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刚和房东一前一后将沙发抬起来,一抬头,我去,好大一片沟壑,单身了二十几年还是小处男的江源哪里受得了这种诱惑,普通一声栽倒在沙发上。

    “不是吧江源,虽然你是消瘦了些,但至少还是个男人,不会还没有我的力气大吧?”房东无语的看着栽倒在沙发的江源,她还以为江源是被沙发压倒的。

    “房东你快别说了,赶紧站起来,我火气旺受不了。”江源翻了翻白眼,再看下去他鼻血都要留下来了啊。

    房东这才意识到什么,低头看去,脸色猛的一红,她都被自己露出来的春光惊呆了,忙捂着领口站了起来。

    “好啊江源,老娘拿你当兄弟,你却想上……却想吃老娘豆腐!”

    平常一个人随便惯了,没想今天被江源占了便宜。

    “房东,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你是我房东,但我还是会告你诽谤的,春光是你主动露的,我顶多算被动防御,从法律学上讲,你是暴露狂,我才是受害者啊!

    “就你嘴能。”房东听江源巴巴说了一大堆,狠狠地瞪了江源一眼:“你等着,我去换身衣服,回来在帮你一起搬。”

    “女人真麻烦,啥都不能露。”房东不满的嘀咕一声,就要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不用了房东。”江源忙喊住了房东,却招来房东好大一双白眼。

    “怎么?你还没看够啊?”

    “哪能啊房东。”江源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这沙发我一个人搬就够了,你在一旁看着就行。”

    “就你。”房东看了看江源消瘦的身体:“江源,不是我打击你,这个沙发是檀木做的,比普通沙发重多了,一般人可搬不……”

    然而,房东的话还没说完就说不下去了,只好江源走到沙发旁边,一只手捏着沙发一角,轻轻松松的将沙发搬了起来,还砸了咂嘴。“也没有多沉嘛。”

    “这小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房东仿佛见了鬼一般,江源身体消瘦,身材好的连她都有些羡慕,这么瘦弱身体怎么能有那么大的力气?

    “江源,你到底吃什么长大的?力气怎么那么大。”等江源将沙发扔进仓库后,房东忙凑上来问道。

    “这还有问吗?当然吃奶……咳,吃奶粉长大的!”江源理所当然的说道。

    “切,不说算了,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刚刚我看你进来时拿了东西来着。”江源没什么事很少到她这边来的,有事也只是打个电话说一声。

    “哦,你不说我都快忘了。”江源一拍额头,这才想起来来找房东的目的,刚刚只顾着回想房东的春光……呸,重来,刚刚只顾着忙了,竟把正事给忘了。

    江源从一旁的桌子上取出他买的数码相机,递到房东手里。

    “当当当,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房东孤疑的打量了江源一眼,接过相机看了看,好家伙,这相机起码要好几万。

    “哇,还是名牌相机啊,至少得好几万吧,我好喜欢,谢谢你。”

    “房东,你演的好假。”看着演的十分夸张的房东,江源撇了撇嘴,心中有些郁闷,房东果然是个土豪,看到这么贵的相机竟然连一点惊喜的的表情都没有,显然是见惯了奢侈品,也对,能在寸土寸金的江城市区随随便便拥有两套房子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物。

    “对了,这是我上两个月的房租和下半年的房租。”江源又将一叠钞票递给了房东。

    “你这是发财了?”房东接过钞票,也不数,直接将钱揣进了口袋里问道。

    “嗯,发财了,今天出去找工作时,有个商场做活动,一等奖十万块被我中了。”江源信口胡诌道。

    同时心中想道,看来以后得开个公司了,虽然系统奖励的钱不怕别人查,但是身边的人不好的交代啊。

    “这样啊。”房东点了点头,也不疑有假,因为周边确实有商场经常做活动,就连她都中过一个高压锅。

    “这钱我收下了,但是这相机我却不能收。”房东又将相机塞给江源:“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你能想着姐姐并给姐姐买礼物,姐姐很高兴,但是这个相机对你来说太贵了,即使你中了十万块也能乱花啊,你还是退回去吧。”

    “嗨,房东你误会了,这相机也是我中的。”江源见房东不收,眼珠转了转忙,再次胡诌道:“他们的二等奖是个数码相机,也被我中了。”

    “真的?”这下房东有些怀疑了,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中了一等奖之后还能中二等奖。

    “放心吧房东。”江源又将相机塞到房东手中:“我江源人称诚实小郎君岂是浪的虚名的,你要是不信,若是哪家商城再搞活动,你告诉我,保证再给你抽个大奖回来。”

    “你这么说我倒想起来了,明天还真有个家具城搞活动。”房东忽然捏着下巴说道。

    江源:“???????!”

    不会这么巧吧?竟真有商场搞活动。

    “刚好明天我要去买个沙发,你跟我一起去吧,我倒要看看你的运气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房东接着说道。

    江源:“……”

    没事我吹什么牛逼啊。

    “不管怎么样,今天真的谢谢你了。”房东举了举手中的相机:“这还是我第一次收一个男人的礼物呢。”

    “不是吧,这是你的第一次。”江源夸张的叫道:“但是你仅仅说一句谢谢显得很没诚意啊。”

    “怎么?难道你还想让我弯下腰再给你看看?”房东笑眯眯的说道。

    “哪能啊,我江源是那种人吗?”江源瞪大了眼睛。

    “你个滑头。”房东在江源额头上点了一下,同时将江源推出门外:“今天姐姐挪沙发累了一身汗,我要洗澡了,就不留你了,拜拜~”

    啪,江源被房东关在了门外。

    不让看就不让看,至于赶人走嘛,真小气,江源摸了摸鼻子,悻悻的往自己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