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搜索《黑曜契约35d1》,或者《黑曜契约三五第一》,就可以看到黑曜契约最新章节。    “纱木佐小姐,这样说的话,宾馆附近会不会也有很多这种怪物?”茨木走到窗边,看着漆黑一片的巨大森林问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们恐怕有必要加强一下周边的警戒。”

    “嗯,酒店四周都有摄像头,现在有一伙家伙大概正在监控室里观察着外面,有他们在那,我们相对来说会安一些,但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这幢大楼的供电了。”纱木佐用手整理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将它们梳到耳后,“我们还不知道这里的电力从何而来,我查过这里的配电室,里面的所有电路都被切断,还有这些水源,它们像是源源不绝。”

    “应该会有备用的发电机在某个地方吧?”樱间说道。

    “是啊,供水的话,说不定这里也有一个备用的水库。”杨晓恺从樱间的话里得到了启发,顺着她的道理说下去。

    但纱木佐的表情却更加凝重,轻咬了一下手指甲,淡淡道:“要是这样就更糟了……”

    “诶?为什么?有备用的资源不是件好事吗?”冥王治不解道。

    杨晓恺顿时理解了纱木佐的担忧,恍然大悟道:“纱木佐小姐是怕这些备用资源被用光对吧?”

    “正解,如果我们现在正在用的电和水都是备用资源,那么这些东西早晚会被用光,能源耗尽的情况下,这里就只是普通的房子,监控室,电梯以及水源部会瘫痪,我们就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义了。”

    纱木佐这样一说,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感到了一丝恐慌,备用的发电机要供给这样一幢大楼的电量,恐怕再过几天就会没电了,到时候这些灯光都会不复存在,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那个……”一直没说话的冰室突然举起手,小声道:“我在宾馆一楼的左手边见过一扇被锁住的门,那里是我们唯一没有去过的地方,而且外表看起来也比较陈旧,大概是这里年代比较久远的一个地方了吧。”

    “那么这里面有备用电源的几率应该很大吧。”茨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们去看看吧,希望前台能有那里的钥匙,如果没有的话,就只好强攻破门了。”冥王治一手张开一手握拳,猛地砸了一下,随后便站起身走向门口。

    纱木佐也同意丈夫的想法,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来:“晓恺,你留下来,藤藤子和樱间也是,我们和茨木三个人去就够了。”

    “纱木佐小姐,我也一起去。”

    樱间突然跑向纱木佐,而她也并没有拒绝,一口答应了下来:“记得走在我们中间,那房间里面说不定会很危险,那种老旧的地方,墙面肯定也不牢固了。”

    “姐,给你这个,你应该知道怎么用吧?”杨晓恺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枪,扔到了樱间的手上,她虽然不喜欢射击,但是总归懂得基本的瞄准和使用。

    “嗯,恺你在这里等我,很快就会回来。”

    众人离开房间,动身前往那间备用的发电室。

    “晓恺,你不担心他们吗?”冰室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回身问道。

    “你太小看她们两个了。”

    “她们?”冰室问道。

    “我姐姐和纱木佐小姐,那两个人在一起可不比任何人差,倒不如说,没有她们的话我才会担心其他人。”杨晓恺靠在床头,试着打开电视,但是里面仍然搜不到任何画面。

    “纱木佐小姐,就算我们知道了那里面是备用发电机,那又能怎样?电力最后还是会耗尽吧?”茨木直到走进电梯才问道,刚才在房间里由于冰室在场,不想让她感到担忧的茨木只能尽量避开她再询问。

    “如果能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发电机,我就能找到在它停止工作后重新启动的方法,虽然那不会持续很长时间,而且电力一旦再消失,发电机就会报废,所以我们必须在这段时间内找到离开的办法,或是有了足够的能力在这片森林里生存下去。”

    在电梯下降的时间里,樱间一直在摆弄着手里的枪,一副不安的样子。

    “纱木佐,要不要把监控室里的那些家伙叫来帮忙?他们说过了会和我们合作的吧。”冥王治经过监控室走廊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在那里面的藤原几人,他们手里的火力很充足,或许能够帮到大忙。

    “不用。”纱木佐否决了冥王治的提议,并说道:“发电室里面的空间不会很大,狭窄的地方聚集太多人反而会乱了手脚,最佳的人数就是三人到四人左右。”

    “的确是这样……”

    说话之际,四人已经来到了发电室的门口,这里果然和冰室所说的一样,不仅门上挂着样式老旧的锁,而且自带的门锁也被锁住。

    “我去前台找找看有没有这里的钥匙。”茨木观察了一下两个锁眼,眼里像是光芒一闪,主动要求去前台寻找这里的钥匙。

    “看起来我们只能在这里等他回来了。”冥王治靠在墙上,看了看四周,这地方很容易被人所忽略,又是在宾馆很偏僻的地方,难怪之前会没有看到这里。

    “治,那个人……”纱木佐盯着茨木左转的背影,眼神顿时变得犀利起来,她刚才绝对不会看错,只有身经百战的盗贼才会有那样的目光。

    “怎么了?”

