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

    发烧了?

    看着挺乖的啊,恋爱值也一点点往上涨,虽然偶尔有点违和感,但是她养的孩子能有什么问题?

    必须没问题!有问题打一顿也必须没有问题!

    其实可能还是有点问题的,楚瓷收回手,带着秦以述往楼下走,一边漫不经心的想着。

    比如现在她还是以一个男孩子的身份,这个恋爱值最近突然开始窜动,唔……

    楚瓷眼底划过一道纠结,侧着眸子打量了一下跟在自己身边的这家伙。

    之前太过自然了,完没有在意这个问题,现在这么一想,不会是给掰弯了吧?

    大概是楚瓷的看向他的目光显得太过古怪,秦以述凑得更近了一点,“怎么了?哥哥?”

    楚瓷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下面就是传来程安安的声音,“少爷,我回来了。”

    楚瓷的目光下意识的扭转,看向门口,只见程安安拎着一个大行李箱走进来风尘仆仆的走进来。

    秦以述的脸色一下子暗下去,抬手扯住楚瓷的衣袖,原本就是觉得极其碍眼的程安安,此刻看起来更加的碍眼。

    虽然程安安的年纪比楚瓷大,但因为程安安才算是从小跟楚瓷一起长大,并且一直待在楚瓷身边,还是个女的,也就是这几点让秦以述怎么看怎么觉得程安安不顺眼,却又不能拿她怎么办。

    而且都已经二十三四岁的人了,还不找男朋友,一直跟在哥哥身边做什么?

    对于两人的过度亲昵还有秦以述的敌意,程安安其实在这些年也见多了,算比较习惯,看着秦以述倒是真没有害楚瓷的意思,也就由着楚瓷来。

    小孩子占有欲一般都比较强,她当时是这么想的,但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秦以述还是这么粘着楚瓷的话,她心中其实还是有些奇怪的。

    也有点太粘人了吧?

    但两个年级相仿的‘男孩子’……程安安的眉头皱起来,还是暂时将这个问题抛在脑后,然后对着楚瓷开口,“少爷,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大概的反馈报告我已经带回来了。”

    楚瓷应了一声,牵小朋友一样的牵着一直没说话的秦以述下楼吃饭。

    吃过饭之后,虽然最后的考试对于秦以述已经算是可有可无,但他还需要去上两节自习,于是秦以述去学校,程安安和楚瓷去楚家的公司。

    楚家原本涉黑,但近几年在楚瓷的一步步带领之下,对于这方面的生意几乎不再接触,甚至还协助着政府方面反过来打击了本来想要借助这些力量打压楚家的薛成海等人。

    也就是因为这些事情,薛家最近的情况越发的不好起来。

    等秦以述从学校出来,打算去楚家公司找楚瓷的时候,薛家的人却是出乎他意料的找上了他。

    看着面前温和有礼笑着,动作却是略带几分强硬气势的薛家的某位管理人员,秦以述的眉头微微挑了挑,最后跟着他走进旁边的一家茶馆,倒是想要看看他们在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