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搜索《黑曜契约35d1》,或者《黑曜契约三五第一》,就可以看到黑曜契约最新章节。    樱间扫了一眼电视机旁的照片,只有他们父女俩,不过右边却露出了一大块十分不自然的空,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从那里强行抹去了一样。

    “樱间。”

    “哦,来了。”樱间向房子的主人微微鞠了一躬,接着跑出了屋子。

    “去下一家吧,今天有够我们忙得了。”清水看了一下黑曜上的名单,第二户人家就在刚才拜访过的那一家隔壁,“这一户是一对母子,和刚才那一家一样,查不到另外一个人的任何信息。”

    樱间点了点头,她完全没有听到清水在说什么,只是还在在意着那副相片。

    “叮咚。”

    匆忙的跑步声从屋子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在门后响起。

    “你们找谁?”

    “您好,我们是镰仓市政府的执勤人员,想对这附近的住户做个简单的社会调查。”

    大门缓缓露出一条缝,女人谨慎地看了看外面的两人,打量了她们很长时间,当看到清水呈上来的证件之后才放心的敞开了门。

    “小龙,来接待一下这两位客人。”女人把两双拖鞋递给了她们,同时朝着楼上唤了一声,不久后,一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便叼着牙签从楼上走了下来,“小龙,协助这两位做个调查吧,妈妈还有家务没做。”

    “哦,知道了。”小龙吐掉了牙签,带着两人来到了客厅。

    “我刚才听到了,你们是政府的人吧?”

    “是的。”

    “噗哈哈哈……”小龙突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但似乎是怕笑声太过张扬,下意识地瞟了一眼母亲的位置,才凑过去小声说道:“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你是龙骨的最高指挥官对吧?没想到居然要用这种掩护进到别人家里啊。”

    “唔……”清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自从龙骨被媒体曝光后,自己身为指挥官也自然会被不少人记住模样,可是不伪装成政府的工作人员,很少有人会让她们进去调查。

    “我可是暗地里支持着你们的工作啊,怎么,这次是有什么特殊任务吗?”

    “不好意思,具体的情况还不能向你透露,你只要配合我们回答一些问题就好。”清水见自己的身份被识破,也没打算再圆什么,这人看起来像是龙骨的粉丝一样,想必有时也会崇拜他们和异世界生物的战斗吧。

    “好,没问题,有些事情自然是不能对我们这种小人物说的。”

    “家里只有你和你母亲两个人住吗?”

    面对清水的问题,小龙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我可以四处转转吗?”樱间看了看小龙的表情,和之前的那位父亲一样,果然这其中还隐藏着什么秘密,反正他们的对话只要没有出这间屋子都能听得到,还不如在这里稍微收集一些有用的情报。

    “请便,不过不要去打扰我妈妈,她有些神经过敏。”

    “嗯。”

    “清水小姐,你接着问吧,无论是什么问题我都会如实回答。”

    “好,下一个问题。你的父亲平常不在家里吗?”

    小龙稍

    微停顿了一下,樱间也同时注意到了他的异常,他的表现和隔壁的父亲完全一致,都是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才停顿一下,而且脸上的表情如同僵尸一样几乎没有变化。

    “很多年前,爸爸在会社的楼下出了车祸,救护车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心跳,那大概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我才会和妈妈一起住在这里。”

    “那可以把你过世父亲的名字告诉我吗?”

    同样的问题,小龙再次做出相同的反应,他摇着头说道:“抱歉,唯独这个不行。”

    “清水小姐,我们走吧,已经得到答案了。”樱间打量着挂在走廊墙上的合照,一眼便瞧出了端倪,这照片和在刚才那一家看到的一样,只有两个人在相框之中,而右边却明显的被留出了另一个人的位置,可是那个人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样。

    “你们这就要走了吗?”小龙似乎很舍不得她们两个,他一直都想更深入的了解一下龙骨,好不容易能见到他们的最高指挥官,没想到才说了几句话就要离开了。

    “谢谢你一直支持龙骨,不过我们还有事要去处理,只能到这里结束了。”

    “好吧,祝你们早日杀光那些异世界的怪物,还世界安宁!”小龙赶快捂住嘴巴,这话可不能被自己的妈妈听到,只好尴尬地笑了笑,招着手目送她们离开。

    “果然有蹊跷,那些人就像是被从时间上抹掉了一样,哪里都没有他们的信息,一定是优库里斯搞的鬼,恐怕在我们根本没有发觉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场游戏悄然无息的进行过了……该死,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清水一个劲的懊恼着,没想到把对异世界的防范提升到这种地步还是会被优库里斯得手!

