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第一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君,你家桃花好甜 > 第一百三十章:金元宝你就是个叛徒
    “噗…”

    四周传来一阵压抑的喷笑声。..cop>    木通长老脸色愈发黑。

    太丢份了!

    他活到现在,向来古板严肃,哪有人敢对他不敬?

    自从收了这小丫头后,其他长老就时不时打趣他。

    偏生,他还没理反驳。

    思及此,他大手握紧,不善的眼神看向下方东张西望的小姑娘。

    他已经打定主意,这次娇俏要再敢给他闹出事情,他一定要狠狠教训一下她。

    最少!

    抄一百遍的丹经!

    ——

    “阿嚏。”

    下方,娇俏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千司榆凑上来,一脸关切,“生病了?”

    “没事。”

    她摇摇头,小声嘀咕了一句:“哪个王八蛋在诅咒本姑娘?”

    “轰!”

    忽然间,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半空中,多出一扇气势恢宏的青铜古门。

    白袍长老飞上前,淡声道:“众学子一一排队进入,不得插队!”

    “进!”

    话音刚落,一队队学子井然有序的飞进青铜古门。

    娇俏想了想,忽然问:“千司榆,你说要有人不会飞,没法进去怎么办?”

    千司榆:“……”

    这丫头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这是她该关注的问题吗?

    娇俏很认真的脑补了一下画面,乐不可支的笑起来。

    她笑的声音不大,可广场太寂静,便显得有些突出。

    白袍长老瞪了她一眼,“肃静!”

    娇俏一愣,连忙捂住嘴点点头。

    只余下一双圆润的杏眸,像是点了漆的墨,纯粹干净的很。

    长老席上一片笑声。

    “哈哈哈我就知道,这小丫头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这次去上古战场,估计又要热闹了。”

    “木通,这小丫头挺有趣,你要受不了的话,我可以收她为徒。”

    木通长老轻哼一声,“这就不劳烦青松长老了,本座的徒弟本座自然会教导。”

    “可惜了。”

    ……

    传送阵前

    “呼…终于来了。”

    “这就是上古战场啊?感觉和外面的世界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哇!夜黑风高杀人夺宝夜。”

    一众学子站定,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娇俏也好奇的打量。

    这里和外边的时间不一样,、外面白天,里面已经是黑夜了。

    冷月高悬。

    四周黑漆漆一片,寂静无声。

    半空中,一个白袍长老朗声道:“往前走一百米,便是我山海学院的住处。”

    “每一院每一班皆设有住处,仙修院和妖修院隔开,按照院和班一一分。”

    “如有违反规定者,直接遣返回学院。”

    一众学子齐声应道:“是。”

    随后,白袍长老化为一抹白雾消散。

    ……

    长老一走,千司榆立刻露出原形,搓搓手兴奋道:“小桃花,咱们现在就去找宝贝?”

    娇俏瞅了瞅,有些不安,“大晚上你确定看的见吗?”

    妈耶!

    四周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见路。

    这要瞎跑出去,被什么野兽吃了,就非常可怕了。

    哦不对,自己就是妖。

    可万一呢!

    万一人家六亲不认!

    反正,娇俏绝不承认她害怕。

    千司榆睨了她一眼,忽然道:“小桃花,你…不是怕黑吧?”

    娇俏眼皮一跳,连忙摆手,“怕黑?这怎么可能,你在开玩笑吗?”

    “你确定?”

    “确定肯定。”

    “行吧。”

    千司榆瞥了她一眼,没拆穿她,“那先回去睡觉,明天起来再找宝贝。”

    他有一句话没说,其实这小丫头特别傻。

    她心虚的时候,小手会不自然的抓着衣角。

    偏生这位正主还得意洋洋,丝毫没有察觉。

    娇俏松了一口气,连忙点头,“行。”

    ——

    数十个时辰后

    娇俏起来,看了一眼窗外,小脸发苦。

    她终于察觉到,上古战场和洪荒的区别在哪了。

    太阳!

    上古战场只有月亮,没有太阳。

    即便清晨,也是挂着一个灰蒙蒙的月亮。

    娇俏严重怀疑,昨天他们来的确是清晨,而现在才是真正的夜晚。

    为了方便,千司榆化成了人形,伸出手掌在她面前挥了挥,“想什么呢?”

    她回过神来,一脸闷闷不乐,“没…”

    千司榆大概能猜出什么,强忍着笑道:“对了,蛇宸和孔灵珊也跟我们一起。”

    “孔灵珊?”

