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第一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军门枭宠缠绵不休 > 《军门枭宠缠绵不休》正文 226我在我的新婚之夜含笑九泉(三更
    另一边,郁平生他们其实没有走,只是为了不打扰到霍东篱和沐南山,他们就另开了一间包厢而已,就在原来包厢的隔壁。..cop>    郁明陌特意坐在包厢的门口,时不时就探头往外看,一脸的兴奋,还时不时凑到隋逸的耳边说道:“他们还没有出来哦!”

    “坐好!”

    如果不是隋逸拉住她,她已经好几次想要出门去看了。

    “你说他们这么久不出来,在干什么呀?”

    郁明陌其实已经开始脑补各种限量级的画面了。

    隋逸站起来,绕到郁明陌的另一边坐下,将她往里挤,说道:“你坐里面去!不要再关注他们了,他们不需要你操心。你有那闲心,还不如操心一下我。”

    “你难道就一点也不好奇吗?”

    那样基情满满的画面,郁明陌觉得光是想想,就好激动。

    “不好奇。”

    “切!”

    郁明陌挥了挥手,觉得隋逸实在是太没意思了。

    “行了,要开始做游戏了,你赶紧的听规则,等会要是输了,我可不管你。”

    隋逸伸手环住郁明陌的腰间,一手拉住她的手,说道。

    郁明陌于是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只见站在包厢的裴威拍了拍掌,说道:“所有人出列,整齐的排成一排,接下来,我们来做一个小游戏,活跃一下气氛。”

    除了乔青之外,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乔青自从被霍东篱拒绝之后,情绪就有些低落。大家也都理解她的心情,这种事情别人帮不上忙,只能靠自己想通。所以,大家都极有默契的没有去打扰她。

    “接下来,从左至右开始,每个人说一个成语。要求这个成语中必须要有动物,或者有数字。”

    裴威又说道。

    因为裴威也没有说具体的规则,所以大家都是云里雾里的,不过听着倒不是很难的样子,只是有点好奇这个游戏的后续而已。

    “如狼似虎。”

    第一个是隋然。

    “生龙活虎。”

    第二个是顾萌。

    “含笑九泉。”

    第三个是傅云中。

    “招峰引蝶。”

    第四个是明槿舒。

    “十十美。”

    第五个是郁平生。

    “万事如意。”

    第六个是张相思。

    “一石二鸟。”

    第七个是隋逸。

    “引狼入室。”

    第个是郁明陌。

    裴威听着他们一个个报出成语,然后微微笑着道:“接下来,请大家注意,前方高明。依旧是从左至右,每个人照着我给的台词念:大家好!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哦!我在我的新婚之夜后面接你们刚才说的成语。”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愣,纷纷开始想着自己的将成语连起来念的意思。

    “现在从隋然开始。”

    而裴威却没有给他们多少反应的时间,就开始了游戏。

    “大家好!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哦!我在我的新婚之夜如狼似虎!”

    接着是顾萌。

    “大家好!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哦!我在我的新婚之夜生龙活虎!”

    然后是傅云中。

    “大家好!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哦!我在我的新婚之夜,新婚之夜”

    傅云中心里苦,后面的话,他有点念不出来。

    “傅总,你要是犯规,受惩罚的就是明影后呢。来!大声的念出来!”

    这下众人都回味过来了,没等他念出来,就已经笑成一团了。

    “你还剩三秒钟的时间!”

    “大家好!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哦!我在我的新婚之夜含笑九泉!”

    傅云中眼一闭,大声的喊了出来。

    然后,傅云中被明槿舒打了一顿,而其他人则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轮到明槿舒时,也比较有意境。

    “我在我的新婚之夜在新婚之夜招蜂引蝶。”

    傅云中很委曲搂住了明槿舒的腰,明槿舒则表示很无奈。

    “傅总,你在新婚之夜都含笑九泉了,我只好去招蜂引蝶了,毕竟我可不想守活寡!”

    “紧紧,为什么连你也嘲笑我?”

