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搜索《黑曜契约35d1》,或者《黑曜契约三五第一》,就可以看到黑曜契约最新章节。    随着千惠用尽力气倒在地上,荒井穗的双目也完失明,眼前漆黑一片的她顿时慌了阵脚,刚才和千惠战斗的时间太长,已经忘记了用弓箭的樱间在什么位置。

    “哧——”

    就在荒井穗发狂挥舞着双刀的同时,一把黑色的太刀贯穿了克劳德的咽喉!

    在剑刺进去并宣判他死亡之际,克劳德身紧绷的肌肉瞬间瘫软下来,滚圆的眼睛也半闭着,嘴角露出释然的微笑,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夺回身体的主导权,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场面。

    沐枫夜紧咬着牙关抽出太刀,克劳德的血喷向高空,整个人向后倒去。

    “谢……谢……”

    对于克劳德来说,这是终结一切苦难的时候,他的同伴已经死去,能让他最后以一名人类的身份再次看到这个充斥着纷争的世界,或许这是对孤单的他来说最好的结果。

    一时间无数的思绪涌上心头,沐枫夜抱着太刀跪在地上,看着克劳德慢慢闭上的眼睛。

    “沐枫,你还好吧?”樱间的声音传来,沐枫夜立刻从悲伤之中醒悟过来,战斗还未结束,但是在这场战斗中,已经弥漫着无数的鲜血味,他的手颤抖着,又再次猛地紧握住刀柄,“需要我做什么?”

    “荒井现在背对着我,把她引向我的方向,只有攻击她的内部才能彻底杀死她。”樱间蹲在树后,将一根树枝的一端用力捣碎,接着激活了它的活性化武装,一根箭头布满无数裂痕的箭矢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我知道了。”经过刚才的战斗,沐枫夜已经完明白,如果接下来再对人性有任何犹豫的话,他就会害死更多同伴。他望了一眼远处已经完没有生命迹象的千草,抹了一把眼泪,紧接着快速跑到樱间和荒井穗中间,形成三点一线的局面。

    “呃啊啊!”荒井穗循着声音冲向沐枫夜,他抬起太刀,用力劈在她的肩膀上,一层银色的护甲将刀刃挡住后,一柄紫色的弯刀迅猛地横向划过!

    沐枫夜拼命折下腰不被那致命的毒刃碰到,最终一把握住了她持紫刀的左腕,凭借力量优势狠狠地拧向背后,并踢掉了那把最为剧毒的刀。

    “樱间!”沐枫夜绕到荒井身后,死扣住她左手的同时,挥刀想要斩向她的右手,谁知荒井穗居然活生生地扯断了左臂!右手的红刀突然划过沐枫夜的腰间!

    “沐枫……糟了。”樱间瞄准荒井穗的嘴巴,使出部的力气拉开弓弦。

    “哼哼……哈哈哈哈……只有这点小把戏吗?”荒井穗捡起地上的紫刀,慢慢走到已经完被麻痹了身体的沐枫夜身前,虽然她看不到东西,但是却能凭借些许的血腥味辨别出沐枫夜的所在。

    樱间迟迟没有发射箭矢,荒井穗与自己的位置因为刚才扭断手臂的时候发生了偏移,如果再向左偏移四十五度角,就能够一箭射进她的口中!

    “来不及了。”樱间的手开始颤抖,她第一次握着这把弓会感觉到如此的无力。

    “去死吧。”荒井穗单手持刀,利落地向下刺去!

    千钧一发之际,空气中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猛地撞击了她的脸部,将她活生生砸出了两米远!樱间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趁着荒井在空中无法躲闪,一箭精准地射进了她的嘴巴!

    荒井穗落地后发现嘴巴里涌出一大股黑色的血液,想要说话却又说不出来。

    此时五脏六腑像是被刀切割着一般,她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滚起来,可越是翻腾的厉害,那些在体内已经散开的细小的箭头碎片就越是划破她更多的内脏和血管。

    “成功了。”樱间走出森林,发现沐枫夜的麻痹效果似乎已经被驱散的差不多了,他体内的黑曜分子正在用比之快百倍的速度将麻痹的毒素清出体内,这也归功于神赐给他的天赋能力。

    不远处的荒井穗开始咳出大量的黑血,鼻腔和耳道也在疯狂的冒出血液,那些箭头的碎片已经完在她的身体中均匀的散开,即便外表有着再坚硬的护甲也无法抵御来自内部的溃散。

    不久之后,荒井穗再也没了动静,她的皮肤因为剧烈的疼痛完变成了银色。

    “神宫寺。”沐枫夜跑向倒在一旁的千惠身边,但是她已经因为重伤身亡,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即便是拥有再高端的医疗设备也无法救回她的性命。

