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搜索《黑曜契约35d1》,或者《黑曜契约三五第一》,就可以看到黑曜契约最新章节。    第174章第一滴血

    刺骨的寒意带着刀光猛然间悬停与天树之下,没有人能够反应过来这一刹那发生了什么。

    “七叶!”

    待到丝莉娜的叫声让人们回过神时,四宫的胸口已被一柄黑色匕首由后至前贯穿!鲜血顺着刀尖滴在地面上,一个如同幻影般的男生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丝莉娜记得这张脸,他的名字叫风间幽斗,曾是罗兹特手下的一员,现今队伍的领导者更换为克劳德,他也一定在按照那个人的意思在行事。

    “哼,看起来高木那家伙还没回来啊。”风间拔出匕首,看着身前的四宫瘫倒在地上,身下已是血流成河,这一刀直刺心口,她是没有可能活下来的,“既然这样的话,杀光你们就容易很多了!”

    “呃啊——”

    “砰!”

    风间下意识地用匕首挡住了从右侧袭来的黑盾,那面盾的盾锋很是锐利,坚硬无比,但比起自己的匕首却还差了一些,毕竟是用来防御的道具,进攻性必然会有所缺憾。

    “嗖——”

    远处树丛中风声四起,高志立刻撤回攻击,转而用盾牌挡住了飞驰而来的一支黑色箭矢。

    “樱间?”高志瞄了一眼被击落在地上的箭矢,却又摇了摇头,“不对,这不是樱间的箭……也就是说罗兹特的队伍部来到这里了吗?”

    “喂,七叶,醒醒啊……”身后的丝莉娜不停地摇晃着四宫的身子,但她的眼球已经失去了光彩,体温也在慢慢冷却着,这是死亡的象征,她死了。

    “你们在干什么?!同伴被杀也没关系吗?!”高志知道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同时与一远一近的两人组合战斗,而反观天树下的学生们,他们几乎没有人愿意过来帮忙,甚至用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

    “维拉,我去训练了,不想死的话跟我一起过来。”千惠冷眼看了看和高志纠缠着的风间幽斗,这种杂碎一样的小卒子无论再多也无法对她造成半分威胁。

    “神宫寺同学……我……”维拉犹豫了一下,他留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拖累大家,在高木和沐枫夜都不在的情况下,这里能够战斗的只有七个人,现在千惠选择了见死不救,自己又完不熟悉战斗的规则。

    “算了,真是和我那个令人失望的妹妹一样。”千惠说着便离开了天树,去往了平日进行训练的森林,“你们的死活……和我才没有关系。”

    “看到了吧,这就是队伍之间的差距啊!”风间反复地寻找着机会想要绕开那烦人的黑盾攻击到后面的高志,但一年来的训练对于高志来说也不是毫无成长,为了保护更多的人,他必须先让自己变成一个移动的堡垒,敌人无法通过的话,是不可能伤到后面的同伴的!

    “克劳德,那个人看起来相当棘手,那面盾牌的防御力恐怕能够挡得住高木的刀,我们的队伍里没有这样的防御型黑曜,就这样杀了他真是可惜。”罗兹特站在树梢上,眺望着远处的战斗,而树下的克劳德似乎还没有完信任他,只是把他的话在大脑中过了一遍,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呐,克劳德,就让风间和如月两个人过去没问题吗?他们那边虽然高木不在,但是其他能够战斗的人最起码也超过了五个。”西奥斯克有些担心那边的战局,不过看罗兹特的样子,现在他们两个暂时还处于上风。

    “艾洛被高木杀了,你认为我们队伍中能够充当中流砥柱的战斗力还有多少?对付那些人不需要动用太多人,作为试探性的进攻,他们两个足够了。”克劳德虽然看不到战局,但是却能够想象得到那幅画面,跟着罗兹特这么长时间,他早就已经有了领导者的感官。

    “那边除去高木他们之外还少三个人,沐枫夜和樱间爱月都不在。”如月的通信将这条信息告诉了队伍中的所有人,他们在那边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没有人愿意帮忙战斗,团队之心涣散无比。

    “很好,这样的话……”克劳德打开黑曜地图,天树附近已经在没有人知晓的情况下部探索完毕,作为战术地图再好不过,“所有人,包围天树,一天之内把里面的人部消灭!”

    “克劳德,不错的想法,但是一天的时间恐怕来不及。”

    “什么意思?”克劳德抬起头看着树梢的罗兹特问道。

    “高木和樱间爱月他们的行踪不明,你刚才也说过我们之中缺少有效的战斗力,那两个小队足以……”

    “你以为是谁害死了艾洛?”