    明槿舒表示,这个梗她能笑一年。

    郁平生和张相思的话,比较中规中矩,意境也不错。

    而隋逸则是:我在我的新婚之夜一石二鸟。

    郁明陌则是:我在我的新婚之夜引狼入室。

    这两位的话,就比较生猛了,意境也十分的深远。

    这一圈下来,所有人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特别是傅云中那个“我在我的新婚之夜含笑九泉”的梗,真的笑得停不下来。

    不得不说,裴威确实是带动气氛的高手,这个小游戏之后,整间包厢的气氛就高涨起来了。

    “来玩骰子怎么样?”

    裴威提议道。..cop>    “好呀,好呀!”

    郁明陌喜欢玩这个,立刻就搬了张凳子坐了过去。

    “隋少校叫的小姑娘,输了可是要喝酒的哦!”

    裴威的烟瘾又犯了,但又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抽烟,只好叼了一根烟在嘴里解解馋。

    “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郁明陌哼了一声说道。

    隋逸也搬了一张凳子在郁明陌的身旁坐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隋逸,你说我会输吗?”

    “不会。”

    隋逸说道。

    “可是他觉着我会输。”

    郁明陌有点不太高兴,撅着嘴说道。

    “没事,我帮你,让他输。”

    “还能请帮手的吗?”

    郁明陌:“你也可以请帮手。”

    假如你请得到的话。

    “就知道欺负我这只单身狗。”

    裴威哭丧着脸说道。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隋逸笑着道。

    “有女朋友了不起吗?”

    “当然,不然你也有一个给我们看一下?”

    隋逸搂住郁明陌的腰,挑衅的道。

    裴威卒!

    接着,其他人也都过来打算一起玩。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由几个女孩子来玩,男人当军师,同时也替女孩子们受罚。

    然而,除了裴威,其他人都是成双成对的。最后就是裴威这妇女之友,带着张相思,明槿舒,郁明陌,顾萌玩骰子。而郁平生,傅云中,隋逸,隋然则分别当她们的军师。

    开始的时候,四个男人都信心满满。毕竟是以对一,一定让裴威输得裤子都不剩。然而,所谓情场失意,赌场得意。今晚裴威的手气就像是开了挂似的,每把掷出来的点数都好破了天际。

    第一把,顾萌输了第二把,明槿舒输了第三把,郁明陌输了第四把,张相思输了。总之,就是他们四个轮着来,都不带停歇的。而四个男人,则是轮着喝酒,替女孩子受罚。

    裴威伸手将额间的碎发往头上梳,得意的道:“从现在这一刻起,请叫我赌神!”

    众人纷纷作呕吐壮。

    “那行吧!我改一个,叫孤独求败!”

    裴威耍宝地道。

    “东方不败还差不多!”

    郁明陌掏着他扮了一个鬼眼,吐了吐舌头,说道。

    “隋少校,管管你家这小娇妻,不然你还有得酒喝呢。”

    裴威现在有点嚣张。

    而隋逸则是被小娇妻这三个字给取悦了,倒也没和裴威扛。

    就这说话间,张相思又输了。

    “郁教官,来!喝酒!”裴威倒了一杯啤洒,递给郁平生,故作一脸惋惜道:“唉!其实我也想喝酒来着,奈何你们连个喝酒的机会都不给我。”他微微一顿,双手一揖,又道:“各位大佬,求赐酒!”

    郁平生嘴角抽了抽,接过裴威递过来的啤酒,一饮而尽。但最后一口酒却没有急于吞下去,而是含在嘴里,然后伸手搂住张相思的腰,吻上了她的唇,然后将那一口酒渡进了张相思的嘴里。

    “教官再教你一件事情,这才叫喝酒,懂么?”

    郁平生依旧搂着张相思没放手,微微一挑眉道。

    然后,裴威又一次被呛得说不出话来了。

    “赌场得意,情场失意呀!兄弟。”

    隋然伸手拍了拍裴威的肩膀,意有所指。

    裴威看了看张相思,又看了看隋然,然后趴在他的肩膀上说道:“彼此彼此!同是天涯沦落人呀!”

