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针对江门派发动总攻失败,自己还差点在家门口被人摁死,时过境迁韩尚浩痛定思痛,真的冷静下来决心好好整治手下人。

    金幸树那小子都有战斧做靠山,他凭借裙带关系跟崔家搭上其实也不是完靠谱。

    这不,一个没注意也是国外来的DGS还光明正大在他们H国黑道立足,转眼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韩尚浩心里那个怄火,不知不觉他们新友会距离高高在上的龙图霸业是越来越远了。

    但无论如何,手下不整治,大家伙一直醉生梦死再遇到上次的情况八成还要挨打。

    韩尚浩丢不起那个人,明明他爸还活着的时候新友会的弟兄都敢打敢拼,这片江山也是血和泪堆积而成,换了他这茬怎么就变得疲软。

    为此他特地花大价钱请外面训练雇佣兵的教练,来专门对他手下的精英骨干成员进行逐一特训。

    除此之外那些打手小弟使用的装备,刀具等等都被他进行过一轮升级。

    输人不输阵,他想今后再对上江门派和DGS铁定也能一争高下,不曾想这一转眼才两个月过去,他还没等磨刀霍霍向别人,别人反而按耐不住打上门来了。

    好家伙,这是根本不把他韩家放在眼里,韩尚浩气急反笑,让手下倾巢而出,正面迎接DGS的袭击,誓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一个外来的势力还想在H国压住新友会这个地头蛇的锋芒?

    “老大,DGS的大部队已经杀到桐滨洞,就快打到我们家门口了!”

    “呵呵,那就关门打狗,今天不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我韩尚浩三个字倒过来写!”

    韩尚浩擦拭着自己的爱枪,目光狠戾,只等带领手下大杀四方。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韩尚浩一看来电显示,不得不按下不耐烦接听。

    “喂,原来是崔公子,不好意思我现在太忙了,暂时没空去您那儿……什么?您让我暂避风头,不要跟DGS对上?这不是开玩笑吗,DGS已经欺到我们头上了,再不加以反击,让人看了还以为新友会都是一群怂包!”

    韩尚浩对崔闵俊的意思嗤之以鼻,电话另一头崔闵俊就知道韩尚浩骨子里跟南充栋那个疯狗一样,都野性难驯。

    平时人模狗样隐藏得很好,现在一遇到关乎新友会的大事,他们只知道热血冲脑,有勇无谋地跟敌人硬碰硬,从来不知道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

    崔闵俊眯起眼睛,最后发出通牒道:“现在在桐滨洞外围尚且有崔家的精英在为你们抵挡,但那只是一时,超过他们能支持的程度我会命令他们回来,介时将会由你亲自带领新友会跟他们碰上。

    DGS来势汹汹,背靠郑光勇那个有钱没处花的老匹夫,你们对上装备精良的专业雇佣兵讨不到好处,所以目前权宜之计还是避其锋芒留待时机反扑为好。”

    “十分感谢崔公子您的好意,可惜我注定要让您失望了。”

    韩尚浩脸上挤出皮笑肉不笑的扭曲神情,崔闵俊在电话另一边并没有看到。

    韩尚浩知道崔家从来没把新友会和他放在眼里,可崔闵俊这么直白地说他们新友会实力不行,就只适合做崔家的狗腿子,遇到稍强的势力为保存手下,最好先躲为妙,韩尚浩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心头在叫嚣,新友会各种腥风血雨都撑过来了,这一片江山也是通过弟兄们敢打敢冲卖命拼来的,还怕别人用相同方法动摇他们的地位吗?

    就算是DGS打来了,他们装备精良,即使他们这些人都得拿命拼,他们也绝不认输!

    头可断血可流,新友会的尊严,还有他韩尚浩的威严不能丢,一旦今天退了,手下小弟怎么看他,新友会还怎么在H国混下去!

