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搜索《黑曜契约35d1》,或者《黑曜契约三五第一》,就可以看到黑曜契约最新章节。    夜深人静,孤寂的月光洒在池塘中央,它既不扩散也不凝聚,就这样徜徉地躺在那儿。

    “不好意思,刚才忘了把那怪物的尸体带回来,否则也不至于在这里挨饿了……”樱间倚靠着池塘边的石台躺在沐枫夜的腿上,让他帮忙清洗着被血污弄脏的头发。

    沐枫夜倒是不怎么在意,反正这样的日子也不是第一天了,事实上他能够几番的侥幸活下来就已经很满足了,不敢奢求什么,因为这是他目前唯一所拥有的东西,一旦松开握紧它的手,死亡就会悄然而至,如果命没了,要其他的东西又有什么用呢?

    “没关系,你没事就好,呐,樱间,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嗯?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问吧。”樱间瞟了一眼一旁已经入睡的神宫寺姐妹,跟她们约定好了前半夜由自己和沐枫夜看守,她们累了一天,大概也在拼命的养精蓄锐吧。

    沐枫夜抹去樱间银色长发上的最后一缕血迹,伸出手拨开了她校服外套的领子,那里有着一处细细的伤口,颜色正在变得更浅,几个月后大概就会彻底消失。

    “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你的身上莫名其妙的会多出这种伤痕,到底是为什么?”沐枫夜回想起很早以前在湖畔替樱间更换纱布的时候也瞄到过类似的伤痕,它们出奇的一致,只是位置不同罢了。

    樱间沉默了几秒,闭上眼睛轻声说道:“我的身上一共有十六处这样的伤口,每一处伤口中流出的都是由恐惧和悔恨组成的血液,它们一直陪了我很长时间,因为它们的存在,我才会变得更强,不忘记过往的懦弱与无力,而是用自己的双手去将它们一一斩断。我并不是为了生存才和这个世界作战,只是想给过去的自己迎头痛击,只有彻底打碎那个影子,我的存活才有价值。”

    “能告诉我吗?在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想知道。”

    她慢慢睁开轻闭的眼睛,瞳孔连接着天际的月亮:“还不是时候,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会第一个告诉你自己的部,因为你是我在这里唯一可以豁出性命去信任的朋友。”

    “关于这件事……”

    “其实这个世界的月亮也很漂亮呢。”樱间突然打断了沐枫夜的话,除了昼夜交替的诡异之外,太阳和月亮看上去就和现世一样,看着它也难免会想起那边的事情,命运的灯塔,究竟会将人类引去何处?

    “嗯,是啊,很漂亮。”

    ……

    “嘭!”

    一声轻响惊醒了沉睡中的樱间,此时已经是早晨,神宫寺的姐妹在这附近找到了一些能食用的植物,而那响声却是从另一个相反的森林中传来的。

    “千草,沐枫呢?”

    “在那边的树林里练习昨天我教给他的剑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成果呢。”千草和千惠正忙着料理这些形状奇怪的植物,它们的外形虽然奇怪,但却是这片森林之中为数不多的食物之一。

    “那家伙一整晚都没有睡觉,还说了一通听不懂的话。”千惠抬起头望了一眼沐枫夜所在的方向,而这时那里再次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看起来他又打断了一根木棍。”

    这些植物还要烘烤几分钟才能去除上面的物质,趁着这时间,樱间朝着森林走了过去。

    距离越近,那击打树干的声音就越响,知道她的脚下踩到了一根已经断成两截的粗树枝之后才在附近的灌木丛停了下来。

    “喝啊!”

    “啪——”

    只见地上满是这样的粗树枝和木棍,它们都是在无数次的击打之后才被折断,细细数去大约有三十多根这样的木棍被打断,与此同时,树根与地面连结产生的震感传到了樱间的身上,那是沐枫夜最后挥出的一击。

    完没有遵从千草的指引,只是用力的毫无章法的将木棍横向击打在树干上。

    “樱间?”

    “你这样是没有效果的,即便那是易折的树枝,作为武器时被拿在手里也不允许折断,武器是战士的生命,在我看来,你已经丢掉了几十条性命。”

    沐枫夜有些惭愧地低下头,看着满地断裂的木棍,他的双手掌心红的发紫,有擦伤也有严重的刮痕,为什么他会选择在这种时候来练习剑术?如果单单想要掌握千草的这套剑术无论何时都能够去练习,为什么他会半夜的时候一个人来这里独自练习?