    下一秒,他就被顾萌给推开了。

    “起开!”

    裴威欲哭无泪,“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然后,他们又玩了一会儿,裴威依旧是把把赢。几个女孩觉得没意思,就不肯再玩了。

    然后,裴威被几个男人合起来修理了一顿,因为他没有绅士风度,不知道谦让,扫了女孩子们的兴。

    于是,女孩子们凑一堆开始聊天。而几个男人则是坐一起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酒。

    酒过三巡之后,裴威突然站了起来,对着郁平生举起了酒杯,然后说道:“郁平生,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张小仙女是我和隋然心中的白月光,明明我们比你先认识她,最后却被你给摘走了,我们心里其实是很不服气的。”

    “呵!你现在还想怎样?”

    向来冷静的郁平生,只要一碰上张相思的事情,那绝对就是一幅如临大敌的模样。

    “不想怎样。你抱得美人归,还不许我缅怀一下吗?”

    “所以呢?”

    裴威也不管郁平生愿不愿意,就将手中的酒杯递了过去,和他的杯子碰了碰,说道:“所以对她好点,你要是敢对不起她”

    后面的话,裴威没有说完,而是朝着郁平生挥了挥拳头。

    “就凭你?”

    “我倒不希望有那么一天,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裴威也不是个怕事的。”

    郁平生心里不是很舒服,毕竟不管哪个男人被情敌这样挑衅,心里都会不好受。但是裴威的话很真诚,郁平生知道他是向着张相思的,他是真心对张相思好的。所以,他即便心里不爽,也没有和裴威计较了。

    “知道了。”

    他握着酒杯和裴威碰杯,然后举杯一口饮尽。

    “还有我也是!”

    隋然也对着郁平生举起了酒杯。

    郁平生只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杯和隋然碰了碰,说道:“行了!我警告你们俩个,少我老婆。”

    而原本坐在角落里的乔青,突然就走到几个男人这边坐了下来,二话不说,就开了一瓶啤酒,也不用杯子,直接就用瓶干。

    “乔姑奶奶,你慢点喝,少喝点!”

    裴威连忙去抢乔青的酒瓶。

    乔青却大力的伸手推开了他,转身又拿起酒瓶开始往嘴里灌酒。

    “乔爷,咱有点出息,成不成?不就是个男人吗?你至于吗?”

    乔青这副要死要活的模样,裴威是无法理解的。

    “你懂个屁呀!”

    乔青喝完一瓶酒,又要去开另外一瓶。

    “我怎么就不懂了?”裴威又去抢乔青手里的酒瓶,一边说道:“我也失过恋的,你见我要死要活了吗?”

    “我呸!谁知道你偷偷躲在被窝里哭过多少回?”

    乔青双手抱住酒瓶,不撒手。

    “行,行,行!你说的对,好吧?”

    “少费话!是兄弟就陪我喝酒,今晚不醉不归。”

    “行!今晚就舍命赔君子。”

    “够义气!”

    然后,裴威这个劝乔青不要喝酒的,也跟着她一起喝了起来。一开始,裴威是用杯子在喝,然后被一直拿着酒瓶干的乔青狠狠的嘲笑了一番,于是,裴威也改用酒瓶干。

    两人就这样拼起酒来了,而其他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场了,最后走的是张相思和郁平生。他们原本是打算结了账,就裴威和乔青这两人送回家的。可没想到这两人酒量竟然那么好,干了两箱啤酒还没有醉。两人似乎是喝上了瘾,都不肯回家,就换了一个地方继续喝。

    那一晚,两人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最后,是两人都醉了。但好在,两人酒品都还不错,没有撒酒疯,也没有睡大街,而是在酒店开了一间房。

    没有错,就是一间房,然后睡在了一起。

    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他们是从一张床醒来的,sb,所有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做了。

    17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三五第一小说网www.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