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狄九有识络丹,雷庭仙陆众多修士也在疯狂借助狄九的困杀仙阵成批成批的斩杀妖兽,狄九依然感觉到识海越来越疼痛。

    识络丹再牛,也只是一种恢复丹药而已。是药三分毒,哪怕狄九炼制识络丹的时候,提纯再高,也无法避免识络丹的些微毒性。更何况,识络丹并不纯粹是恢复神念的丹药,还有壮大神念修复识海的功效。

    这种丹药的用法根本就不是一次性吃的,而是细水长流,漫长的过程。如狄九这样疯狂吞服识络丹,再强的识海也承受不住。

    “咔!”识海传来一声细微轻响的时候,狄九心里一惊,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哪怕雷庭仙陆被灭掉,他也不能再这样下去。

    “吼!”一声凄厉的嘶吼传来,狄九瞬息就感觉到识海一阵轻松。狄九通过自己的困杀仙阵看见,似乎一只领头的顶级仙妖兽被铁北山几人联手干掉了。

    被狄九困住的兽群本来就被杀的有些慌乱了,现在领头的大妖被做掉,狄九困杀仙阵面临的攻击压力陡然一轻,狄九就立即就缓过神来。

    此刻狄九赶紧运转锻神诀恢复自己的识海,半柱香后妖兽攻击依然没有有效的组织起来,狄九的识海却慢慢在康复。

    狄九松了口气,他已可以分出部分精力控制太古雷石来倾泻雷瀑。

    雷瀑的杀伤力太大了,当初在大鼎自由仙城,狄九就是一个人凭借太古雷石吓退了兽潮。现在狄九有这么多的强者相助,修为也上涨到了仙尊后期,在识海压力一松后,太古雷石泼洒出来的雷瀑更是可怕。

    大片大片的妖兽被碾压斩杀,妖兽越来越少,狄九的压力也是越来越轻。到了这个时候,随便一个修士,也知道雷庭仙陆的兽潮应该是不会形成威胁了。

    又是一天时间过去,狄九的困杀大阵中已经没有一头站着的妖兽。众多修士都在疯狂收集这妖兽材料,铁兰山几人急切的来到狄九面前感谢。

    不是狄九,雷庭仙陆早已没有了。

    原本对狄九的太古雷石还有些小心思的铁兰山,根本就不敢将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

    不说他失去了一条手臂,就算是他手臂完好,他也不敢打狄九的主意。他的阵道水平也算是不错了,可是狄九这个困杀大阵是怎么布置起来的,具体的一些阵基在什么地方,他半点都弄不清楚。

    难怪狄九可以斩杀雷帝,这种手段,就是几个雷帝怕也是活不成。

    “狄兄,若不是你,我们雷庭仙陆已经亡在厉雷这个败类手中了。雷庭仙陆的护阵阵旗在厉雷手中,雷庭仙陆突然出现了如此恐怖的兽潮,如果说和厉雷没有关系,我单邢第一个不相信。”单邢走到狄九面前,说话肆无忌惮。

    之前厉雷还活着的时候,他说的还是有些委婉。现在厉雷被狄九斩杀了,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傅雪凌和铁北山等人一样是激动不已,感谢也是真心实意。这次兽潮狄九出了大半的力气,他们仅仅是在狄九的困杀仙阵里面斩杀妖兽而已。可以说狄九做了九成的事情,剩下的一成才是他们做的。

    “狄兄,雷庭仙陆的护阵阵旗掌控在厉雷手中,的确是一个灾难。若不是狄兄斩杀厉雷,助我雷庭仙陆灭绝虚空兽潮,我雷庭仙陆估计已是灭绝在这兽潮之中了。”铁北山单手对狄九施了一个仙首礼,语气甚为诚恳。

    狄九对铁北山可没有什么好感,只是对众人一抱拳说道,“同为人修,既然遇见了,自然要力出手相助。如今雷庭仙陆的事情结束,我就和大家告辞了。我在大鼎自由仙城开了一个饭店,将来大家路过大鼎自由仙城的时候,还请照佛一二。”

    狄九的神念驱动下,法则阵旗自动溃散掉,他可不会留下自己的法则大阵让别人来研究。

    众人连忙施仙首礼回应,所有人心中都是暗道,和平饭店是你狄九开的,就算是你不说这个话,估计也没有谁脑残的要去打和平饭店的主意。

    “狄兄,还有一件事想要请你帮忙,只是难以启齿。”铁北山又一次对狄九稽仙首礼。

    狄九心里暗自腻歪,若不是这里有太多的人看着,他会直接对铁北山说,既然是难以启齿,那就不要启齿了。

    似乎感觉到狄九心里不爽,铁北山主动说道,“因为当初雷庭仙陆的护阵阵旗掌控在厉雷手中,现在厉雷已经陨落,不知道厉雷的戒指中有没有掌控雷庭仙陆护阵的阵旗?”