    罗兹特停住了口,静静地蹲下身子凝视着下面的克劳德,这家伙直到现在还在帮着艾洛说话,听起来倒像是他饶了自己一样。

    “是你啊,克劳德。”

    听了这话,克劳德顿时怒火中烧,提着黑曜几步冲上了树梢,一剑刺向罗兹特的面门,但却被他的黑曜分子所弹开,险些跌落下去。

    克劳德猛地揪住罗兹特的领子,两眼之中满是火光:“如果你没有杀鲁拉德和榊原,海部和艾洛怎么会死!如果不是接下来要和高木决战,我早就杀了你!”

    “看起来你还是没有相信我那天说的话。”

    “那种借口一样的谎言换了谁都不会相信,你说是艾洛杀了他们,骸骨上虽然有剑痕,但是除了他之外,你也一样做得到!听好了,罗兹特,在高木死后,你也会死在我的手里,即便是粉身碎骨,我也一定会替他们报仇!”克劳德收起黑曜,狠狠地一拳打在罗兹特身后的树干上,在那里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拳印。

    队伍里也同样没有人相信那天罗兹特的言论,艾洛的阴谋太过完美,根本没有破绽可寻,即便是死了也无法让罗兹特得到其他人应有的信任。

    “如果我能亲手杀了高木,克劳德,我会答应你这件事。”罗兹特张开手掌,看着里面那颗黑色棋子说道。

    克劳德似乎被罗兹特的这句话所震惊,他原以为做出这种事的罗兹特不会甘愿死在这个异世界,但没想到他居然这样轻易的说出了这种话,无论是话语还是表情都没有任何说谎的迹象。

    “希望你会最后遵守这个约定。”克劳德跳下树梢,同时内心也对那件事的真相有所动摇,可眼前是与高木的决战时期,容不得他腾出大脑去思考那些事情。

    “员,开始行动!”

    另一边风间和高志的战斗依然继续着,丝莉娜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冲的一蹶不振,就像是那天在森林里看到已经死去的沐枫夜一样,她终究无法跨过身边朋友死亡的坎。

    “叮!”

    盾牌与匕首激烈的碰撞中,又一根箭矢从远方的暗处射来,而这次它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身后的丝莉娜!

    “可恶。”

    高志顶开风间,手臂无法在短时间内撑起盾牌挡住箭矢,他只好趁着这个空隙伸出左手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箭!

    “呃啊!”

    箭矢贯穿手掌,庆幸的是它停了下来,没有伤到后面的丝莉娜。

    高志把左手放到嘴边,咬住箭矢的末端,忍痛将它拔了出来!血液不停的涌出,风间几乎被这壮举所惊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宁愿牺牲自己都要去保护同伴的人?

    “哧啦——”

    撕下校服的一角,快速包扎了伤口,高志已经是满头大汗,他的体力岌岌可危,右手也出现了颤抖的现象,如果天树下的学生们再不团结起来对抗罗兹特的队伍,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什么?!”

    恍惚之间,一张黑色的符咒突然飞到了高志与风间二人的中央,一阵爆炸的轰鸣与热浪瞬间席卷而来!

    谁都没有料到这张符咒会产生如此强大的威力,烟尘之中,风间捂着被炸伤的肩膀匆忙逃了出来,烟雾散去,对面的高志竟毫发未损!

    “怎么可能!你明明也在爆炸范围之内!”风间这时才注意到刚才的那名女生,这张符咒似乎就是她的黑曜,这种惊人的爆炸力如果不是那面盾牌的话恐怕没有人能够抵御得住,“哼,那面盾可真是个好东西啊,是它帮你挡住了爆炸吧?”

    “幽斗,小心!”耳边传来如月的声音,他也意识到了不妙,立刻朝着侧方闪去。

    “咔——”

    “呃!”

    一根手臂粗的冰锥狠狠地刺进了他刚才被炸伤的肩膀,没有半滴血流出来,它们部被冻结在了身体里面!风间根本想不到那种符咒除了爆炸之外居然还能够产生冰属性的物质,不光是高志的盾,这个队伍中到底还存在着什么样的对手?!

    “那把刀……沾了七叶的血,风间幽斗……”丝莉娜阴沉着脸走到高志身前,一股极强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就连躲在暗处的如月都有些忌惮,“我要让你的血铺满整个天树。”

    “喂喂,你觉得你能做到吗?就凭……”

    “唰——”

    血液飞溅之际,一条血淋淋的手臂从风间的臂膀上脱落下来!

    “呃啊啊啊——”

    兜帽下一张看不清的面孔,黑色双刀立刻斩下他的另一只手臂,紧接着无情地刺进他的心口!第一滴血的诞生,战争在悄无声息中早已打响。

    “这只杂虫太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