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陆震天发火的时候,陆锋已经会自己的房间,穿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衣裳,冷漠的下楼。..cop>    管家急急忙忙叫了医生过来,看见陆锋还沾染着血渍的额头,声音带着讨好:“大少爷,老爷刚刚就是气急攻心,不是故意的,医生来了,您上药吧,要是这样出去,伤口会感染的。”

    陆锋一个目光都懒得投过去,冷彻的声音响起:“滚。”

    管家被吼得一愣一愣的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反应,医生因为匆匆赶来,还在喘着粗气。

    但是没有人敢埋怨一句,这个大少爷,你说他不受宠吧,老爷在他成人礼的时候,就将诺大的陆氏集团过继给了他。

    刚刚打了他,不过三秒钟又后悔了。

    在这些下人看来,老爷根本就是对这个大少爷又爱又恨。

    要是大少爷不忤逆老爷,老爷应该会更加宠爱他才是。

    陆锋没有理会这些人内心的想法,决绝的离去,他想,自己这次走了,这辈子应该不会回来了。

    所以他连回头看一眼,都懒得费劲。

    陆昂和秦岚的算盘打得挺好的,想要去他的公司上班?!

    那也不问问他这个当事人同不同意。

    二楼房间里面。

    陆昂一脸阴郁的坐在沙发上,双拳紧紧握成团,有一种随时都会对打人的冲动,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他站起身,皱眉,用力一拳打在了墙上。

    “陆锋,你他妈的给老子等着瞧,老子总有一天让你匍匐在我陆昂的脚下。”他的心中燃起一团熊熊火焰,实在是憋屈的厉害。

    自己明明就低声下气的跟他说好话,他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就算了,还一直羞辱自己的母亲,这点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他忍不住看着自己的母亲:“当年你嫁给陆震天,他的死了吗?还是说你嫁过来他的前妻才死?”

    秦岚心中咯噔一下,原本还盛怒的脸,一下变了一个颜色:“昂儿,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我认识陆震天的时候,她的老婆已经死了,陆锋自从我嫁过来,就看我不顺眼,你从懂事开始,不就知道?”

    陆昂点点头:“既然是这样,那就是陆锋从心底里面瞧不起咱们,我迟早有一天让他付出代价,妈妈,我决定了,现在就去新公司上班,就算不去陆锋的公司上班,我也能混得风生水起,还真的以为,我要求着他过日子?还有楼下那个糟老头子,明明都是儿子,自己百依百顺,还是不能得到他部的喜爱,妈妈,我给你说,这个男人其实并不是那么爱你,要不然这种事情,他就应该顾及你的颜面,而不是纵然陆锋一直叫你阿姨。..co

    此刻的陆昂阴鸷着一张脸,和早上那个天真无害的孩子,判若两人。

    他的眼中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老成和狠辣。

    对的,是狠辣,他其实并不是想要证明自己比陆锋强,他是想要他的命。

    今日的耻辱,绝对不能因为这样咽下。

    这样想着,他嗖的一下站起身,冷冷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你告诉那个糟老头子,给我安排好职位,我明天就去上班,今天我出去一趟,不要给我打电话,我想回来,自然会回来。”

    说完,他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刚刚到楼梯门口,便看见揉着自己太阳穴的陆震天,他深吸了一口气,本想下去说几句安慰的话,无奈心情实在是不好,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陆锋回到自己的房间。

    用着温子兮剩下的医药箱,给自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随即拨打着温子兮的电话。

    居然是关机状态,他蹙了蹙眉。

    胃里面空空的,有些难受,想着温子兮似乎很喜欢吃自己煮的面条,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给自己下了一碗面。

    吃完之后,慵懒的躺在沙发上,脑海中却不自觉地回想起今天白天在陆家发生的种种。

    呵呵…

    这个父亲总是装作一副很在乎自己这个儿子的样子,在别人眼中,他在自己刚刚成年的时候,便将陆氏集团过继给自己,这里面可能没有人知道内幕。

    但是他知道,那是因为,起初创建陆氏集团的时候,自己的母亲林依依,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母亲在合同上清楚地写着,等待他们的第一个儿子成年的时候,便将公司过继给他。

    可是呢。

    陆震天在自己成年之前,就拿着陆氏集团的钱,开了一家规模宏大的分公司。

    那家公司,现在独立的属于陆震天。

    以为做这些自己就会感激他,呵呵…那估计是他自己想多了。

    他陆锋不但不会领情,只会更加厌恶这种口是心非,表里不一的人渣。

    很多事情,他不说,不代表自己不知道。

    想起自己母亲美丽的容颜,还有最后的惨状,陆锋浑身蜷缩成一团,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cop>    这一直是他这些年的梦魇。

    震耳欲聋的酒吧里面,灯光加错,那些年轻人尽情的放松着自己的神经。

    二楼包厢。

    陆昂左手搂着一个看着还不错的美女,自己身边还坐着四五个公子哥。

    要是近看,就会发现,这些都是京都的纨绔子弟,一天都是不务正业,游手好闲,陆昂在很早以前,就和这些人打成一片。

    其中有一个淡淡的笑了一声:“昂,你那个牛逼哄哄的哥哥,又给你气受了?我说你就不能装作一副柔弱的样子,得怼回去,兄弟们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说着,他还煞有其事的握了握拳头。

    其它的也跟着附和着。

    陆昂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摆摆手:“我辛苦多年经验的好弟弟形象,能一下就崩了人设吗?”

    此话一出,立马引来了哄堂大笑。

    众人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陆昂怀中的女人撒娇的动了动胳膊:“陆少,不要生气了,奴家喂你吃葡萄好不好?”