    娇俏没在意小蛇妖,一下子抓住了重点,疑惑道:“她从执法司出来了?”

    孔灵珊一进来,就听到这句话,顿时胸口一闷。

    我的剑呢?

    我的剑呢?

    蛇宸好奇的看她一眼,“灵珊妹子,你找什么呢?”

    孔灵珊也顾不得找剑了,抬起下巴,不屑道:“灵珊妹子也是你能叫的?”

    “叫我孔雀公主。”

    蛇宸:“……”

    怪不得姐姐一直想打你。

    活该!

    这张嘴真欠!

    他没理她,转身进了屋。

    “姐姐我来了。”

    “嗯。”

    娇俏一只手托腮,瞅瞅孔灵珊,笑眯眯的问:“执法司一月游怎么样?”

    孔灵珊:“……”

    本来一月时间没到,幸好师傅求情,才有机会进上古战场。

    不过…

    那老头子估计也傻了,为毛她从上古战场回来后,还要继续待在执法司?

    咋回事啊?

    想着师傅一脸语重心长的让她长长心,她就一脸郁闷。

    她哪不长心了?

    娇俏那家伙太狡猾能怪她吗?

    她越是不说话,娇俏就愈发开心,笑眯眯的追问:“小鸡精,怎么不理我啊?”

    孔灵珊气的深呼吸一口气,“娇俏,你特么骂谁鸡精呢?”

    “啊?”

    娇俏眨眨眼,“我有说什么吗?”

    “你还敢说没有?”

    孔灵珊想杀人,气的咬牙切齿,“我听到了,你刚才明明说我是个小鸡精!”

    “你听错了。”

    娇俏摇摇头,一本正经道:“我在夸你是个小鸡灵鬼呢。”

    孔灵珊:“……”

    特么骗鬼呢?

    这是四个字!

    她听到的是两个字!

    她又不傻。

    想到这,她连忙转过头去,“你们说,她是不是骂我了?”

    千司榆认真看墙,目不斜视,“没听见没看到没什么。”

    孔灵珊又转头看蛇宸。

    他正趴在地上,身子一扭一扭,努力钻地。

    “你够了!”

    孔灵珊感觉自己要气疯了。

    这里就没一个正常妖?

    千司榆就算了,那家伙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常妖。

    蛇宸他以前也不这样啊!

    他好歹也是一个巴蛇皇族,又不是什么蚯蚓,钻什么地?

    她努力了好久,才平复下内心波动,“千司榆,这活我没法接!”

    本来千司榆找她一起寻宝,她还挺乐意。

    可现在…

    没一个正常妖。

    她怀疑自己要是和他们待久了,也会变不正常。

    这活没法干了!

    千司榆一愣,连忙转过头问:“怎么了?”

    这人傻钱多的狗大户可不能就这么放过。

    多一个人,就多一份保障。

    孔灵珊直接开口:“你们没一个正常妖。”

    娇俏一愣。

    没正常妖?

    这是瞧不起自己?

    她摩拳擦掌,冷笑道:“孔灵珊,我看你是真想变成一个鸡精。”

    孔灵珊一愣,一时没转过来弯,“啊?”

    千司榆有些同情她的智商,忍不住道:“小桃花的意思是,你再不老实的话,她就把你一身的毛给拔光了。”

    拔光毛的孔雀?

    那还能叫孔雀吗?

    孔灵珊想了想,脸色瞬间涨的通红,“娇俏,你欺鸡…啊呸欺妖太甚!”

    “你打我?”

    娇俏得意洋洋的掐着腰,“反正,你又弄不死我略略略。”

    “你……”

    孔灵珊气急,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话。

    过了好久,她气势汹汹的放下一句狠话,回去搬救兵了。

    “你给我等着!”

    千司榆有些担心,忍不住问:“万一,真搬来一个厉害人物怎么办?”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

    娇俏摇头晃脑,极为不屑道:“就那张破嘴,谁愿意跟她玩?”

    千司榆一想,也觉得非常有道理,点了点头,“也是。”

    过了没一会儿,孔灵珊带着一个金灿灿的圆球走进来。

    呃…不是圆球。

    是个人。

    离得近,娇俏才隐约从圆球上辨别出来五官。

    孔灵珊这是…把刚出生时候的哪吒搬过来了?

    可听说…

    人家好像是一个红球。

    这一个则是金球。

    掉色了?

