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清寒现在无比肯定:卧室里的那个女人绝对不是歌儿!

    他自己的女人,怎么可能认错!

    虽然卧室里的那个女人,无论是样子还是神态,甚至是她(身shēn)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和他的歌儿一模一样的。

    但是慕清寒就是知道,她不是他的歌儿,绝对不是!

    还未见到女人时,他就对她的行为,觉得很是奇怪。

    依照歌儿的(性xìng)格,是不可能,也不应该接受白陵国的王位的。

    在宫(殿diàn)见到女人,她朝着他飞奔而来的时候,他就觉得更加的诡异了。

    面对女人的投怀送抱,他没有像以前一样本能的搂住女人的纤腰,竟然还生出了烦躁和厌恶。

    但是,这是他自己的女人,他才压下了那股烦躁和厌恶。

    可是在看到女人眼角滚落的泪珠时,他竟也没有一丝的心疼,和想要给女人擦拭泪痕的冲动。

    这到底为什么?

    他震惊于自己对歌儿的变化之外,还在审视的,仔细的观察着女人。

    他发现在女人的眼眸里,除了对他的痴迷,其余的人都那么的陌生。

    甚至对于穆多尔的死,女人所表现出来的伤心,在他的眼里看起来都那么的假。

    他的歌儿绝不是这样的!

    呵呵!

    更可笑的是,穆多尔刚死,她居然迫不及待的要和他做!

    要知道,若是他的女人,在这个时候,是绝对没有这样的心(情qíng)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床chuáng)上,她的女人从来不会主动要!

    所有的一切,都佐证了一个事实:这个女人是假的,她不是歌儿!

    慕清寒的眸子骤然紧缩,里面充满了浓浓的担心。

    既然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歌儿,那真正的歌呢?

    慕清寒的心,慢慢沉入了海底。

    这是一个(阴yīn)谋,一个天大的,针对歌儿的(阴yīn)谋!

    慕清寒脸色冷沉,风雨(欲yù)来。

    他掏出手机,拨打雷一的电话。

    因为雷一就是跟在简如歌(身shēn)后的来保护她的

    电话刚一接通,慕清寒萧杀寒冰刺骨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雷一,歌儿呢?”

    慕清寒的声音太冷,雷一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他虽不明白总裁为什么会这样问,却还是颤颤巍巍的开了口,“简小姐,她不是和总裁才在一起的么?”

    “哼!”慕清寒冷冷的沉哼了一声,接着萧杀地说道,“若是歌儿出了什么事,你就等着以死谢罪吧。”

    说完,不等雷一出声,慕清寒又接着说道:“现在,将歌儿离开江城后,发生在她(身shēn)上的所有事(情qíng)说一遍。”

    雷一意识到了事(情qíng)的严重(性xìng),当即回忆着,将简如歌离开江城后的所有事(情qíng)全部说了出来。

    听雷一说完所有,慕清寒的眉宇越皱越深。

    雷一和暗夜的人,一直在暗处保护着简如歌,看着简如歌进入了戒备森严的白陵国王宫。

    这之后,他们一直留在王宫外,随时观察着王宫内的动向,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说明一个(情qíng)况:简如歌是在王宫内出的事,而且设计她的人,绝非泛泛之辈!

    现在无法确定的是,简如歌到底还在不在王宫内?

    是被人藏在了王宫内的某个角落,还是已经躲过了,留在王宫外的雷一和暗夜的眼线,成功的将歌儿带了出去?

    结束了和雷一的通话之后,慕清寒又分别联系了雷二和阮大。

    从雷二和阮大那里,慕清寒了解到:司徒雨雄留在欧洲主持大局,并没有任何的异动;司徒丹静和司徒壁在r国也很安静,并没有什么动静……

    但是这个‘简如歌’又是谁?

    接到库恩的电话,余皓连夜赶了回来,在王宫外见到了等着他的,一脸冷沉的库恩。

    看到库恩,余皓当即询问道:“怎么样?”

    库恩冰冷的眸子,泛着(阴yīn)冷和萧杀,“昨晚我带人进入了王陵,查看了国王的遗体。果然,国王的死另有蹊跷。他是中毒而亡的!”

    余皓震惊的立在原地。

    原来他们猜测的一切,竟都是真的!

    ……

    穆多尔死的那天,余皓奉简如歌的命令,前去抓捕尤里卡。

    他前脚刚走,库恩就在后面追了出来,“余皓,等等!”

    余皓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库恩,“什么事?”

    库恩看着余皓,单刀直入的询问道:“你不觉得公主很不正常吗?”

    余皓愣了一下,随即反问的说道:“你也有这种感觉?”

    库恩点头,缓缓开口:“国王死了,公主竟然没有掉下一滴眼泪,而且国王本来不是还有半年的生命么?”

    余皓点头,“所以我现在才去抓……”

    不等余皓的话说,库恩便肯定的说道:“我怀疑国王的死有蹊跷,应该不是自然死亡,而是中毒。”

    余皓震惊的回不过神来。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余皓,坚决不相信的说道:“这怎么可能?国王每天的膳食,可都是公主亲手做的!”

    “呵!”库恩冷笑,眸色里的萧杀更甚,“我现在怀疑,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公主!”

    “什么?”余皓满脸的不可置信。

    虽然他也觉得公主有古怪,可那个人明明就是公主啊!

    库恩也不解释,看着余皓冷声开口说道:“你继续按照她的吩咐,去抓捕尤里卡,我会在国王下葬后,找人查验国王的尸体……”

    “开棺验尸?”余皓看着库恩,否决地说道:“不行,那可是对国王的大不敬!”

    库恩看着余皓,反问的说道:“难道你就要让国王死的不明不白吗?”

    说完,他看着余皓,又接着加了一句,“而且我们真正的公主,此时很有可能正深陷危险之中。”

    余皓被说动了。

    不管是让国王死的不明不白,还是让公主(身shēn)陷危险之中,这些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于是他们两个分头行动。

    一个继续去抓捕尤里卡,另外一个在穆多尔下葬后带人开棺验尸。

    现在库恩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国王的死果然有蹊跷,是被人给毒死的。

    那么现在王宫里的那位公主,也一定是假的了。

    余皓看向库恩,一双冰冷、漆黑的眸子里,溢满了浓浓的杀意,“居然敢毒害国王,我现在就去王宫,把那个假冒的公主给抓起来杀了。”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