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报复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秦珍珠撕心裂肺大喊:“程素英,你是死人啊!还不快点拉开你的姘头!睡了老的还想睡小的,卢胜利,你的小算盘打得不错啊!”

    听到这话,秦建国和陆悠前进的脚步一顿。两人对视一眼,在黑暗中,均看清楚对方眼里的震惊与不敢置信。

    劲爆,太劲爆了吧!

    他们这才刚刚回到大队,就撞破这么劲爆的一件大事!

    秦建国和陆悠两人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人,他们要想隐藏自己,就凭这屋里的三个普通人,是绝对发现不了他们的。

    再者,加上黑夜的掩护,两人更是连面都没露。

    “建国,你说这是怎么回事?秦珍珠撞破卢胜利和程素英奸情,卢胜利恼羞成怒,愤而扒光秦珍珠衣服?”此时此刻,陆悠已经脑补好几场大戏,可任她想象力再如何丰富,也没猜出事情的真相和结果。

    秦珍珠这么一喊,趴在地上的程素英当然听到了。或许是气急了,又或许是胆子挺大,认为这个地方绝对不可能有外人过来,她竟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直接走了出来。

    陆悠:……卧槽!辣眼睛!

    她第一反应就是转过身,捂住秦建国的眼睛:“这一家人也太不讲究了,真是恶心!”

    幸好程素英不是秦大牛的亲妈,要真是,陆悠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女人了。

    程素英走到门口,用力推搡卢胜利,“你干啥,你这个老流氓,还有没有人性啊!珍珠是你的种,是你的女儿啊,你不能这么对她!”

    “呵呵,我的种?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这个女人说的鬼话?你跟多少个男人睡过,用不用我跟你算算?你今天跟这个男人睡,明天跟那个男人睡,谁知道秦珍珠是哪个男人的种?想用孩子赖上我,真是做梦!”卢胜利啐了一口,咧嘴大笑,“你叫啊,赶紧叫,让大家来看看,你们母女两个的丑陋面孔。秦珍珠,你可是有前科的女人,你说,到时候别人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秦珍珠双手挡在胸前,气得双目赤红,“卢胜利,你真卑鄙!妈,你还说我是他女儿,有扒光女儿衣服的父亲吗?”

    “我卑鄙?如果不是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嫁给我家老幺,我又怎么会碰你这个肮脏的女人?”卢胜利站起身,顺势踢了秦珍珠一脚。

    对于秦珍珠的威胁,他既怒又怕,差点就着了这个贱女人的道!

    卢胜利理了理衣服,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好了,我也懒得跟你们这两个蠢女人浪费口舌,真是晦气!”

    说完这话,他正准备抬脚离开。

    就在这时,院门口传来“哐当”一声,一道强光照了过来。

    卢胜利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他很快睁开。

    是谁来了?

    卢胜利心口一跳,他正准备先发制人,将自己的嫌疑洗脱。但他快,还有人比他更快!

    一个黑影突然冲了出来,直接扑向卢胜利,刺耳的尖叫声响彻天际。

    “卢胜利,老娘要跟你拼了!”

    “你MMP,老娘在家伺候你爹妈,替你生儿育女,你竟敢背着老娘找姘头,还找母女!你,你丧心丧德啊!”

    卢胜利的老婆程翠花身体强壮,平时挣的都是满工分,干活比卢胜利强多了!

    因此,她一出手,打了卢胜利一个措手不及。

    卢胜利被自家婆娘劈头盖面一顿捶打,他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后,顿时怒了!

    这个蠢货!她要害死他,害死他们一家!

    “别,别打了,翠花!翠花你听我说,这不关我的事,是程素英两母女不检点,她们非要赖着我啊!”卢胜利知道,他必须撇开自己,否则,他就要被批D,他就要坐牢!

    程翠花动作一顿,她狐疑地看了卢胜利一眼,说实话,这个男人说的话她一句也不信。

    不过,捶了几下,程翠花的理智又回来了。她突然想起,自己身后还有外人!