    孔灵珊扬起雪白的下巴,冷哼道:“金元宝,你去把娇俏给我打一顿,我就答应你的追求。”

    金球一颤,“啊?珊珊这样不太好吧,被叔叔知道了,会骂我的。”

    孔灵珊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反正又不是骂我,怕什么?”

    金元宝:“……”

    他深呼吸一口气,刚走两步就回过头,苦着脸道:“珊珊,咱们以和为贵好不好?”

    “不好!”

    孔灵珊轻哼一声,催促道:“你能不能快一点啊,好歹也是一个金翅大鹏,磨磨唧唧,一点出息都没。”

    金元宝一脸委屈,“我…”

    这能怪他吗?

    从小就被当成鸡仔养,长大后,他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鸟?

    可胆小怕事的性子却没法改了。

    娇俏目瞪口呆。

    这货是金翅大鹏?

    那个一口吞了如来佛祖的?

    哦不,年龄对不上。

    那就是他儿子了?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

    这金翅大鹏就生了这么一个胖圆球?

    她心里纳闷的很。

    “金元宝我告诉你,你要再不揍娇俏,等会我就揍你,听到没?”

    听到孔灵珊的威胁,金元宝身子抖的更厉害了,哭丧着脸道:“我我我我打不过啊,你让我上去,不是让我被人揍吗?”

    孔灵珊眼睛一瞪,一把捋起袖子,“看来你是想和我较量一下了?”

    金元宝身子一颤,连忙摇头,“珊珊,我怎么敢和你较量?”

    “你放心,我一定替你完成任务,不就揍一个人吗?你看我的!”

    他气势汹汹的走上前,眼神凶狠,“你们哪个是娇俏?”

    还没走两步,“砰”的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娇俏没忍住,噗嗤一笑。

    千司榆强忍笑意,肩膀不停地颤抖。

    蛇宸收回蛇尾,一脸无辜。

    他真不是故意的!

    真的不是。

    孔灵珊捂着眼不忍直视。

    太丢妖了!

    还没跟人家打呢,就摔成这样。

    她又偷瞄了一眼娇俏,果不其然,那家伙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就差没咧嘴大笑了。

    想到这,她更气了,“金元宝你给我爬起来,以后你再敢吃这么多,我就揍你。”

    金元宝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惆怅道:“心宽体胖没办法,这不是吃的问题。”

    孔灵珊翻了个白眼,催促道:“少废话,给我揍娇俏,就那个正中间的。”

    金元宝点点头,看了一眼后,顿时惊为天人。

    他头也不回,直接摆手,“珊珊你走吧。”

    孔灵珊:“?”

    咋回事啊?

    “我有新仙子了。”

    金元宝小跑着凑近,不知从哪变来一把金扇,笑眯眯道:“不知小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可曾婚配?”

    孔灵珊眼睛一瞪,气的跳脚,“叛徒!金元宝你就是个叛徒!我看透你了。”

    特么说好只喜欢她一个人呢?

    都是谎话!

    金元宝脸一板,一本正经道:“珊珊你这话就不对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哦不对,不是这句,是大丈夫就应该三妻四妾,左拥右抱。”

    孔灵珊:“……”

    娇俏强忍笑意。

    这胖球还挺有意思。

    这样一看,这家伙其实颜值挺高的。

    起码,和其他球比,他算是一个比较英俊的圆球。

    金元宝眼珠一转,挤上前,深情款款道:“哦我的仙子,您的笑容是如此美丽,您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您的——”

    “金元宝!”

    孔灵珊气呼呼的喊,“我呢我呢?”

    “你?”

    金元宝瞥了一眼后,嫌弃摆摆手,“还凑合吧。”

    “我特么…”

    孔灵珊差点没气晕过去。

    你良心不痛吗?

    才凑合?

    你特么前两天,还夸我貌美如花呢。

    现在就变了?

    “金元宝,你给本公主记住了!”

    “等回去,我一定告你的状,你死定了!”

    说完后,孔灵珊骄傲的一扭头,转身走了。

    金元宝轻咳了一声,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我叫金元宝,珊珊的好朋友。”

    “你们既然是她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

    说到朋友二字时,他加重了几分音调。

    末了,他眨了眨眼睛,笑眯眯道:“她虽然人傻好骗,但…谁敢骗她…”

    下一秒,他脸上笑意一收,一股凶戾涌了上来,“我就生吃了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三五第一小说网www.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