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营养费

    只一眼,陆悠就知道,对面站着的高大男人,是秦建国。即使他跟秦建国长得完不一样,但人的外貌或许可以改变,灵魂却骗不了人。

    秦建国的眼神和气质,已深入陆悠灵魂,她不可能认错。

    等那个老头离开后,陆悠试探地开口:“大牛,你想不想红烧肉?”

    如果大牛就是秦建国,那他肯定能听懂她的话外之意。如果他不是,那也没啥。

    跟大妈聊了一路,陆悠也算了解到一些信息。至少她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什么环境。

    在这个连野草树皮都要扒来吃掉的年代,谁不喜欢红烧肉?

    陆悠问出这句话后,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好在上天眷顾,下一秒,她就听见一道粗犷的声音说:“喜欢,我更喜欢红烧肉她娘。”

    “噗嗤……”听到这话,陆悠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刚想说什么,随即左顾右盼,见四周无人,她才走向秦·大牛·建国。

    “怎么回事,你也来了?”

    “不欢迎我来?”

    “秦……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呵,好了媳妇儿,不开玩笑,我怀疑……”

    就在这时,只听“哐当”一声,茅草土房唯一的木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头发枯黄瘦成麻杆的女孩儿走了出来。

    “爹,妈!”看到陆悠和秦建国,女孩儿原本无神的双眼猛地一亮,迸发出狂喜和希冀的光芒,“大哥,二姐,柔儿,爹回来啦!妈回来啦!”

    紧接着,陆悠就听到屋里传来几声此起彼伏的惊呼,一个,两个,三个……一共四个小孩,个个面黄肌瘦,长得像难民一样。

    陆悠是个当妈的人,作为母亲,她免不了对小孩心软,尤其是,这四个小可怜现在就是她的孩子。

    尽管她听公婆讲过这个时期的经历,但陆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所谓的“困难时期”,竟然难到这种地步!

    刚才从山上回来的时候,陆悠观察过这个村子的情况。穷,确实穷,但也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啊!

    就连刚才送陆悠回来的大妈,还有另一个老大爷,看着确实营养不良,一脸苦相,可绝对算不上瘦骨嶙峋。

    那原主这四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陆悠满脑子疑惑的时候,四个孩子中,除了最大的男娃和最小的女娃,其余两个以他们能达到的极限速度,朝陆悠和秦建国冲了过来。

    “妈,妈,有没有吃的?柔儿昨晚都饿哭了呜呜呜……都是小莲不好,要不是小莲没有忍住,把你藏起来的红薯粉煮了,就不会被二婶发现……呜呜呜。”

    小莲紧紧抱着陆悠的大腿,哭得稀里哗啦,眼泪鼻涕一把。

    见孩子哭了,陆悠的心一抽一抽地疼,她知道,这不仅是原主的残留意识,也是她现在的真实心情。

    真是岂有此理!怪不得原主的孩子都快饿成骷髅了,原来这家里还有个抢孩子吃食的二婶!

    再结合之前那位大妈透露的信息,陆悠很快将原主的家庭情况理清楚。

    原主和原主的丈夫空长了个子,却没长脑子,软弱又窝囊。原主的婆婆以及婆家其他亲戚,一直欺压原主一家,占尽便宜。

    这一次,原主夫妻两个进入深山,其实也不是为了给孩子们找吃的,而是为了原主的小姑子。

    原主的小姑子今年十八岁,之前有个未婚夫,那未婚夫是猎户出身,即使在困难年代,也不缺吃穿。

    本来呢,原主的婆家对小姑子的未婚夫十分看重,再者两家关系好,常有来往。未婚夫一家为人宽厚,见原主婆家日子不好过,经常送些野菜和野物,虽然不多,却也让原主婆家在这个困难年代尝到肉味,补充营养。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前不久,小姑子的未婚夫进入深山,不小心遇上野狼群。饿极的野狼凶性大发,小姑子的未婚夫险些葬身狼腹。

    可即使捡回一条命,却留下终身残疾,这辈子都没办法下地干活,更不可能再进山打猎。

    这家人为了救治身受重伤的儿子,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到最后实在没办法,还借了不少钱,倒是没问原主的婆家借。

