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老妇又“哦”了一声,道:“既然没有酒店,那么,酒在哪里?菜又从何处来?莫非你的老婆是蛤蟆姑娘?”

    孔得基没有回答茅老妇的这个问题,他已不必回答。

    因为这个时候,孔得基和谢尔盖都已解下了背上那个很大的双肩包。

    谢尔盖以一种很快的速度取出一块印花防水油布,铺在这平地上。

    然后这两个人就如同变戏法似的,从这两个背包内取出四个酒瓶、五六个杯子,以及用油纸打包好的各种熟食,铺满了这块油布。

    这些熟食,有卤牛肉,有烧鹅,有鸭架,有猪蹄,有叉烧,也有凤爪……

    茅老妇瞪圆双眼,颇有些吃惊地盯着这摆满了一地的酒菜,道:“卧槽!你们城里人可真会玩!”

    谢尔盖倒上满满的五杯酒,招呼道:“来!妇哥,婆哥,基哥,壮哥,喝酒!吃菜!”

    麦阿婆第一个去这平地附近的草丛中搬了一块石头,摇摇摆摆走了过来。

    他准备用这块看起来还算不错的石头当作坐凳。用石头当坐凳,总比一屁股坐地上要舒适愉快得多。

    麦阿婆一面走,一面哼道:“喝酒吃菜,青春常在,吃菜喝酒,越吃越有。多吃菜,多喝酒,好事就会跟着走……”

    于是,茅老妇、孔得基、谢尔盖、卫壮士四个人也各自找了一块石头,当作坐凳。

    现在,他们就开始喝酒。

    以一种很痛快的方式喝酒。

    但他们并没有请土局长和蛋经理一起痛快、一同喝酒。

    他们仿佛根本就没有看见这两个人。

    这样的两个愣头青,无论是茅老妇还是麦阿婆,也无论是孔得基还是谢尔盖,都绝对不会有要和他们交朋友的意思。

    尽管没人将他们放在眼里,但土局长和蛋经理也根本就不在乎,因为他们这一次出差,也绝不是来交朋友的。

    现在,土局长和蛋经理就站在茅老妇身后不远处,他们在飞快地记录着他们所看到的一切、所听到的一切。

    一连三杯酒下肚,麦阿婆才向孔得基与茅老妇二人翘了翘大拇指,道:“这次行动,能取得圆满成功,有这么大的收获,靠基哥百无一漏的良策与妇哥毫无瑕疵的演技。”

    对于自己的老谋深算,孔得基显然是相当满意。

    对于自己在这次行动中所起到的作用,孔得基也是极有荣誉感。

    所以,这个时候,听了麦阿婆这话,孔得基就已忍不住纵声大笑。

    过了很久,孔得基才停止了他这种愉快而得意的笑声。

    茅老妇却眯缝着双眼,盯着孔得基,忽然问道:“老基,这个地方,有这样一座死人墓,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孔得基虽然并不太喜欢“老基”这个称呼,但在心情这么好的情况下,无论如何称呼,他都绝不会放在心上。于是,这个时候,他就微笑着回应道:“因为基哥工作的地方,就在这座山后。”

    茅老妇“哦”了一声,问道:“莫非你已经在这个工作了很久?”

    孔得基一面啃着猪脚,一面含含糊糊说道:“不算短啊!至今为止,基哥已在这个地方,足足工作了三年零八个月再加十三天。”

    茅老妇道:“所以,你对这附近的环境已经很熟悉,也当然知道这里有这样的一座坟墓?”

    孔得基道:“不错!对于这地方,基哥我是熟悉得很,熟悉得就像是自己的家。”

    茅老妇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么,这座坟墓,埋葬的又是什么人?”

    孔得基道:“这座坟墓,也许根本就没有埋葬任何人,但也许已埋葬了很多人。”

    孔得基的这一句话,并不是一句很好理解的话。

    所以,茅老妇和麦阿婆几乎在同时“哦”了一声。

    这“哦”的一声中,藏着很多的不解,也藏着很多的好奇。

    谢尔盖忍不住问道:“这坟墓根本就没有埋葬任何人,盖哥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孔得基道:“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座真正的坟墓。”

    谢尔盖眼珠转动,似懂非懂,又盯着孔得基,问道:“那么,这座坟墓,已埋葬了很多人,又是什么意思?”

    孔得基喝了一口酒,道:“因为已有很多人死在里面。无论是什么人,只要进入这座坟墓,我都可以保证,他再也别想活着出来。”

    这时,茅老妇又问道:“基哥,这坟墓,若不是真正的坟墓,那究竟是什么?”

    孔得基道:“这是别人家的房子。”

    茅老妇瞪圆双眼,道:“房子?这是谁的房子?”

    孔得基一字字道:“毒焰鬼王。”

    很显然,茅老妇也听说过毒焰鬼王这个人。

    一听到这个名字,茅老妇就问道:“毒焰鬼王?你说这地方,就是毒焰鬼王的住处?”

    孔得基道:“是啊!这里就是毒焰鬼王的住处。”

    茅老妇想了想,道:“可是我听说这这毒焰鬼王是冥门的人。”

    孔得基点头道:“他本来是冥门的人。”

    茅老妇道:“难道他现在已不是冥门的人?”

    孔得基道:“不是!现在他已是鹰巢帝府的人。”

    茅老妇皱眉道:“你是说,这毒焰鬼王已经叛离冥门,加入了鹰巢帝府?”

    孔得基正在喝酒,他好像是一个很喜欢喝酒的人。

    这时,他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茅老妇的话。

    麦阿婆却已替他回答道:“我听说,是鹰巢帝府花费四百万两银子,已经收购吞并了冥门。”

    孔得基自顾自干了两杯,才连忙道:“对!对!妇哥讲得对!就是这么回事。”

    茅老妇皱了皱眉,轻轻叹息道:“四百万两银子?看来鹰巢帝府可真是财大气粗啊!”

    孔得基道:“是!鹰巢帝府集团公司实力雄厚,集地产、金融、酒店、物流、建材、零售、日化、人口贸易等等等等于一体,拥有员工上十万人,年销售规模达百亿,有的是钞票!”

    孔得基对于鹰巢帝府的这一番吹嘘,茅老妇也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算是表示回应。

    这世上有很多喜欢替他人吹牛的人,但茅老妇不是这种人。

    他的眼里,只有他自己。

    茅老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接着问道:“老基,这冥门的老巢,是不是在阿迷山上的毒漫洞中?”

    孔得基道:“没错!看来妇哥知道的也不少嘛!”

    茅老妇很有些不解地道:“那么,这毒焰鬼王,如何不在阿迷山上,却独自住在这个地方?”

    孔得基笑道:“他本来是与他的师兄破头老祖,共同居住在那阿迷山上的。只是这阿迷山毒漫洞屡遭重剑团的攻击。迫不得已,这破头老祖与毒焰鬼王才被迫离开了阿迷山。于是,毒焰鬼王就搬到了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