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来到饭店,找了一个靠窗的四人座坐下。

    “请问几位想吃点什么?”

    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将菜单递给众人问道。

    “我来点,我来点。”

    众人还没说话,袁凯一把抢过菜单,看也不看就说道。

    “把你们店最贵的十道菜给我端上来。”

    袁凯早就想这样点一次菜,但是无奈囊肿羞涩,一直没敢点,如今有个土豪在旁边,再也不怕付不起钱,立刻抓住机会点了一次。

    “啊,这个,这个……”服务员呆了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点菜的。

    “什么这个那个的,还怕我付不起钱啊。”袁凯见服务员犹豫立刻不乐意了,拍着桌子说道:“虽然我真付不起,但是我朋友能啊。”

    说着袁凯指了指江源:“看到没,我朋友,随手打赏0万的土豪,还怕付不起你钱。”

    本来说好的今天袁凯请客的,但是当袁凯得知江源是个土豪时,是绝对不肯往外掏钱了,这客自然而然的也就江源请了。

    “可是……”服务员有些欲言又止。

    “就按他说的上吧。”江源苦笑了一声,袁凯点菜时说话的神态跟自己今天下午买手机时如出一辙啊。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呸,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好吧。”服务员见另一个人也这样说,只好点了点头。

    “圆子,你还记得阴了你毕业证的杨力吧?”等餐时,袁凯忽然看着江源说道。

    “记得,怎么了?”江源点了点头,下午时他还见到过,怎么可能不记得。

    “丫的,他竟然开了家公司,我听说还赚了不少钱,老天真特么的不开眼,竟然让一个小人混得这么好!”提起杨力,袁凯一阵咬牙切齿,当初他们宿舍三人听说江源的毕业证被杨力阴掉时,二话不说找到杨力准备狠揍杨力一顿,然而江源怕他们也毕不了业,死命拉着没让他们揍。

    “我知道。”江源叹了口气说道:“今天中午我去面试,没想到简历投了他的公司。”

    “不是吧。”袁凯立刻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竟然这么倒霉,后来怎么样了?他没羞辱你吧?”

    “他指着自己胯下让我做一件打动他的事!”江源说道。

    “这个渣子,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袁凯狠狠地拍了拍桌子,一脸的怒气,然后他又看向江源问道:“你做了?”

    “我打了……”

    江源幽幽的说道。

    袁凯:“……”

    “其实去了杨力公司还不是让我最惊讶的,最惊讶的是我在杨力公司里竟然见到了周晴。”江源一脸复杂的说道。

    “周晴?就是那个追了你三年的女孩?”袁凯问道。

    “对,就是她。”江源点了点头。

    “不会吧,周晴不是那种人啊,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袁凯有些不可思议,当初周晴追江源时,他们可帮了不少忙,对周晴也有些熟悉,周晴似乎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啊。

    “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也不相信啊。”江源叹了口气。

    “节哀。”袁凯拍了拍江源的肩膀,他可记得江源当初曾说过,等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就同意周晴的追求,和周晴在一起的。

    “唉,不谈她了,聊点别的。”江源不想在周晴身上多谈,于是说道。

    “有件事本来我不想告诉你的,但既然你现在混得不比杨力差,告诉你也无妨。”袁凯也转移了话题:“杨力组织了一场同学聚会,就在下个星期,你去不去?”

    江源能够随手打赏0万,显然最近赚了不少钱,虽然江源没有告诉他怎么赚的,但江源既然不说,他也不会问,因为他相信江源不会为了钱去做违法的事。

    “我觉得你应该去。”没等江源说话,袁凯便接着说道:“当初你拿着肄业证离开学校时,可是有不少人看你笑话呢,趁着这次同学聚会,一定要好好的打一打他们的脸。也让他们知道,即使你江源没有拿到毕业证,也只会比他们混得好。”

    “再看吧。”江源想了想说道,他当初离开学校时确实听了不少风凉话,比如说他不该得罪杨力了,这辈子完蛋了,看不清形势了诸如此类,但是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也不怎么在乎了。

    “到时候有时间就去,没时间就算了。”江源接着说道,有时间去看看也无妨,装一波逼还能赚不少钱呢,但没时间他就没办法了。

    “行,随你的意。”袁凯没在这件事上多做计较,点头说道。

    说话间,他们点的饭菜已经做好,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

    第一道是皇贡玉丸汤、第二道是五糁福禄汤、第三道是乌鸡汤、第四道驴鞭神龙汤、第五道是仙鹿胎盘汤……

    当江源看到上来的第六道菜还是汤时,再也坐不住了,忙拉着服务员问道。

    “怎么回事?怎么是汤啊?”

    “你们点的不是这些吗?”传菜的服务员也有些发蒙,来他们店喝汤的不少,但是一口气点这么多汤的还是第一次见。

    “你们店最贵的十道菜不会是汤吧?”江源忽然意识到什么,颤抖着问道。

    “当然不是了,有三道是菜呢。”传菜服务员说完便不理江源继续上菜去了。

    江源有些目瞪口呆,他们店最贵的十道菜里竟然有七道是汤,七道汤中还有三道是壮阳补肾的。

    江源将壮阳补肾的汤推到袁凯身旁。

    “你点的,你负责消灭。”

    江源火气本来就旺不会喝这些汤,旁边的两女更不会喝。

    袁凯自知自己犯了错误,有些讪讪,但还是将汤聚到自己面前,硬着头皮说道。

    “喝就喝,谁怕谁啊,刚好最近有点虚。”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袁凯的女朋友王悦听到这句话,脸色猛的一红,袁凯最近有点虚,那不说明她很……,王悦羞得简直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但这里显然没有地方让她钻。

    王悦只好化羞愤为力量,抓住袁凯的腰上的赘肉,狠狠地扭了起来。

    “让你乱说话,让你乱点菜,让你有点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