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错有感的叹了一口气,“这些山贼动起手来可不像我们这样讲规矩,我们吴家都已经折损了好几个子弟,若是破了天牛关,天姥山里必然也是生灵涂炭!”

    唐期赶紧接话道,“吴兄所言极是,咱们天姥山里的各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蚱蜢,实在没必要相互攻伐,消耗自己的实力,便宜了那些山贼和狐妖。”

    吴错这次被顾盼请来壮声势,本以为这清河派不过是在漓水城有些关系的小门派,并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如今看到清河派传说中修为最高的掌门还未现身,只是来了三个人便将自家和顾家逼得十分狼狈,因此也有些后悔答应顾家,见唐族长给了台阶下,便赶紧点了点头,“多谢唐族长提醒,好在还未犯下大错,我代表吴家,向清河派诸位仙师表示歉意,我们吴家也愿与天姥山的各家和睦相处,此事便就此揭过罢!”

    顾盼见吴家也不愿和清河派为敌,迫于形势,只得也朝清河派几个人拱了拱手,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在下说话难听,还请清河派的几位仙师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我们顾家也愿与大家一起同舟共济,共同面对清风寨和野狐岭的敌人。”

    萧道士朝顾盼啐了一口,“若不是我们几个回来的快,指不定你这狗东西会做出什么事情,现在你们轻描淡写的说上几句,这事难道就这么算了么?”

    顾盼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冷冷的看着清河派的几个人,一旁的吴错脸色也有些难看,作为天姥山实力最强大的一家,放低身段向清河派道歉已经十分给面子了,没想到清河派显然还不肯就此罢休,因此也冷冷的说道,“不知这位萧道长还想有什么要求,一并说来听听?”

    唐期见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双方有要说崩,赶紧萧道士跟前劝道,“萧道长,既然双方还没有因此事受到什么损失,”他瞄了一眼已经被打烂的院子和被褚苓打的口吐鲜血的顾家子弟,然后继续说道,“那便就当没发生过罢,既然顾盼和吴错也道过谦了,老夫作为唐家的族长,说的话也是作数的,黑虎寨的灵石矿皆依以往约定,大半都是你们清河派的,而且黑虎寨的地界,既然大伙都在,便说定了都归清河派,若顾家再敢有其它打算,我唐家定然先一把火烧了这英罗山!”

    一旁的悟心道士也开口劝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几位道友也不必咄咄逼人,既然这位唐族长亲自出来作保,便给唐族长一个面子,就此作罢吧。”

    苏遇和萧道士对视了一眼,虽然自家占理,不过正如悟心道长提醒的一样,清河派终究不是漓水城的土著,若是逼得太甚,说不定这些家族真会联合起来,到时反而不好收拾,便微微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修士打扮的人急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先是诧异的看了一眼院子里有些混乱的情形,很快在人群中找到吴错,几步走到他跟在,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吴错顿时脸色一变,“什么?”

    唐期在这次调解清河派和顾家矛盾的事情上大出风头,占了主导的作用,摆出一副反客为主的态势,见吴错脸色难看,便主动开口问道,“吴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忽然变色?”

    “我们在关外的探子回禀,清风寨在聚集人马,打算趁着大雪封山我们调兵不便,要大举攻击天牛关!”吴错也不隐瞒,让赶来报信的修士将情形说了一遍。

    天牛山位于天姥山的深处,形状神似天牛,因此被唤作天牛山。山后有两条如同天牛触角的狭长谷道,这两条险峻的谷道是沟通天牛山和清风寨之间的主要通道,因此漓水城此前便在两条谷道交汇的关键位置修建了一座天牛关。

    以往漓水城势力强大,因此天牛关外面的两条谷道都是天牛关管辖的范围,不过如今漓水城的驻军退走,占据这片地区的吴家虽然实力不弱,但是还是比不过清风寨,几次交锋下来,虽各有胜负,但是终究是吴家先消耗不起,只得逐渐退了回去,现在只是单单固守天牛关,将两条谷道通通让给了清风寨。

    不过天牛关也是吴家底线,天牛关后面无险可守,只是大片平坦的低矮丘陵,又有几条大河穿流而过,不仅土地肥沃,而且灌溉方便,是天姥山里少有的好地方。一旦天牛关被破,不仅吴家在天牛山附近的大片良田难保,而且清风寨的山贼还可以沿着天姥山里四通八达的道路随意攻击各家,因此不仅是吴家,天姥山各家对天牛关也十分的重视。

    吴错朝众人团团作了一个揖,“各位老友,据探子回禀,这次清风寨山贼来势甚大,最主要的是此次来犯的山贼中修士不少,我担心单靠我们吴家未必能够抵挡的了,因此还忘诸位能够派些修士协助,吴某感激不尽。”然后又朝萧道士拱了拱手,“萧道长,也望清河派能够不计前嫌,帮我们一起守住天牛关!”

    唐期摆了摆手,“吴兄不必客气,当年在漓水城我们便约定好,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既然吴兄开口,那我们唐家也没什么好推辞的,定然会去给你守关。”说着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一个敦实的年轻人,“唐惊,你带几个兄弟去一趟罢!”

    唐惊去年和苏遇一起驰援卢家和飞狐关,擅长使用一块盾牌法器,防御力十分惊人,如今一年多不见,不仅修为达到炼气五层,而且气质也越发沉稳,他低声应了一声,又从唐家来的修士里挑了两个年轻人,径直往下榻的地方去准备出发。

    顾家和吴家交好,自然也不甘人后,顾长青也领着几个顾家的修士紧随其后,急匆匆的跑去准备,众人商议了一番,各家又凑了**个修士,打算随吴家一起往天牛关进发。

    倒是萧道士和苏遇两人有些为难,这吴家不久之前还心怀不轨打算对付自家,没有和他们翻脸已经十分客气,不过清风寨山贼又是天姥山各家的公敌,若是不管不问,到时崔宁为清河派在天姥山好不容易挣下的急公好义名声,怕要受着损失。

    “要是阿宁在,他会怎么办呢?”萧道士有些头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福缘仙途》,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