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有钱任性

    秋天的京城,天气凉爽,满城金黄。

    这座历史气息浓厚的城市,带着它独有的韵味,让这个时代的人们,对它抱有最初的敬畏之心。

    “红烧肉,快看,这就是京城,是咱们国家的首都。”陆悠左手拎着行李袋,右手抱着胖娃娃,随着人流走出车站。

    “啊啊啊!”红烧肉双手一拍,笑得见牙不见眼,一副乐坏了的模样。

    陆悠亲亲自家闺女的小脸蛋,随即东张西望:“也不知道你爸来了没有,要是他不来接我们,那……”

    “陆悠同志!”一个熟悉的声音吸引了陆悠的注意力,抬头一看,那个穿着白色制服的男人不是秦建国是谁?

    “啊啊……粑……粑……”陆悠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红烧肉朝秦建国所在的方向伸出双手,嘴里咿咿呀呀地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

    即使语言不通,但秦建国仍然从自家闺女火热的眼神中,看出她对自己的想念。

    “诶!咱闺女会叫‘爸爸’啦?”秦建国快步上前,从陆悠手里接过行李和闺女,重重的在红烧肉脸上亲了一口。

    “……”红烧肉撇了撇嘴,很是委屈的样子。

    不喜欢跟爸爸玩亲亲,胡茬扎得脸疼!

    红烧肉嘴巴一撅,立马将脑袋扭开,看向别处,就是不看她爸。

    她爸真是太坏了!她那么想念他,他竟然还拿胡茬扎她!

    坏爸爸!

    “媳妇儿,咱闺女这是咋了?”莫名其妙被嫌弃,秦建国一头雾水。

    陆悠笑着接过红烧肉,抱在怀里,解释道:“她这是嫌弃你,谁让你是男人,还长胡子呢?”

    秦建国:……哪有男人不长胡子的?他长胡子他骄傲好么!

    “红烧肉又长重了吧?还是让我来抱,你抱着手累。”他边说边伸手,想要减轻陆悠的负担。

    “不用了,这一路都是睡着过来的,一点不累。下了火车,正好运动运动。我要是真累了,肯定会让你抱的,你可是孩子她爹。”丈夫心疼自己,陆悠同样心疼秦建国啊!

    而且她说的也是实话,她这次一个人带孩子上京城,买的是卧铺票。红烧肉又不吵闹,这一路基本上没费什么力气,算得上轻松愉快。

    这会儿,她正精神抖擞。

    更何况,她也注意到秦建国脸上的倦容,他昨晚上应该没有休息好。

    小两口边走边说,一起往外走。

    京城跟长生市很不一样,长生市临海,气候温暖,植被丰富。京城位于北方,四季分明。

    现在是秋季,陆悠感受到完不同于驻地的气候,非常凉爽!

    高大笔直的银杏树,挂满金黄色的树叶,远远望去,就像黄灿灿的金子,别有味道。

    感受着这里的温度,陆悠赶紧从行李袋里拿出一件外套,给红烧肉穿上。

    她身体好,穿多穿少无所谓,小孩子抵抗力不如大人,需要格外注意。

    “我们怎么过去?”陆悠环顾四周,好奇地问。

    她这次之所以来京城,其实并非因为私事。

    早前,她的水系异能并未消失时,被顾君华招入特事中心,成为里面的一名成员。

    现在,世界都不再有异能者的存在,特事中心原有的异能者,自然就没什么用处了。

    当然,这个“没用”,也是有范围的。

    若是像顾君华这种人,从没想过依靠外力,即使失去神秘力量,也能凭借自己的能力,继续留在权力中心。

    其他人,像花玲和贾振邦,以及一心想要靠能量来源补充失去力量的那些人,就只能被淘汰了。

    他们的珍贵之处,只在于他们的能力。

    失去能力,也就泯然于众。

    奇怪的是,陆悠的身份,并未被剥夺。

    这一次,她也是接到顾君华的消息,希望她能来京城一趟。

    她之前也享受过特事中心带来的便利,总不能真的只拿好处不办事,这不地道。

    再加上秦建国正好在京城出差,她带红烧肉来京城,也算是一家团聚。

    更何况……陆鸣也在京城念书。以前没有这个机会也就罢了,现在有机会来,当然要去看一看他。

    秦建国指着路边一辆军用吉普,率先走过去打开车门,又将行李放在后面。

    “领导得知有家属要来,特意让我开车过来接人。”他口中的领导不是被人,正是邢锋。

    陆悠捂嘴一笑,“邢锋同志真是一位好领导啊,时时刻刻念着军属,给军属们带来春风般的温暖。组织真好,领导真好!建国,你要好好干活,报效祖国。”

    “咳咳……媳妇儿,你说的都对。”一家之主的话,秦建国哪敢反驳?

