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真有缘分

    隔天早上,陆悠是被自家闺女的亲吻给叫醒的。

    她睁开眼,就对上一双黑白分明、清澈明亮的眼睛。看到这样一双眼,就好似整个人的灵魂得到了洗涤,神清气爽。

    “麻麻,起!”红烧肉见陆悠没动,又奉上湿漉漉的亲吻一个,不等陆悠反应,她自个儿笑得眯起了眼睛,“咯咯咯……”

    陆悠只觉心底深处快要软成一滩水,她坐起身,揉了揉酸痛的腰和腿,眼底闪过一抹羞赧之色。

    她跟秦建国也算是“老夫老妻”了,直到现在,她才发现他的真面目。

    秦兽!

    明明直到她今天要陪乔老娘去长生市,可他丝毫不知节制,昨天几乎闹了她一整晚!

    秦兽!

    “红烧肉,你爹呢?”她打开衣柜,找出一条黑白细格子连衣裙,准备换上。

    现在流行穿化纤布,也就是俗称的的确良。那玩意儿不但紧俏,还不便宜。

    为了赶潮流,陆悠也有的确良的衬衫和裙子,不过,她实在不喜欢的确良的面料。

    驻地本来就没有冬天,夏天更热,的确良穿上可一点都不凉快,她更喜欢纯棉和真丝。

    她手上拿的这条裙子,属于羊毛面料。

    羊毛并不独属于秋冬,精选的羊毛织成的布料,轻薄、柔软、透气、舒爽。

    与真丝相比,羊毛不贴皮肤,且更容易打理;与苎麻相比,羊毛更柔软;与纯棉相比,羊毛更有型。

    最主要的是,由羊毛布料做出来的衣服,看起来很上档次,很有高级感。

    陆悠本身对面料不太了解,更不可能知道夏天还能穿羊毛布料做的服装。

    这些都是百货商场处理柜台的周晓冬告诉她的,属于内部消息。

    陆悠一听夏季羊毛料的无数种好处,立马将周晓冬手上的货拿下了。

    这批布料,她也没给谁寄,直接按照家里人的尺寸,做成衣服,给寄了回去。

    当然,自家三口人的衣服,她更是没有落下。请乔老娘设计好款式,她再自己动手,将成衣做了出来。

    到了现在,陆悠也有了自知之明。尽管她心底依旧不愿承认,但她却知道,自己的审美有点非主流。

    陆悠自己换好衣服,又给红烧肉换了一件同款连衣裙,两人站在一块儿,一看就是母女,极好分辨。

    红烧肉被她妈打扮好之后,就迫不及待想要照镜子。

    知道自家闺女不知啥时候多了一个照镜子的爱好,陆悠也不管她,直接将小推车放在立柜中间的穿衣镜前。

    “照吧照吧,臭美的小丫头。”陆悠见自家闺女扒着镜子不放,无奈地笑了笑。

    等陆悠一离开,红烧肉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对着镜子呲牙咧嘴做鬼脸。

    “好看,我真好看!”这是红烧肉的心声,尽管她如今还不太会表达。

    她捧着自己又白又圆的大脸蛋,陷入自我陶醉中无法自拔。

    准备投喂自家闺女的陆悠走进卧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令人无法直视的一幕。

    她闺女那是啥表情?

    陶醉?自恋?

    陆悠:……不,她肯定看错了!她的闺女不可能比她还没有自知之明!

    带着难以言说的心情,陆悠和红烧肉出门了,母女俩人在家属院门口跟乔老娘汇合。

    祁天明不是长生市人,在长生市没有房子。不过,他在军区待了这么多年,早就分到了单人宿舍。

    在部队,单身汉基本上都是吃食堂,不会自己做饭,祁天明当然也不例外。

    所谓的招待,其实就是让乔老娘和祁天明他相亲对象见个面的意思,等到了改吃中饭的时候,还是去外面吃。

    陆悠对军区家属院并不陌生,军区宿舍离家属院不远,中间只隔了一道围墙。

    祁天明的宿舍不大,二十平米的样子,长条形。开门进去就是一个小型的会客室,摆了一张小桌子和几张椅子。再往里走,就是一张单人床,床对面竖着放了一排柜子。

    简洁,整齐,充满了军队独有的特点。

    乔老娘和陆悠到的时候,祁天明的相亲对象还没到。

    乔老娘将带来的东西往桌上一放,赶紧先拉着祁天明问:“天明,你快跟我好好说说那姑娘的事。”

