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他,果真是不正常。</p>

    甄悠稍稍放柔了语气,“乔治之,你为什么要这么生气?无论我是为了什么而赶去你的订婚仪式,都不会影响什么吧?你真的没必要这么……”</p>

    “我要的是你的答案!Answer!”乔治之不厌其烦地继续强调。</p>

    那张英俊的脸上不苟言笑,多了一丝执着。</p>

    甄悠还真是败给他了,不得不说道:“我不清楚。”</p>

    乔治之皱眉,“什么意思?”</p>

    “不清楚就是不清楚,我就是想去看看……”甄悠有点无赖的孩子气,“不行吗?”</p>

    乔治之轻嗤,“然后,再对我说一声恭喜?”</p>

    “应该……是吧。”她犹豫着道:“毕竟你曾经帮过我。虽然咱们之间是互惠互利,但你帮我是真,我不能否定这一点。</p>

    你有喜事,我不去道一声恭喜的话,似乎是说不过去的。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C国人,我自小就被灌输了礼尚往来这一套。</p>

    好歹,你也算是我的朋友,你的大日子我总得去凑个热闹吧?倒是你,突然就订婚,也不给我发邀请函,让我被拒之门外,颜面扫地……哼。”</p>

    说到最后,甄悠还嗔了一声。</p>

    乔治之当真是有些被她弄懵了,绕来绕去,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成了朋友啦?</p>

    她单方面解除了两人之间的买卖协议,他有同意过吗?</p>

    怒气值有飙升趋势,乔治之忍了又忍,才让自己冷静下来。</p>

    “这些天你躲哪儿去了?故意不接电话玩失踪避着我是吧?”他选择去追究她的错处。</p>

    当然,他可也是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结果她却像人间蒸发似的。</p>

    “我在外地拍收尾戏,顺道在那边游玩了一下。至于玩失踪避着你,那当真是冤枉哦!</p>

    人家看到你和黛丝订婚的消息之后太过于震惊,一不小心就将手机给摔坏了啦,不过为了省钱就没有去新买一部。”</p>

    甄悠恐怕连自己都不知晓,自己说着说着,语气中便不由自主地染上了一抹嗲音。</p>

    那,是她惯常对着乔治之时便用的。</p>

    没想到,习惯成自然,又情不自禁地展现了出来。</p>

    乔治之听着,便想要笑。</p>

    刚刚已经见识过了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冷不丁又见识到了她和以往那样逢迎他的一面,熟悉得让他想马上将她扑倒,压在身下。</p>

    该死!</p>

    他和她的这场交易,怎么可能结束?</p>

    自家小兄弟,都对她上瘾了……</p>

    出租车到达目的地,乔治之便有些急不可耐地拽着甄悠的手臂,便要将她往前拖。</p>

    甄悠不得不高声提醒:“我的行李!”</p>

    在机场的时候,拉杆箱险些就被他给扔了。</p>

    这会儿,他又要将它遗落在车上吗?</p>

    等到两人一拉杆箱的组合乘电梯上了公寓顶楼,一进门,乔治之便直接将她给推在了门上。</p>

    大掌急切地就开始为非作歹,直到抓住那令他朝思暮想的……</p>

    熟悉的感觉回归手心,乔治之直接再将她的一字领衫往下一拉!</p>

    紧接着,甄悠后背的排扣“咔哒”一声,再无阻挡。</p>

    他的眼,对上那雪中樱花后,瞬间红了几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