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江源不再理一脸呆滞的微胖销售小姐,又走到中年大叔身旁。

    “大叔,我已经买了一台电脑了,这台电脑送给你了。”

    “使不得,可使不得。”中年大叔听到江源要将电脑送给他,吓了一跳,忙摆摆手后退一步:“你能帮我证明电脑不是我弄坏的,我就已经很感谢你了,这电脑我不能要。”

    “大叔,你听我说。”江源将电脑强制塞到中年大叔怀里,中年大叔还想拒绝,但他哪有江源的力气大:“大叔,你孩子是计算机专业的,离不开电脑,你也不想您孩子因为没有电脑影响学习吧?”

    “这个……”中年大叔一听会影响他孩子的学习,立刻犹豫了,对于他来说,他孩子的学习就是天大的事,丝毫耽误不得。

    江源看到中年大叔犹豫,立刻趁热打铁道:“不瞒你说,我也是江城大学走出来的学生,也是学计算机的,你孩子还是我学弟或学妹呢,这个电脑就当我给学弟或学妹的一点见面礼吧。”

    中年大叔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收下了那台电脑,因为他实在怕影响到他孩子学习,不过白要江源的电脑他却是执意不肯的。

    中年大叔从怀中掏出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装了一塌钞票,他将这些钱递给江源说道。

    “小伙子,这个电脑我收下了,不过我也不能白要你的,这里有000块钱,你先拿着,另外你再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剩下的钱等我赚到了在还给你。”

    “大叔不用……”

    江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中年大叔打断了:“小伙子,这钱你要是不收,这电脑我也不要了。”

    “好吧。”

    江源只好勉为其难的将钱收下了,不过他只收了一半,另一半却是执意不肯收。

    “小伙子,今天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今天该怎么办哩。”中年大叔又让江源给他留下了联系方式,脸上这才露出笑容,拍了拍了江源的肩膀。

    “小伙子,你是个好人,真的。”

    说完,中年大叔小心翼翼的抱着电脑离开了。

    得,临走前还要给我发一张好人卡,江源苦笑一声,也向数码商城外走去。

    出了数码商城,江源又去银行取了一些钱,便直接返回了出租屋。

    将电脑扔到自己的房间内,看了看时间,这个时间房东应该在家,江源拿着数码相机又向房东的房间又去。

    “嗯……嗯……嗯……啊……啊……”

    江源刚走到房东房间,还没有敲门,便听到屋内一阵若有若无的喘息。

    江源猛的瞪大了眼睛,他可知道房东是没有男朋友的,难道房东是在……!!!!

    不会吧,不能够啊,房东虽然喜欢拍一些带有诱惑性的视频,但是那仅仅是自娱自乐,可从没有发表过,骨子里还是一个很正经的人啊。

    江源趴在猫眼里一阵猛看,你们别多想,江源并不是在偷窥,他只是向你们证明房东不是那种人!然而,除了模糊一片外,江源什么也没看到。

    房东啊,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帅哥在你眼前,而你却……

    看了看手中的数码相机,江源一阵犹豫,现在是要进去呢,还是进去呢,还是进去呢。

    算了,还是不进去了。

    江源虽然在一些很正经的小说中看过类似的艳遇,但那仅仅是小说,现实中你要是撞见一个人再做一件令自己很愉快得事,一定会被那人杀人灭口的。

    江源刚准备离开,却听到屋中又一阵娇喘。

    “江源,嗯,江源……”

    卧槽!

    江源的嘴张的险些脱臼。

    难道……难道房东的对象是自己!不是吧……

    虽然自己长得是帅了些,虽然自己平时是幽默风趣了些,虽然自己是人见人爱了些,虽然自己……果然自己还是太优秀了啊,就连美丽不可方物的房东,都对自己有了不轨的想法。

    江源想了想还真有这种可能啊,否则怎么解释房东拍一些带有诱惑性的视频时,非要拉上他呢?

    “江源,快进来啊?”

    忽然,屋中传来房东的声音。

    江源:“????????”

    这是房东的话,还是知道自己在外面,让自己进去?

    “江源,在外面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进来?”

    房东的声音再次从屋中传来,看来房东是真的发现他在外面了。

    可是现在进去合适吗?江源有些犹豫,虽然房东长的是漂亮,性感,妖娆,妩媚,但咱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啊,咱也是有底线的啊,江源推门而入。

    “房东,我进来了!”

    进来时江源还顺便理了理自己的秀发,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啊……呃……”

    当江源看到房东穿着一身单薄的衣衫,吃力挪着一个沙发累的满头大汗时,有些傻眼,似乎和他想象不太一样啊……

    说好的春光无限呢,说好的羞羞画面呢,我裤子都脱一半了,你就让我看这个?那我这裤子是提起来呢,还不是不提呢?

    一瞬间一股失望的情绪传遍他身…………

    谁失望了,作者你别瞎写啊我给你讲,否则我跟你急,我这只是因自己推理错了房东在干的事,有些沮丧而已。

    “江源,你看上去很失望的样子啊。”房东拿起一个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脸上因用力过度而有些潮红,看上去分外诱人。

    就连十分正经的江源都看的呆了呆,不过听到房东的话,江源忙摇了摇头。

    “房东,我哪有失望,一定是你看错了,对了房东,这个沙发看上去还好好的你挪它干什么?”

    “你这话题的转移的好生硬啊。”房东白了江源一眼,但还是说道。

    “家里闹了老鼠,这个沙发被老鼠尿了,不干净,准备换一个。”

    这就换了?江源再次呆了呆,果然和房东比起来他还是没有那么的豪啊。

    “刚好你来了,帮我把沙发挪到仓库去,这个沙发太沉了,我挪了半天才挪了这么点距离。”房东又说道。

    “好的,房东。”为防止房东继续纠结他为啥失望的事,江源想也不想便答应了房东。

    现在夏天还没过去,天气十分炎热,房东又是在自己家里,因此穿的很随便,上衣领口开的十分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