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都的战斗已经结束,几分钟前,肆虐京都的鲁斯特尔被一道黑色传送门部吸走,没有人知道它们去了什么地方,唯一知道的是,随着太阳的升起,战争也结束了。

    “沐枫!”

    樱间在战争结束的一瞬间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黑王座坠落的地方,那片废墟中躺着神明和早的尸体,以及趴在他身上久久没有离开的八乙女,还有为龙骨与现世斩获胜利的沐枫夜。

    “我们赢了。”沐枫夜看着热泪盈眶跑向自己的樱间,她满身是伤,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两人就这样相拥在一起,沐浴着和煦的朝阳,感受着雪花落在身上。

    “樱间小姐,八乙女怎么办?”一旁赶来的千叶问道。

    樱间略微思考了一下,得出了和宗十郎一样的结论:“先把她关在高层总部的地下监牢,剥夺黑曜,带上重犯刑具,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接近那里,违者逐出龙骨。”

    “是!”

    “似乎还有一个人没有解决。”沐枫夜望着远方,那里不断落下雷电,两股能量的波动纠缠在一起,难解难分,“这里让他们处理吧。”

    “嗯。”樱间点点头,跟着沐枫夜从传送门来到了另一处。

    “轰!”落雷击碎了一块巨大的岩石,碎石块落入一边的小溪,有些被溪水冲走,有些则留在了河床上,而经过彻夜的激战,七井和爱知两个人的体力都已经见底。

    “住手吧,神明和早已经死了,八乙女也被龙骨抓住,爱知,你们输了。”樱间搭弓射开了爱知砍向七井的剑,她的手已经没有力气,这大概也是最后一根箭了。

    爱知望了一眼升起的朝阳,扔下了手中的盾。

    “原谅我,贤治,那个世界……我不能为你展现了。”

    “伊势姐,我们回去吧。”七井本以为爱知愿意投降,但谁知她却抬起剑飞快地划过咽喉,炽热的血从脖颈涌出,很快便铺满了她的身。

    “伊势姐……伊势姐!”七井的心跳加快,解除了武装奔向倒下的爱知。

    “瓶奈……”爱知满是鲜血的手抓住了七井的肩膀,模糊不清地说道:“对不起。”

    “为什么啊!”七井撕下自己的衣服想要止住爱知伤口里流出的血,但为时已晚,爱知的眼球已经失去了光泽,心跳也渐止,直到口中呼出最后一口气。

    “伊势姐!!!——”

    七井撕心裂肺的声音回响在山间,她没能改变爱知的心意,她再也没有进入过她的心。

    ……

    战争结束后的一小时,沐枫夜和樱间带着七井回到了总部,战场上的尸体已经清理完毕,樱间下令将神前、爱知和飞鸟岚的遗体葬在总部后面的墓地,即便背叛了组织,他们仍然是龙骨的战士,他们的名字会被书写在龙骨的历史之中。

    “结束的很快嘛,要不是京都这边脱不开身,我一定会过去帮你的!”诺琳帮着运送完伤员后赶到了总部的大楼前,她虽然没有如期参与和神明和早的决战,但是却在京都帮了不小的忙。

    “现在已经不用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想睡到几点都可以。”沐枫夜弹了一下诺琳的额头,跟着樱间去往了第一骑分部大楼。

    这里炎热异常,连丝莉娜都只能坐在大厅等候。

    “龙造寺小姐……还好吗?”看着情绪消沉的丝莉娜,沐枫夜不敢问太多。

    她只是指了一下通往下层的通道,接着又一句话不说地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坐在椅子上。

    沐枫夜和樱间对视了一眼,相继朝通道走去,那炽热感简直像是深处火山内部,再向下便是岩浆。路上听了樱间的话,他也不由得为龙造寺担心起来。

    整个地下宛如蒸笼,两人在最末端的房间见到了站在中央的龙造寺。周围的墙壁不断喷洒着冷气,可是对她却没有任何作用。

    “你们来了。”龙造寺扇动着身上的火焰,她想尽量收敛一些,但是做不到。

    “龙造寺小姐,对不起,如果我能再早一些……”

    “沐枫,你已经做的很出色了,你是龙骨历史上最优秀的黑骑者,不必自责什么。”龙造寺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但她的温柔却让人感到心碎,“我会把第一骑交给丝莉娜,如果你们能帮我找到一个更加适合我生活的地方,我会非常感激你们的。”

