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拆穿

    “你是谁?是陆鸣他对象?”江燕目光阴沉地盯着陆悠,不过一瞬,她立马含着眼泪,用控诉的眼神看着陆鸣,“陆鸣,没想到,你竟然……你……”

    她含糊其辞的指责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这个不知从哪跑出来的女同志竟然是陆鸣的对象?

    是了,肯定是,否则这女同志为何要给陆鸣寄吃寄穿?她又不是傻子!

    既然如此,陆鸣岂不是脚踏两只船?

    天啊!他的人品也太低劣了!

    像他这种玩弄女同志感情的男人,哪来的资格读大学?他的思想和品德,根本就不过关!

    “我没听错吧?”陆悠震惊地望着江燕,像是无法接受她的说辞。

    陆悠的反应,更让江燕等人笃定,陆鸣隐瞒了他的感情史。

    江燕伸手擦了擦眼泪,低头的那一瞬间,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兴奋之色。

    既然陆鸣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她倒要看看,失去唯一光环的他,还能不能一如既往地保持他的骄傲?

    只要坐实陆鸣玩弄女同志感情这件事,他很有可能被学校开除。

    国家才刚刚恢复高考没有几年,这种事屡见不鲜。然而越是名气大的学校,越是注重声誉,绝对不允许陆鸣这种人的存在。

    江燕一激动,声音都在发抖,“这位同志,你,你告诉大家,你不是陆鸣的对象,你不是,对不对?”

    就算要整陆鸣,她也不会光明正大地站在陆鸣的对立面。

    她是真心喜欢陆鸣,也不是真要让他坠入深渊。

    她只是想折断他的翅膀,让他从今往后,眼里只能看到她,心里只能想到她!

    眼看着到了这一步,江燕还在维护陆鸣,眼镜男差点咬碎一口牙齿!

    他脸色难看,声音尖利刺耳,“江燕同学!到了这一刻,你还是不肯认清事实吗?很显然,这位女同志就是陆鸣的……”

    眼睛男话未说完,就被一道清脆悦耳、还带着奶气的声音打断。

    “麻麻!”

    秦建国拍拍红烧肉的肥屁股,不顾周围人惊异的眼神,笑着打趣:“小没良心的,只知道叫你妈,快叫‘爸爸’!”

    “粑粑!”红烧肉这次一点也不傲娇,从善如流地叫了一声,乖巧的不得了!

    不止如此,她环顾四周,像是在找什么人一样,还问秦建国:“豆豆?豆豆?”

    “什么豆……哦,你是在找‘舅舅’?”秦建国有点无语,又觉得好笑。

    豆豆什么的,听起来还挺顺耳的,就这么叫!

    收到陆悠眼神信息,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陆鸣,直到听到红烧肉的声音,这才展颜一笑。

    “红烧肉!我外甥女总算来啦!快让舅舅抱一抱!”陆鸣推开围观群众,挤到秦建国面前,伸手就要抱红烧肉。

    去年红烧肉出生的时候,陆鸣正好在高考。等他考完,收到通知书后,便收拾包袱,到驻地探亲,在那儿住了好几天。

    可那时候,红烧肉还是个只会吃喝拉撒的小奶娃子,唯一发出的声音就是“哼哼唧唧哇哇呜呜”,连妈都不会叫,怎么会叫舅舅呢?

    现在可不一样啦,他外甥女长大了,不仅会哭会闹会笑,还会叫“舅舅”!

    一想到这,陆鸣赶紧丢开室友,就想跟自家外甥女来个亲密拥抱。

    “豆豆?”红烧肉不认识陆鸣,她对陆鸣一点记忆都没有。

    不过,小孩子最敏感,她能感受到,眼前这个人很喜欢自己。

    既然这样,那她就勉为其难让他抱抱吧!

    红烧肉露齿一笑,往陆鸣的方向探出身子,并伸出她的胖胳膊,一脸高兴的样子。

    自红烧肉叫陆悠“麻麻”开始,其他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集体失声。

    直到陆鸣抱过孩子,褚亮才反应过来,他双眼一亮,指着红烧肉问陆鸣:“老四,这就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外甥女?”

