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腿三明治是早前跟张妈学的,蛋花汤是顺手做的,她尝过味道,还不错。</p>

    莫千千睇了眼面前的东西,又抬眸剜向白可卿。</p>

    看着她一脸无辜,只一身男人衬衣裸|着下身的风/骚/模样,实在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p>

    莫千千呼吸起伏,指着汤碗就开始刁难:“这是什么东西啊?猪食吗?还是当我们是要饭的,随便打发点吃的就行了吗?”</p>

    白可卿对她的刻薄毫不在意,坦然的回:“这是蔬菜蛋花汤,包含了很多维生素和蛋白质等营养元素。你不喜欢的话,我给你去换牛奶”</p>

    说完转身进厨房。</p>

    过程中,男人并未抬头,冷眸在三明治上定了片刻,便自顾淡漠而慢条斯理吃了起来。</p>

    而他这样满不关心的态度,令莫千千火气更甚。</p>

    擎苍哥竟然因为这个杀人犯要赶她出国。</p>

    真是恨,恨啊,真恨不得亲手扒了她的皮!</p>

    白可卿捏着烫手的牛奶杯,小心翼翼的走出来,放到莫千千面前,开口提醒:“还有些烫…”</p>

    后者没等她开口说这话,就已经抓起往嘴里送,结果烫到,蓦地起身就往白可卿泼了去:“你吗的故意的吧,贱人!”</p>

    始料未及,刚好泼到白可卿身上,她惊呼了一声。</p>

    一只手被浇到,奶水温度不算很高,刚烫到那刻还没什么感觉,很快焦灼感渐渐传来,她拧眉甩手。</p>

    一眨眼的时间,莫千千猛的上前就拽住了她的手,继而上手掐上她的脖子:“你这个贱女人,你害了梅姨还一副没事人的恶心样子真让人厌恶!我现在就替梅姨…”</p>

    莫千千怒不可竭,手上的劲猛的发力,却被莫擎苍一下扯了下来,救走白可卿。</p>

    他蹙着眉,将白可卿撰到身后,接着扭头怒目看向莫千千,只是斥责的话还没脱口。</p>

    气急败坏的莫千千索性破罐破摔,怒骂哀嚎:“擎苍哥,她就是故意想烫死我你没看见吗?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你这样纵容害死自己亲人的仇人,梅姨在九泉之下都不得安息,你知道吗?我真替梅姨寒心,替你那青梅竹马的女人寒心。你要赶我走是吧,好啊,不用你赶,我走。</p>

    我不管你了,你要跟这个贱女人在一起,跟杀人凶手在一起,成为莫家的罪人,我都不管你了。我就等着,看你以后站在她们的墓前要怎么面对!来年死了,下了地狱我看你要怎么跟那个人交代”</p>

    莫千千哭着喊完转身就冲了出去。</p>

    因为语速太快,白可卿听得模糊,依稀也只记得最后两句吓唬人的话。</p>

    她看了看男人一动不动的背影,又垂眸瞅瞅自己发疼有些红肿的手。</p>

    男人没有转身,也没有说什么关心她的话,沉默了片刻后,迈着脚步沉重的往门口走了去。</p>

    到门口,他又停下,丢下一句冰冷平淡得没有一丝波澜的话:“今天的活,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休息吃饭!偷吃-明天就继续”</p>

    白可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远去,抬手抹掉无声滑落的泪。</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