    “有什么心事吗?”樱间跨过灌木丛,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棍检查了一下它的断裂处,每一根都是用蛮力所击溃,沐枫夜不是在练习剑术,而是在胡乱地发泄着心中某处的情感,这一点樱间能够看出来,因为剑术和发泄是截然不同的。

    “诶?没有啊,只是想赶快把千草教给我的剑术回忆一下,不然之后又要忘掉了。”沐枫夜紧握着木棍的手稍微松了一些,他的双手满是伤痕,拳锋也有不少的擦伤,恐怕那是对自己的练习不满意时击打在树干上造成的。

    “不对,你很焦虑。”

    “要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啊……”沐枫夜换了一只手继续握着那根木棍,眼神中明显的有着一层迷茫的瘴气。

    樱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长时间,似乎是明白了他的迷茫来自何处:“该回去了,吃了早餐我们就必须去找四宫留下的标记,今天尽量追上他们才行。”

    “哦。”听到这里,沐枫夜一把扔下了手里的木棍,看了一眼被自己击打了一夜已经开始扭曲变形的树干,眉头轻皱了一下,最终还是跟着樱间的步伐回到了池塘的旁边。

    “对了,你的箭用光了吧,这是我昨天晚上捡的一些,虽然不多,希望够用。”说着,沐枫夜把别在后腰上的一捆树枝递给了樱间,她没有说什么接下了这些树枝,召唤出箭筒将它们部装了进去。

    她召唤出箭筒的时候,里面还留有最后一支箭,如果没记错的话,无论战斗时处于优势还是劣势,她总会留下最后的箭,若是一般的弓箭手,一旦紧张就会不停地射出自己拥有的箭,而她却随时都能够数清自己一共有多少次拉弓的机会。

    “你们回来了?喏,这些是我和千草的,剩下的归你们。”千惠把食物总量的三分之一给了沐枫夜和樱间,剩下的部霸占了过去。

    “喂……你们两个。”

    “算了,沐枫,够我们补充一些体力了。”樱间没有挑剔,食物本来就是神宫寺姐妹找到的,她们大可不把食物分给自己,但是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在这个世界可不能光靠她们两个女生去寻找食物。

    十分钟后,补充了精力和体力,四人沿着昨天来时的路返回了森林,白天的视线比较充裕,就算碰到什么怪物也有一战之力,况且必须回到那边才能找到四宫的标记,他们已经和高木的队伍脱节了整整两天的时间,不祈求他们停留下来等待,至少要不留余力的快速追上去。

    “你的腿感觉好些了吗?”路上,千草和樱间的担忧同时问了出来,沐枫夜一直都走在她们后面,仿佛稍微加快一些步伐他就会立刻被甩掉一样。

    “还好,骨头好像已经愈合了,大概明天的时候就会恢复过来吧。”从一开始的完不能动弹到现在已经可以自由行走,伤筋动骨一百天的说法在这里似乎是不成立的,也不知对他来说究竟是好是坏。

    “你们看,前面的就是昨天那个怪物的尸体吧?”千惠突然停了下来,指着前方不远处一滩血肉模糊的场景问道,周围的树干上满是抓痕,有的深有的浅,和昨天下午看到的西尔夫的风刃是同样的痕迹。

    七头犬的尸体已经只剩下一堆骨头,上面有着几只拳头大小的虫子在啃食着残缺的肉块,不过它们好像对人类并没有什么兴趣,根本没有那些怪物看到食物一样上来撕咬的冲动,只是很本分的吃着七头犬身上的肉。

    “没想到我们居然要落得和这些虫子抢食物吃。”千惠抄起脚边的一根木棍毫不留情地砸在了那些虫子的身上,它们很胆小,被攻击之后没有选择回击,只是一味地四散而逃。

    千惠保住了最后一条尚未被虫子啃食过的七头犬的腿,这是目前唯一能够当做午餐的东西了,虽然过了一整夜,不过依然有食用的价值。

    “我们一直都在做这样的事情,只是你们到现在才发觉而已。”樱间翻了翻七头犬的头骨,这些头骨明显受过碾压的迹象,很多地方都已经畸形或是粉碎,看来这片森林里不光有着变异的黑犬和西尔夫。

    “这只是开始,对吗?”千草突然问道。

    尽管沐枫夜非常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不过看起来正是这样,来到异世界的第二个月,度过了前面一个月的铺垫,所有人都已经认清了现实,没有人再哭喊着要离开这里,而是为了自己能够安回到现世做着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