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博格他可是级阶三灵阶的超凡者,又是被神所眷顾的职业,怎么可能会悄无声息的死在这种地方?这也太荒唐了!”

    看着锋利如刀的现实,古焦心里又惊又怒,哪怕是他身侧总是平静似水的姬娜,在此刻,也是被突如其来的冲击给震得不清。

    因为某些原因,四大商会能带来的超凡者战力最高也不过级阶三,目的就是在即将到来的祭祀典礼上,获取“远古意志”的祝福,从而将利益最大化。

    可是现在还没到超级商会之间互相争斗的时候,曙光商会就率先阵亡了一名顶尖战力,这不可谓不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能用这样骇人听闻的手段杀死“银色守卫”,这个袭击者的实力该有多么恐怖呢……

    姬娜很清楚博格的超凡能力,尽管他没什么攻击手段,但那近乎完美的防御,可是能免疫级别相似的实体、精神、能量的攻击。

    “莫非……这个袭击者是级阶五左右的超凡者?也只有这样,才能做到这匪夷所思的场景,可是他为什么要针对曙光商会呢……”

    姬娜想来想去,还是捉摸不透原因。

    如果让她知道,是谁招惹到这种级别的强者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个人推出曙光商会,借此平息那位强者的怒火。

    这样没眼力的白痴,还是早点消失比较好。

    ……

    另一侧,比尔森看着窃窃私语的两人,同样也拉过自己身侧眉目冷冽的剑客,轻声问道:

    “柯卓,你能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事情吗?”

    “可以。”被称为柯卓的青年剑士双手抱胸,怀中别着一把新翠竹刀:“呵,他们商会有个叫博格的超凡者出事了,灵魂水晶已经破碎,估计就跟今天晚上的事情有关。”

    “哈哈,我说嘛,怎么突然就聚集到这里了,真是大快人心!”比尔森抚掌大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没有什么是比看到其他商会吃瘪,让他更感到有趣的事情了。

    四个超级商会,除去暂时为孤家寡人的伊莱恩.威廉姆斯以外,就属曙光商会的姬娜.罗德里格斯最为强势,但今天晚上的这件事,无疑是让梵都这方逆流直上,成为目前为止最为强大的外来势力。

    同为世界级商会,比尔森不会对较为势弱的姬娜或者雪魅怎么样,但到时候做点手脚还是可以的,比如杀光他们的超凡者……

    相信就算是商会知道了,也不会怪他的。

    ……

    在简单的商量后,姬娜和古焦准备静观其变,不管那隐藏在阴影之中的袭击者,有什么目的,他们都只能这样做,没有办法。

    毕竟一个擅长袭击的灾难级超凡者,是完有能力在不知不觉中杀光他们这群脆皮,只是在人数的加持下,需要逐个击破。

    骤然间,气温降低了不少。

    望着塔下缓缓升起的蓝色冰晶,姬娜笑道:

    “看来我们迟到的朋友也要登场了呢。”

    “哈哈,我估计那个伊莱恩是没胆量来的,作为龙舌兰商会的驻守使者,身边竟然连个侍从都没有,真是不要笑死人了……”

    比尔森还是那幅不怼人不舒服斯基的态度,语气里是对伊莱恩难以掩饰的嫉妒。

    在日常的机械组装实践课上,伊莱恩总是以各种第一夺得了莫里森.琼斯的另眼相看,说不定还私下被开了小灶,谁知道呢。

    冰晶腾空而起,在上升至与塔顶平行的时候,陡然颤裂,露出两道人影走来。

    前者正是极地商会的驻守使者雪魅,她笑吟吟地看着众人,频频点头,白皙如玉的脖颈上还是那条蓝色丝巾,丰满的身段格外迷人。

    后者则是一位身形佝偻,脸上满是皱纹的老妇人,她负手而立,细微如缝的双眼冷冷注视左侧的比尔森,仿佛想活吞了对方。

    伸出白嫩浑圆的手臂抚摸秀发,雪魅道:

    “看来大家的精神都不错呢,经过白天的进修还不够,竟然还在这里举行晚会,年轻真好呀……”

