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九将这名仙王丢在一边后,根本就懒得管,自顾走进了这个大阵深处。区区一个仙王,就算是修为没有丢,狄九也不会在意的。更何况,他也知道这个仙王就算是逃也逃不到哪里去。

    很快狄九就发现,这个大阵里面依然有腐蚀性的毒素,只是比外面要弱了很多而已。

    “咦,你新来的?”一名一样瘦弱的男子看见了狄九,惊咦了一声,随即就大声叫道,“许宫利,这人的戒指是不是你拿走了?”

    “又来了一个?”这人没有将许宫利叫来,倒是叫来了另外一名瘦猴。

    这两人狄九都认识,就是之前冲出护阵抢夺戒指的两个家伙。

    此刻狄九的神念已经覆盖了这个大阵,除了中间有一片地方神念渗透不进去之外,这个大阵中居然只有这三个活人。

    “这里面只有你们三个活人?”狄九惊异的问了一句。

    “是的,前辈,这里面只剩下我们三个了。”之前被狄九丢在一边的那名瘦弱仙王屁颠屁颠的跑了上来,语气带着谄媚。

    狄九的神念从这三人身上扫了过去,已经看的清楚,这三人的修为都是百不存一,两个仙尊一个仙王。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狄九的目光落在眼前这个三个瘦弱的男子身上。

    “我来说吧。”那名说又来了一个的男子上前一步,主动对狄九一抱拳。

    仅仅是一抱拳,狄九就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威胁席卷而来,这家伙要暗算他。一个仙尊后期,若是修为还在的话,的确是可以轻松暗算到他。现在这个地方完在他的神念之下,这家伙也敢暗算他,简直不知死活。

    狄九毫不犹豫的一拳轰了出去,对付这个修为只剩下百分之一的家伙,狄九甚至只要一巴掌就可以拍死对方。狄九是因为被这家伙的偷袭激怒,这才暴怒出手。他绝对不会给这种垃圾轮回的机会。

    他和这家伙无冤无仇,甚至没有想杀对方,对方主动要偷袭他,还有什么好留手的。

    “轰”峰峦一般的拳山从虚空席卷而来,死亡的压抑瞬间对调,这名瘦弱仙尊惊骇的叫道,“不可能,你怎么能觉察到……”

    按照他的想法,哪怕他的修为百不存一了,他偷袭狄九这样一个蝼蚁,成功性也高达九成。

    可是现在他的蜂尾针才刚刚射出,狄九的拳峰已经压抑而来。

    “噗!”乌黑的血雾炸开,这名男子的元神刚刚溢出,就被第二道拳峰轰成虚无,神魂俱灭。

    看见狄九一拳就轰杀了偷袭的元鲍,另外那名仙尊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赶紧躬身说道,“前辈,晚辈从未想过元鲍要偷袭前辈,晚辈和元鲍毫无关系。”

    这名仙尊说话的时候,甚至连半点防御的想法都没有。狄九这种实力,如果想要杀他,他再提防,也是毫无用处。

    “前辈,晚辈就是帮他们两个守门的,和元鲍毫无关系。”之前被狄九掐着脖子丢出去的仙王许宫利赶紧也是躬身到地。

    “说吧,这里是怎么回事?”狄九淡淡说道。

    那名仙尊急切的说道,“晚辈来说,晚辈壶侯,因为法宝是刀,所以很多朋友都叫我壶七刀。”

    “别说废话,捡一些重要的说。”狄九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是,是……”壶侯赶紧说了几个是,这才更是小心的说道,“晚辈听说月仙海出现了天刀精金,所以赶紧来这里寻找天刀精金,准备炼制一柄刀器……”

    看在这家伙是寻找天刀精金的份上,狄九懒得去在呵斥对方。天刀精金和紫娑沙在修真界都被当成九级炼器材料,实际上这两种都是无等级的炼器材料,就算是在仙界,一样是无等级。

    之所以无等级,如此珍贵,是因为天刀精金和紫娑沙和在一起后,炼制的刀器可以升级。他身上的天娑刀,最初的原始材料就是天刀精金和紫娑沙,现在已经晋级到了上品仙器的档次。

