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见鬼了,张骁林的人一点货也没有接回来,而且连把枪都不带,人人都被打的成了半残废,今天这是闹的哪一出啊!”回到沪市区和第三行动大队的联络点,蒋安化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这次的任务是伏击运输队抢烟土,干掉张骁林的心腹,打掉他的两只胳膊,可遇到的事情太蹊跷了。

    “情报组在十六铺码头的情报员打来了电话,张骁林的人和稽查队发生冲突,遭到日本宪兵的毒打,还被收缴了武器扣住了货物,所以我们这次才大获成功,一次干掉张骁林三十四个心腹手下。”陈恭树说道。

    他现在也是郁闷得很,类似这样的情报,沪市区这个地头蛇没有得到,偏偏总部却得到了,这不是打了自己一巴掌吗?

    烟土市价销售一两二十一块法币,小黄鱼一两重在黑市四十块法币,张骁林一次进货就是十万两之多,这就是两百多万,对半劈也得花费上百万法币的成本。

    能知道张骁林接货这么重要的机密,一定是身边的嫡系,大汉奸再怎么家大业大,也经不起这么大的损失。

    “区长,戴老板电令,此次沪市区第三行动大队歼张骁林的运输队,局本部记大功一次,这个大汉奸的烟土被扣在稽查队十六铺码头货场,还是露天存放,只有几个警察在看守。”

    “趁着稽查队和张骁林在日本人那里打官司,沪市区务必在三天内把这批烟土部烧干净,打出自己的名号来,震慑张骁林这个大汉奸。”

    “另外,张骁林的心腹手下这次遭到歼,身边一定缺少人手,这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沪市区要尽快找到合适目标,伺机实施刺杀。”译电员拿着电报稿进来说道。

    “看起来戴老板在沪市还埋了几颗钉子,这是别的同志在为我们执行铲除任务铺路,能算计到这种程度,这人真是个高手,不愧是老板的暗棋。”

    “给负责张骁林任务的第二行动大队下命令,告诉赵胜和陈莫,遵照戴老板的指示,迅速在张骁林身边搜寻目标开展策反工作,要是这么好的局面还完不成任务,我们沪市区的脸就掉到地上了。”陈恭树说道。

    戴老板直接从总部下命令指挥行动,这次可不是瞎指挥,要是没有局本部的帮助,到现在沪市区还在头疼,张骁林龟缩在家里没法下嘴!

    谁又能想到,是陈明翔借助刘妮娜的能力,从青帮张骁林的势力中获取了机密情报,然后借助日本宪兵队的手,制造了这么一个局面出来呢?

    这时候案发场地围的人山人海,军统沪市区的这次伏击行动,造成的影响非常大,青帮张骁林的手下,一次被杀死三十多人,这是足以震惊沪市的特大案件。

    于是,青帮的张骁林亲自到场,看着躺在血泊里手下的尸体,被打的千疮百孔的汽车,忍不住老泪纵横,这可都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心腹,这种损失让他心疼的差点背过气去。

    沪市警察局是最先接到消息的,对这么大的案子不敢怠慢,侦缉总队的总队长,带着刑侦高手来了。

    牵涉到军统再次大规模行动,特工总部主任李仕群带着吴四保和佘艾珍等人到场,毕竟是青帮的人,熟人见面好说话。特高课是岗村少佐亲自带队,陈明翔也到场了。

    “从弹壳的规格来看,除了驳壳枪,还使用了p18式冲锋枪,这是典型的军统分子所为,别的势力和组织都不具备这种火力。”

    “从现场的情形判断,军统行动队一定是早就知道运输车要从这里经过,所以在道路两侧埋伏,突然发动了偷袭。”侦缉总队的总队长说道。

    军统要铲除张骁林不是什么秘密,发生这样的事情,在场的人心里都没有可惊奇的,张骁林龟缩在家里不出来,军统沪市区没办法,只能对着他的产业下手。

    “陈翻译,听说你的稽查队扣了我的货,还打了我的人,把武器给收缴了,才导致他们没有抵抗能力军覆没,你是不是给我一个说法?”张骁林死盯着陈明翔说道。

    “你还想要说法?稽查队是金陵政府下属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的下属机构,对沪市物资的进出有责任进行检查监督。”

    “可是你派到码头接货的人呢,张嘴闭嘴都说货物是肥皂,却不肯让稽查队检查,肥皂难道还怕人看?不止如此,还威胁我的科员,嚣张跋扈到了极点,我就怀疑,你凭什么认为自己就有这样的特权?”

    “货是被宪兵队扣的,人也是被宪兵打的,你有本事就去找宪兵司令部要说法,别给我泼脏水,你的人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陈明翔摆明了不吃这一套,当场就怼回去了。

    张骁林没想到陈明翔如此强硬,一时间也没话说了,什么特么的肥皂,里面都是烟土!

    这群心腹跟着他的时间长了,也有点飘了,有日本陆军撑腰,对警察局也照样不买账,更何况是个小小的稽查队!

    “张骁林阁下,你要认真检讨自己的行为,稽查队是金陵政府成立的经济物资监察机构,对沪市的经济发展有重要意义,不得再有类似事件出现。”岗村少佐冷着脸说道。

    “岗村课长,稽查队扣的那些货物,可以还给我了吧?”张骁林急忙问道。

    人死了固然心疼,可是这批烟土价值数十万法币之多,几十家烟馆还等着他供货呢!

    再说,既然是军统行动队干的,那不依不饶的追究,肯定一点效果都没有,还不如暗中搜集点情报给特工总部,或许能抓到凶手报仇雪恨。

    “这个事情的性质很恶劣,三浦将军很生气,你到宪兵司令部去找将军阁下说吧,我们特高课不负责这种事务。”岗村少佐说道。

    陈明翔摆明了就是要给张骁林难堪,作为特高课长,岗村少佐要支持自己手下的工作。

    宪兵司令三浦三郎也不会轻易答应张骁林,明知道稽查队是宪兵司令部的下属机构,还敢这么嚣张,先晾这个老家伙几天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