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屯营其实离遵化不远。当毛文龙轻装便服在那个小吏的引路下,进入这个小镇的时候,简直以为这是世外桃源。

    这是一个在险峻的燕山山脉环抱里的一个小小的盆地,形成了一个小小镇子,等毛文龙一行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看到横征暴敛的官吏,也没有横行乡里恶霸豪强。看到的是街道整齐,商铺林立。街上行人如织,虽然大多衣衫补丁摞补丁,但却部浆洗的干净整齐,熟人相见纷纷驻足见礼,互相攀谈问候,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从容的微笑,这在整个大明,简直就是一个意外。

    毛文龙一群人进入镇子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然后慢慢的离开他们。

    这一种疏远的感觉,却也正符合了桃花源记里人们的形态,外来的人被抵触。

    一行人走到了镇子的中间,找了一间简单整洁的饭店,这也是这个镇子最大的一个饭店,小二殷勤地出来招呼,将雪白的手巾搭在肩膀上,将毛文龙一群人让了进去,安排了几个桌子坐下。点了几个饭菜之后,大家开始吃喝,当然,毛文龙没有那个闲心,就仔细的观察着。

    因为他发现有些事情不对,就在自己刚刚进入这个酒店的时候,原先怡然自得吃喝的百姓们,竟然匆匆的结账走了,转眼之间,那些空出来的座位,又被一群人占据了,不过这可不是普通的百姓,军人的潜意识里告诉毛文龙,这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将士。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年轻的,而且脸色是严肃的,并且毫不掩饰的,将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这一伙人,敌视,已经满满的写在了他们的脸上。

    毛文龙就苦笑着,放下了手中的茶水,因为这时候已经敌我分明,没有必要在装腔作势,在自己这一群人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显现了与众不同,已经包围了自己的这一群人,很明显的就是对自己表示了敌意,那还装什么装?直接挑明自己的目的也就是了,这样更显得光明磊落。

    毛文龙站起来,大方的冲着包围自己的这些年轻的汉子们拱手:“在下也没有必要再装腔作势,我就直接说明,本人大明东江镇总兵,官居二品,复辽军统帅毛文龙,恳请兄弟们放弃敌意,引荐我见你们的大当家的。”略微顿了一下,再一次郑重的说道:“引荐我与戚家军将军一见。”

    这样直来直去的说法,当时让那些围在身边的壮士们突然间感觉到有点不同,互相看了一眼,目光就望向了一个年轻的壮汉。

    毛文龙当然也就看出,直接冲着他拱手道:“我不是来剿灭你的,我是来招安你们的,记住,我是来招安的。”

    没有人说什么,但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那个年轻人。毛文龙就笑着道:“功高震烁日月,不过是一点委屈,却成为被人不齿的杆子,我今天带来的是向皇上恳请为你们平冤,让你们重新报效国家。”

    看到身边的那个小吏对自己完不信任的姿态,毛文龙就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好吧好吧,我是侍宠而娇,现在皇帝还信任我,那我就越庖代俎,先做决定。”

    然后再次看向了那个年轻人:“你不要说什么,带我去见你的总头领,我会给他一个圆满的答复,你认为如何?”

    这时候,那个年轻人就站起来,冲着毛文龙冷冷的道:“三屯营,虽然不是化外之地,但也不是官吏随便来的,毛帅今日前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毛文龙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若是说不出目的,这位小年轻就一定不会让自己会见那个戚军的,于是就再次郑重的道:“本帅是有事请见戚将军,求他帮忙,也是来解你们戚家军尴尬身份的,还请这位小将军理解。”

    结果这个小将军直接拒绝:“叫我将军就免了吧,咱们已经不是大明的官将,也担待不起,至于我们的身份尴尬,倒是不必毛帅操心,我们过的潇洒快活,很好,非常好。”这就是明白的拒人千里之外了。

    “大明多难,需要勇士——”毛文龙想要用大义来教导这个小年轻一番,因为按照套路,只要自己深明大义套路一出,这等英雄无不纳头便拜,然后欢欣鼓舞的替自己卖命,书上就这么说的吗。

    结果毛文龙刚刚要摆开架势大讲道理,结果这个小年轻更是豁然起身:“大好男儿怎么能再为你们这些狗官卖命?”然后直接下达驱逐令:“若是毛帅再不走,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毛文龙就尴尬的手足无措了,感情,书上的都是童话啊。

    但就在毛文龙尴尬的时候,一个年轻的汉子飞奔而来,见了这个小年轻,大声的禀报:“启禀少帅,有一股两千左右的马匪流寇,正向我们三屯营袭来。”

    两千马匪,那绝对是一股非常强悍巨大的敌人,而马匪残忍,流动性强,杀进村镇,那绝对是鸡犬不留,得到这个敌情,没有城墙防守的三屯营应该是鸡飞狗跳才是,结果毛文龙伸出脖子往街道上看,却惊奇的发现,街市依旧太平,人群依旧从容,大家就好像什么也不会发生一样。

    正在毛文龙疑惑的时候,那个年轻巡哨已经向这个所谓的少帅汇报完了敌情,那个少帅就看向了毛文龙。

    毛文龙立刻上前一步,郑重道:“本帅这次怕误会,所以没有带兵,但二十亲卫却也能战,某愿帮助少帅御敌。”

    得到毛文龙这样的提议,倒是出乎了那个少帅的意料,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大明的官不但不畏缩逃遁,反倒要帮助自己对敌,这个毛帅还是一个有胆量的啊,于是,对毛文龙的印象就好了几分,略微想了一下,就对身边的汉子吩咐:“去通知我爹一声,我将带乡勇出击马匪为民除害。”那个汉子就答应一声飞奔而去。

    这个少帅的就冲着毛文龙一拱手,骄傲的道:“你的二十人我不需要,两千马匪罢了,看我三百乡勇歼灭之。”

    毛文龙当时大惊:“三百对两千,你还歼灭之?你也忒狂了吧。”不过心中是这么想,但既然人家不需要自己的帮助,那也没必要参和,那干脆就站在一旁看看,这些戚家军余部是怎么三百对两千战而胜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