    “我到了月仙海后,真发现了天刀精金,只是没等我抢到天刀精金,月仙毒雾就起来了。我被卷到了这里,我仗着自己有一些化毒仙丹,这才坚持着进入了这个仙阵。当时我进来的时候,这个仙阵还有七个人。只是这个仙阵里面也有毒雾侵蚀进来,而且那个阵门也无法关闭,我这才变成这种瘦弱样子,别的人都死光了,元鲍和许宫利都是后来者……”

    壶侯说完后,依然是心惊胆战的看着狄九。他肯定狄九没有跨入仙王,狄九没有跨入仙王就如此厉害,这简直是太可怕。

    狄九一皱眉,“那你们为何还要抢夺戒指?”

    这里面他可以修炼,狄九不相信壶侯还可以修炼。

    许宫利担心自己一句话不说,会被认为成没有价值,赶紧抢在壶侯前面说道,“他们都是想要寻找新来者的戒指中有没有解毒丹药,其实就是前辈不来,我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许宫利这句话的意思是告诉狄九,狄九杀不杀他们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

    狄九点点头,“那这个大阵中心是怎么回事?”

    壶侯赶紧抢在许宫利前面,“前辈,这护阵中心方圆数丈没有人能进的去,我在这里时间最长,我也进不去。”

    狄九问了半天,除了知道这个护阵早就存在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卷起地上的戒指摆摆手,“你们去一边吧,不要打搅我做事。”

    “是,是……”壶侯和许宫利哪里敢在狄九面前啰嗦,赶紧退走。这个时候,他们宁可距离狄九越远越好。

    狄九走向了阵心,这个阵心连他的神念都渗透不进去,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距离阵心还有数丈的时候,狄九忽然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这是圣阴珠残留气息?

    很快狄九就确定了,这里的确是有圣阴珠的残留气息。现在圣阴珠在他的识海之中,这里既然有圣阴珠的残留气息,说明圣阴珠曾经出现在这里过。

    别人神念渗透不进去,也走不进去,不代表狄九渗透不进去。

    狄九坐在这个阵心中间,开始运转规则周天扑捉周围的规则气息。

    一道又一道的玄奥道念被狄九扑捉到,仅仅是数天时间,狄九的神念就已经渗透到了这个护阵的中心地点,这中间也是一个禁制,而且这个禁制的等级极高。

    若不是他有第九道则,狄九绝对不会来做这种无用功。这个禁制肯定超过了九级仙阵,不仅如此,狄九的神念每次触摸到新的基础道则,就会有一种极度的晕眩感。

    狄九很清楚这是什么原因,这是因为这里的阵道法则等级太高,就算是他拥有第九道则,可惜他的阵道和修为都还是太弱了。

    沉浸在这种玄奥繁琐的阵纹之中,狄九虽然还没有扑捉到一道基础法则,他的阵道却是在急剧上升。

    半年时间刚刚过去,狄九的阵道水平就冲过了八级仙阵尊,跨入了九级仙阵帝的行列。同一时间,他扑捉到了第一道基础法则。

    万事开头难,有了开始,狄九很快就扑捉到了第二道基础法则。在扑捉到第一道基础法则后,狄九仅仅是三天时间,神念就渗透进了这个玄奥禁制,同时找到了阵基所在。

    这个玄奥禁制太过逆天,哪怕狄九扑捉到了这个大阵的基础法则,限于修为,他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破解这个禁制。

    除非他花费大量的时间,对狄九来说,他没有那么多时间。

    只要让他知道了阵基所在,他就可以强行轰破这个禁制。这个禁制再强,周围的仙灵气如此薄弱,也无法坚持多久。而且,狄九隐约还感觉到,这个禁制是残破的,似乎被人撕裂过。

    果然,在狄九开始强行攻击这个禁制,仅仅是一天时间,这个禁制就发出一声咔嚓碎响,随即狄九惊异的看着眼前的东西。

    在他的眼前只有一个干涸了的血池,除了血池之外,还有一具被锁住的枯骨。

    一看见这具枯骨,狄九就知道这家伙是谁的了。这具只有枯骨的肉身主人,就是他得到圣阴珠时遇见的那个虚弱元神。

    (二更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