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搜索《我是宗门一枝花35d1》,或者《我是宗门一枝花三五第一》,就可以看到我是宗门一枝花最新章节。    “再怎么说,烨王殿下也是东恒的王孙贵族,他又未曾做过危害苍生的事,我等何必拘泥于仙魔。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35d1.coM现在,还是静观其变。”黎青敛了敛眉,神色肃然道。

    这段事情以来,发生的事情太多,接二连三的轰炸,让她脑容量都快不够了。

    只求这群小兔崽子,别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众人点了点头,同时又不免有些唏嘘,这样天赋异禀的少年,整个云天大陆,委实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小无相峰,现在没了峰主……”白修染眉宇之间闪过几丝凝重。

    “所以,我们得重新选一个峰主。”

    选峰主一事,众人暂且没人选,也就搁置了。

    秋晚亭连夜被弟子们送回了秋家,白初拖着朝阳卿回了住处,喂了几颗丹药,探了探脉搏方才松了口气。

    正踟蹰之间,便听窗外一大堆猫叫声,白初脑子里闪过二花那只蠢猫,刚打开窗户,就从外面窜进来十几只猫,花色各不相同。

    为首的,俨然就是橘猫二花,后面那些个花色各不相同的猫,排列整齐站成了一派,看上起……

    唔。

    非常想撸一把。

    白初望了一眼二花,顿时忍住了,嘲道“哟,二花你今儿个还有空来看我。”

    “呵呵!”封魔渊在地上徘徊,眼睛瞅了他两眼,指了指身后十几只猫道“看到没,这都是我小弟!”

    白初“……”一群猫,请问你有什么好炫耀的?

    封魔渊踟蹰了一下,在地上徘徊了一会儿,见白初盯着他们就是不说话,一时之间也有些没辙

    “你能不能让燕寄桑把我们变回去?”

    求人,他真没求过人。

    白初挑眉,抱着胸坐在凳子上喝了口茶,依旧不说话,眼睛里仿佛在高贵冷艳的“呵呵”。

    “我就……九夜萝。”站在最左边的漂亮的黑猫开了口,扭扭捏捏道“谢谢你救了我们。”

    白初闻言猛然站起身来,瞪着眼睛望了望封魔渊身后的猫,抽了抽嘴角道

    “你们……出了域外战场不投胎,咋那么堕落呢!”

    亏她当初九死一生就人给救了,好不容易用净化符将他们身上的魔气部给清洗了,转眼这群人不投胎,还专程去夺舍个猫身。

    出息,真是太出息了。

    白初心里一大堆曹尼玛奔腾起来,左左右右将人给打量了一通,越看越觉得自己面前都是一堆沙雕。

    “我们找到楼主的时候太虚弱了,楼主就让我们夺舍了郢都的猫。”九夜萝也觉得这场景十分尴尬,但是一想想,以前更尴尬,再者,现在他们压根毫无还手之力。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更何况,现在有事相求。

    白初揉了揉额角,瞅了一眼九夜萝,想起以前被冤枉的事情,坐了下来,好整以暇,皮笑肉不笑道

    “那九夜萝姑娘,请问,是我灭了你们究极楼么?”

    “不是。”九夜萝连忙摇头,瞅了一眼白初笑意盎然,再看自家一脸惆怅,将另一句话吞进了肚子里。

    你只是烧了我们家,让我们无家可归而已。

    封魔渊太阳穴突突突直跳,抬头望了一眼白初,诚恳道歉:

    “这件事情,确实是本楼主错了,你……莫要放在心上。”

    为了变回去,再羞耻的事情,他也得干。

    再这么一日日下来,他迟早就真正变成一只蠢猫。

    白初撑着下巴,眨了眨眼睛,“二花,你真想变回去?”

    难不成还是假的啊?

    封魔渊内心崩溃,可面上强行压制住疯狂想挠人的冲动,镇定自若道“是。”

    不然,这一大堆小弟可怎么带?

    难不成组建个猫队伍,制霸动物界么?

    别了,他只想当人。

    白初叹了口气,“真可惜,燕寄桑不在,而且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你真的没办法?”封魔渊追问。

    真没办法召燕寄桑回来?

    白初耸了耸肩,眯着眼睛笑得好不开心,“没错,他一时半会儿,或者是没有个一年半载,还真的回不来。”

    谈异地恋,好心酸呐。

    “你!”封魔渊抓耳挠腮,在一群猫跟前徘徊了会儿,又问了一句“真的没办法了么?”

    白初干咳了一声,“二花,其实你还可以带着你的手下叱咤风云啊,你看看你们现在一个个,多可爱!再也不同被喊打喊杀,而且只要找个猫主人,小日子不挺好么?”

    “挺好?不好!”封魔渊一拍地面,气势汹汹,很明显不接受白初的提议。

    白初“呵呵!”

    众猫“……”这眼神砸看着有点儿可怕呢?

    白初“去山下好好过日子吧!总比烧杀抢掠好。”

    众猫“……”不,我们并不想,我们只想制霸魔道。

    然后,基本谈崩了。

    于是,十几只猫从窗户里,被一只一只扔上天空,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在郢都里面。

    郢都百姓见怪不怪天上经常有猫掉下来。

    等处理完一大堆猫,白初拍了拍手,叹了口气,倒是有些想以前塞在储物袋里面的墨渊来了。

    墨渊是妖兽森林里面唯一化为人形的妖兽,本是四方割据的势力,此番却被彻底打破,俨然被尊为妖兽森林唯一的王。

    妖兽森林接二连三遭受重创,墨渊则不得不留在妖兽森林里面。

    叶红叶是妖兽森林里面的土著,恢复平静自然是喜不自胜,对于离开妖兽森林却是没半分想法。

    其实,白初是劝过叶红叶出森林的,甚至发誓保证不让她似先辈一般受到围猎,叶红叶不喜欢世间纷扰,驻守一方便足够,众人劝了一番都没劝出来。

    “唔……”床榻上的朝阳卿闷哼了一声,有些虚弱的掀开眼皮,瞥见走过来的白初,唇角含了两分笑意。

    “千寻,你还在。”

    白初倒了杯水递给他,坐在床边肃然道“今日,你强行吸了白记的功力,又强行突破,这样对修道一途来说,容易坏了根基,委实不好。”

    朝阳卿坐起身来,接过白初的水,喝了一口,脸色苍白笑了笑道

    “下次,不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