    昨天在电话里,光凭三言两语也说不明白。

    其实,无论是乔老娘还是祁天明都知道,只要没什么意外,祁天明应该很快就要跟他对象结婚。

    正是因为这样,乔老娘才更加重视。

    祁天明先是跟陆悠打了声招呼,又逗了逗红烧肉,这才不紧不慢地说:“乔姨,晓冬是个很好的姑娘,我喜欢她。”

    乔老娘:……看这情况,只要祁天明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他的婚事应该是板上钉钉子。

    陆悠:……晓冬?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这样我就放心了,天明,给你爸妈打电话了吗?既然你已经确定了,就该早做打算。”就算乔老娘是祁天明的长辈,可她毕竟不是他的爹妈。有些事,光由她出面肯定是不够的。

    这些事儿,祁天明心里也是有数的,他点点头,脸上破天荒地带着点羞涩,“说了,我妈说,等乔姨的电话。到时候,他们再确定买哪天的票过来。”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是想让乔老娘先帮忙看看人,如果没有问题,祁家父母立刻就坐火车过来一趟。

    来干啥?

    当然是提亲。

    顺利的话,还要跟女方那边商量结婚事宜。

    乔老娘刚把祁天明对象的情况打听清楚,祁天明的对象就到了。

    周晓冬拎着一网兜水果,神色有些紧张。

    她低下头,理了理自己新买的水蓝色衬衫,这颜色衬她,将她脸上的精明减少了几分,平添了几分书卷气。

    听祁天明说,今天他的一个长辈要来,特意为了来见她,表示对她的重视。

    她心里其实挺甜蜜的,祁天明的长辈为什么重视她?那是因为祁天明看重她!

    正好,她也挺稀罕他,两人互相看对眼,真是再好没有了。

    如果只是无关紧要的一个人,哪怕是什么大人物,周晓冬也不带怕的。

    可换成祁天明的长辈,不知怎地,周晓冬却破天荒地有了紧张的情绪。

    周晓冬深吸了一口气,敲响了祁天明宿舍的门。

    “天明……咦,是你?”门一开,里面的人却不是祁天明,而是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

    陆悠也傻了眼,她刚还想着,“晓冬”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不过她也没有多想,毕竟同名的人挺多,不一定就是她认识的人。

    没想到……还真是!

    这可真是缘分啊!

    “周同志,原来你就是祁大哥的对象晓冬?”陆悠惊讶过后,就是欣喜。

    周晓冬也很高兴,看到相熟的人,她一脸热情:“陆同志,你跟天明认识?”

    “认识认识,不仅认识,我跟祁大哥还是亲戚呢!”四舍五入的亲戚!

    竟然是亲戚!那祁天明的长辈……

    乔老娘和祁天明早就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乔老娘还好,祁天明早就忍不住走了出来,“晓冬!”

    “路上热不热?你怎么没打伞?”见周晓冬面色通红,祁天明还以为她这是被外面的大太阳给晒的,顿时心疼坏了。

    被忽略的陆悠:……见色忘义的家伙!她们又是吹海风又是晒太阳地跑了一路,咋没见他关心一下?

    祁天明这么个大男人想不到这些,周晓冬却注意到了。

    她冲陆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即嗔了祁天明一眼,笑骂道:“我哪有那么娇气?”

    “你不娇气。”但你长得娇嫩,要是被晒坏了,我心疼。

    后面这句话祁天明没说,但他的表情太过明显,在场的人都不是瞎子,谁还看不出来?

    感受到陆悠揶揄的眼神,周晓冬真是快被羞死了!

    “祁天明,还有长辈在呢!”她瞪了祁天明一眼,提醒他注意影响。

    祁天明倒不觉得自己说错话,不过,周晓冬这话确实提醒了他,该把人介绍给乔老娘认识。

    “天明,这就是晓冬吧?果然是个俊俏的姑娘!”不等祁天明介绍,乔老娘已经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她拉着周晓冬的手,语气和蔼,“晓冬,我是天明他母亲的老姐妹。天明这孩子,我是从小看到大,也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虽然祁天明的父母不在这里,但她跟祁家关系好,又把祁天明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她重视周晓冬,这也间接表明了祁家的态度。

