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人功夫看来不低,明虎队员都是训练成的功夫高手,现在五人加上李添六人和蒙面人对战,好像并没有占什么上风。

    李添的双步露戟又赶到,刷地一声,从蒙面人的身前一劈而下,蒙面人躲闪而过,同时他的左手已经握紧成拳,向着身  旁的一个明虎队员击出,明虎队员被他的这一拳,击中左胸,队员向外倒去。

    其他队员向着蒙面人一阵猛追,大刀在与他的打斗中,不时挥出。

    四个明虎队员分别在几个方位向蒙面人进攻,只见蒙面人在里面不时地上下飞腾,时而有兵器相撞的声音,时而又见他前扑后腾,这几人打得是难解难分。

    蒙面人又来了个大转身,弯刀在他的手里,突然起了个变化,他将手中的力量使在了手心中,弯刀也快速地在手中旋转了起来,他用力将手中的弯刀向外甩出。

    这把弯刀脱离了蒙面人的手,在空中飞旋了起来,一路向着他身边的四个明虎队员飞去。这弯刀像是长着一双眼睛,沿着蒙面人为中心点的一段距离,以差不多相同的半径在外面飞旋。它像是有一根线,这线紧紧拽在蒙面人的手里。

    “当、当。”弯刀与明虎队员的大刀相互碰撞,这快速地碰撞之声,之力,紧紧地擦出了阵阵火花。

    一个明虎队员的大刀向后稍稍退了点,人也不由地没立住,第二圈的弯刀已经飞速地攻了过来。“当,当”,弯刀与大刀撞击之声不觉于耳,“嗤”弯刀贴着一个明虎队员的手臂割了过去。

    鲜血而出。

    李添再次冲上。

    蒙面人在几个明虎队员的夹攻之下,似乎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劣势。他的弯刀在向外飞旋,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当”,弯刀又撞击在李添的双步露戟之上,李添反手一转,双步露戟又向蒙面人的上方游离过去,贴着蒙面人的前胸,向着脸部而去。

    蒙面人身子反向向下一倒。双步露戟向下一压,兵器锋利的钩朝着蒙面人的胸部而去,蒙面人再向下一躺,躺在了地上。

    双步露戟一直跟到底部,蒙面人向外一滚,身体滚出了双步露戟的攻击范围。

    “当”这一声,双步露戟砍在了地面。

    一个明虎队员看到蒙面人倒在地上,抓住了时机,向前一扑,身体同时向前扑去。蒙面人再向外一滚。“当”大刀也砍在地面,蒙面人分毫不伤。

    “你们都于我退下。”一个声音喝道。

    听到这个声音,这些人都退了开去。

    原来是王老

    虎到了,只见他手提紫兽剑,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蒙面人的眼睛亮了一下,他没想到今天这个时候会来这么多的人,本来是自己偷偷而来,没想到却被人发现了,而且发现他的人是王老虎。

    “我们又见面了,圆月弯刀。”王老虎道,“我在土家找了你很久,今天你终于肯大驾献身了。”

    蒙面人没有回答。

    “哈哈,你不敢回答,是吗?”王老虎道,“桂阿嫂。”

    王老虎突然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蒙面人身子怔了一下。

    “看来虎神不愧是虎神,你早就知道是我了。”蒙面人道。

    “说实话,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内鬼是你。你隐藏的这么好,要找出你来真的很难。”王老虎道。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今天你们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话未说完。桂阿嫂手持弯刀向着王老虎冲了过来。

