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搜索《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35d1》,或者《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三五第一》,就可以看到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    再说沈衣雪和历劫,再一次在麒麟峰顶落下,沈衣雪这才开始问历劫“这里,和轩辕有什么关系?”

    历劫抬头看了一眼黑沉沉,却隐约有星光闪烁的夜空,这才简单讲述了他不辞而别的经过。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35d1.cOM

    本来,他借用了一丝真正的天道之力以后,身体虚弱,再加上肩头被夏氏抓伤,中了不知名的毒素,根本就动弹不得。

    可是就在沈衣雪在麒麟峰脚下独自应对夏氏的时候,那些散逸开来的七彩混沌之气碎芒,虽然最终消散在了天地之间,然而却在不知不觉间,转化成了最原始的天地灵气。

    就是这些天地灵气,悄然改变了麒麟峰四周的环境,让独自留在麒麟峰顶上的历劫,与无名之地间,再一次生出那种特有的神秘联系来!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历劫感觉到了在借用天道之力以后所生出的那种疲惫虚弱之感,倏然消失。

    他知道时机难得,错过了这一次机会,还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生出与无名之地间的联系来,于是在以神念向沈衣雪传讯的同时,急匆匆地就顺着这一丝联系,破开空间,想要返回无名之地!

    之所以说是想要返回,而不是直接说返回了无名之地,那是因为,虽然历劫与无名之地间再一次生出了特有的神秘联系,也成功破开了空间,却没有顺记地进入无名之地。

    听到这里,沈衣雪忍不住问“你没有进入无名之地?那你离开了这么长时间,是去了哪里?”

    她将手中的战天剑举了起来,又问“而且,这和战天剑,和轩辕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历劫听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及轩辕昰,心中不禁生出一丝失落,可却又因为自己的突然离开而有些心虚,因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轻叹了一声,看向沈衣雪的目光当中,带了一丝莫名的复杂。

    沈衣雪感觉到了历劫目光的变化,瞬间也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然而她只要想到历劫的突然离开,心中就难免有气,于是绷着脸道“如果,如果你能够进入无名之地,是不是就……”

    “不再回来”这四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历劫急匆匆地伸手压住了她微张的柔软红唇,也将她没来得及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不会,永远不会!”他如同保证一般低喃,声音当中却是不自觉地带了一丝落寞,情不自禁的伸出双臂,似乎想要将沈衣雪拥入怀中,却在最后一刻,不知何故又犹豫了一下。

    于是,原本准备落到沈衣雪肩头的手掌改为指向头顶的天空“之前墨山村的自成天地,再加上你散逸出来的混沌之气,机缘巧合之下,这才让我再次与无名之地生出了联系。”

    那样的机会稍纵即逝,所以历劫急匆匆的以神念留信,就破开了空间,想要回到无名之地。

    只是,历劫并没有真正的进入无名之地。

    因为,原本被一层乳白色浓稠的天地灵气所包围的无名之地外围,不知从何时开始,竟然被一层如同血浆一般的事物笼罩起来!

    历劫试图以真气开辟出一条路来,却遭到了那血浆一般事物的反噬,凝聚出各种各样的形象张牙舞爪,似乎要将历劫吞噬其中!

    已经到了无名之地外,历劫自然是不甘心就此离开。只是,毕竟他才刚刚借用了一丝天道之力,此刻能够动用的力量并不多,所以不但未能顺利进无名之地,反而险些被那些血浆吞噬。

    那些如同血浆一般浓稠的事物分出了七八绺来,如同触手一般,将历劫牢牢缠住,历劫动用了所有的真气,包括伽蓝静心珠,也未能脱身。

    就在历劫以为他再也无法返回人界墨山山顶的时候,那鲜红的“血浆”突然好像被人从内部划开,裂出一道大口来,紧跟着战天剑就从中飞出,长大了缠在历劫身上的那些血浆触手。

    战天剑又为历劫开空间,历劫这才得以脱身,再次返回了墨山村。

    沈衣雪问“也就是说,你又没有见到轩辕?”

    历劫神色凝重的摇头“没有,不过我却感应到了轩辕昰的存在!”

    他说“轩辕昰应当就在那‘血浆’背后的无名之地!”

    无名之地?!沈衣雪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当初,白玉沉开辟的临时通道崩塌,轩辕昰为了讲她送入尚未完崩塌的通道,自己自身陷入虚空乱流当中,结果竟然会出现在无名之地?却听历劫又道“不但轩辕昰,如慧应该也在那里。”

    如慧?竟然也在无名之地?

    这护天道人所在的,用以维护天道的无名之地,这是从何时开始成了茶寮酒肆,竟是人人都可去得?