    韩尚浩勉强压住自己的暴脾气,好声好气地跟崔闵俊说完,话里话外无非是这回不用崔家多管闲事,江湖事江湖了。

    他心意一定,崔闵俊眼看根本劝不住了,叹息一声挂掉电话同时也命令在桐滨洞外围严阵以待的崔家精英撤回来。

    原本他就是看在韩尚浩与新友会还有用的情况下才给他留条后路,现在看来,韩尚浩和新友会都不识抬举,徒逞匹夫之勇,这次被DGS攻打,多半势力范围又要大幅度缩水,这样的新友会是否能给崔家提供帮助,崔家是否要继续关照他们,都有待商榷。

    反正这个时候韩尚浩既然说非打不可,那他就顺势把人撤回,给骄傲的韩尚浩一个教训,警告他崔家能援手也能放弃他。

    “不过新友会与DGS双方打起来的话,彩琳的安是个问题。”

    想罢,崔闵俊又打发心腹下属派人手去韩家,务必将韩彩琳给接出来,千万别受到战火的波及。

    韩尚浩挂断电话没多久,一点不意外手下慌张来报,刚还被拦在桐滨洞外面的DGS已经杀进了他们的大本营。

    “慌什么,他们敢打进来我们就敢包他们饺子!”

    韩尚浩杀气腾腾地说完,振臂一呼,“所有弟兄,跟我出去迎敌,让DGS那群外国佬好好见识咱们新友会的威风!”

    “老大万岁,新友会最强!”

    众人喊着口号倾巢而出,韩尚浩紧随其后。

    不知何时他手下的江宇诚不见了踪影,韩尚浩满脑子都是反攻DGS的熊熊战意和怒火,也浑然不觉他的忽然失踪。

    江宇诚这个时候人在韩家后院,在尽力劝说韩彩琳顾大局。

    一旦韩尚浩率领新友会弟兄走向穷途,别再顾忌兄妹情义,无论如何先反了韩尚浩,带领新友会暂避风头,否则照着韩尚浩死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搞不好新友会能就此毁于一旦。

    “情形真有你说的那么严峻?我觉得我哥会量力而行。”韩彩琳紧蹙眉头,犹豫地道。

    “凡事都有例外,况且这次DGS针对我们新友会是直捣黄龙,多半这场大战不打到哪一方彻底低头认输不会罢休,大小姐您想以老大的脾气,他可能认败吗?到时候他只会无穷无尽拿弟兄们的命跟DGS拼啊!”江宇诚心急如焚地说道。

    韩彩琳被他说得一惊,心里也承认以韩尚浩的性格,确实干得出为了不认败,执意拿弟兄们的耗损跟DGS拼到底的事。

    “这种局面,到底需要我怎么做?”韩彩琳忙问江宇诚的意见。

    江宇诚急躁的情绪收敛起来,冷静道:“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新友会必须由您说了算,也就是说我将支持您取代老大的位置,而且我想安宰昌那边,也是巴不得您对老大取而代之的吧?”

    “你连大叔那儿也清楚……好的,我明白了。”

    都到新友会生死存亡的时刻,韩彩琳不想多计较江宇诚窥探她多时的问题,心情沉重地点头答应下来。

    他们刚说好,后院就闪进几道训练有素的身影。

    “韩小姐,外面战火连天,韩家已是是非之地,少爷特地派我们来接您,请跟我们走吧。”

    “你们是崔闵俊派来的?麻烦告诉他,韩家出事我作为韩家大小姐不能撒手不管。这是我的家,我的社团和兄弟,不到最后时刻我不会走的。”

    就是刚刚被他们的出现吓了一跳的江宇诚,听到他们的话也不禁跳脚道:“我们大小姐还有她的使命在身,决不能跟你们走!”

    韩大小姐顽固不化就算了,这人算哪根葱。

    崔家的精英们对视一眼,都露出了十分不屑的笑容,看得江宇诚愈发气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