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威胁

    听到汽车的声音,红烧肉也顾不上跟陆悠说话了,整个人像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爸!爸回来了啦!”

    门口停着一辆吉普车,漆都快掉光了,打火熄火都有不小的问题。

    这明显是一辆被淘汰的公车,不过,现在这个年代,有自行车就不错了。小汽车,那是非常了不得的存在。

    因此,即使是这么一辆老掉牙的车,也引来了大队社员的关注。

    小孩子们围着车不停地转呀转,调皮点的,恨不得爬上车看个究竟。

    副驾驶座上下来一个人,穿着蓝色工装,国字脸,浓眉大眼,眼角处有一块黄豆大小的疤。

    看到这个男的,红烧肉立马迎上去,脸上绽开灿烂笑容:“余爷爷,欢迎您到我家来!请问这是你的车吗?”

    老余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把奶糖,塞进红烧肉的衣服兜里,又摸了摸她的脑袋,慈祥笑道:“谢谢柔儿,不过这不是我的车,这是我们单位的车。”

    “哦,那余爷爷你先进屋坐吧,我妈做了好多吃的呢!”红烧肉恍然,怪不得她妈做了那么多吃的,原来是余爷爷来了。

    余爷爷名叫余数,在竞阳市肉联厂上班。肉联厂管着整个市辖区范围内的生肉供应,每天都会来往于各个县城和公社。

    余数是保卫科的科长,每次运送生肉时,保卫科就会派人随同,余数经常跟着厂里的车去各个地方。

    有一回,秦建国去市里的路上,正好碰到余数他们的车。那天正好下大雨,车陷进坑里出不去,秦建国顺手帮了一把。从此以后,他们家就跟余数搭上了。

    反正自从认识余数后,家里从没缺过生肉。

    野物和家禽的肉质是不一样的,秦建国能猎到野猪肉,可野猪身上多是瘦肉,这对缺少油水的年代来说,还是不够。要想补充油水,还是得吃猪肉,肥肥的猪肉。

    余数一来,还开着车来,红烧肉心中顿时一喜,看来又有肥肉吃了!

    见周围的小孩子个个直直地盯着她的衣兜,红烧肉赶紧捂住衣兜,转身就往院子里跑。

    不是她吝啬,但大方善心也得分情况。像她兜里的奶糖,那可是高档糖果,肯定不能随便就分出去给别人吃。

    换成那种没有纸皮包的硬糖,便宜不说,公社的供销社就有卖的。平时,她也会带点硬糖出门,分给其他小伙伴吃。

    但是,分奶糖肯定不行。

    都说“升米恩斗米仇”,这么浅显的道理,红烧肉自觉她还是懂的。

    要是她连昂贵的奶糖都能随手分出去,岂不是暴露了真实的家底?

    见红烧肉一溜烟跑了,周围的小孩子也没有太过失望。别说奶糖了,就算是水果硬糖,他们也不舍得分给外人吃的。

    算了,还是看车吧!

    看到这一幕,余数哈哈大笑,别有深意地看了秦建国一眼:“大牛,你家孩子真是个顶个的机灵!”

    “她那也是小孩子心性,余叔,咱们进屋去吧!”见周围都是人,秦建国赶紧拉着余数进去。

    “余叔,您今天怎么自己开车来的?”陆悠也听到汽车的声音,她用围裙擦干手,接过余数手里拎的尼龙袋。

    其实,红烧肉不知道的是,余数跟自家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

    否则,就算秦建国顺手帮了余数的忙,但那也不算他欠的人情,干嘛要他来还呢?

    两家之所以很快联系上,这点,还跟陆悠……或者说,是陆大妞有关系。

    陆悠的原身陆大妞是个孤儿,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爹就参军打仗去了。后来,家逢巨变,她妈带着她逃离被侵略者占领的家乡,想要去找她爹。

    可惜,爹没找到,她娘却病了。

    陆大妞的娘是个旧式女人。裹着小脚,被养在深闺。为了逃难,母女两个吃了很多苦,最后在进山大队附近落脚。

    战争结束那年,陆大妞的娘也去世了。临时之前,陆大妞的娘就将她托付给程素英。

    为了给女儿一个保障,陆大妞的娘给她订了一门亲事,未婚夫就是秦大牛。

    在陆大妞的娘看来,女人除了娘家,就只能依靠夫家。她死了,男人估计也牺牲了,剩下一个半大女娃,还能怎么办呢?

    只能先给她订一门亲,算是解决了终身大事。

    陆大妞的娘想法没错,可她却看错了人,也算错了人心。

    她满心以为,自己提前将陆大妞的嫁妆交给程素英,也能让程素英看在嫁妆的份上,对女儿好一点。

    可谁知道,她看上的那家人,竟然包藏祸心,想要独占陆大妞的嫁妆呢?

    因此,养了陆大妞几年后,程素英就做主把陆大妞娶回家里。至于彩礼?那还真没有!

    陆大妞本身是知道自己有嫁妆的,可她早就被程素英养得特别懦弱,又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性子,根本不敢跟程素英提起嫁妆的事。

    程素英藏在家里,最后被陆悠顺走的翡翠手镯和金条,其实就是陆大妞的嫁妆。

    这些事,结合余数透露的信息,很容易就猜出真相。

    陆悠原本还以为那些东西应该是程素英贪墨秦大牛的,没想到,竟然是陆大妞的嫁妆!

