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第一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蜜爱成瘾:她来自古代 > 《蜜爱成瘾:她来自古代》正文 227 为什么生气?
    第二百二十七章

    似乎知道自己这句话说的暧昧,卢海超在说完之后又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我刚才念的只是我自己心里喜欢的那句词,绝对没有任何冒犯苏小姐的意思。”

    “而且我真的非常喜欢苏小姐的字,希望苏小姐可以体谅一下我这个粉丝见到偶像的激动心情。”。

    卢海超的话虽然圆得很好,脸上表情也很真挚,不像作伪,但在场的人都是在这个名利圈里混久了的,都多多少少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尤其是他看着苏云卿的目光并不算收敛。

    苏云卿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想怎么样,但她非常不喜欢卢海超看她的眼神。她神色一冷,也不顾及什么,下一秒直接站起身说道:“黄导,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卢海超像是有些意外,愣了一愣后才说道:“苏小姐怎么现在就走了?是因为刚才卢某的话太不得体,让苏小姐不高兴了吗?”

    苏云卿冷淡的说道:“卢先生多虑了,我只是身体不太舒服。”

    “既然身体不太舒服,那更应该多休息才是。”卢海超说:“不如苏小姐先在这边休息片刻,等一会儿舒服些了再走吧。这里人多,如果真有什么事情大家也好有个照应。”

    “不用了。”苏云卿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我只要回去睡一觉就好了,谢谢卢先生。”

    黄笑心中也在埋怨这个卢海超,看着斯斯文文的,没想到竟然这么不庄重,当众调戏女演员不说,他旁边可还坐着一个祝嘉悦,要说这个祝嘉悦和他没有任何关系,黄笑是不会相信的。

    可如果这个卢海超和祝嘉悦是情人关系的话,自己的情人当着自己的面调戏其他女孩子,她难道都不生气的吗?

    而且祝嘉悦和苏云卿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好。

    可祝嘉悦今天还真是出人意料的脾气特别好,非但不生气,听苏云卿说身体不舒服要先走,还露出了很关切的表情。

    “小苏你没事吧?怎么突然不舒服?是不是今天的菜不好?要不要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对于祝嘉悦的殷殷关切,苏云卿还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不过正所谓事若反常必有妖,苏云剑是不会相信昨天还对她横眉冷漠的人,今天突然就良心发现了。所以她还是很谨慎的拒绝了。

    “不用了,我经纪人会过来接我。”

    祝嘉悦说道:“现在时间也这么晚了,如果再让你经纪人过来接你的话,这一来一回时间长不说,而且也挺麻烦的。不如就让我司机送你回去吧。就是那个小林,你也见过的。”

    苏云卿淡淡一笑,还是拒绝。“真的不用了,我的经纪人已经说了正在路上了,他应该一会就到了。”

    “那……”祝嘉悦似乎有些犹豫,她低头快速的看了卢海超一眼,对方却像是没有察觉到她的目光一般,正主动和黄笑在说着什么。

    祝嘉悦眉头轻轻一皱,最终还是重新坐了下来,没有再继续劝下去。

    苏云卿和同桌几个打过招呼之后就带着赵英英走了。

    等苏云卿走了之后,卢海超才轻飘飘的看了祝嘉悦一眼。他这一眼看似普通,可祝嘉悦却脸色一白,咬着唇低下头去。

    “多事。”

    祝嘉悦小声的解释道:“我以为今天会是个好机会。”

    “是不是机会不是由你来判断。”卢海超仰头喝下一杯酒,慢慢说道:“而是由我。”

    “关于到底应该听谁的话,在这段关系里面是谁做主,我这几天应该教过你很多次了,嘉嘉。”

    祝嘉悦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她的两只手用力的捏着衣角,声音微微颤抖的说道:“我,我知道了。”

    卢海超点点头,片刻后又笑了一下。

    “不过看着乖巧,没想到性子这么烈,倒是有点意思。”

    ++

    等苏云卿人都走到了酒店外面,才想起顾言之说一会儿要过来接她的事。

    夏末秋初的晚上风已经有点凉了,赵英英赶紧给苏云卿穿上薄外套,一边穿一边说道:“你现在酒店大堂等我一会儿,我去找辆出租车过来。”

    由于之前苏云卿说顾言之会过来接她,所以赵英英就跟薛稳打了招呼,说不用派车过来了,导致两个人现在提前离场,反而没车离开。

    苏云卿摇头,刚刚在宴会厅里面的浑浊空气被风一吹散,脑子显得清醒多了。“我跟你一块儿在这边等吧。”

    说着,她把外套的帽子戴上,然后又掏出口袋里的口罩戴好,然后笑着对赵英英说道:“看,这样的话,就没人会认出我啦。”

    赵英英一看,由于今天晚上起风了,路上的一些行人也都跟苏云卿差不多,帽子戴的低低的在赶路,苏云卿这幅打扮看起来倒是不显得突兀。

    她拿出手机点开打车软件,刚准备叫车就听到从旁边传来一阵短促的车鸣声。

    两个人闻声望去,只见一身黑衣的顾言之正从车上下来,远远的看着苏云卿。

    苏云卿眼睛一亮,不带一点犹豫的拔腿跑了过去。“顾大哥!”

