可爱,上次就不会那样对他们,一事归一事,我这个人很记仇!”纪子恩转过身来,冷冷地的好他一眼。

    向彬微微扬唇一笑,“我喜欢!”他眸光深邃地眯了起来,眸底深处掠过一抹幽殇。

    夜色深沉,贺兰集团总裁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落地窗前,倒映着一抹高大健硕的身影,俊美的脸庞上布满了胡渣,神情严峻,指间的香烟,烟雾缭绕。

    他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在孤寂的夜晚里,香烟是男人最好的伴侣,这一抽就是一整包。

    这是他待在办公室里的第九天,这些天来,他选择用工作麻痹自己,可是依然无法停止对她的思念。

    他很想回去,很想回去抱抱自己的宝贝女儿,再看看那张俊酷的小脸,他知道她不想他回去。

    像这种孤寂的夜晚,他一个人喝着威士忌,站在落地窗前用香烟麻痹自己,他已经习惯了,他生来就是孤独相伴。

    地球不会因为谁谁悲伤就不再转动,也不会因为谁谁开心就多转几圈,黎明依然如往常一样来临,太阳在东方冉冉升起,照红了一片天。

    千风带着早餐来到了公司,他们家总裁这一段时间来天天都是睡在办公室的休息室里,他也比往常来得更早了一些。

    他一推开办公室的房门,只见贺兰夜倒在沙发上,不由放轻了手中的力道,轻手轻脚地走进办公室。

    他将手上的早餐放在了茶几上,然后从休息室里拿出了毛毯盖在了睡着的贺兰夜身上。

    当他在给他盖毛毯时,他的双眼不由落在了他的脖子上,还有手指上,“总……总裁……”

    千风缓缓解开了他身上衬衫的领口,只见上面长满了一团又一团的红红疙瘩,不由惊叫,“总裁,总裁……你醒醒……醒醒……”

    “总裁……”

    旭林华庭,纪子恩吃完早餐之后便去了公司,临走前一边亲着两个小宝贝的软呼呼的脸颊,一边不忘叮嘱,“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出去,有事给妈咪打电话。”

    “嗯,妈咪,人家知道了的说。”纪天宝甜甜地笑着。

    贺兰夜的别墅不仅宽敞,奢华,还有各种娱乐设施,就算不出去,两个孩子也能找到自己的乐子,并且天候有人24小时贴身保护。

    纪子恩一走,纪天宝一边吃着饭,一边奶声奶气地道,“哥哥,我今天要出去!”

    “去哪里?”纪天佑没好气地斜了她一眼。

    “去爸比那里,爸比家lucky的bb已经满月了,我想去抱一只回来养!上次爸比答应过我,会送我一只的!”纪天宝奶声奶气地说着。

    “不许出去,纪子恩已经下令了!”纪天佑公式化地说着。

    “可是爸比家又不是毒蛇窝,爸比会亲自派人来接我的说,这路上绝对不会有危险!”纪天宝嘟起小嘴,眸中灵光一闪,从椅子上走了下来,走到正对面,小手抓着纪天佑的衣服,“哥哥,人家知道你最好了,就让人家去嘛,我保证会在妈咪下班前回家!”

    纪天佑冷冷地斜了她一眼,甩开了她的手,“我是变态外星人,我一点也不好!不许出去!”

    “怎么会呢!你这么帅,比外星人帅了不知道几千倍,你最好了,哥哥,让人家出去嘛,人家都快憋坏了!”纪天宝委屈地说着。

    “哥哥……”

    “哥哥……哥哥……”

    “烦死了!”纪天佑不耐地甩开她的手,朝楼上走了去。

    纪天宝嘟起小嘴,屁颠屁颠地跑上了楼,厚着脸皮死缠着他,最终,纪天佑不耐地妥协了,“带上这个就让你出去!”

    纪天宝好奇地睁着水汪汪的大眼,一闪一闪地眨巴着,“这是什么哇?”好恐怖的说,还有灯在闪烁。

    “你只需要回答我戴还是不戴?”纪天佑冷冷地看着她。

    “这个是你昨天研究的定时炸弹么?你想要把我炸死,你就是唯一的孩子了?”纪天宝呆呆地看着那一闪一闪的不明物体,萌萌地道。

    纪天佑冷冷地白了她一眼,“我看你还是别出去了!”