    圆月弯刀还是在桂阿嫂的手中,她一个飞跃,手贴着的弯刀随着她的身体一起飞了过来。王老虎手举紫兽剑,向着飞身而来的桂阿嫂一挡。

    “光”紫兽剑与圆月弯刀发出响亮的一记撞击之声。

    桂阿嫂落地,她向前一路而来,手上的弯刀贴身她的手臂,向着王老虎一路砍去,王老虎边退边挡。

    桂阿嫂一招矸底生风,将手里的内力凝聚,地上的碎石在她的手下聚集了起来,围着她的手四处旋转,像是一个马蜂窝,密密麻麻的黑色灰粒。

    “好强大的内力。”王老虎也一阵吃惊,想不到在这土家中还藏有这样的一个高手,而土家人却不知道  。

    王老虎手中也聚集起了一股力,他还不清楚桂阿嫂的功力,但从她手里聚集起的力,以及手心下的石碎粒,可见她的功力并不一般。王老虎手中也集起了一股力道,这股力道没有外露,而是将它汇于紫兽剑之上。

    紫兽剑发出嗡嗡的响声,这股内力越强大,这嗡嗡之声就更响亮,紫兽剑在震动,剑锋之上的光更见逼人,这是一股寒光。

    桂阿嫂聚集在手上的力已经足够强大,她向着王老虎的方向大喝一声,手听石碎之粒向着王老虎一路袭来,这密集的石粒,像是粒粒子弹,如果没有外力,本不出重。但此刻加上了桂阿嫂的内力,这力道就大的惊人,即使是再小的颗粒,也可能将人击穿。

    这些细小的石碎向王老虎袭来,飞一般的速度。

    王老虎提起紫兽剑,连同紫兽剑上的力。他向前跃起,手中的紫兽剑飞快的甩动起来

    ,向左一挡,向右一挡,这快速地转动,让身处不远的桂阿嫂也感到遇上了对手,寒光闪闪的紫兽剑抵挡着这些细小的石碎。

    “当,当”碰撞之后,石碎与剑磨出一些细小的火花,有些被紫兽隔挡的石碎向着不远处飞出去,这强大的力道还在,这些石碎嵌入了树干这中,还冒着青烟。

    王老虎落地,石碎也完毕。

    “桂阿嫂,你的内力不错。”

    “虎神,你的内力也不错。”

    “今晚桂阿嫂不睡觉,想必是有大事吧。”

    “你也不是没睡吗?”桂阿嫂道,“想不到今晚跟我一样的人挺多。”

    “我现在还有一事想不明白,你是土家人,为什么会在土家做内鬼?”

    “虎神,有些事你永远都不会想明白。”

    “我想我已经想明白了,现在我只是想求证这件事。现在大明还没有整容,还没有玻尿酸,但有一样有,易容。”

    王老虎这一句话说出了口,桂阿嫂身子抖动了  一下,“虎神,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会让你明白的,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根本就不是桂阿嫂!那么,你究竟是谁?”

    “信口开河,异想天开。吃我一刀。”桂阿嫂又向王老虎冲了过来。双方之间根本就没有多少路,就在说话之间,桂阿嫂已经冲到了王老虎的跟前。

    桂阿嫂身形瘦小一些,她向前扑腾着,手中的利刃不时向着王老虎的身前扑去,但她的是短刃,在王老虎长兵器紫兽剑之前,它根本没有什么优势。

    王老虎将内力再次汇聚在紫兽剑之上,一招狂兽破日,这嗡嗡的响声连同紫兽剑的振动一起而来,像是紫兽在呐喊,剑身上忽然多了几道紫光,在这漆黑的夜晚,紫光和寒光交织在一起,分外地耀眼。它们从剑的周身散发出来。

    嗡嗡,紫兽在震动。好像有一股风或是一股寒气袭来的感觉,风沙四起,这扬起的风沙,像是遮住了天空中的月光。

    虎神好强大的气场,桂阿嫂心里暗想道。她将内力集聚在手上,她的左手也凝聚了她八成的内力,她想与王老虎来个硬拼,如果这一镒能挡住,或是将王老虎击伤,那么解决剩下的人会更顺手。

    她想好了对付王老虎的方法,再次凝聚了力,她要将这八成内力聚于手上。

    李添和其他明虎队员则守在一旁,关注着战场,他们还有另一个任务,在王老虎利于不利的情况之下,解救王老虎,或是在蒙面人不利的时候,防止她逃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