    那娇滴滴的声音,足以融化一切。

    陆昂一把篡住她的下巴,狠狠地亲了一口:“还是我的小棉袄贴心呢,本少突然想要吃烧烤,出去给我买点回来。”

    女子面部表情一僵,随即感受到陆昂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悦气息,她小心翼翼的说到:“陆少,稍等一下,我这叫打电话,叫人送上来。”

    “不,本少要吃你亲手买的。”陆昂一张脸满是煞气,看不出任何情绪,哪里还有刚刚的柔情。

    女子被吓了一跳,赶紧从陆昂的腿上跳下来,乖乖的去买烧烤。

    大半夜的,外面还在下雨,她心中绯腹万千,脸上却不敢表露半分。

    女子走后,其他男子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中一个忍不住打趣:“陆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可是你的老相好,什么时候这么绝情了?”

    “女人如衣服。”陆昂只是淡淡的说了这样一句话,便不再言语,只是一个人喝着闷酒。

    其他几人都面面相觑,看来今天这个陆二少,是真的心情不好。

    几个不想触了眉头,都各自喝着闷酒。

    其中有一个似乎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只见他一拍桌子:“昂,你要是心里真的不舒服,叫人暗地里收拾他一顿就好了嘛,我帮你查查,他最近的行程。”

    “部队里面出来的,自然是有两下子的,你的那些歪瓜裂枣不要去丢人现眼了,要是到时候,查到是我,你就死定了。”陆昂一双阴冷的眼神瞪了一眼自己对面的男子。

    那男子是故城有名的混混,和这个二始祖关系极好,基本上每天都在这些娱乐场所玩耍。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那个富豪的儿子呢。

    “这么瞧不起我吗?我动用内部人员可好?那些可是花钱买回来的打手,他再厉害,也不能以一敌十吧?”男子抬眉看着陆昂。

    陆昂实在是想要出一口气,便点点头:“嗯,就算不能弄死,给我出口气也是好的,兄弟我先谢过了。”

    说着,他端起自己手中的酒,仰头一口闷了下去。

    “兄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们不要去想那些不高兴的事情了,来,干了这杯酒。”一声吆喝,气氛再次变得热络了起来。

    陆昂的嘴角,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缓缓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陆锋啊陆锋,我陆昂回国的这天起,就注定你在故城没有好日子。

    好好准备接招吧。

    并不知道被惦记上的陆锋,此刻正在做噩梦,浑身是汗,却没有一个人将他叫醒。

    温子兮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她想要伸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动了动自己的手腕,却发现,自己好像被绑了起来。

    她惊呼一声,猛地睁开眼睛。

    却发现周围一片黑暗,刚想开口说话,自己的嘴巴里面好像被一个什么东西堵住了。

    卧槽!

    什么情况。

    温子兮有两分钟的懵逼,待恢复正常,她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被五花大绑了,还是在这个五只不抹黑的地方。

    嘴中只能传来呜呜的声音。

    这种感觉,不要提多么的憋屈了。

    她想起来,自己和念念出来之后,就觉得有些头晕,在凳子上坐了一下,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自己算得上是被暗算了吗?她在心中这样想着。

    她想要知道,自己的周围是不是有东西,她用力的滚了一圈,发现身下很柔软,当她想要继续滚的时候,自己的后背却是感觉一阵悬空,是床沿的感觉。’

    温子兮心中一凛,感觉朝回滚了几下,自己这才没有滚下去。

    自己这如花似玉的脸蛋,要是因为自己的一个不小心,摔破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不知道是谁将自己绑架了,温子兮想到自己和念念是一起出来的,自己被绑架了,那念念呢。

    她呜呜叫了接近半个时辰,屋中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回应,她屏住呼吸静静的聆听着,最终确定,房间中,就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

    瞬间,温子兮仿佛看到了希望,要是念念知道自己出事了,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自己的。

    这样想着,好像并不是那样的绝望,还有一丝幻想留在心中,好歹也是一丝期盼。

    突然,想到陆锋给自己打电话,想起他在电话中的说的,这一刻,温子兮真的无比后悔,要是自己不那么矫情,让陆锋来接自己。

    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呢。

    她在心中这样想着。

    不知道是白天还是夜晚,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在那里,温子兮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人影,居然是陆锋。

    思绪回到了上次刘雯给自己使绊子的时候,陆锋奋不顾身的去救自己。

    那时候,自己怎么没有发现他的好呢。

    想来,自己的脑袋是被门夹了,或者是被驴踢了一脚。

    要不然,不会这样转不过来弯。

    楼下,悠悠转醒的顾念,睁开眼,一股强烈的视觉刺激,让她几乎睁不开眼,看见自己被绑的跟粽子一样,她的眼角抽了抽。

    这是什么情况?

    有谁能来告诉她,第一时间想要说话,看着自己嘴中的毛巾,她就觉得一阵胃里不舒服。

    草他娘的,是谁这样的缺德,居然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看了一眼这个房间,穷的是剩下一张床一个桌子,自己想要自救,好像不是那么容易。

    duang…

    自己的脑海里面一阵激灵,自己失去意识的时候,好像准备求救来着,死死地皱着眉头,记忆好像断片了一样。

    始终想不起来,究竟是谁将她掳来了。

    看房间没有温子兮的身影,她总管是松了一口气,这丫的没有跟自己沦落成这下场,真的是谢天谢地。

    就是不知道,她丫的有没有发现自己不见,有木有报警,不知道等下,有木有帅气的警察小哥哥来救自己呢。

    要是看对方长得还不错的话,顾念双眼微眯,她就以身相许好了。

    她看电视剧里面,英雄救美之后,对方都会柔柔的说一句,公子救命之恩,奴家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呢。

    噗哈哈哈…

    想想,自己这样说,应该很爽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三五第一小说网www.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