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他嘴唇一点点的贴近她的嘴唇,却在要碰到的那一瞬,他突然清醒。狂沙文学网</p>

    他退开,低低的说了一声,“对不起……”</p>

    沈晚也在他退开的那一瞬意识过来,她脸有些不自觉的发烫,却只是淡淡的偏开头,也淡淡的回了他,“没什么。”</p>

    而后她又说,“我,回去工作了。”</p>

    看着她就要去推开车门,百里湛觉得该说点什么,在没经过思考而又着急的况下就开了口,“我现在没办法开车,会在车上休息,要是你下班了见到我还没走……就叫过来叫醒我,我可以,顺便送你回去。”</p>

    沈晚没有转过来,却是轻轻说了一声,“好。”</p>

    然后她下车,往酒吧走去。</p>

    百里湛看着她进了酒吧,就不由的拧起了眉。</p>

    是喝太多酒不舒服的缘故,也是因为自已刚刚的失控……</p>

    ……为什么会想吻她?</p>

    是真的喝多了吧?</p>

    可她……</p>

    为什么不拒绝?</p>

    想起之前几次在看向她时,会刚好看到她从他这边转开视线。</p>

    难道不是自已想多了,她真的……有在注意他?</p>

    越想越头痛,他抱住自已的头。</p>

    今晚的一切好像完不受他控制了,他不能再这样下去,必须快点理清了才行。</p>

    可大概真的是喝多了,他现在根本没办法清醒的去理清。</p>

    想先休息一下,就放弃再去多想了。</p>

    他闭上眼睛休息,结果后面不知不觉就睡着了。</p>

    直到车窗又被轻轻的敲了几下,他才醒来。</p>

    看到沈晚,他这才意识到自已竟然真的睡着,并且真的让沈晚来叫醒他。</p>

    “已经2点了?”他问沈晚。</p>

    “恩。”沈晚应他。</p>

    “没想到我睡了这么久。”百里湛这么睡了一觉醒来,整个人倒是清醒多了。</p>

    不过也因为清醒,他才更头疼目前的况。</p>

    要是没有睡着,或是提前醒来,他应该会先离开……</p>

    这样也能在下次见到沈晚之前,先把关系理清了,而不至于像现在面对她,却和她的关系显得乱了。</p>

    也或许只有他自已乱了,沈晚并没有想那么多。</p>

    但之前那个吻,那个最后没碰到的吻……又怎么让关系真的不乱?</p>

    “你上车,我送你回去。”他对沈晚说。</p>

    沈晚没说什么,走到另一边,拉上车门坐上车。</p>

    百里湛在她坐好后,就慢慢开车了。</p>

    一时间两人都无话,气氛安静得……很不自然。</p>

    百里湛很想找个话题,但一时间又真的找不到。</p>

    就这样沉默的送到她住处的楼下了,车子停下,沈晚也出声了:</p>

    “谢谢你送我回来。”</p>

    对他说完,她也伸手去推开车门。</p>

    百里湛看着她的动作,却仍是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p>

    觉得该跟她说清楚吧,但就目前他和她之间也没什么不清楚,除了那个及时停住的吻……</p>

    但也因为这个从一开始就不该发生的‘吻’,令两人的关系变得不清楚了。</p>

    不说清楚吧,这样和她关系又似乎……</p>

    “你……”</p>

    看着沈晚就要下车了,他犹豫着出了声,却一时又不知道往下说什么。</p>

    以为沈晚没听到,结果沈晚听到了,并且转过来看着他。</p>

    他也只好硬着说下去了,“你……肚子会不会饿,或许我们去吃点东西?”</p>

    “这个时间,附近没有开店的。”沈晚回他。</p>

    “也对,我忘了现在已经夜里两点多了。”</p>

    “你饿了是吧?”</p>

    “……有点吧。”百里湛也不确定,他现在是真的乱得很,不知道怎么处理和沈晚这种……暧昧又不暧昧的关系。</p>

    “你……”沈晚顿了一下,才说出来,“可以到我那,我煮面给你吃。”</p>

    这个时间去她哪,百里湛总觉得不太适合。</p>

    “这么晚了,你明天应该要上课,还是早点休息吧。”</p>

    “我明天早上没课,我……没事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拜拜。”沈晚说完,就下了车。</p>

    在看着她关上车门,往前面那幢楼走去,百里湛最后还是下车了。</p>

    “沈晚。”他冲她喊了一声。</p>

    沈晚停下脚步,也转过来。</p>

    她没说话,只是隔着距离看着他。</p>

    百里湛慢慢走了过去,停在她面前。</p>

    他低头看着她,一边说一边想着比较适合的说词,“其实……我自已也有点乱了,不知道今晚有没有让你误会什么,我……”</p>

    “我明白。”沈晚没有让他说下去,就轻轻打断了,语气仍是淡淡的冷漠,“我没有多想,你可以放心。”</p>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p>

    他的话,再一次让她打断了:</p>

    “你不用解释这么多,而且我也没事。”</p>

    她看起来是真的没事,这倒让他感觉不是她想多,而是他自已想多了。</p>

    但他却追上来跟她说这个,然后好像又把她‘拒绝’了……</p>

    就算她对他没有意思,他也不希望让她误会他的拒绝是因为他看不上她。</p>

    “我以前……喜欢过一个女生,但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已经过了好多年,可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放下她了,所以没想过尝试新的开始,因为这样……对另一个不太公平,所以是我的原因。”</p>

    沈晚听了他的解释,这算是他‘拒绝’她的解释?</p>

    虽然她并不知道对他现在是属于什么样的感,又为什么在之前没有要拒绝他那个吻……</p>

    但他能及时跟她说清楚,让她不用再去多想,可以在没开始就直接放下也没什么不好。</p>

    可他却又给她这样的解释,这听起来好像他不是对她完没有感觉,只是不确定有没有放下心里那一个。</p>

    尽管她根本没想过和他会有什么发展,但他的解释,又好像让她多了一丝有可能的希望……</p>

    她自已也矛盾,第一次察觉对一个人有感觉,令她其实也迷惘中。</p>

    “她,那个女生……”她看着他,用着平常那种平淡的语气问,“你很喜欢吗?”</p>

    “我算是跟她一起长大的,她比我小两岁。”</p>

    “你跟她……”</p>

    沈晚说到这就没有往下了,不过百里湛大概也能猜到她想问什么。</p>

    “她现在很幸福,所以无论是不是真的放下了,又或是还有多喜欢,我都不会再去打扰了。”</p>

    他以前犯过一次错,伤到了小寒,所以绝对不会再让自已犯第二次错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