    借着微弱的光,卢胜利使劲冲程翠花打眼色,程翠花也不知看没看到,她松开自家男人,又冲向程素英和秦珍珠。

    “好啊程素英,老娘一直拿你当姐妹,你却想算计老娘的男人。你这个不要脸的娼妇,怪不得你又生了个小娼妇,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有你这么贱的娘,你女儿才会年纪轻轻就跑出去勾引野男人,被人搞大肚子!真是报应啊!”

    “还有你这个小娼妇,年纪轻轻不学好,偏偏学你妈勾引男人。像你们这种不检点的女人,就该送到公社去批D,去游街,让大家伙儿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程翠花的战斗力超强,身材瘦小的程素英和秦珍珠哪是干惯农活拿满工分的程翠花的对手?

    两人被打得哇哇大叫,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脸都快被抓烂了。

    “程翠花,你这个男人婆,卢胜利早就不想跟你同房,他看不上你!说我是娼妇,总比你这个男人连碰一碰的欲望都没有的男人婆强吧?哈哈哈!”程素英也知道,今晚上,她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了,干脆破罐子破摔,将卢胜利供出来,“卢胜利在家吃不到肉,跑到外头来偷吃,他强奸我,我要告他!”

    见三个女人打得火热,卢胜利就想悄悄溜走。只要他人走了,就可以赖掉一切。

    “咳咳!”就在这时,院门口突然传来咳嗽声,惊醒了所有人。

    “卢叔,两位程婶婶,你们……这是在干啥?”董靳煜打开手电筒,朝院子里晃了一圈,将里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看到有人没穿衣服,他赶紧低下头,飞快将电筒递给站他旁边的华悦手里:“你们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事。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

    他没说的是,刚刚听到这边传来的动静,他爹已经去书记家里喊人了。

    今天晚上,书记家请客,他们一家都去了。这事儿除了书记和他家,别人都不知道,他们也没声张。

    董家没人,自然就没点灯,家里黑漆漆的。秦建国家里倒是有人,但陆悠一直三令五申,不允许孩子们在天黑之后点灯看书或者干活。

    所以,秦建国家里也是黑漆漆的。

    当卢胜利和程素英准备在这边房子里偷情时,自然就以为,这两家人已经睡着了。大晚上的,也不可能有人进山。

    因此,这两人才更加肆无忌惮。

    谁知,他们的奸情竟然被秦珍珠撞破。这也就罢了,在卢胜利扒光秦珍珠衣裳时,又被自家婆娘,以及这么多人看到……

    这回,无论卢胜利怎么说,他的名声肯定完了。

    现在必须咬死了说,他是被那两母女陷害的!

    对,对了!他差点忘了,本来就是秦珍珠事先威胁他,他才……卢胜利眼神一闪,他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

    毕竟是当过很多年大队长的人,卢胜利也不是蠢货。最开始没反应过来,也只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了。

    现在,他特别清醒,也特别理智。

    “唉,是小董啊,让你们看笑话了!”卢胜利背过身,厉声制止自家婆娘,“行了,你这婆娘也真是性急,就算想替我出口气,有用不着打人啊!你们这些妇女同志,唉,就是拎不清!”

    “程素英,秦珍珠,你们刚才说的事,我绝对不可能答应!就算你们使计陷害我,我也不会答应你们!”卢胜利脸色一沉,正义凛然。

    “陷害你?当家的,这,这是咋回事啊?”程翠花本来就不是多聪明,听到这话,她下意识就相信自家男人。

    卢胜利眼珠一转,见董靳煜和华悦都盯着他看,他才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唉,这件事……算了,不说了,大家都是一个大队的人,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这么上纲上线。程素英和她女儿这个情况,我也能理解,毕竟,秦珍珠确实也嫁不出去。唉,算了算了,就当给子孙后代积福,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程素英,你看呢?”

    反正他还没来得急跟程素英做啥,也只是开了个头,脱光了抱在一起。

    秦珍珠来了之后,他很快穿上衣服。就算秦珍珠说他跟程素英偷情,别人又没看见,也不会轻易相信。

    他相信,程素英只要不是失了心智,都会同意他的这个提议。

    果然,程素英无奈点头,装作羞愧模样,拜托在场所有人帮她隐瞒今晚上的事。

    她按住想要开口说话的秦珍珠,眼里闪过一抹暗光。

    卢胜利能想到的,程素英怎么可能想不到?