    狄九心里冷笑,不要说现在他还不知道厉雷戒指中有没有掌控雷庭仙陆的护阵阵旗,就算是有的,他也不会交给铁北山。这人虽然在这次兽潮中失去了一臂,那是因为形势所逼,将来等铁北山安定下来后,很难保证他不会成为厉雷第二。

    狄九叹了口气,“唉,说心里话,我和厉雷的修为比起来,还差了一些。只是我的阵道比较厉害,而且我布置的困杀仙阵,厉雷也觉察不到阵基的位置。在我的困杀仙阵之中,厉雷也只能硬攻。若是正面战斗,我肯定不是厉雷的对手,一旦被我布置出来这种大困阵,厉雷也只能等死。”

    在场修士虽多,没有人会去怀疑狄九的话。

    狄九的阵道有多强,看看这里亿万被困杀的虚空妖兽就知道了。狄九能困杀这么多的虚空妖兽,困杀厉雷根本就不用费多大的力气。

    在场的修士可不清楚狄九困杀厉雷还真的是差点失败了,他能困杀这么多的妖兽,并且建立了顶级的困杀仙阵,是因为有数千万的修士在帮忙。当然更重要的是,狄九在斩杀了厉雷之后,偶然掌控了新的法则阵旗构建手段。

    他能和厉雷战斗那么长时间,是因为他提前构建了法则阵旗,并且布置了困杀大阵。否则的话,他估计连布置困杀阵的时间都没有,就会被厉雷斩杀了。

    不等铁北山询问,狄九就再次说道,“厉雷实在是太厉害,他被我的困杀仙阵困住后,居然还能攻击我。我也是力出手,再次将他锁住,准备斩杀他的时候,没想到的是,他自爆了……”

    说完后狄九还摇了摇头,一脸的遗憾。

    这不能不遗憾啊,厉雷啊,这种人的戒指中好东西会少?那绝无可能的事情。

    而现在因为自爆了,所以东西部没了,这能不不可惜吗?

    至于说厉雷自爆了,厉雷的戒指还留下来,更是没有人会相信。你都被人打的要自爆了,你会将自己的戒指留给仇人?

    铁北山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他心里有些不大相信,可是他不信又能如何?再说狄九的话,他也找不到漏洞。唯一的漏洞就是厉雷自爆的动静小了点,这也可以理解,狄九这么强大的阵道,遮掩住厉雷自爆气息,一样可以做到。

    狄九拍了一下身边的黑火,对同样伤痕累累的屈痕和沉自舜说道,“屈会主,沉会主,我们回大鼎自由仙城吧?”

    “狄兄,现在传送阵出问题了啊……”正气剑门的门主傅雪凌连忙说道。

    狄九这才想起来,雷庭仙陆的传送阵没了。

    看见众人都看向自己,狄九只好说道,“当初我朋友种傲就是从两界谷走的,这次我也打算从两界谷离开。”

    “可两界谷是连接另外一界的通道啊,若是真的从两界谷离开,恐怕回不到大鼎自由仙城。”说话的是一名儒雅的中年男子,狄九知道他是越魔仙宗的宗主曲曾。

    狄九只好叹道,“现在不从两界谷走,我没有任何别的办法。等雷庭仙陆的传送阵修好,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万一我没有回到大鼎自由仙城,将来诸位有人去了大鼎自由仙城,帮我带个信去和平饭店。”

    从雷庭仙陆到大鼎自由仙城的传送阵,可不是简单就可以修好的。这其中还需要一些几乎是绝迹了的宝物,如截土。

    狄九铁了心要走,雷庭仙陆的修士只能过来和狄九作别。雷庭仙陆被兽潮糟蹋的厉害,很多宗门一样需要重建,再加上狄九是从两界谷离开,倒是没有人去送狄九。

    ……

    “狄护法,两界谷我知道,我们从那里离开的话,铁定无法回到大鼎自由仙城的。我这边有一枚破界符,是一枚九品巅峰仙符,万一我们分开了,你借助这张符箓,或者还可以回去。”一和雷庭仙陆的修士分开,屈痕就对狄九说道。

    狄九正想解释自己可能有雷庭仙陆护阵阵旗,听到屈痕的话,立即就惊喜起来,“屈会主,你真的有破界符?这东西我有大用啊。”

    在跨入仙王后,狄九无数次想要会地球一趟,可他的实力太弱了。

    他回地球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去忘川山脉忘川寺,在忘川寺下有一个轮回桥,他现在愈发肯定,那轮回桥是宇宙间至强的攻击宝物。这种宝物,他岂能放过?况且,等从地球离开,以他的实力完可以回小中央世界看看。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