    “对,这就是我外甥女,叫红烧肉!”陆鸣丝毫没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介绍的时候,表情还挺自豪。

    褚亮:……

    褚亮看了陆悠和秦建国一眼,心想,这估计就是陆鸣的妹妹和妹夫吧?

    触及秦建国制服上的肩章,褚亮瞳孔一缩……他知道老四的妹妹是军嫂,妹夫是军人,可他一直以为,老四的妹夫应该是个很普通的军人。

    毕竟,他很少听老四提及这个妹夫,而以他妹夫的年龄,也不可能有多高的级别。

    却没想到……老四这个人,真是深藏不露啊!

    其实仔细想想,就算老四不说,他也该想到的。

    如果老四的妹夫只是个普通军人,那以对方的条件,如何能够隔三差五地给老四寄东西?

    褚亮心里这么想着,可他却不知道,他却是想茬了!

    陆悠给陆鸣寄的东西,可真跟秦建国没啥关系。

    褚亮眼神一闪,他边笑边逗孩子:“小朋友,你叫红烧肉是吧?我是你舅舅的同学,你要叫我‘叔叔’哦!”

    “嘟嘟!”红烧肉今天就跟开了话匣子一样,让叫啥就叫啥。

    就是她吐字不太清晰,听着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褚亮:……

    “是叔叔,shu……shu……”褚亮对小朋友的耐心很好,不厌其烦地教红烧肉叫人。

    红烧肉认真地看着他:“嘟……嘟……”

    “噗!”陆鸣忍不住笑出声,他一只手抱着红烧肉,另一只手拍拍褚亮的背,取笑道,“行了,你跟孩子较什么真啊?她还小,吐字不太清,这很正常。”

    陆鸣心说:“红烧肉叫他‘豆豆’,就该叫褚亮‘嘟嘟’,这才公平。”

    他左右看了一眼,跟秦建国说:“建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另外找个地儿,好好聊聊。”

    他兴冲冲地就要抱着孩子走人,秦建国却拉住他,朝江燕的方向努努嘴,示意他还有麻烦没解决呢!

    陆鸣回头一看,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摊事。

    “江燕同学,请你以后不要再对我说一些是是而非的话,这很容易让人误解。本来,看在大家同学一场的份上,我是不打算把事情做绝。可是你家实在欺人太甚,让我忍无可忍!”陆鸣将红烧肉还给秦建国,他可不想给自家外甥女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陆鸣,你什么意思?”江燕眉头一皱,不知为何,她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果然,下一刻,她就听见陆鸣用不急不缓的语速说:“你的母亲之前找到我,对我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她是一个母亲,想要为自己的孩子谋取利益,这我可以理解。但理解,并不代表认同!”

    “我已经跟她说得很清楚,我对你,江燕同学,从头到尾,都没有超过同学以外的感情。这一点,相信我的老师和同学,都可以为我作证。”

    “而你,以及这位同学。”陆鸣冰冷的目光从江燕身上略过,又落到眼睛男身上,“你们仅凭猜测,就对我展开人身攻击,这是对我的亵渎和侮辱!”

    “之前我一直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我相信江燕同学,以及其他传播谣言和听信谣言的同学,只是一时疏忽,犯下小错。我理解,也期待你的改变。可是我实在没有想到,你竟然……”

    后面的话,陆鸣没有直说,但其他人哪能听不出他的未尽之言究竟是什么?

    陆鸣深深地看了摇摇欲坠、仿佛受了天大打击的江燕一眼,“这件事已经对我的生活造成极大困扰,我会如实向学校反映。”

    “不,不陆鸣!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我没有……”陆鸣话音刚落,江燕下意识地反驳,“你说的这些事,我,我根本就没有做过!”

    陆鸣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跟在秦建国身后走了。

    临走之前,陆悠面带微笑,再次插刀:“这位同学,作为一名大学生,你的智商实在是太低了!难道你们连一丁点的逻辑思维都没有吗?没有证据的事,也敢乱说?”

    “唉,你们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我没考上大学,还以为大学是多么神圣的地方,来这里求学的人,肯定都是聪明人。没想到啊……唉!”

    陆悠失望地摇摇头,“你们办事都是这么随便的吗?尤其是这位女同学,你是不是得了癔症?我哥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处没处对象,关你啥事啊?”

