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告诉我啊,什么才是现实?”江源转身盯着周晴一字一句的说道:“难道脱了裤子自己坐上去才是现实么,对不起,我喜欢主动,那样的现实我不要。”

    “你……!”周晴猛的站了起来,满脸怒气的看着江源,脸上又羞又怒,泪水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一颗一颗落了下来。

    招聘现场的众人看着泪水连连的周晴,有些不可思议。

    “我看到了什么?他竟然把招聘官给说哭了。”

    来应聘的众人一开始看到江源与杨力互怼,就意识到事情不对,现在又看到其中一个招聘官竟然被江源怼哭了,更是目瞪口呆。

    这家伙是来应聘的?也太他娘的牛了吧。

    “叮,恭喜宿主装了个无形之逼,奖励人民币50000元,积分+50,装逼经验+50。”

    这也行?听到脑海中系统的声音,江源怔了怔,他只是想发泄一下这几个月来的郁闷之气,真的没想装逼啊。

    杨力看着身边哭泣的周晴与闹哄哄的会场,又看了看一脸无所谓的江源,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江源竟还是一如既往的桀骜不驯。

    “看来这几个月来的生活,还是没有教会你做人的道理啊。”杨力摇了摇头说道。

    “怎么?难道你想要教我?”江源用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乐意之至。”杨力从招聘座上起身,来到江源身旁,说道:“既然周晴无法告诉你什么才是现实,就由我来告诉你吧。”

    说着,杨力岔开了双腿,指了指胯下:“做一件打动我的事,我算你面试通过,而且允许你加入我们公司,还每月给你20000块的工资。”

    “两万块!”

    杨力话声刚落,整个招聘会现场瞬间热闹了起来。

    “我做梦都像月入过万啊,竟然一给就是两万。”

    “这小子到底何德何能,值得月薪2万块啊。”

    “我一万就满足了,不,只要公司肯收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只不过还要让他做一件打动招聘官的事,他会做吗?”

    虽然杨力没有明说怎么样才能打动他,但是大家都不傻,每个人都知道是什么事。

    他会做吗?众人复杂的看着江源,同时在心中思考着如果是自己,自己会做吗?

    或许会,或许不会?

    有人为了几十块钱在火车上裸~奔,有人为了一百块钱跪在地上喊别人爸爸。

    世道很艰难,现实也很残酷。

    “你愿意做吗?”杨力看着江源问道。

    “你确定要让我做一件打动你的事?”江源思考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

    “我确定。”杨力点了点头,再次看了看自己胯下:“只是,你应该知道什么样的事才能打动我吧?”

    “我知道。”江源也站了起来,走到杨力身旁。

    “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忽然,江源抬起右脚,猛的踢在杨力肚子上。

    砰!

    由于江源用力过猛,杨力整个人竟飞了起来,在空中滑行了一米多远才落在地上。

    “看吧,我打动你了。”江源耸了耸肩。

    肚子上猛然间传来的巨痛,几乎让杨力晕了过去,他张大了嘴巴,想要痛吼出声,可是喉咙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堵着,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来,他这是痛的背过气了。

    豆大的汗珠从杨力脸上流过,杨力痛的在地上直打滚。

    这一刻,原本闹哄哄的招聘会现场,竟瞬间寂静了下来,几乎落针可闻。

    原本正在哭泣的周晴也顾不得哭泣了,她掩住小口呆呆的看着江源,仿佛这一刻她又重新认识了一遍江源。

    招聘会现场的众人,也都楞楞的看着江源,满脸的不敢置信。

    大家被江源的暴起伤人给镇住了。

    “啊~”

    良久,杨力的一声惨叫终于打破了招聘会现场的安静,整个招聘会现场被彻底引爆了

    “我的天!这人干了什么!”

    “他竟然打了招聘官。”

    “这人的胆子竟然这么大,他疯了吗?”

    “不虚此行啊,能看这么一出好戏,即使这次没应聘上也赚了。”

    招聘会现场一阵议论纷纷。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奖励人民币50000元,积分+50,装逼经验+50。”

    “江源,我要杀了你!”这时候,杨力终于从剧痛中缓过劲来,他眼睛通红的看着江源,仿佛要把江源吃了一般。

    杨力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江源会突然对他出手!

    “保安,保安!”杨力冲着门外一阵大吼。

    “怎么了杨总?”从会场外面进来几个保安,看到在地上痛的打滚的杨力,有些惊讶,他们刚偷了会懒,杨力怎么就躺在地上了?

    难道还有人敢打招聘官不成?

    “给我弄死他!”杨力指着江源歇斯里地的吼道。

    “这……这不好吧。”那几个保安一阵为难,他们只是来负责维护秩序的,又不是来打架的,再说了,杀人可是犯法的。

    “怕什么?出了事我担着!”杨力吼道:“你们谁对他动手,我不仅给他升职加薪,还奖励他10万块!”

    杨力为了报复江源可谓是下了血本。

    “我来!”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两个保安走了出来,他们一个人高马大,一个满身横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他们走到江源身旁,看了看江源,身体消瘦的江源和他们比起来,就如一只小鸡面对着两头猛虎。

    “杨总,打到什么程度?只是事先说好,我们是不会杀人的,即使你给再多钱都不行。”这两人年轻时都是街头的小混混,经常打架,所以也不怎么怕事,但是不能杀人这是底线。

    “你们尽管打,我让你们停就停,放心不会让你们打死他的。”杨力满脸恨意的盯着江源,恶狠狠的说道。

    见杨力这么说,两个保安都点了点头,一前一后亮江源夹在中间,防止江源逃跑。

    “兄弟,别怪我们,谁让人家有钱,就当我们兄弟倆给你上一课吧,以后招子放亮点,别再惹了不该惹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