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灰衣男子惊啊了一声,随即就明白过来,狄九这是要去单家。

    随即灰衣男子就醒悟,眼前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若是他怠慢了一点点,可能就会被一个火球烧掉。

    “是,是……”灰衣男子急忙说道,没有半点犹豫,“单家在虞宁,不过他们在戴呈市有一个驻地……”

    “那还废话什么,就去戴呈市单家驻地。”狄九脚一踹,灰衣男子踉跄的冲出十数步,这才赶紧下楼带路。

    狄九跟在这灰衣男子身后,心里也是佩服单秀琪,单秀琪明显是从单家逃出来的,却敢留在单家有驻地的戴呈市,这就是利用了灯下黑的心理啊。不过单秀琪还是差一把火,就算是灯下黑,也不能停留太长时间。

    ……

    狄九住的路途旅馆在戴呈市的最东边,算是边缘地带。单家在戴呈市的驻地,却在戴呈市最繁华的中心地带。

    尽管是一个驻地,单家在戴呈市依然是有一栋不小的楼。外表看起来,这个楼就是一个拍卖会。

    说是一栋楼,其实只有两层,二层并没有被启用,大多数事情都是在第一层大厅举行。单家之前举办拍卖会的时候,也是在第一层。

    此刻第一层的大厅中,

    坐了七个人,其中坐在最上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眼睛一大一小,嘴角略有些歪。

    此人叫着单游之,是单家武术副总教练,实力更是到了地级后期。区区一个单秀琪自然是没有资格让单游之来这里的,他来戴呈市,是因为两天前戴呈市外面出现了一道呛眼的光芒,虽然这光芒时间很短暂发现的人很少,却躲不过单家的情报。

    而且这白光之后,当天晚上就下起了大雪。戴呈市最近好长时间都没有下过雪了,这一系列的事情联系在一起,让单家怀疑戴呈市外面出现了什么宝物。单游之就是来调查这件事的,至于发现了单秀琪,完是因为单家来戴呈市的人多了,这才突然发现并且认出来了单秀琪。

    既然认出了单秀琪,那单秀琪自然是逃不掉的。

    坐在单游之左下方的是一个青年,他叫单北鹤,算是单家后辈中的第一天骄。才三十岁不到,就跨入了玄级后期。

    他这次是跟着单游之一起来这里调查戴呈市外面情况,顺便冲击地级修为的。

    对单秀琪,单北鹤也算是了解,毕竟是单家第一美女。

    除了单游之和单北鹤之外,其余的人基本上就是打酱油的了,唯一两个不算是打酱油的,被派去抓狄九了。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你们凭什么将我抓来?”斐月岚愤怒的声音响起之时,她已经被带到了这个大厅中。

    看见大厅中最上首坐着的单游之,斐月岚反而安静下来,她认识单游之,这是单家的副总教练。当年在球古武大赛上,她见过一次单游之,当时单游之还是一个评委。

    既然是被单家的人抓来了,那就说明她犯下的事情和之前杀的那个人渣没有关系。

    “你叫什么名字?”单游之的目光落在斐月岚身上,语气很是平淡。

    “我叫斐月岚,从未冒犯过单家,不知道前辈将我带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斐月岚冷静的询问,单家的强大她太清楚了,若是对方不放她的话,她再求饶也是没有任何意义。

    单游之冷哼一声,“昨天你是不是带了一个人来戴呈市,那人是谁?”

    “你说狄九?”斐月岚愣住了,她这才明白问题发生在什么地方,居然不是她的问题,而是发生在狄九身上。

    “他叫狄九吗?没错,就是此人。他来自哪里?来这里做什么?”单游之淡淡说道。

    斐月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偶尔在戴呈市外面遇见他,他身上没有钱,我还借了一百块钱给他……”

    单游之哼了一声,“带下去,让她说真话。如果没有真话,那以后就永远也不要说了。”

    旁边两名男子疾步上前,一人拖着斐月岚的一条手臂,将斐月岚架了下去。

    狄九还没有来到单家的驻地,神念就扫到了斐月岚,斐月岚被吊了起来,两名灰衣男子一人手中拿着一个灰不溜秋的木盆,另外一人手中还捏着一柄剔骨刀。

    “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狄九说完抬手就是一个火球,将身前的这名男子直接化为飞灰。