    “每个有关的人都被植入了一段虚假的记忆,最亲近的人下一秒却变成了记忆中早就已经不存在的人,竟然这样玩弄人类的情感,那个混蛋……”樱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亲情支离破碎,家人却毫无察觉,而消失的人此刻在与有着相同境地的人厮杀着,为了再次回到那个曾经生活的世界,回到孩子和爱人的身边而拼命搏斗!

    “可是我们已经做不了什么了。”清水望着天空,海面映出云彩与光辉。

    “鬼岛先生能够做到吗?”

    “你是说……”

    樱间走到海边,抓起一把沙子投向水中:“帮那些人取回有关他们亲人的记忆。”

    “可是让他们知道真相的话,恐怕……”

    “什么都不知道,被瞒在虚假中才是最痛苦的。”

    清水沉默了很久,樱间的话让她回忆起了十年前的那场游戏,当她消失不见的时候,没有人为自己感到伤心,反倒是自己的离开才让那里显得更加和谐。

    “我知道了,回去之后我会通知五月,让他来试一试。”

    “那我们这就回去吧,我想去找一下宗十郎。”

    “嗯。”清水展开传送门,两人回到了总部,“有结果了我会通知你,你有事的话先去忙吧,这段时间黑骑者都不在,副手们恐怕也忙得不轻。”

    樱间和

    清水在总部大楼下分手,独自一人来到了宗十郎的房间。

    “我应该说过进来的时候要敲门的吧。”狭小的房间中,宗十郎正抱着膝盖坐在椅子上,鼠标的啪啪声不绝于耳,键盘也被敲得飞快。

    “我敲过了。”

    “哦,是吗,那大概是我太专注了没听见。”宗十郎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说道。

    “你总是比我们快一步啊。”樱间看着宗十郎的电脑,显然这次又被他超在了前面,“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

    “很遗憾,这次就连我都找不出什么办法,类似的事件无法抵御。”

    宗十郎的话让樱间彻底心灰意冷,如果连他都找不到预防昨晚那种事发生的方法的话,恐怕其他人也不可能找得到了。

    “不过。”

    “不过什么?”心中的死灰因为短短的几个字稍微燃起了火苗,樱间立刻转头看向他。

    “还记得很早以前,你们赢的游戏回到现世的那个夜晚吗?那个时候你的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里面装有一套简陋的人工智能系统,同时,那里也有一份有关异世界的文件,那不是普通的文件,是一份准确描述了神的来历以及异世界的一切的文件。”

    “可是那只有一个符号。”

    “没错,那个符号记录了一切。”

    “可是我问过清水小姐很多次,她说符号还没有被破解。”

    宗十郎摇头:“那个符号不需要破解,她曾经应该也告诉过你们,我们打开连通门召唤异世界生物的目的就是寻找身上带有类似符号的物种。可是你没有发现吗,自从你们回来以后,那样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

    “难道说……”

    “是的,清水小姐骗了你们,包括龙骨的所有人。”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很简单,因为清水小姐把这件事委托给了我,她知道只有我才能破解那个电脑里的东西。”宗十郎打开一直锁着的抽屉,里面放着乔里姆临死前交给他们的笔记本。

    “清水小姐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的真相?”樱间不解道。

    “她可不是故意隐瞒,因为最高指挥官和其他职位不同,如果什么事情都向外界抖露的话,龙骨迟早会站不住脚的。她在把笔记本交给我的时候对我说过,如果她有什么不测无法继续领导组织,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下一个最高指挥官。”

    “既然是这样,那你还告诉我干什么?”

    “因为清水小姐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对你的信任程度远在我之上,这件事我迟早都要告诉你,刚好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和它有关,我不得不现在把这个秘密说出来。”

    “是关于昨晚那场碰撞的事情吗?”樱间问道。

    “不,是关于优库里斯的真相。”

    宗十郎的手指突然敲了一下键盘,一大段的文字和图片被弹出来,而这些是他们之前所不曾见过的东西。

    “这就是符号中的一切。”

    与此同时,樱间的余光瞟到了一个显眼的文字。

    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