    周晓冬很聪明,立刻就明白了乔老娘的言下之意。

    她的心,瞬间就安定下来。

    其实,对于她和祁天明的事,她家非常乐意。祁天明的人品没得说,他的领导就能证明。

    两人相亲的时候,也互相将自己的所有情况如实相告,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家庭情况。

    就算祁天明不说,介绍人也早就打听清楚。祁天明出身于干部家庭,家里不仅没有负担,条件还很好。

    还有一点,祁天明不是本地人,但以他的工作性质来看,他很可能在长生市定居。

    这样一来,就相当于跟祁家父母分开过。

    家庭条件好、没负担、婚后不用跟着公婆过、没有婆媳矛盾……别说祁天明本人也很优秀,即使他碌碌无为,周晓冬的父母也很乐意。

    周家的态度很明显,但祁家的态度,他们却不了解。

    祁天明的父母不在长生市,他们会不会喜欢自己?周晓冬并不确定。

    即使祁天明向她保证,只要他喜欢,他的父母也会喜欢她。

    可这种话,听听就算了,谁还敢真的相信?

    见到乔老娘以后,周晓冬这颗七上八下的心,才彻底安定下来。

    “天明有您这样的长辈看顾着,那是他的福气!我想要还没有呢!”周晓冬本身就是能说会道的人,刚开始拘谨,那是她太紧张。

    这会儿紧张一过,她三言两语就把乔老娘哄得眉开眼笑。

    当然,她也没有忽略陆悠和红烧肉。在得知陆悠是乔老娘的干女儿时,她更是面露惊喜,直呼“有缘”。

    陆悠本来以为,今天只是陪乔老娘走这一趟。没想到,祁天明的对象竟然是周晓冬?

    这下倒好,背景布没法儿当了,她还得陪聊。

    这次见面非常圆满,乔老娘老怀甚慰,祁天明终于脱单了!

    虽然她对周晓冬不熟,但她以前就听陆悠说过,百货商场处理专柜的工作人员,是个能干又正派的好姑娘!

    乔老娘都已经想好了,等回到驻地,就立马给祁家父母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回去的路上,乔老娘忍不住感叹:“天明这孩子是个有福的,虽说当初遇到……所幸没出大问题。只要他好好过日子,福气还在后头呢。”

    “嗯,是的。”陆悠表示赞同。

    “嗯,嗯!”红烧肉学她妈,不停点头,还“嗯嗯”个没完。

    陆悠:……

    乔老娘最喜欢逗孩子,她轻轻捏着红烧肉脸上的软肉,问:“肉肉,你在说啥呢?”

    “嗯,嗯,嗯……”红烧肉神情严肃,继续点头。

    乔老娘:……

    “肉肉正是捡大人话的年纪,你以后注意点,别当着她的面说些不该说的,免得她捡着学。”乔老娘拿起口水巾,给红烧肉擦了擦嘴角留下的口水。

    祖孙三代迎着落日,往家的方向走。

    回到岛上,还没走进家属院,迎面就见一个穿着水手服的海军同志冲了出来。

    陆悠并未看清他的长相,主要是……他长得太黑了!

    在驻地,除了待在办公室的海军,其他同志,基本上就没有长得白的,都黑!

    其中,又以经常出海的海军为最。

    蛙人队的队员也黑,但陆悠看了快两年,基本上都认识,再黑也能认出来。

    刚才跑过去的海军,应该是出海刚回来。

    果然,陆悠猜得没错。到了晚上,她就听秦建国说,前几个月出海的潜艇顺利回岛。

    “怪不得呢!我们今天回来的时候,还碰到一个……咦不对呀!”陆悠突然叫了一声,“潜艇回岛,怎么没有看到其他同志,就只见到一个?”

    “潜艇回岛,艇上的同志们还有后续任务,并不能立刻上岛。你说的那个人,应该有什么急事,提前上岛。”秦建国思索了两秒,给出正确答案。

    陆悠没想到,她和秦建国昨晚才说到那位提前上岛的同志,第二天,她又看到他。

    ------题外话------

    ——

    感谢180**222赠送月票*2、感谢jiangguangli赠送月票*2、感谢jiangguangli赠送五星评价票*1、感谢我只看着不说话赠送五星评价票*1、感谢我只看着不说话赠送月票*1、感谢na527赠送月票*5、感谢guihua33870赠送月票*1、感谢zhh赠送月票*1、感谢yaran923赠送月票*1、感谢妖6621赠送月票*~谢谢大家,爱你们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