    “哥哥,不要走,我害怕这个东西!真的害怕!”纪天宝怕的两眼都冒出泪花了,小手弱弱地拉着他的衣服。

    纪天佑冷冷地撇了撇嘴,“这是最高科技的跟踪器,只要把它绑在脚上,我就能随时追踪到你所处的位置,这样以防万一!”

    “万一什么?你认为爸比的人都是废柴吗?”纪天宝没好气地撇撇小嘴,吓死她了,原来只是追踪器。

    “……”

    “这个也太明显了吧!如果有人真心要绑架我,东西摘不下来说不定把我脚砍下来……”

    “白痴!”纪天佑无语地白了她一眼,不过在心里却是极其认真地思考了她的话,的的确确是不无道理。

    过了一会儿之后,纪天佑走了过来,一边撕开了粘胶纸,一边伸手就去扒她的裤子。

    纪天宝拍开他的手,“你干嘛?怎么这么猥琐,人家是女孩子,你怎么脱人家的裤子的说!我要告诉妈咪去!”

    “白痴,烦死了!你身上下我哪里没有看过?就你,还女孩子!你到底要不要出去?”纪天佑不耐地吼了起来。

    “这是什么?”纪天宝看着他手中的不明东东。

    “追踪器!”纪天佑不耐地回道,“把衣服给我脱了!”

    “有这样的追踪器?这么小,你逗我玩呢!”纪天宝冷声讥笑着。

    “这种不会被搜查到,效果是一样的!”她怎么会这么罗嗦,他就剩下这一张了,废话还真多。

    纪天宝撇撇小嘴,“我自己会贴!”说完,她便拿起手中的东东,背转过了身。

    “贴大腿上!”

    “知道了!”

    折腾完之后,她终是出了门,柯崇铭派了小六过来接她。

    纪天宝看着大厅外停着一辆骚包的黄色兰博基尼跑车,瞬间一脸黑线,暗叹,“呼,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小六走下车,打开车门,“小鬼,又见面了!”

    “大鬼,好久不见!”纪天宝不咸不淡地喊了一句,随后坐上了车。

    小六狡黠地笑着坐上了车,随后,驾起宝车,呼啸离去。

    纪天佑从阳台上回到了房间里,拿起平板电脑一看,卫星追踪,绿色的信号灯一直在闪烁,他放下平板电脑,走到电脑桌前。

    今天是安振豪带他的女儿安馨心去新渡假村剪彩的日子,这也是安馨心上任总裁之位,做的第一次大事件。

    纪天佑拿起手机,拨通了一记电话,“剪彩十点钟开始,事情做得漂亮点!”

    ……

    曼特尼,设计部总监办公室。

    “总监,有您的电话!”许助理站在办公室门口,轻声道。

    “接进来吧!”纪子恩微顿了顿,淡淡地开了口。

    电话接起之后,那端传来了焦急的声音,“纪总监,我是千风,您能过来看看我们总裁吗?”

    “我不是医生,你打错了!”纪子恩冷冷地挂上了电话。

    正在她怔忡之际,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了纪天佑的声音,“妈咪,十点钟有好戏看了,到时候我给你发直播!”

    “怎么了?”纪子恩不由一怔。

    “今天是安馨心上任安氏财团总裁之位的第一次剪彩媒体会!我送了一件大礼过去!”纪天佑笑着道。

    “什么大礼?”纪子恩疑惑地问道,对于这件事情,她之前没有听他讲过。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纪天佑说完便挂了电话,这可是他花了几天研究出来的。

    贺兰集团

    千风握着电话,正欲拨打电话之际,贺兰夜突然走了进来,“这份文件签好了,可以送出去了!”他咳了咳,一脸阴鸷地睨着他,“你发什么呆?不是说十万火急?”