    “另外,我刚才听你们说,我哥之所以被怀疑,是因为你们看不起他乡下人的身份,认为他一个农民子弟,根本穿不起好衣服,吃不起好饭菜?天啊!你们这种思想有问题的人,竟然也能上大学?”

    陆悠插完刀,不等其他人反应,立马闪人。

    “等,等等!同志,不是这样的!我们都很相信陆鸣同学!”

    陆悠根本就不想听这些人的解释,她来到吉普车前,招呼陆鸣和他室友上车。

    不过片刻,军用吉普车开离原地,只留下窃窃私语。

    “没想到陆鸣同学这么低调,他家人大有来头啊!你们知道刚才那辆车是哪儿的吗?你们知道,刚才那个军人他的级别吗?陆鸣同学有这样的家人,他的家境很好啊!肯定不是普通的农民。”

    “哼,军人级别再高又怎样?我们的干部就应该为人民服务,而不是注重个人享受!他陆鸣凭什么穿好吃好?还有很多农民都吃不饱饭呢!”

    “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咋没见你去干点实事,改善一下农民同志的生活啊?嘁!”

    “你!你们这群攀炎附势的懦夫!”

    “刚才还说人陆鸣同学家里穷,买不起衣服买不起吃的,只能骗女人钱。现在见人家条件好,你又有说辞。呵呵,我看你是嫉妒陆鸣,见不得人家好吧!”

    “……”

    褚亮跟着陆鸣上了车,等车开出学校,秦建国找了个地方停车,回头问两人:“你俩在这里读书,对这附近应该很熟。有什么地方可以吃饭?”

    陆鸣本想说,就吃食堂,他有饭票。

    可转念一想,他和家人好不容易才见上一面,应该带他们去吃点好的。

    “前面五百米右拐,那条巷子里有家京城涮羊肉,味道很地道,不如就去吃那家?”陆鸣来京城一年,也不只是死读书,休息的时候经常往外跑,对这附近非常熟。

    说到店铺,那是信口拈来。

    “老幺,你觉得呢?”陆鸣不忘咨询褚亮的意见,毕竟,跟褚亮比起来,人家才是地道的京城人。

    褚亮问了问秦建国和陆悠的禁忌和爱好,他其实很想说,干啥要去外面吃火锅啊,去陆鸣租住的小单间里自己做,多爽啊!

    他可没忘记,陆鸣刚刚收到一大包海货,那个用来烫火锅,鲜啊!

    不过,他好歹止住了自己的口腹之欲,推荐了好几处吃饭的地方,让陆悠和秦建国自己选择。

    “诶,老四,你咋不带咱妹一家去你那个小单间呢?那地方虽然小了点吧,但该有的都有,也清净,你和咱妹也能说点私房话是不?”褚亮凑近陆鸣,低声说道。

    “对啊!我咋没想到!”陆鸣双眼一亮,他看了看手表,见时间还早,就算回去现做也还来得及,就把自己的打算跟陆悠说了。

    陆鸣租住的这个单间,离学校很近,他平时也不住,就在里面堆放东西。

    当然,里面有床有炉子,放假的时候,他也会过来住住。

    这件事陆悠也知道,要不然,她怎么可能每个月都给陆鸣寄东西。寄那么多,陆鸣的寝室放不下不说,也没法做啊!

    她倒是不在意这点东西,反正陆鸣是个有成算的人,她不担心。

    陆鸣确实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他租这么个小单间呢,也不是白白浪费钱。

    当初,他决定继续念书的时候,就发过誓,绝不让自己成为家里人的负担!

    虽说后来陆悠赚了钱,家里的经济条件也宽裕了很多。但是,这些钱都是陆悠挣的,他作为哥哥,没有给妹妹挣点嫁妆也就罢了,怎么能依靠妹妹过活呢?

    当时他就想过,书要读,钱也要挣!

    当然,主次问题他也分得很清楚,不可能为了挣钱而忽略学习。

    在考上大学之前,他不敢分心,一心复习;考上之后,也不代表他就能放心了,大学简直就是知识的海洋,知识就是力量,知识也是金钱。

    不过,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他心里门儿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