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化妆棉冲着薛雨欣的脸,乱七八糟的抹了过去。

    “啊……你……呜呜……放、放开我。”

    薛雨欣张嘴呼救,却被塞了满嘴的化妆棉,连带着黑乎乎的眼线睫毛膏,都吃到了嗓子眼里。

    “叶、叶倾心,你居然敢……”薛雨欣肺都要气炸了。

    叶倾心轻蔑一笑,捏着她的下巴反手就是一巴掌。

    “我有什么不敢的,叶宁姗,别忘了,我跟你之间还有许多账没算呢,你敢露面,更好,将来我会一笔一笔的算回来。”

    “你,你给我滚开。”

    薛雨欣被折腾的鞋子丢了,膝盖被踹了好几脚,疼的只掉眼泪。

    精心描绘的妆容也被抹的乱七八糟,眼线黑漆漆的糊在脸上,长长的假睫毛也被薅了下来,挂在嘴唇上,整长脸变成了大花猫。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叶倾心拿出手机,对着薛雨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拍了几张照片,才松开她,“给你一天的时间想清楚,要不要滚出薛家,跟你的辛三春一起做回阴沟里的老鼠,否则的话,我就把我知道的,都说出去。”

    说完,她甩开薛雨欣的胳膊,转身想走。

    薛雨欣爬起来,想追,但光着脚,地面又滑,她一脚踩在水面上,摔了个狗吃屎。

    她愤怒的大喊着,“叶倾心!你这个疯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尽管来试试看。”

    叶倾心高傲无比的看着她,奉劝你一句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就你跟辛三春做过的那些事,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啊……叶倾心,我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薛雨欣彻底崩溃了,像是恨不得冲上去把叶倾心给碎尸万段。

    为什么,为什么她明明算计好一切,伪装好一切,却还是被叶倾心给看穿!

    她不服!

    薛雨欣紧紧盯着叶倾心离开的身影,充满了仇恨和怨毒。

    她掏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出去,“喂,是我,叶倾心好像知道了我们的秘密……我想,她不能再留了。”

    挂断了电话。

    薛雨欣想着电话那头那人的吩咐,冷冷的勾起了嘴角。

    叶倾心,你以为你知道了这个秘密,是胜利的筹码,那我偏偏要告诉你。

    凡是知道我真正身份的人,都死了!

    就算你是龙御野的女人,也不例外!

    薛雨欣把自己的高跟鞋捡回来,在心里诅咒着叶倾心,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医院。

    **

    叶倾心离开医院之后,把检查报告收起来,然后就找了一家咖啡厅坐着。

    虽然在薛雨欣面前说的信誓旦旦。

    但辛三春在跟薛雨欣交易的时候,她因为怕打草惊蛇,根本不敢录音。

    所以,关于薛雨欣就是叶宁姗的证据,她一个都没有。

    有的就只有自己听到的对话内容。

    但这些话说出去,很容易就会被薛雨欣给倒打一耙,说她污蔑她。

    “哎……”

    叶倾心叹口气,纠结着要不要把薛廷云叫出来,先把这件事告诉他,看看薛廷云的相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