    “来之前,就给我哥打了电话,说今天带红烧肉去看他。他自己还在上学呢,哪能走得开,还非说要来接我,我就诓他,说有车来接……没想到,还真给我说中了!”陆悠笑嘻嘻地上了车,抱着红烧肉坐好。

    “那是必须的!家主大人来了,必须开车来接!”秦建国看了一下后视镜,冲陆悠张嘴一笑。

    两人也有几天没见了,都说小别胜新婚,这会儿见了面,还真有那么点刚结婚不久的新鲜感。

    陆悠被秦建国逗笑了,她偏过头,注视着窗外的风景。

    “建国,你找得到我哥的大学吗?你也才来几天,熟悉路线吗?”

    “我来的时候问过了,知道该咋走。要是忘了,那就找人问呗!”秦建国表示,对于一名优秀的海军蛙人来说,认路,那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街上车少,吉普车的速度也不算快,至少没有快艇快。习惯了坐船,再来坐车,陆悠倒是有些不习惯,总感觉憋屈。

    等到了陆鸣的学校,已是半小时以后。

    问过门卫,吉普车直接开进学校,在陆鸣的寝室楼下停下来。

    “也不知道我哥这会儿在不在寝室,我坐的这趟火车晚点了,跟前天约定的时间不一样。”下车后,陆悠抱着孩子往楼上看去。

    秦建国走过来,不着痕迹地打量周围环境,“前面人多,我们过去问一下。”

    等靠近人多的地方,秦建国才发现,好像是有人在打架,还是吵架?

    “江燕同学,你快说啊!老四怎么可能花你的钱用你的东西?他的东西都是家里人寄过来的,你不能污蔑他!”人群中,一个威武雄壮的小胖子正面红耳赤地跟人争论。

    秦建国眼尖地发现,站在小胖子旁边的人,赫然就是他小舅子陆鸣。

    “我,我知道,陆鸣不是这样的人,我相信他!”被小胖子老幺指责,江燕泪流满面,楚楚可怜,好似被人欺辱了一般。

    听她这么说,老幺更是气得慌,要不是看在江燕是他同学的份上,他真想给这女人一巴掌。

    “什么叫‘你相信他’?这跟你相不相信有什么关系,这是事实!”老幺快被气死了!“今天,你就当着大家的面,证明老四的清白!”

    “干什么干什么?褚亮你还要不要脸?我们这么多人都在呢,你竟然敢在这里严刑逼供?江燕别怕,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拆穿陆鸣这个败类的真实目的,让大家看清他的真面目!”站在江燕身后的男同学挺身而出,义正辞严地说道。

    江燕眼神一闪,她看向陆鸣,却发现对方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她。

    顿时,她的眼里闪过一抹阴郁。

    她是真的喜欢陆鸣,甚至到了不在乎他家庭条件的地步。

    只要陆鸣愿意对她好,这辈子只对她一个人好,她愿意让对方过上跟以前截然不同的生活。

    就凭她家的关系,无论是留在京城安排工作,还是跟她结婚,甚至是买房,都不需要他操一份心!

    只要陆鸣娶了她,他就可以一步登天,少奋斗几十年!

    她不相信,陆鸣不会算这笔账。

    而她只想要陆鸣对她一个人好,这难道不对吗?

    男人结了婚,本来就该以家庭为重啊!

    至于他那些在乡下的父母亲戚,她也不是不让他管,甚至还允许他每年回家一趟,去跟父母见面。

    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天知道,当她得知她妈去找陆鸣后,差点没吓死!

    她真怕她妈看不上陆鸣,拆散她跟陆鸣。

    谁知道,她妈竟然同意她跟陆鸣的事,这让江燕欣喜若狂。但狂喜之后,立马又被她妈泼了冷水,陆鸣竟然拒绝了她妈的提议!

    当时,江燕简直不敢置信!