    “龙造寺小姐,我一定会找到的,找到让你恢复的办法。”

    “我不属于这个世界,那种方法根本不存在的,你们能够像今天这样来看望我就足够了。不过记得下次来的时候带上丝莉娜,如果能有更多人就更好了。”

    “龙造寺小姐真的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

    “这就是我原本的模样,我已经逃避了太久,是时候面对真正的自己了,没有必要一辈子生活在虚假的躯壳里,不是吗?”龙造寺微微笑着,似乎从很久以前,她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打算,总有一天她要去面对这个模样。

    数月后,医疗部。

    “唔……感觉睡了很久嘛……为什么?感觉不到我的腿了呢……”

    房门突然被推开,千叶正带着一捧花打算换掉花瓶里已经放了好几天快要枯萎掉的花。

    “清水小姐?”花束从她的手中滑落,花瓣撒了一地,千叶急忙跑向病床前,激动地抱住了清水,“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我这就去通知沐枫和樱间小姐!”

    “嗯?”清水看着千叶跑出病房,掀起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腿,虽然还在腰下好好的长着,不过确实已经完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了,“是吗,我好像受伤了来着。”

    接到通知的沐枫夜和樱间来到了病房,看到差不多已经痊愈的清水,心里的那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这几个月他们每天都会来这里看望清水,可是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清水小姐。”

    听着千叶讲述完了她昏迷这几个月所发生的事情,清水的脸上有的仅仅只是笑意,她没有在战争中帮上任何忙,但是她庆幸的是,自己拥有一个优秀的接班人,以及一个出色的第零骑。

    看到从窗户飘进来的樱花花瓣,清水也安心了许多,今后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属于他们的。

    “哦,对了,清水小姐,这个给你。”沐枫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白色的信笺递给清水。

    “这是什么?”清水打量着信笺,上面只写着“清水小姐启”这几个字。

    “绫川和二阶堂先生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前天的时候绫川把这封请柬交给了我,说如果清水小姐能醒过来的话就转交给她。”沐枫夜道清了原委,看着清水亲手拆开了信笺。

    “不过我现在的行动不方便……”

    “清水小姐,我会继续照顾你的。”千叶指了指病房一头的轮椅,之前天马医生说过清水可能会瘫痪,所以她很早之前就准备好了轮椅,无论清水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愿意照顾她一辈子。

    四月初,绫川和二阶堂的婚礼在鹿儿岛举办。

    龙骨的成员几乎部到场,纷纷来庆贺这桩喜事,据说他们两人在结婚前一个星期还在为婚礼到底是日式还是西式吵了一架,不过两个人嘴上虽然不愿意退让,但是到了婚礼现场时才发现他们穿着风格不一的服装,原来都在为对方做着让步。

    “绫川,祝你幸福。”作为绫川最好的朋友,丝莉娜也带着龙造寺的祝愿为她献上了新婚祝福,他们已经得到了樱间的同意,永远退出龙骨,从此定居在鹿儿岛。

    空缺的第五骑位置由四宫接替,可第四骑却始终找不到适合的人。

    一切归于平静,沐氏企业会负责战后的损失,这样的资金流失,就算是那样的大企业也完支撑不住,可是为了履行和沐枫夜的承诺,沐博还是尽力的去完成他的诺言。

    几个星期后,龙骨的发掘小队在黑王座的遗迹周围找到了一份名为MG规划的第二代。

    ……

    “工作结束了吗?”樱间伸着懒腰从座位上离开,披着浅樱色的浴衣走到窗前,看着早就已经在那里等候着的沐枫夜。

    她撩起银色长发,慢慢贴在沐枫夜的身上,透过落地窗望着空中的明月。

    “嗯。”

    “累吗?”

    “早就习惯了,和清水小姐拜托我的那个时候差不多,工作量还是一如既往。”

    “要我帮你揉揉肩吗?”

    “等下到房里再说吧,我还要去洗个澡。”

    空气突然安静,沐枫夜搂着趴在自己身上的樱间,轻声道:“八乙女说的新时代,樱间你觉得它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到来呢?”

    “或许已经到了,只是我们还没有察觉到。”

    “新时代,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呢?”

    “谁知道呢……”

    “呵,连我也不由得想去看一下那个世界的模样了呢。”

    “难得的夜晚,你就只打算跟我说这些吗?”

    沐枫夜微微一笑,吻着她的头发:“今晚月色真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