    另一边,四宫还在不停地把身上的力量通过权杖输送给千草,可惜荒井穗第一刀就刺进了她的心脏,毒素在心脏蔓延的速度极快,她早就已经……

    “四宫,不要再……”

    “我一定能救她的,我是神格的继承者对吧?呐,樱间同学,我能让沐枫复活,一定也能让千草活过来,对吧……”四宫的下巴不断地有泪珠低下,已经湿润了一大片的土地。

    沐枫夜打开死亡名单,神宫寺姐妹的名字和照片已经彻底显现在了上面,他猛地锤击地面,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懦弱和犹豫迟迟没能杀掉克劳德加入这边的战斗,她们两个也不会死在这里。

    与此同时,在远处的森林中,得知克劳德已经死亡的维拉轻笑了一声,骑着一头被他的能力驯服的太阳级走向远处,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贴身的像克劳德一样的保镖,是时候谨慎行事了。

    整整一天,几人的情绪始终低落不堪,高志为了千草的死默默一个人哭了很长时间,醒来的丝莉娜根本不敢相信这悲伤的事实,而四宫最终也认清了现实,她并不是每次都能够拯救那些逝去的性命,千草和千惠已经死了,她什么都做不到。

    花费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沐枫夜和樱间两人为千草和千惠在一处阳光充足的地方挖了一个墓穴,直到足够一次性把她们两姐妹一起葬下去的时候,沐枫夜才抱着她们的尸体走向深坑之中。

    “生命真是脆弱,不是吗?”樱间把从附近找到的花摆在了她们的身旁,注视着她们的遗体很久之后才和沐枫夜一同将土埋上。

    “生者奋然,死者安息。”沐枫夜不舍地看了最后一眼神宫寺姐妹的坟墓,在樱间的陪同下转身离去,千惠已经离开了高木,现在他是一个人独自在森林里,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否则绝不可能突然分开的。

    “还剩下九个人,除了我们之外……”樱间打开笔记本,在神的信息中找到了他们的名单,“罗兹特,高木,希尔,维拉,就只剩下这四个人。”

    “希尔和维拉吗?”沐枫夜看着那两个名字,淡淡道:“高木和罗兹特的实力在森林中生存下去自然是不成问题,对于希尔我不是很了解,也许她有着什么特殊的能力不让这个世界的生物靠近她。可是维拉……”

    “那个胆小怕事的维拉,如果一个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在这里活过一天。我见过他的黑曜武装,一把大概三十公分长的短刀,那种武器不适合作战,只适合暗杀,不过想要暗杀比他体型庞大几倍的怪物是不可能的,那把短刀根本无法致命。”樱间看着维拉的照片陷入了沉思,她也知道沐枫夜和自己有着相同的顾虑,“可是以维拉的性格不像是会去杀人的家伙”,他一定是在这么想。

    “希尔的话,我应该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丝莉娜抹着泪痕走过来,脚踝的伤在四宫的治疗下已经近乎痊愈,但是她也因为在救千草的时候浪费了太多的力气,这次的治疗也只能这样了。

    “那就好,找出她,然后杀死,这样的话麻烦的人就只剩下高木和罗兹特了。”

    “如果附近有山洞的话,她一定在里面。”丝莉娜和希尔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和沐枫夜的关系也算不上太好,但是希尔喜欢独自一人待在密闭的空间里,那样会给她些许的安感,几年以来都是这样。

    沐枫夜没有对樱间的话提出任何反驳,他已经认清了自己的道路,如果不尽力去投入游戏之中杀死其他人,之后是不会有人获救的。

    想要让自己还有身边仅幸存的同伴都安回到现世的话,就必须杀人。

    “已经在这个世界待够了,是时候结束一切了。”樱间站起身,看了看兴致仍然不高的四宫和高志,向丝莉娜嘱咐道:“在我和沐枫离开的时间里,每隔半个小时用这个频段发送一次信号,如果两个黑曜的波动相同,就能够在地图上看到互相的位置。”

    说着,樱间用手指在丝莉娜的掌心里写下了频段的范围。

    “可是为什么?”丝莉娜不解道。

    “异世界的地表会随着我们的移动而变化,现在人数已经在十名以下,变化的面积也会随着人数的分布而变化,所以我必须知道你们的位置。”

    “嗯,我知道了。”丝莉娜刚打算回去,却又突然回头叫住了沐枫夜,“夜,如果真的见到希尔的话,帮我跟她道个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