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过来,你想干嘛你这个该死的畜牲,难道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女人直接被吓得瘫坐在了地上,怀里面抱着的那一只泰迪早就不知道被吓得跑到哪里去了

    然而这只藏獒并没有听懂对方的意思,并且一步步的走了过来,在距离老女人还有一米的时候,这只藏獒怒吼了一声直接扑在了女人的(身shēn)上,并且狠狠地在老女人的胳膊上面撕扯了一块皮(肉ròu)叼在了嘴里。

    剧烈的疼痛差点让老女人痛得晕过去,她一边撕心裂肺的惨叫着,一边用手里面的包想要把这只藏獒给拍开,那个中年男子也是有点慌了神,他连忙对自己手下的那些人下命令让他们拉开这只藏獒

    然而这已经发了狂的藏獒谁敢惹那几个保镖也只不过是在这里讨口饭吃而已,谁会傻乎乎的上去卖命,因此都在原地踌躇不前。

    你说胆小开玩笑,要知道藏獒可不是一般的狗,这东西如果发起狠来的话,两个成年人也没办法,而且眼前的这一只藏獒一看就是经常被喂养生(肉ròu)的,对方一见到鲜血之后(身shēn)上的暴戾之气更加浓烈了起来。

    女人撕心裂肺的挣扎了好久,一直到惊动了附近巡查的保安之后他们才想方设法控制住了这一只藏獒,不过这个时候女人疼得已经差点晕了过去。

    不久之后,这个女人像是疯了一样的指责藏獒说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弄死这只畜牲啊,绝对不能让它再活着了”

    但是这些工作人员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去做这样的事(情qíng),这女人只不过是一时冲动说出这样的话而已,如果他们真的把这只藏獒给弄死了的话,到时候这女人让赔钱的话,谁来负这个责任呢所以再三斟酌了一下,这些保安就选择了报警。

    等到过了五分钟之后,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就赶到了现场,他们先看到了地上的金钱豹的尸体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赶紧找相关的人员处理了这一只藏獒。

    因为这只藏獒十分的暴躁,它根本不受人类的控制,就算是被绑起来的时候都还在不断地挣扎,最后那些警察无奈之下只能开了枪打断了对方的一条腿,后者这才老实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楚云有些纳闷的看着那个女人问道“这位大姐,你不是说了吗这是你家的小宝贝儿,就算是咬一下子也没关系的,你刚才怎么能说出杀死它这样的残忍的话呢而且现在你的小宝贝就要被带走了,你不去拦住这些警察吗”

    此刻这个女人已经被吓得像疯了一样,她一听到楚云说的话之后连忙摇摇头,有些后怕的说道“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靠近这些畜牲半米的距离了”

    看到这一幕之后,楚云也是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这些暴发户有的就是这样,非要得到教训之后才知道当初做的事(情qíng)有多么的愚蠢。

    随后楚云就打算跟赵文静离开,然而那个中年男子却并不管自己老婆的伤,他走上前一步拦住了楚云说道“你就想这么走了吗,别管怎么说,你都把我的金钱豹给弄死了,这只金钱豹当初我为了买来花了700多万,你就这么想置(身shēn)事外离开吗”

    听到这话之后,楚云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色看了一眼对方说道“你现在不应该赶紧带着你老婆去医院吗还有功夫在这儿找我要钱”

    不过那个男子却一本正经的摇摇头,说道“我刚才已经叫过救护车了,但是你弄死了我的金钱豹,这个损失你必须要承担才行。”

    听到这话之后,楚云冷笑着说道“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想借机发财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只金钱豹应该是北美的物种,它被偷猎者带到华夏就算是走各种各样的渠道,最后的成本也就是在几万块左右而已。”

    “除掉各种中间差价,这东西撑死了三十万,但是你竟然跟我开口要700万,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还是说你之所以有钱是因为坑蒙拐骗来的呢”

    “胡说八道,老子可是海昌集团的ceo,你觉得老子是骗子吗”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楚云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个海昌集团我倒是听说过,跟你们的老总曾经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

    顿了顿楚云继续道“你既然真的想让我赔给你的话也没问题,你可以到惠民医院来找我,当然了,如果你觉得方便的话也可以直接去我家里问我要钱,我家在京都军区家属院一号。”

    对方一开始还得意洋洋的以为楚云服软了,然而听到楚云说到了后面的时候,他的脸色却露出了一丝震惊

    军区家属院里面住着的可都是真正的军界大佬,而且还是住在一号楼,这代表着什么他当然心里面很清楚,随后这家伙有些试探的对楚云问道“难道你是楚家的人吗”

    越是这么想,他又看了一眼楚云就越觉得眼熟,过了一会儿之后他(身shēn)子突然一颤,这个年轻人不就是前段时间经常上电视的那个人吗再加上楚云之前说的惠民医院,他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旁边的赵文静也是露出了一丝厌恶的神色,说道“你既然这么想要钱,直接去就好了,不要在这里废话了,有这时间还不如陪陪你的老婆,你老婆现在可是流血不止。”

    此刻中年男子后悔的肠子都要青了,他没想到楚云竟然是京城楚家的人,而且还是惠民医院的院长,也是最近京城真正的风云人物,他们公司就算在这么牛叉,就算把他们的老总拉过来也在楚云的面前算不了什么啊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马上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对楚云说道“楚云少爷,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老人家,我只不过随口说说而已,一只畜牲弄死就弄死了,只要楚云少爷高兴的话,改名我再买两只过来专门给您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