    “嗯,是十万火急,我现在就送过去!”千风讪笑着,慌里慌张地放下电话拿起他手中的文件就走了出去。

    贺兰夜看着他毛毛躁躁的样子,他走后,贺兰夜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拿起电话,按了一下回拨键,顿时弹出了一串数字。

    他拧眉一怔,这个号码对于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他冷冷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手指愤愤地插在了腰上,该死的,她当真就一点也不在乎他?

    上午十点钟,剪彩活动开始。

    安馨心和安振豪站在正中间,礼仪小姐端着剪刀走了过来,安馨心身着一袭红色连衣裙,白色的裘皮大衣,优雅地笑着。

    “安馨心小姐,请看这边镜头……”

    “安馨心小姐,笑一下,看这边!”

    安馨心拿起剪刀,优雅地笑着剪完彩之后,这时,一个男人端着精致的礼盒走了过来。

    安馨心不耐地问道,“这谁送的?放那边去!不要拿过来!”

    “这个蛋糕是安夫人送过来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把蛋糕盒打了开来。

    因为面前有不少记者围着安馨心要拍照,有记者突然提议道,“安小姐,可以抱着蛋糕照一张相吗?”

    “呃……好啊!”安馨心优雅地笑着,“把蛋糕拿过来!”

    男人的脸上有些局促和尴尬,端着蛋糕递给了安馨心,“总裁,这蛋糕……”

    在场的记者见状之后,顿时间,都如辣子鸡丁一样爆开了,开始对着她手中的蛋糕猛拍,各种狂拍。

    “安馨心小姐,请问这张照片是您的**吗?”

    “安馨心小姐,请问您对这张照片怎么看?”

    “安馨心小姐……”

    记者们七嘴八舌地问题让安馨心尴尬地不知所措,一旁的工作人员见状,随即走过来护住她,替她解围。

    安馨心气得拿起相框,蛋糕顿时轰隆一声爆炸了,奶油四贱,安馨心吓得惊叫,到处乱跑,脚底一滑整个人摔得四仰八叉。

    “什么味道?好丑啊!”

    “好像是蛋糕里面飘出来的……”

    在场的媒体记者们忍着阵阵的恶臭味,拿起相机对准她猛拍,将她的丑态都拍了下来。

    不远处的安振豪见状之后,一脸阴鸷地沉着脸,他命令手下的人去把安馨心扶走,剩下的黑衣人开始抢记者手中的相机。

    “不许拍!”

    “你们干什么?我们是记者!”

    黑衣人把记者们手中的相机都给抢走,然后砸了个粉碎。

    安振豪以为把相机砸了,这一消息就不会通过媒体播出去,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事件还是泄露了。

    不但泄露,而且还被媒体记者告上了法庭。

    安馨心洗了整整一天,她都觉得身上的臭味还在,这会儿,她从楼上走了下来,吴倩和安振豪正在客厅里商议事情。

    “妈,你觉得我身上还有味道?”安馨心皱着眉,作恶地撇着嘴。

    “没有味道了!”吴倩心疼地拉着她的手,安抚着她。

    “今天上午10点钟,安氏财团为新渡假村举行剪彩之礼时,突遇恐怖袭击……”

    安馨心烦燥不安地走过去把电视给关了,“看什么看,还嫌不够丢人!”

    安振豪冷冷地蹙着眉,“现在知道丢人了,早干嘛去了!”

    安馨心气得暗暗咬牙,眸底深处掠过一丝狠戾,“这件事情肯定是纪子恩那个贱女人派人干的!”在宁城,还没有人敢动她,唯一结仇的人就是她了!

    “没有证据,别乱说!”安振豪冷声吼着她。

    “爸,事情很明显,今天是我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她安小七不是眼红嫉妒是什么?”安馨心不悦地强声道。

    吴倩安抚着女儿,冷冷地瞪向安振豪,“天天都在说证据,证据,安振豪,我看你现在就跟那缩头乌龟一样,你在怕什么,你那侄女欺人太甚了!这件事情跟她肯定脱不了关系!”

    安振豪冷冷地蹙眉,瞪着安馨心,“这件事情我看跟她没有关系,你那些照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