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猜的没错,当时是有人要害她却误害了梅姨…</p>

    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总算是一块大石头落地了。</p>

    梅姨就是因为穿了她的这双鞋,才摔下楼的。</p>

    白可卿涩然一笑。</p>

    莫擎苍,终于可以让你相信我了!</p>

    她迫不及待想要告诉他这件事,可已经夜深,就想着等明天。</p>

    小敏回了自己的屋子。</p>

    梁壮山则站回自己的岗位…白可卿的门外。</p>

    白可卿问:“大山哥,他让你们看我到什么时候?”</p>

    “这个莫总没说诶!我们也不敢问”</p>

    白可卿叹口气。</p>

    她太累了,干了一天,骨头都要散架了。</p>

    她进卫生间冲热水澡,抬手时看着手指上的创可贴,心底揪了揪。</p>

    不过,没关系。</p>

    明天就能解除误会,她和他又会到以前那样。</p>

    *</p>

    一夜无梦,这是她近一个月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晚。</p>

    不过好觉不长</p>

    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门被人敲个不停。</p>

    白可卿看了眼手机屏幕,四点半。</p>

    她睡眼惺忪的开了门,眼珠都好没聚焦呢。</p>

    迎头就贴近一个穿着管家装扮的中年妇女,一双丹凤眼犀利阴狠,上来就狠掐了下白可卿的手臂,嘴里还骂骂咧咧。</p>

    “都几点钟了还不起来干活!你以为自己是贵妇人等着别人来伺候你啊?”</p>

    有些突然,白可卿有些恼:“你干嘛,你是谁啊?大山哥他们呢!?”</p>

    “哎哟喂!大山哥大山哥这个亲热”妇女又上手掐了一下白可卿。</p>

    白可卿一个反手握住她的小指头一折,反扣住她的手肘令她动弹不得:“我敬你是长辈,你别得寸进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动脚。我这人好说话,但从不吃哑巴亏,你是谁?保镖呢!?”</p>

    妇人哀嚎:“诶~轻点儿轻点儿,我是莫少爷请来的管家。也是他让我来教教你莫家下人的规矩,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两手啊。”</p>

    这么快就求饶了?真是个欺软怕硬的。</p>

    白可卿松开她:“保镖们呢?”</p>

    妇人揉揉手,很不服气白眼,说:“保镖们被少爷电话叫走了!…不过,莫家大门多了些保安,莫总特别交待让他们盯紧你,不准你迈出大门一步!”</p>

    “…莫少回来了吗?”白可卿喜上眉梢。</p>

    “这我哪知道!他就是让我对你跟对待其他下人一样,必要的时候可以严格管教!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得听我的!少爷说了,如果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后果会怎么样你自己清楚。所以,赶紧的吧!脸也别洗了,大家都到齐了就为等你一人。还真以为自己是小姐了!哼~”妇人轻鄙的上下瞅了她一眼,离开。</p>

    “大家?”</p>

    她扒拉两下还没清醒的脸颊和眼睛,紧跟着出去。</p>

    佣人楼外清冷的草坪上,整齐排列着几十个佣人。</p>

    小敏也在,她冲白可卿招手,白可卿走过去站她边上。</p>

    她想向小敏了解现在的情况,而还没等她开口。</p>

    金兰傲慢的大嗓门:“你们记住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领头。以后你们不论做什么,要做什么都要经过我的同意。我吩咐的事你们要做,我没吩咐的你们就别做。而我吩咐的事必须按时完成,否则就别怪我心狠”</p>

    她转头不怀好意的指向白可卿:“嗯,就象这个小女佣昨天受的罚一样。在这里,得罪了主子,你们就得遭殃。那么,少爷回来前,我就是你们的主子。得罪了我…我会让你们,打扫整个宅院,活没干完也别想吃饭休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