    顾言之张开双手接住飞扑过来的苏云卿,在她额头上匆匆一吻之后,就搂着人快速的钻进了车里。赵英英拎着包紧随其后的跑上了副驾驶,笑嘻嘻的和叶闪打招呼。

    “叶先生晚上好啊。”

    叶闪则十分得体有礼的冲她点点头。“赵小姐晚上好。”

    前座和后座之间的隔板正缓缓升起,顾言之抱着苏云卿,把人压在怀里吻的严严实实。

    苏云卿虽说之前还在偷偷生闷气,但是一看到顾言之就把这些都忘了,顾言之一抱她,一亲她,她立刻就软着身子任他为所欲为了,根本生不起一点的反抗。

    顾言之用像是要把人揉碎在怀里的力道抱着人吻的又深又重,在好好解了相思之苦以后才放开她被蹂躏到艳红的唇瓣,但是双手仍旧紧紧的抱着她,没有放松一丝一毫。

    苏云卿在他怀里细细喘息,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蹭蹭他的下巴,伸手摸摸他的脸,嘴角仍旧带着笑。

    “顾大哥,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顾言之的吻印在她的额头,鼻子,嘴角,一边轻吻一边说道:“给你发信息的时候,我就在外边。”

    苏云卿有些惊讶。“你这么早就到了呀?”

    顾言之低沉的‘嗯’了一声,但我只摩挲着她的唇瓣,又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

    “这两天怎么了?嗯?”

    苏云卿正被吻得迷迷糊糊,听到顾言之这么问时下意识就答了一句。“没怎么啊……”

    顾言之继续亲她,嘴唇移到她的耳边,含着她的耳垂轻轻舔弄。“怎么不理我?”

    苏云卿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眼神有些游移。“我没有啊。不是每天都跟顾大哥讲电话嘛。顾大哥给我发的信息,我也都有回啊。”

    顾言之一看就知道苏云卿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他极其不喜欢这种感觉。关于苏云卿的身世,是他之前早先承诺过的,他无可奈何,只能按捺住急切的心情什么都不问,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可并不在他答应的范围之内。

    他习惯性的捏着苏云卿的下巴,目光专注的盯着她:“到底怎么了?”

    苏云卿一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他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了,但是要她亲口承认自己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情就捕风捉影的吃醋,她又实在说不出口,急中生智之下脱口而出了另一句让她后悔的一晚上的话。

    “并拍了一场感情戏,导演让我和男主角……抱了一下。”

    顾言之沉默了半晌,说道:“就只为这个?”

    苏云卿垂下眼睑点点头。“嗯……”

    顾言之又问:“有吻戏?”

    苏云卿连忙快速摇头。“没有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薛哥就跟导演说过了,因为我还没有成年呢,所以不准拍吻。”

    顾言之在心底默默的给薛稳记了一功。“就只是抱了一下?”

    苏云卿点头,“就只是抱了一下,而且那场戏我是一次过的。”

    顾言之的手指摩挲着她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应该是卿卿对不起我,为什么反而是卿卿对我冷淡了?”

    苏云卿讨好的亲亲他的下巴。“因为觉得有些心虚啊,怕你不高兴。”

    顾言之微微俯身擒住自动送上门来的甜蜜嘴唇,舌尖轻轻探入,勾着她的辗转吻了好一会儿,才抵着她的额头轻声道:“虽然我确实是不喜欢,但是这个是你的工作。”

    所以不管自己再怎么不高兴,也不会阻止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只要苏云卿一直呆在自己身边,他愿意给她最大限度的自由。

    顾言之这么“大方”,搞得苏云卿更心虚了。她开始检讨自己之前是不是真的太过小题大做了,竟然为了这么一点点都没影的事情就冷落了顾言之这么多天,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顾言之不知道苏云卿正在做激烈的心理检讨,他调整了下坐姿,让苏云卿坐的更舒服一点,上身完靠进了他的怀里,他就跟往常一样,把人整个的笼在了自己的领域内,这才真正安心。

    他一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则温柔的抚着她的背脊,和她耳鬓厮磨。片刻后又从随车小冰箱里面拿出一小点冻的冰凉凉QQ弹的芒果椰汁糕,亲手拿了个小银勺喂她。

    苏云卿从一开始的害羞到现在已经完习惯他的投喂,一点也不扭捏的就这样吃了一块。

    “祝嘉悦没再对你做什么吧?”