    只要是正常人,遇到这样的事,都应该知道怎么做,可陆鸣为什么不知道?

    他是故意的?

    他不满足?

    江燕很生气,她认为陆鸣不知好歹,好高骛远。

    她不希望自己未来的丈夫心那么大,大到将她都比下去了。

    因此,她想要给陆鸣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他知道,让他醒悟。

    可更让她愤怒和不解的是,直到现在,陆鸣还是不肯低头!

    他究竟想要什么?难道他还想跟某些男人一样,将自己远在乡下的穷亲戚接到京城来住?

    休想!做梦!

    江燕眸色一沉,眼里闪烁着疯狂之色。

    要是陆鸣知道江燕的想法,估计快要怄死了!

    他想要什么?

    他只想远离江燕!

    “神经病!”陆鸣在心里腹诽。

    他拉住想要跟人动手的老幺褚亮,“老幺,别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啧啧!说得倒是挺大义凛然,花人家女同学钱的时候,咋没这么清高呢?我就说嘛,你一个农村来的土包子,怎么会有那么多衣服穿,还买得起海货?呵呵!你家可是内陆山区,能长出海里的土特产?陆鸣,你就算撒谎,也该找点靠谱的谎言吧?当我们是蠢货呢?”一个身材清瘦气质沉郁的眼睛男冷笑一声,讽刺陆鸣。

    陆鸣脸色未变,抬眼看着他,语气轻描淡写,“可不就是?”

    “噗!”褚亮跟陆鸣关系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指着眼镜男哈哈大笑,“可不就是?可不就是蠢货嘛!哈哈哈!老四,你说的真对!”

    “陆鸣,你敢骂我们?”眼镜男登时一怒,气得脸都红了!

    陆鸣这回连眼皮都懒得抬,“我什么时候骂过你?我有说过一个脏字吗?前前后后,不都是你自己在说?也是你自己承认?”

    “你……”眼镜男刚准备说什么,就被江燕阻止,“求求你们别吵了,陆鸣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无论他做了什么,我都相信他!”

    她不说话还好,她一说话,其他人的注意力又回到“陆鸣骗女同学钱”这件事上。

    眼睛男觉得江燕真是太单纯太善良了,可惜就是眼瞎,看上陆鸣这个除了脸和成绩之外一无是处的草包!

    像江燕这样优秀的女同学,为什么就看不到品学兼优的他呢?

    “江燕同学,你不要再帮陆鸣说好话!你的好意,人家也不会接受!像他这种整天想着歪门邪道的男人,不值得你这么做!”眼镜男不遗余力地劝着江燕,好似在拯救一名失足少女。

    江燕摇了摇头,含在眼里的泪水要掉不掉,里面是对陆鸣心意的信任和期待,还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看到这一幕,任谁都能看出,江燕是在护着陆鸣。

    “你说陆鸣花了你的钱,吃了你给的东西,你有证据吗?”这时,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

    眼镜男满脸不悦,直接回道:“这不是很明显吗?陆鸣家庭条件那么差,他哪来的钱买新衣服?哪来的钱买好东西吃?”

    “同学,我问你呢,你到底有没有证据啊?”陆悠推开挤在前面的人群,站在江燕面前,目光如炬地盯着她,“还有,你也不要表现出跟陆鸣很熟的样子。你是谁啊,谁管你相不相信陆鸣?”

    “看你刚才的表现,你不去演戏真是埋没你一身本事!我建议这位同学,还是不要读书了,去演戏吧!既可以满足你扭曲的欲望,还能赚钱,真是一举两得!”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污蔑我?”江燕没想到,就连褚亮和陆鸣都拿她没办法,竟然还会有陌生女人跑来为陆鸣叫屈。

    这人是谁,难道是陆鸣的对象?

    “我是谁?你竟然连我都不认识?”陆悠呵呵一笑,神情高深莫测。

    江燕:……这女人以为她是谁,天下人都应该认识她?

    “看吧,你连我都不认识,还想跟陆鸣攀关系,真是不知所谓!”陆悠笑容一收,目光冷冽地逼视着江燕,“你们刚才不是在讨论,陆鸣的新衣服和海货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嘛?”

    “都是我送的,怎么了?”

    有钱任性不行啊?

    ------题外话------

    ——

    感谢乔乔不是夭夭赠送月票*3、感谢哞哞哞哞赠送钻石*1~谢谢亲们,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