    就算别人不相信她跟卢胜利没什么,可想要赖上卢胜利,也是不可能的了。

    毕竟,她和秦珍珠母女两个都是光溜溜的,而卢胜利却穿戴齐整。就算她想攀扯卢胜利,最多就是让他丢脸而已。

    可这件事一旦闹大,她和秦珍珠就完了!

    被当作破鞋批D的下场究竟有多惨,有幸进城目睹过程的程素英心里一清二楚。

    因此,她只得咬碎牙齿,独吞苦果。

    等书记匆匆赶来后,程素英和秦珍珠已经穿好衣服,跟没事人似的,准备回家。

    书记从董靳煜这里了解到情况后,沉默了好几分钟,最后才摇着头,叹着气走了。

    都是明白人,谁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可书记气归气,为了整个大队的名誉着想,他也不能主动捅破这事。

    不过,卢胜利大队长的位置,肯定得让出来了。

    当事人离开后,董家人也准备走了。

    临走前,华悦突然回过头,看向黑暗中的院子。

    夜幕笼罩下的农家小院,此时就像一头凶兽,在黑暗中蛰伏,就像随时都能张开血盆大口,将人一口吞进去。

    上辈子,在同样的地方,发生了同样的事。

    只不过,主角却不一样。

    好人被污蔑,坏人逍遥法外。

    “小悦,小悦你怎么了?”董靳煜急切的声音将华悦拉回现实。

    华悦回过头冲他微微一笑,如昙花绽放,圣洁而又惊艳。

    “我没事。”知道自己的反常瞒不过董靳煜,她轻咬下唇,像是不好意思,又像是好奇地问,“我刚才只是在想,这房子是有主之物,要是房主知道,有人在他的房子里做……做那种事,会不会很难过?”

    “这房子是卢胜利一个亲戚的,他们家都在城里有工作。但他们家里的老人舍不得老房子,就让卢胜利帮忙看着。这事要真让这家人知道了,等着瞧吧,卢胜利肯定不好过。”董靳煜嘴角一扯,语气嘲讽。

    他看了自家妻子一眼,欲言又止。

    华悦并未注意到董靳煜的目光,她嘴角含笑,语气淡淡:“这也是他该得的报应。”

    房子主人是谁,得知真相后会有怎样的反应,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正因为清楚,她才不觉得遗憾。

    要不然,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次机会,肯定会将程素英和卢胜利捉奸在床,让他们感受一下被批D的滋味。

    不过,今晚也算收获颇丰,至少,秦珍珠也被牵扯进来了。

    母女二人共侍一男的把戏,想必不用一天,整个大队的人都该知道了吧?

    茫茫夜色中,无人看见,华悦嘴角一勾,眼里闪烁着喜悦和算计的光芒。

    等人都走光了,陆悠和秦建国才从暗处走出来。

    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陆悠眉头一挑,“啧啧啧,真是一出精彩大戏!”

    “没想到,秦大牛不是秦有田亲儿子也就算了,这事他们自己也应该知道。但秦珍珠也不是秦有田的女儿,这……真是让我大开眼界!”陆悠用手肘碰了碰秦建国,“哎你说,孝顺两兄弟,会不会也不是秦有田的儿子?”

    “应该是吧?要真不是,那这家人也太恶心!”秦建国一脸嫌弃,对于秦大牛的真实身世,他并不在意。

    反正,他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寻找原主的身世。

    当初陆悠顺走程素英私房钱的时候,发现翡翠玉镯和金条,还以为这些东西跟秦大牛的身世有关。

    没想到,结果却是陆大妞的嫁妆。

    自此,秦建国和陆悠都不再对秦大牛的身世感兴趣。如果能查清身世真相,那就查;查不到就算了,说明这是命中注定。

    “这可说不定……不过,程素英也真大胆!她就不怕事情败露之后,秦有田打死她?”

    陆悠的疑问,在第二天就有了答案。

    ------题外话------

    ——

    感谢我只看着不说话赠送月票*2~谢谢亲,爱你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