    可若是人人都能去得,为何偏偏历劫这个真正的护天道人反而被拒之门外?

    沈衣雪越想越心惊,之前对于历劫不辞而别的种种不满也消散了大半,关切地问“无名之地,这是出了什么事?”

    历劫摇头,苦笑“或许是我离开无名之地的时间太久,竟不知这变故是从何时开始?”

    他说“不过,想来这就是我始终无法与无名之地间生出联系的原因。”

    “只是不知道,无名之地出了如此变故,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如何。”历劫的眉头紧锁,忧心忡忡,“是否还在无名之地,又是否安无虞。”

    “师父?”

    历劫提到“师父”沈衣雪的第一反应就是清德清行和清言三人,可那三个人不是已经……

    她楞楞地不知如何开口,却见历劫叹息一声,终于忍不住伸手轻点她鼻尖“是将护天道人职责传承于我的师父。”

    沈衣雪自然明白历劫的意思,只是神色却仍旧难免有些黯然“都是因为我……”

    话未说完,历劫的手掌已经掩住了她的红唇“不,丫头,那与你无关。反而是我,一直都不曾看清楚自己的心!”

    温热的指腹,依旧带着熟悉的檀香气息,然而却是极其淡薄,若非他的手指此刻正在她的鼻端之下,怕是她都无法嗅到那一丝气息。

    历劫,这个在佛宗檀香气息浸润之下长大,天生具有檀香骨的男子,这是多久,没有再回佛宗了?

    他为了她,与他佛宗的三位师父反目,与叛出佛宗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如今,同样也是为了她,与他在无名之地,传承维护天道职责的师父,也是断了联系。

    他为了她,同样失去了太多。

    之前因为历劫不辞而被而生出的种种失落,不快至此完地烟消云散,同时沈衣雪的心头,却又涌出了沉重的愧疚之情来,沉甸甸地,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一直都以为,她亏欠轩辕昰,或者说夜流觞许多,可同样地,她亏欠历劫的,也不少!

    她分不清究竟亏欠谁的更多,只是却同样都沉重地让她无力承担。

    默然许久,沈衣雪才抬起头来,却正对上男子温润平和的目光,正温柔地注视着自己,让她的心中不由一颤,迅速低下头去。

    “丫头!”男子的目光虽然温和,却在一瞬间看透了她所有的心事,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用力托起了她细巧的下巴,不肯让她回避他的视线,“不准逃!”

    沈衣雪被他看穿,说穿,心头微恼“我没有!”

    “好,你没有。”这一次历劫却并不拆穿她,反而是温柔地一笑,“你没有。”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沈衣雪瞬间有种掉进了坑里爬不出来的感觉。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辩解,却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出合适的说辞来。

    历劫轻笑,晶亮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宠溺,温柔的语气中却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坚持“你没有逃,我也不会让你逃。”

    沈衣雪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自己,果然是落入了他言辞的圈套当中!

    从此以后就是当真想要逃避这两个人,都没了借口!

    难得的温馨安宁只有片刻,历劫就松开了她,深吸一口气,道“丫头,我想要再次破开空间,进入无名之地,恐怕还要靠你的混沌之气。”

    这才是历劫再次返回麒麟峰顶的真正目的。

    只有返回麒麟峰顶,再次依靠着沈衣雪的混沌之气,与无名之地生出感应和联系来,他才有可能再次返回无名之地。然后,自然是想办法进去。

    沈衣雪想了想,问历劫“我能不能和你一同进去?”

    历劫几乎是立刻反对“不能。”

    沈衣雪也坚持道“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她说“我的伽蓝冰魄针上有天道气息,可以不受约束穿梭六界,你们护天道人所在的无名之地,应该也不会排斥我才对。”

    历劫“丫头,这不是排斥或者不排斥的问题,而是……”

    他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这一次可能会十分危险,我怕无法护你周。”

    沈衣雪“我能保护好自己,不用你分心。反而是你,又有多少把握?”

    她目光清亮,不肯让历劫有丝毫回避的机会“说实话。”

    历劫垂下头去“那种如同血浆一样的事物,我从未见过,也……没有把握。”

    “所以,我更要跟着你一起去了。”沈衣雪最后下了结论,她抬头,目光似要透进他的心底深处,“我怕你会一去不回。”

    一去不回,自然不是历劫就此留在无名之地,而是另外一种,永远地都不会回来的那种,沈衣雪不敢说出口。

    历劫的心头一软,眼底竟不自觉地有一丝水雾迷蒙了视线,然而眼前女子的眉目却是愈发清晰。

    他的丫头,这是要与他同生共死!

    只是他又于心何忍?

    历劫的嘴唇动了动,正要再劝,却听到脚下隐隐地传来“啊”地一声惊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