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哎哎,确实(挺tǐng)漂亮的啊!”

    “也不知道从哪儿转来的!”

    “白裙子黑长发,是我的菜!也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

    “哈哈,马上是我后桌,这就是(爱ài)(情qíng)的样子!”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聊着,苏微冉端正坐直了(身shēn)体,目光锁在陆老师和宋芷伊(身shēn)上,心底五味杂陈。

    端午节在餐厅撞见她们母女和她爸爸,她就清楚宋芷伊绝对会转学进帝高,却不曾想果真还转到了同一个班级。

    “同学们,咱们班转来了一位新同学,”陆老师站上讲台,教室自动安静下来,她和颜悦色地介绍:“从今天开始,宋芷伊同学就和我们一起学习了。希望同学们能多帮助她熟悉班级和学校,尽快适应学习生活。”

    “啪啪啪啪”,欢迎的掌声如潮响起。

    讲台上,宋芷伊背着一款小巧的棕色双肩背包,带着某个奢侈品牌醒目的logo,长发乖巧地散在背后,白皙的脸上透露出清纯天真。

    “来跟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陆老师吩咐了声宋芷伊,便走下了讲台,随着宋芷伊话声响起,她目光不由复杂地看向了苏微冉的位置。

    苏微冉是苏昭容的女儿,老师们都清楚。

    但是,宋芷伊办好转学手续这么久,她刚刚才得知,宋芷伊的父亲竟然跟苏微冉的……是同一个人。

    什么样的父亲,会做这样荒唐的安排。

    难怪苏微冉监护人一栏会写她哥哥的名字,家长会也是莫太太来参加。难怪之前学校开除的三班前班主任林知暖喊家长,会是莫时凛和莫家的小公子闹办公室。

    “大家好,我是宋芷伊。”粉笔在黑板上划过留下一个娟秀的名字,宋芷伊转(身shēn)微笑着说:“‘岸芷汀兰’的芷,‘为伊消得人憔悴’的伊。”

    “我们都学过~”

    “你从哪所学校转来的啊?”

    “卧槽,她背的那个书包是我想要但我妈要看期末成绩才给买的!”

    “她手上那款表六位数起步!”

    “因为我爸爸工作原因,我从国外转学回来的,”苏微冉向来被夸长得漂亮气质又佳,所以宋芷伊处处模仿她待人接物的礼貌态度,却秀完书包秀腕表,顺便卖弄了一把留学经历,“学校的事我还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多多帮助。”

    “那你英语是不是很好啊?”

    “好想当你同桌啊!”

    “我们好像要调座位了!”

    本来安静的教室(热rè)闹沸腾起来,陆老师适时打断,安排道:“宋芷伊,你的座位暂时在空桌位那里。”

    “常雨涵,挥一下手。”

    教室最后排的一个女生举了举手,宋芷伊背着书包微微笑着走了过去。她有意无意在窗边的苏微冉(身shēn)上掠过,投去了一个得意的眼神。

    “好了同学们,”陆老师维持了下乱糟糟的秩序,“马上就是期末了,大家抓紧时间安排一下复习。”

    “剩下这段(日rì)子暂时不会排座位,下学期开学我们会大调。”

    班主任发话,班里同学识时务地拿出英语书背单词,也有的拿出语文书背古文。在教室夹道里溜达了一圈,陆老师路过苏微冉时,拍了拍她的肩。

    “跟我出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