    自小姑子的未婚夫出事后,原主的婆家立马变了一张脸,不顾遭难的未婚夫及其身心俱惫的家人,带人找上医院,要求退婚。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

    且不说两人只是订了婚还没结婚,就算结了婚,遇上这种事,也有不少人选择离开。但原主婆家的行事作风,仍令人感到心寒。

    未婚夫一家虽然难受,但也接受退婚。

    可退婚就退婚吧,退了婚,好歹等上一年再相看,至少顾了双方的脸面。

    可原主的婆家倒好,这头刚退婚,那头就找到下家,短短几天的时间,就谈婚论嫁!

    这事儿无论怎么看,都有问题。乡下文化人是不多,可也没几个傻子。

    但就算大家心知肚明,又有什么办法呢?

    除了在背后骂几句,戳几下脊梁骨,别的也做不了。

    严格来说,这件事跟原主一家没关系,原主的婆家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这两口子上山呢?

    原来,原主小姑子的前未婚夫之所以进入深山,其实也是为了给她猎几张狐狸皮,做衣裳。

    前未婚夫进了医院,现未婚夫听说是个文化人,不可能进深山帮她猎狐狸。

    那要怎么办呢?

    找原主和原主的丈夫。

    陆悠让孩子们现进屋去躺着,她和秦建国一边交流各自打探到的信息,一边商量,上哪儿弄点吃的回来。

    家里连树皮都被吃光了,眼下是一点能入口的东西都没有。

    陆悠怕再耽误下去,屋里那四个孩子,恐怕就要饿死了。

    “这秦大牛的妈是个铁公鸡,不仅抠门,手里还捏着秦家一大家子的粮食。谁家断了粮食,这恶婆娘都不会断,她手上肯定有粮食。不行,我得上她家要粮食!”陆悠坐在草棚里,嘴里叼着一块树皮,这是闺女小莲给她留的。

    这么大点的孩子,又经受着饥饿的折磨,竟然还想着给父母留吃食……不得不说,陆悠被小莲的孝心感动到了。

    只要一想到这么好的孩子之前备受秦家人的磋磨,陆悠就恨不得冲到秦家,暴打那恶婆娘一顿。

    当然,秦家人可恨,但最可恨的还是原主和原主的丈夫秦大牛。

    这两个人,为人父母,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任由秦家压榨自家,抢自家吃食。

    孝顺父母确实没错,但不顾子女死活,一心孝顺父母,却愚蠢至极。如果秦大牛的父母没吃没喝,秦大牛孝顺父母是应该。

    可事实却是,秦大牛和原主陆大妞所挣的工分和粮食,部被秦大牛的妈收起来。今年光景不好,刚收了粮食,生产大队就把粮食分到各户各家,以缓解饥荒。

    秦大牛前脚刚把家里的粮食交到他妈手上,后脚就被他妈扫地出门。那恶婆娘扬言,秦家已经分家,秦大牛作为被分出去的儿子,就自食其力,不应该在秦家吃住。

    可怜秦大牛和陆大妞带着四个孩子被撵出家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最后还是大队的队长看不下去,把这间原本用来堆柴火的茅草屋收拾出来,好歹让他们安顿下来。

    这件事倒不是陆悠打听出来的,而是刚才带秦建国回家的老头子说的,他就是这个大队的队长。

    “你留在家里,我去。”秦建国沉吟了几秒,说,“我……他好歹是秦家的长子,他妈再狠,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亲儿子去死吧?”

    秦大牛他妈的想法,秦建国大概也能猜到。无非是心肠狠毒,为人自私自利,不愿白白养着秦大牛的四个孩子罢了。

    不想养孩子,却也舍不得秦大牛这么个壮劳力。要真是饿死了秦大牛,她上哪儿去找这么个又蠢又听话的儿子?

