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搜索《黑曜契约35d1》,或者《黑曜契约三五第一》,就可以看到黑曜契约最新章节。    察觉到不明力量的司卡莎不敢继续贸然行事,以飞鸟现阶段的能力就算没办法打败自己也绝对可以拖成平手,但这次尸魔娜对她下了死命令,无论对阵什么人,都必须使出力击杀对方,而异端也正是为此存在的。

    “这样的话……”司卡莎抬起头,一把扯下马尾辫上的头绳,灰白的长发随风飘扬。

    她将五指叠在一起,嘴角露出邪魅的一笑,紧接着用指头猛地朝着自己的胸口戳去!

    “尸魔娜大人吩咐过在其他时候不准使用这个模式,不过我认为现在开启它才是最正确的时机。”司卡莎身上的铠甲慢慢液化成水,慢慢展现出铠甲下的一层黑色紧身衣,那紧身衣的材质似乎是某种高强度的纤维,而且具有一定的活性化,不断地在她的身上不起眼的蠕动着。

    液化的铠甲变成一滩金色的水,突然间灌进了司卡莎的耳、鼻、眼、口之中!

    “呃啊啊啊……”司卡莎的表情异常痛苦,被那种东西灌进身体怎么都不会舒服,不过这也是现在增强自身能力的唯一方法了,如果不启用这个模式,自己是不可能赢得了飞鸟岚的。

    “如果让你用出那个东西的话似乎会很麻烦啊。”飞鸟注意到了司卡莎脚下不断被掀起的沙石,她体内的力量正在逐渐变得庞大,必须趁现在击败她,否则处于劣势的就会是自己了!

    白色长剑从远方袭来,瞄准司卡莎的咽喉刺去。

    “你来不及了。”司卡莎猛地睁开了双眼,那双红色的眼球已经布满了金色的纹路,强大的波动从她的脚下向周围扩散开,冲击力竟然让飞鸟的剑没办法刺下半分!

    “变得棘手了呀……”

    白剑在冲击波下显得十分脆弱,短短数秒的接触,剑尖居然已经出现了破裂的现象!

    “糟了。”飞鸟急忙撤下白剑,但自己也被击退到远处,身上的衣服有几处被震破,下面渗出暗红色的血液,不得不说,这时的司卡莎和之前决战绫川的她简直判若两人,恐怕就算是沐枫夜也没办法一击将其击杀。

    “为了你这种小角色竟然要使用这副姿态,果然清水奉从那边带来的都是一些怪物一样的家伙吗?不过我也不讨厌和你这样的怪物战斗呢,不如说从中能够得到更多的乐趣,因为,我们都是怪物,不是吗。”

    司卡莎从掌心中伸出骨棒,握着它慢慢走向飞鸟。

    “怪物只有你们而已。”飞鸟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白剑下一刻便从右后方砍来,这是用尽力的一斩,这份力量一定能够顺利将其击溃!

    谁知司卡莎竟连身子都没有移动半分,仅仅凭借**接下了飞鸟力之击!

    “什么?!”飞鸟的虎口被震得发麻,白剑从中间碎裂开来,就连剑柄也化为碎块。

    “液化的铠甲已经融入了我的身体,渗透进了我的每个细胞,在这种适应性之下,你的攻击无论多么猛烈都不会有任何效果的。抱歉,似乎是我赢了呢。”司卡莎飞快地转过身来,一把锁住飞鸟的脖颈,将他整个人抛向空中,继而大力挥动骨棒将其击飞到远处的一所房屋之中!

    砖瓦崩塌,飞鸟被严实地埋在了废墟下。

    “杀戮之心,苏醒过来吧……”

    “这不是你真正的力量,想使用我吗?我的老朋友……”

    奇怪的声音在混沌的脑内回绕着,飞鸟努力清醒着大脑,但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移动半分,从身到心好像完被那声音压制着动弹不得!

    “你是谁?”

    “我就是你,认清世界,认清力量,认清自己,飞鸟岚。”

    黑暗之中,面前突然出现一面与自己等高的镜子,镜子里的人低着头,白发遮住了眼睛,但是却能够看到黑暗下的那双闪烁着红色光芒的眼睛。那光芒让人发狂,让人近乎迷失自我,混乱的念头涌入大脑,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

    “醒过来,飞鸟岚,醒过来。”

    “让世界陷入狂乱吧,只有我们能做到,对吧?”

    空灵的声音让飞鸟的精神逐渐空洞下来,开始机械化的点着头。

    “没错,只有我们能做到。”

    “很好,哼哼哼……”镜子里的自己慢慢跨出了那面看似透明的玻璃,站在了飞鸟岚的身前,“那么,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飞鸟岚紧盯着面前那个自己的眼睛,缓缓道:“杀。”

    “太美妙了!”

    “这个样子想要解除有些麻烦啊,不过算了,先杀掉一个敌人。”司卡莎活动着四肢准备去协助其他异端之时,废墟之下突然传来一股从未听到过的噪音!