    如果单论年龄,雪魅确实要比其他三人要大上一些,而年龄最小的驻守使者,无疑就是伊莱恩。

    听着那糯糯的声音,姬娜不由挤出笑容:

    “雪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应该就是极地商会的‘雪灾’霍德霍姆夫人吧?很荣幸认识您。”

    “不用客气,罗德里格斯小姐。”那位老妇人点点头,表情仍然严肃,“我跟你们商会的‘致命绽放’夫人是老朋友了,所以我们同样不是敌人,极地商会就更不是了。”

    “致命绽放”夫人?难道就是……姬娜陡然回想起那道极具危险的女性身影,娇躯轻颤。

    她可是见识过那位大人的厉害,虽然只是级阶四,但寻常的级阶六不愿意招惹对方,原因就是保命能力极强,其他能力还拥有各种恶心的作用,既杀不死还容易惹得一身骚。

    而这位“雪灾”和那位夫人交好,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证明了她的强悍,毕竟强者之间才能称为“朋友”,否则总会低人一等。

    金玛瑙商会这边,比尔森看着面容阴寒的霍德霍姆,脖子不自觉地缩了起来,有些不明所以。

    倒是旁边的剑士柯卓沉吟半晌后,靠了上来,对着目光犀利的老妇人恭敬地低下头,说道:

    “‘雪灾’夫人,我是来自梵都朱雀山的柯卓,老师‘千手’曾多次提起过您,非常想念,不知道您最近可有时间相聚相聚?”

    他的态度放得非常低,不仅是因为“雪灾”的身份,更是因为对方的出现打破了商会之间的平衡,是目前最大的不可控因素。

    试想一下,要在这么一个成名已久的灾难级手里虎口夺食,恐怕就是在送,毕竟低阶和中阶的差距,可不是人数能弥补的。

    “‘千手’……那个老家伙居然还没死?”

    像是想起了什么怀念的往事,霍德霍姆嘴角上扬,脸皮抖动,终于露出了淡淡微笑。

    但同时,她也没有忘记梵都给极地商会、给沃特卓德带来的屈辱,这是无法原谅的。

    “老师的身体还算健康。”柯卓苦笑道。

    谁知,抱有厚望的感情打击似乎失效了,原本缓和的气氛再次因为一句话僵持起来。

    “知道了,你就跟她说,我没空。”

    说罢,霍德霍姆夫人就不再理会面如猪肝色的剑士,转身看向姬娜两人,皱眉道:

    “罗德里格斯的小姐,今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像这样的劳师动众?”

    等这句话很久的姬娜,从容不迫地抚过眉梢,将脑海里推敲出的事情经过娓娓道来。

    “夫人,是这样的……”

    ……

    经过姬娜简单且布满疑点的描述,其他人才对事情的部经过有所了解。

    但当得知泰德拉群岛上,极有可能存在着一位级阶五的暗杀者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禁感觉口干舌燥,倒吸了一口冷气。

    暗杀者,故是拥有袭击能力的超凡者。

    这种类型的超凡者在明面上非常少见,一般是作为灰色组织杀手或者王国暗卫的身份出现。

    作为刀尖上舔血的职业,他们的死亡率异常的高,这也就导致了阶位高的暗杀者几乎不会诞生,而一旦出现,那必然是场杀戮灾难。

    ……

    “还不能确定吧?毕竟死去的那位‘银色侍卫’并不是灾难级,想要杀他的办法可就太多了。”

    还是阅历丰富的霍德霍姆率先冷静了下来,只是她的手心也有些湿润,显然是真的有被吓到。

    “可是……”姬娜还想说些什么,寓意就是想将极地商会拉入自己这方的阵营,动机并不纯洁。

    就在这时,几个卫兵走了过来,细声道:

    “姬娜小姐,古焦阁下,我们发现了点东西,似乎是咒文,就在原来的那滩肉泥两侧……”

    竟然还留下了咒文……姬娜好看的眼眸里隐藏着怒火,这可是绝对的挑衅,她不能忍耐。

    “诸位,一起去看看吧。我倒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组织,会做出这样不符规矩的事情来。”

    她强行压制下怒火,但说话间还是带着几丝颤音,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反应,跨步向前走去。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