    秦建国扯了扯嘴角,眼里闪过一抹冷意。

    “时间不等人,我现在就去……等等,有人来了!”秦建国神情凝重,同陆悠对视一眼。

    “哎,他婶子,真不是我狠心呐!都说孩子是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大牛再不济,那也是我儿子。他的儿子,就是我孙子!我就是不待见孙女,也心疼我那两个孙子啊!”一个温温柔柔的声音由远至近,很快就到了茅草屋前。

    另一个稍微粗嘎厚重的声音很快接上去,“大顺妈,你也别伤心了,大牛两口子没了,你还有大顺和大孝。再说你家珍珠马上就要嫁人,你就等着享福吧!至于大牛家的几个孩子,别的我不敢说,但我可以保证,他们以后啊,绝对有吃有穿,不会饿死。”

    “哎呀他婶子,你真是咱们秦家的大恩人呐!都怪老天爷,让咱们农民活不下去,但凡家里有一口吃的,我都舍不得把他们送走啊!”

    “好了大顺妈,快别哭了,先办正事要紧!”

    陆悠和秦建国在草棚子里听了几句,登时火冒三丈!

    这杀千刀的恶婆娘,真TM丧尽天良!

    她不仅让手无寸铁的儿子儿媳妇进深山打猎,竟然还准备卖掉孙子孙女!

    陆悠正准备冲出去,就被秦建国拉住,并朝她摆摆手,示意她继续听。

    此时此刻,茅草屋外站着两人,一个身穿蓝色斜襟褂子,黑色棉裤,肤色偏白,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挨过饥荒的农村妇女。

    此人正是秦大牛的妈程素英,不满五十岁的程素英看起来一点也不老。身材娇娇小小,看着温温柔柔,从那张尚算清秀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哪怕一丁点儿的恶意。

    而另一个,却穿着白底碎花薄棉袄,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脸盘子方圆,面色红润,一看就是不缺吃喝的人家。

    这人正是“中介”刘嫂,跟程素英有点七弯八拐的关系。刘嫂专门“收”小孩,男娃女娃不限,只要没病没灾,她都收。

    至于卖到哪里,这个就没人知道了。但表面上,刘嫂却跟人说,她只是帮城里人寻找合适的小孩领养。

    谈好之后,领养的那方会给孩子的亲生父母一笔钱,美曰其名:营养费和抚养费。

    刘嫂在这一行干了许多年,深喑此道,见程素英直接伸手去推门,她赶紧阻拦。

    “咚咚咚!”

    刘嫂敲了敲门板,就听里面传来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妈,有吃的啦?”

    “有,什么吃的都有。不过你妈还没回来,让我先带了点吃的过来,你们要吃吗?”刘嫂声音粗沉,语气却很温和,让人忍不住放下戒心。

    秦小莲不过是个孩子,哪里懂得人心险恶呢?但她仍旧没有下床,只在屋里继续问:“你,你是谁?我妈怎么让你带东西?”

    程素英正欲说话,被刘嫂阻止。接下来,她可要跟这几个孩子相处好几天呢,要是不提前哄好,后面可就麻烦了。

    “好孩子,你们爹妈为了找口吃的不容易啊,都上市里去了。你们兄妹几个赶紧出来,我带了三合面的馒头,还是热的呢!”刘嫂说着,就解开随身携带的包袱皮,露出几个黄灿灿的面头。

    一股浓郁的玉米香味顿时传了出去,不仅屋里的几个孩子被香得直咽口水,就连旁边的程素英,也忍不住舔了舔嘴巴。

    这哪里是三合面馒头?简直比细粮都还香咧!

    程素英向来抠门,自诩持家有道,家里并不缺吃喝。即使在困难时期,她也吃过三合面做的馒头。可即使秦家条件不错,家里吃的三合面馒头,也是黑黄粗糙,里面还掺着壳。

    “他婶子,哪能让你破费!”程素英想也不想,立刻开口,替那四个小畜生拒绝。

    她倒是想摆长辈谱,替小畜生们收下这几个馒头。可她知道,刘嫂又不是傻子,对方等下就要把孩子带走,哪里用得着她收东西?

    不过,这么好的东西她吃不到,她的珍珠吃不到,那四个小畜生凭啥吃?

    刘嫂神色未变,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我这人最见不得孩子受罪,小孩子么,就该长得白白胖胖,这才讨人喜欢。大顺妈,你说是不是?”

    言下之意就是,给这几个孩子好好补补,争取多要点“营养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