    “嗡——”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声音?!”不光是司卡莎,就连远处交锋的两名异端以及清水和夏井也被那刺耳的噪音震得没办法继续战斗。

    “轰!!!”

    废墟之下涌出冲天的黑气,那些都是被具象化的黑曜分子,不过看起来并不像是被什么人所操纵,而是从某个人的身体之中瞬间爆发了出来,而这股量还在不断地向上攀升着,直到将天空中的恶魔们尽数撕成碎片,连同绫川的锁链也一起冲散!

    “那个他出现了。”清水望向废墟,那里到处都充斥着黑色的气息,飞鸟岚闭着双眼慢慢从黑气中现身,黑色的气流代替了之前天空中的恶魔,宛如海啸一般从天际袭来!

    “喂喂,清水小姐,你确定这样的他能帮我们吗?”夏井从未见过这般夸张的力量,飞鸟现在的实力已经远超黑骑者级别!究竟是什么能带给他如此强大的力量?!

    “至少他应该知道谁才是敌人。”清水退出与澳勒顿的战斗,带着夏井和远处撤下武技的绫川汇合,此时另外两名异端也察觉到了那骇人的气息,立刻放弃之前的战斗转移到了司卡莎的身边,“先观望一下吧。”

    飞鸟的右臂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停地蠕动着,当他停下脚步的瞬间,几根黑色的玫瑰藤突然从他的手臂中刺了出来,一柄黑色的十字剑在手中凝实,玫瑰藤缓慢地缠在了那护手之上,那把剑就是传说中的诅咒之剑——黑疫灾。

    “怀念的感觉,真期待鲜血在你们身上绽放的景象。”飞鸟睁开双目,漆黑的眼球中闪出一道红光,他的表情和之前完不同,即便是一人面对三名异端也一直保持着疯狂状态,他的眼里只有杀戮,那也是他另外一个人格的内心。

    异端们判断出了飞鸟对他们自身的威胁,于是立刻形成攻击架势,夹杂着强大的力量以迅捷的身躯朝着飞鸟冲去,那三个人的力一击即便是一片大陆恐怕都抵挡不住!

    “杀伐开始!”

    飞鸟岚狂笑着迎面而上,身后的黑气随着他的移动紧跟其后。剑光突然一闪,飞鸟的身影顺着闪光飞进三名异端之间,手中的黑疫灾飞驰而过,仅一击便切下了细胞中融合着液体适应性铠甲的司卡莎的脑袋!

    “一个。”

    澳勒顿还没反应过来飞鸟的位置,就已经看到被砍下头颅的司卡莎跪倒在地,突然间后心一凉,一柄黑色的剑猛然间从胸前刺了出来!

    虽然黑疫灾刺进了澳勒顿的身体,但是没有心脏的他并不会就这样死亡,这反倒是给了他一个抓住飞鸟的好机会。左手抓住胸前的剑,澳勒顿迅速回过身,伸出右手抓住了飞鸟岚的肩膀。

    “伊奇。”

    从刚才开始就隐匿在风沙中的伊奇听到呼喊立刻挥舞着刀刃砍向被抓住的飞鸟岚,但就在刀刃劈下的瞬间,一团黑气突然挡在了飞鸟的身前,并逐渐形成一支硕大的箭矢,在飞鸟的操控下一箭射穿了伊奇的胸口!

    “你们好弱啊。”飞鸟凝视着澳勒顿的眼睛,周身骤然爆发出大量黑气,将他整个人震飞到了宫殿顶端,被那里伸出的一根尖刺贯穿了身体。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飞鸟岚凭借速度和力量的优势快速击杀了三名异端,他的战斗就像是在享受杀戮的乐趣,不过这乐趣似乎十分短暂,他很快便瞄上了下一个目标。

    “清水小姐,他盯上尸魔娜了。”夏井看着站在宫殿前方的尸魔娜,她对三异端的战败一点也不感到稀奇,反倒是厌恶地瞟了一眼击败了他们的飞鸟岚。

    飞鸟拖着黑疫灾飞快地奔上了宫殿,双手握住剑柄一跃而起,身体与空中转了三百六十度,瞄准尸魔娜的脑袋砍去!

    “你永远都在迷失自己,就像我们一样……”尸魔娜低语着,瞳孔瞬间放大,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气在空间中压缩爆炸,黑色的火焰在爆炸中化为巨大的箭矢,一击命中飞鸟的腹部,随后而来的爆炸将他炸飞到了高空,连续撞塌了几座建筑才停息下来。

    不到一秒的时间,飞鸟再次出现在尸魔娜的视线之中,他浑身是伤,但却丝毫感受不到疼痛,杀戮和战斗的兴奋麻痹了他的大脑,让他变成了只会挥剑的杀人工具!

    眼前的一切明明是希望看到的一幕,但不知为何,清水的心中突然出现一丝酸楚,她看着飞鸟疾驰着的身影,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已经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