    “没事。”

    茨木刚才在看锁眼的眼神和普通人完不一样,一般人看到锁眼都会第一时间停留在表面,而他却是一眼便望到了锁眼内部,像是瞬间看破了里面的结构似的,因为只有看到锁的内部结构,才能选对正确的钥匙。

    如果茨木待会儿只拿了两把钥匙的话,那就证明纱木佐的这个猜想是正确的。

    大概一分钟左右,茨木的手里拿了一把钥匙回到发电室门口,比想象中的数量还要少。

    “找到了,这个是门锁的钥匙。”茨木把钥匙插进锁眼,转动两圈后便听到开锁的声音,随后他又说道:“这把挂锁的钥匙找不到了,不知道之前的工作人员把它丢到了什么地方。”

    “那这可怎么办?”冥王治摸了摸后脑,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他并不打算用强行突破进入这里,而且这扇门是向外拉的,根本没办法用力弄坏挂锁。

    “可能是因为挂锁的钥匙丢了才一直没有打开这扇门吧。”樱间盯着挂锁说道。

    茨木没有任何行动,纱木佐知道他的的确确是个盗贼,但是似乎并不打算在这里就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让别人知道他是个小偷也没有什么好处,反倒会招来鄙视。

    发电室的大门要比其他房间都坚固,除非切割,否则是进不去的。

    “这扇门的门轴在外面吗?”茨木盯着铁门看了一圈,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左侧的两个门轴上,只要把这两个东西拆下来,即便是扣着挂锁也能把门整个儿卸下来。

    “有办法了吗?”冥王治看着茨木问道。

    “我需要一把螺丝刀,那边好像有个杂物室,稍等我一下。”话音刚落,茨木再次消失。

    “啊,把他带来真是太好了~”冥王治擦了擦头上的汗,松了口气。

    不久后,茨木带着一把螺丝刀回到了门前,但看样子似乎并不是多么熟练,中途还让冥王治帮了几次才卸下两个门轴。

    大概是茨木察觉到了纱木佐看自己的眼神,为了降低自己被怀疑的几率,他才故意装模作样的让自己显得很笨拙,而他几个老谋深算的眼神却被纱木佐捕捉了到。

    门板被卸下来,里面的腐朽气味扑面而来,这扇门不知道多久没有打开过,里面黑洞洞的,墙上的闸刀开关也生了锈。冥王治用力向下一掰,闸刀落下,天花板的灯光一闪一闪的逐渐亮起,但三秒钟之后便闪烁着熄灭。

    “年久失修了啊。”茨木把门板放到一边,为了防止在里面遇到什么东西不会逃跑的时候妨碍到他们,“看不出来啊,这里面竟然那么大。”

    刚才灯光闪烁的时候,隐约看到了整个房间的轮廓,很大,约有几百平米的样子。

    “太安静了。”樱间低声道。

    “嗯,如果有发电机的话不应该这么安静才对。”纱木佐打开手电筒,照亮了周围。

    这房间里面别有洞天,不只是一间屋子那么简单,更深处还有通往地下的台阶,如果这里面有发电机的话,应该就在这下面,听不到声音也很正常。

    “这里面看起来不太妙的样子啊。”冥王治走在最前面,留了茨木殿后,纱木佐则打着手电筒走在冥王治身后,“你们注意脚下,这里好像有很多碎木屑。”

    “知道了。”

    四人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这里只有几个木质的架子,上面放着一些油漆桶,墙面被粉刷到一半就停工了,之后这间屋子就被锁了起来,再也没有人进来过。

    “下去看看吧。”纱木佐确认了上面是安的之后才引着队伍走向通往地下的台阶。

    台阶虽然是木头的,不过却没有因为年代的原因而变得腐烂不堪,反倒像是新的一样坚固。冥王治试了试台阶的韧性,这才放心的走了下去。

    就在队伍部进入地下时,走在最后面的茨木像是发现了什么,一个人走到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