    就在他想要去救斐月岚的时候,看见了躲在角落处的那名青年。狄九知道那青年是提醒他逃走的,应该和斐月岚是朋友关系。此刻那名青年正捏着一柄三棱刺,看他的样子是想要偷袭那两名准备折磨斐月岚的灰衣人。

    狄九摇了摇头,那青年的实力似乎比斐月岚还要弱,想要偷袭那两个灰衣人实在是痴人说梦。

    既然遇见他了,那他不会让这青年吃亏就是。

    几乎是在青年冲了出去的同时,狄九的两道规则刃芒轰在了那两名灰衣人的眉心之上。

    “噗!”青年以他最为迅疾的方式,将三棱刺刺入了其中一名灰衣男子的后心。

    过程简单的让他都有些愣神,对方竟连半点反抗都没有,就让他成功了。好在这青年很快就反应过来,拔出三棱刺再一次刺入了另外一名灰衣人的后心。

    接连两声扑通,这两名灰衣人扑倒在地,再也没有半点声响。

    “这不对啊……”青年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三棱刺,再看看狂涌鲜血的两名灰衣人,感觉这事情有些诡异。原因是他顺利的不能再顺利了。他速度再快,也不至于让这两人都反应不过来才是。

    “胡淮……你怎么来了?”斐月岚正想叫胡淮赶紧走的随即就看见了被胡淮杀掉的两名灰衣人。

    胡淮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抽出一柄匕首,将吊住斐月岚手的绳子割断。

    “胡淮,你怎么可能杀的掉这两个人?他们很强啊……”斐月岚惊喜不已的看着胡淮。

    她好歹也是一个黄级武者,刚才那灰衣人锁住她的时候,她可是连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胡淮将匕首收起来,急切的说道,“我们赶紧走,我是从地下车库上来的,我们还是从那里逃出去再说。”

    斐月岚也醒悟过来,这个时候赶紧走再说,至于胡淮是怎么杀的两个人,也许是那两人没有注意才被胡淮偷袭到。

    狄九的神念扫到斐月岚和那青年离开,这才走进了单家驻地的这个楼。

    “你是谁?”狄九一跨入大厅,单游之就皱眉盯着狄九,单家驻地虽然守卫不森严,也没有谁敢这样大大咧咧的走进来。

    “你们派了几帮人去找我,我担心你们太累了,索性主动前来。”狄九说话间,神念扫了一下,在斐月岚和那青年逃出去后,这栋楼也只有这一层大厅五个人。

    他没有急着动手,等斐月岚和那青年离开戴呈市后,他打算将这里烧掉。预留时间,就是让斐月岚和那青年好逃走。

    “你是狄九?”单游之忽地站起,指着狄九声音带着强烈的杀气。

    狄九单独来到这里,而去抓狄九的人都不见了,这意味着什么,就是白痴也能想到。

    …….

    单秀琪离开戴呈市并没有走多远,就再次停了下来。

    她感觉到自己这样走了心里有些不安,她心里还在盼望着单家的人不会理狄九,然后放过了狄九。

    可是单家的人是什么东西,她比谁都清楚,因为她也姓单。她敢肯定,一旦她就这样走了,单家的人必定不会放过狄九。狄九被单家的人抓走,能活下去才是怪事。

    狄九是她邀请去住路途旅馆的,也是因为她的原因被单家抓走,若是被杀,她能安心吗?

    不行,回去。

    单秀琪决定回去将狄九带走,若是狄九不愿意,她就打晕狄九,将狄九带到另外一个城市再说。

    单秀琪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路途旅馆,事实和她想的一样,狄九不在房间了。

    单秀琪急切的冲到一楼前台,抓住一个服务员就问道,“请问一下那个住在523的客人去了什么地方?”

    “一个灰衣人将他带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服务员正好看见狄九和那灰衣人离开。

    单秀琪心里一沉,她还是来晚了一点。

    (二更可能会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