    苏云卿摇头。“她最近都很安静,跟以前很不一样,不过前两天莫名其妙的发了一次火。”

    接着她就把那天的事情跟顾言之说了。“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就算她不是元州人,也没必要这个样子。她的反应太激烈也太奇怪了,反而让人生疑。”

    听了她的话后,顾言之说道:“她确实是元州人。”

    苏云卿有些诧异。“顾大哥你怎么知道?”

    顾言之没有回答她,反而问道:“我听Stephen说,你让他不要再继续查祝嘉悦了。”

    苏云卿点点头。

    顾言之继续道:“如果你把那件事情再继续查下去的话,你就会知道,她的高中就是元州一中。”

    苏云卿微微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她退学的那所高中是元州一中,跟老师发生不伦恋,然后怀孕的也是在那所高中。之所以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元州人,就是因为怕被别人知道这段过去?”

    顾言之手上投喂的动作没有停,语气淡淡的说道:“照你刚才所说,别人刚一提到元州她反应就这么激烈,那应该是这样了。”

    苏云卿说:“这个事情在当时应该闹的很轰动吧,怎么就给瞒下来了?”

    顾言之说道:“没有什么事情是用钱会瞒不住的,如果有,那就是钱花的还不够多。而且祝嘉悦曾经改过名,再加上她红了之后样子和以前看起来也有所差异,别人一时查不到也是很正常的。”

    在圈子里以前一直有一句话,那就是粉丝能够知道的东西,那都是娱乐公司想让你知道的。虽然现在因为信息大爆炸的原因让现在明星们的生活比至以前要透明的多,但是如果真的要藏住一个消息,或者是要洗白一个人,对于一些财大气粗的娱乐公司来说,也并不是完做不到的。

    “不过这些都与我们无关了。”顾言之的额头抵着苏云卿的,神色仍是淡淡,但是语气却很温柔。

    “等你这部戏杀青,我们出去玩两天。”

    苏云卿眼睛一亮,自来到现代社会之后,她还真的没有出门玩过,每次都是因为工作。“真的吗?去哪里?”

    顾言之看着她跟小孩子一样雀跃的表情,眼含宠溺。“你想去哪里?”

    苏云卿有些犯了难。“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不如顾大哥你决定吧。”

    顾言之心想苏云卿这个年纪正是爱玩爱打扮的年纪,哪怕她可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呢,这个年龄段喜欢的东西古今应该都是差不多的。

    “那我们先去日本好吗?”顾言之语带笑意,温热的气息扑打在苏云卿的耳边,激的她耳廓渐渐染上了粉红。“我们可以先去迪士尼,然后再去东京买东西,如果你喜欢,还可以去京都逛一圈。”

    苏云卿先是开心的点点头,末了又有些担心的问他。“可是顾大哥的工作没关系吗?”

    顾言之轻轻一笑。

    “没什么比你的开心更重要。”

    ++

    一进入十月底,天气就骤然冷了下来。

    在剧组拍戏,演员最怕的就是夏天演冬天,冬天偏要演夏天,现代剧还好,古装剧那真的是苦不堪言。

    不过即便是现代剧,在冬天拍夏天的戏份时也是很辛苦的。

    在剧外,苏云卿已经开始穿长袖衣服,早晚还要加件外套了,而在戏内,她仍旧要穿着夏天的短袖上衣和裙子到处跑,还得在秋风当中露出一种‘我不冷,我一点都不冷,我还挺热’的表情。

    不过比起她跟祝嘉悦,张德程和柳泉铭才是最辛苦的,因为他们还要穿着篮球服到处跑,穿着篮球裤的大裤衩和大背心被瑟瑟秋风这么一吹,那个酸爽,无与伦比。

    这几天正好有寒流过来,偏偏在这天苏云卿他们四个主角又正好有夜戏。两个女生还好一点,还是很体贴的给他们备了一件轻薄外套,虽然也不顶什么用,但总比男生穿着短裤短衫出来跑要好得多。

    苏云卿因为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有她的戏,所以妆一直没卸,只要换件衣服就行。而祝嘉悦则是在昨天上午拍完戏之后就离开剧组了,刚刚才回来,现在还在化妆。

    苏云卿和张德程他们一边对戏,一边等祝嘉悦过来,半个小时后就见祝嘉悦穿着长长的校服外套慢慢的从化妆车那边走了过来。

    而且她不但是穿着这件长校服外套,她还把拉链一直拉到了下巴上,严严实实的遮住了上半身。

    ------题外话------

    ++

    最近好像有点感冒了,晚上吃了感冒药困的很,今天只有一更,么么哒~

    小天使们也要注意身体呀~

    另外,要不要猜猜看祝嘉悦发生了什么?嘻嘻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三五第一小说网www.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