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业端着沙发靠着他的办公桌,安静地站了一会儿,俯身下来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赤霄瞬间绷紧了身体。

    “干吗?窗都没拉!”

    林业唇角微挑。

    “不怕。”

    虽然没有公开出柜,但也没几个人不知道他俩的关系了。

    赤霄拧着眉,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林业那边休息了一会儿也开始继续工作。

    他的想法很简单,国内行不通,可是还有国外,老林的手伸不到那么远。

    他早就猜到了会有这一天,怎么可能不做准备呢?

    王飞飞和二狗来得有点晚,但还是踩着最后的上班时间打了卡。

    二狗手上捏着一张卡,放到了赤霄面前。

    “这是这些年我们俩拿的所有分红,钱挺多的,因为没怎么花。”

    他俩以前的钱大部分都花在了游戏外设和游戏上,游戏外设早就换完了,而在开始接触游戏开发之后,就明确地意识到了所谓游戏不过是一堆数据,当然了,主要还是没时间玩,也没时间出去旅游,钱都攒了下来。

    “他有个大胆的想法,说是想要移民去国外结婚定居,还花时间学了英语,但我觉得吧,这事儿不着急,我们都还年轻,可以慢慢来。”

    赤霄其实有点感动。

    毕竟上次发生这样的事的时候,王飞飞第一个念头是跑路。

    他单手撑着头,视线绕过二狗,看着门口舍不得钱的王飞飞。

    “你可想好了?做生意可是没有稳赚不赔的,这钱砸进去了,你们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移民结婚了。”

    这话说得王飞飞内心滴血。

    “没事儿,我们的游戏设置可以男男结婚。”

    不仅可以男男结婚,阿猫阿狗都能签订契约共度余生。

    王飞飞双手抠着门框。

    “你快别说了!赶紧拿着,说不定我下一秒就要后悔了!”

    他牙齿要在门框上,好像是在极力忍耐似的。

    赤霄轻轻把那张卡片往抽屉里一扒拉。

    “行,我收下了。”

    “嗯,密码是他生日。”

    二狗往外走,薅走了门框上恋恋不舍的人。

    赤霄揣着银行卡往外走,林业跟着他一起进了电梯。

    “应该用不着,我导师那边给了消息,国外有个游戏工作室或许会跟我们合作,我查过了他们工作室,虽然说没有做到世界第一那么大,但也是排名前几的游戏公司,最重要的是口碑爆炸,只要我们拿出能够打动他们的高质量游戏,合作是没有问题的。”

    赤霄没有回应,拉着他进了楼下的银行。

    在ATM上面一查,数字可观。

    “居然没骗我,真是把棺材本都拿出来了。”

    上面的钱几乎是这俩人部的积蓄,赤霄原本还以为王飞飞那样子是演出来的,这么一看,居然是真的舍不得。

    “既然这么大方,那我不用白不用了。”

    他取了100块。

    王飞飞的短信立刻就发过来了。

    你取100块干吗?别跟我客气啊,花吧,反正也是你们赚的。

    赤霄几乎透过这条短信看到了他滴血的心。

    他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问他去哪儿?

    “直走米,右转有个福利彩票。”

    司机看了他一眼,心想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这点距离也打车。

    但林业却有点震惊,彩票?他这是想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