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搜索《最强寻魔书商35d1》,或者《最强寻魔书商三五第一》,就可以看到最强寻魔书商最新章节。    过了漫长的时间后,头上突然发出亮光,昏昏沉沉的,像是暴风雨中的探照灯。

    苏龙抬头望去,按说已经是下落了很深很深的距离,可是……水面现在突然就像在头顶不远处一样。

    同时下方无底的黑水也开始变清,仿佛有许多建筑的模糊影子在那里出现。

    “喂……我们上去看看吧?”科曼琪倚在他怀里,虽然还是那亚麻色的灰金色眼珠,但妖狐神樱的这张新脸还是让苏龙略有些不适应。

    “……好。”

    于是他们两个双手划动向上,很快就浮出了水面,不远处就是连着一片高大无边黑影的陆地,苏龙和她游过去上了岸。

    头上的天空中阴霾带着浓雾,眼前是一片巨大得出奇的建筑,呈哥特式的西方风格。苏龙在他们落脚的这一小片门前陆地上转了转,试图往建筑的后方两边望去,但见都是向远方延伸的黑色高墙。

    这一巨型建筑,似乎是在一片无垠黑水的中心陆地上……

    前门灰石的大门雕刻极为精细,浮雕的两边石柱上是圆拱形的门顶,再往上是三角尖状的殿顶装饰,里面摆刻着许多铭文与魔鬼样的雕塑。

    “啊……你看下面!”科曼琪轻轻惊呼了一下,苏龙回头只见她在他们上岸的水边指着下方。

    苏龙过去一看,也是一惊:

    刚才那些水底的模糊建筑,现在更加清晰,这一片无边的暗水现在看来就像一层镜面,下方是巨大连绵的一座现代都市,罩着暗暗的水幕看不到头。

    他忽然间看到右前下方一座高高直立的现代塔楼,感觉有些熟悉,仔细再看了看惊觉,那是东京闻名世界的地标建筑—‘东京天空树’电波塔!东京天空树是仅次于迪拜哈里发塔的,世界第二高人工构造物。

    苏龙再打量了一下水底巨城的影像,由于过去在人世时经常来东京出差寻书,他很快辨认出这确是东京市的俯瞰景象。

    ……啊,直接被德川的魔潮从第三苦的所在,安土城拉到了这貌似魔狱边境形态的东京,那么这建筑……

    他再回头看了看黑压压的哥特巨宅,思忖了一下,可并没有找到什么明确的头绪。

    ……总归是进展吧,先进去再说。

    刚一领着科曼琪迈步向那楼宅走去,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那众多的各方魔军哪去了?……还有默生被冲哪去了……

    来到圆拱门的入口前,他试着发出魔息探索,过了一会没有任何反应。

    苏龙于是便伸手推开沉重的硬木大门,吱呀呀地缓缓向里洞开,昏沉的油灯光随之出现。

    这时,就在打开门后,默生的一道波动回应急促地传了过来,感觉被某种遥远的屏障分隔得很弱,但就在这巨宅的深处。

    苏龙看了一眼科曼琪,她点点头,两人朝油灯闪烁的前厅走去。

    背后的大门,则缓缓地无声合上……

    在大门关闭之后,外面的一处天空与水平线间,浓浓的灰色雾霾散去了一点,露出后面几座歪斜的、螺旋状巨型尖塔。

    ……………………

    苏龙他们俩步入门厅后,发现这房间两边都有长长的尖顶窗户,透着丝丝外面的灰光;屋子中间的两个柱子上挂着油灯,几张镶花边的桌子凌乱地摆着,桌后回转形的楼梯通向上层的回廊。

    桌子之间的地上散落着许多书籍,有的书页都被扯掉,一张张地零落在各处。苏龙从柱子上拿起油灯,蹲下身来查看这些看起来似乎有些神秘的古旧书本。

    房屋右边角落里有几个黄铜的花盆,看起来像是盆栽的棕榈,只是叶片都显得无精打采得蒙上了一层晦暗。

    科曼琪似乎出了南美后就一直对各种植物感到新奇兴趣,她走过去观看这些盆栽,在盆栽对着的另一个角落里摆着几个石雕人像,从苏龙所在的位置还看不太清楚具体的细节。

    这时,长尖窗外忽然响起一阵闷雷声,闪电的光芒一下照亮了厚重的不透明雾面玻璃,接着就传来密密麻麻的滴答打击声。

    ……下雨了?

    苏龙回过神来再仔细看了看,那些地上的书大多都有英语写成,有几部是美国作家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还有一些其它的关于占星、历史、解剖学等的杂书。

    忽然,他翻到一部命为《无底的痛苦》的散文集,里面的文句都古怪莫名,在随便翻开的一篇中有这么一句:

    “人生苦短,如夏天的夜晚;杜鹃啼鸣,不得不去往那个世界。”

    ……似乎在哪里读到过这句话?

    “苏,快过来看……”那边的科曼琪突然叫道,苏龙把这本书放入包中,过去到她身边。

    原来她走到了那几个石雕前面,就着灯光看过去,苏龙心中没来由的一突。

    那总共是四个女人的形象,前面的三个跪在地上摆出痛苦乞求的姿势,身上的薄衫支离破碎,缠满奇形怪状的枷锁;后面的那个女人坐在一个、像是烧了半截蜡烛般的怪椅子上,弯曲的头发遮住脸,身上穿着很贵气的蒸汽朋克样式的裙服。

    科曼琪看着看着眼睛里出现了一些呆滞迷乱的表情,苏龙也是越看越不适,急忙打断她,一起从旁边的旋梯往上层而去。

    女人石雕的形象却是有点在眼前挥之不去,他运起魂力定了定神才好了点,然后只是把其样式记下来作为也许能用到的线索。

    上到上面的回廊,低头可以看到整个下面前厅的情状,这里四面墙壁都没有窗户,只有在楼梯的上来处有一扇门。

    苏龙上去推了一下,锁着,再拿出至暗启示试着撬了一下那陈旧的把手,发现里面有一股魔力在封着整扇门。

    他再把右手按上去,化出魔爪,用出混合灵识的罪魔力,却被硬生生地弹开。

    ……咦。

    他试着用强硬的路子,直接射出罪火,却像石沉大海一般瞬间被吸收消散。

    “我看,是有机关鬼怪吧,这样应该是行不通。”科曼琪在旁边说。

    苏龙转目看了看周围,注意到这扇门并不是在这一面墙的正中,而是在稍微偏一点的位置;一旁的正中间上挂着一幅人像油画。

    苏龙手里还提着油灯,照上去一看,那是一个端坐的女人半身像,她穿着和下面那第四个女雕同款的华裙。

    正是,脖子以上的头脸部位却像是被剪去了一般,只有黑黑的空洞。

    “你看,那边也都有画……”她提醒苏龙,指向另外的三面墙。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