    而余数,正是陆大妞父亲的战友。

    这些年,他一直辗转于竞阳市周边县市,就是为了寻找故人之子。

    可总算让他找到了!

    要不是余数提起,陆悠还真不知道,原来陆大妞的身世这么坎坷。

    因着这么一层关系,而余数这些年又没娶亲,陆悠就把他当成正经长辈对待。

    余数径直走向厨房,一眼就看到桌上放着的羊蹄。

    “酸辣羊蹄啊,多少年没吃过了?”他面露怀念,边回答陆悠的问题,“今天正好路过你们公社,司机也是本公社的人,他顺路回家看看。我干脆假公济私,过来看看你。”

    余数这次过来,还带来一个好消息——肉联厂的招工名额。

    在这个购物凭票的年代,肉联厂的工作,那真能算是金疙瘩一样,别人抢破头都不一定能弄到手。

    大家都缺肉,但在肉联厂工作,逢年过节的福利先不说,就是平时通过内部渠道购买一些猪油猪皮猪下水,还是很容易的。

    正好,秦小康和秦小莲连跳三级,现在正在县城读高中。等两人一毕业,能去肉联厂上班,那是再好不过了。

    至于两个小的,他们按部就班,还在初中念书。反正他们年纪小,也不着急出去赚钱。

    余数的意思呢,是让秦建国和陆悠先去上着班。可说来惭愧,这两人的学历真是低啊,小学都没毕业!

    人家肉联厂招人,就算是搬货的,好歹也要初中毕业吧?

    本身肉联厂的竞争就很激烈,就算有余数在里面疏通关系,也不能太过分不是?

    幸好陆悠和秦建国另有打算,否则,真让他们去厂里上班,那还得继续接受再教育!不说回炉重造,起码得去念个夜校啥的,拿个文凭吧!

    陆悠发现,无论在哪里,她都没有当学霸的命啊!

    要不是另有任务,陆悠还真打算去念夜校,拿个文凭。小学都没毕业的她,倒不觉得丢脸,主要是限制性太大了!

    得知陆悠小学都没毕业,也没时间去念夜校,余数表示遗憾。

    不过,就算陆悠不说,其实余数也知道,这两口子还真不需要接济。

    余数又不是瞎子,经过多方面接触,就算这两口子再低调,他也能发现一些问题。

    他之所以给陆悠和秦建国两口子找工作,也是为了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但既然他们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也没必要非得进厂当工人。

    倒是秦小康和秦小莲这两个孩子,等毕了业,正好进厂。

    余数每次来,陆悠都会做上一大桌子菜招待他。不为别的,就为了余数跟陆大妞她爹的战友情,也为了余数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

    不管余数以后成不成家,有没有孩子,等他老了,陆悠肯定会给他养老。

    余数吃完饭,就开着车走了。

    秦小杰在院子里唉声叹气老半天,他对车,不管是啥车,都很感兴趣。

    “原以为余爷爷今天肯定要在咱家住一晚,我好叫爹教我开车,没想到……”秦小杰痴痴地望着汽车尾气,就像在看自己的恋人。

    红烧肉翻了个白眼,特鄙夷地看着她哥:“三哥,你是不是在做梦啊!你才十二岁呢,连腿都够不到油门呢,还想开车!”

    “我咋不能开车?我咋够不到油门!我之前就上去试过,保证够得到好不?”见红烧肉鄙视自己,秦小杰立马不干了!

    他坐在屋檐下,双手作出握住方向盘的动作,双脚往前伸,右脚抬起,作出开车的动作。

    “看,我够不够得到?”秦小杰偏过头,得意洋洋地看着红烧肉,“我继承了爹妈最完美的基因,手长脚长,以后肯定比爹还高!哪像你……”

    秦小杰从上到下,将红烧肉看了个遍,尤其着重看了她的腿,“不过这也不怪你,毕竟你腿短嘛!瞧你这小短腿,连自行车都爬不上去,每次都要先抱你上去,我才能上。”

    红烧肉自觉受到了侮辱,她双手成爪,立马袭向秦小杰的胸:“大胆狂徒,竟敢无视本小姐,先吃我一爪!”

    正坐在屋里烫脚的陆悠和秦建国:……闺女自从穿越后,就彻底放飞了自我。

    “好了你们两个,还不赶紧洗漱睡觉?明天要是起不来,信不信我竹笋伺候?”陆悠怕着两个小的玩疯了,等会儿睡不着,赶紧阻止。

    “哼!”红烧肉轻哼了一声,用比秦小杰更加轻视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看在父亲母亲的面子上,暂且饶你一命!”

    被袭胸的秦小杰:……妹妹真是越大越不可爱,还他乖巧的妹妹!

    两个小的还在上初中,就在公社,每天骑自行车来回。两个大的在县城上高中,路程遥远,不好每天来回,只能半个月回来一次。

    秦建国隔三差五就去一趟县城,给两个孩子送吃的用的,倒也不是那么难受。

    不过,秦建国去了几次后发现,最近城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局势也越来越严峻。他怕两个孩子在学校出事,在不久之后,秦建国干脆去一趟学校,给两个孩子请了假。

    秦小康和秦小莲很有大哥哥大姐姐的样,有他们两个在家看着,秦建国和陆悠也更加放心。

    两人拿着书记开的一大叠介绍信,开始辗转于各个城市。在这期间,进山大队,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自从秦珍珠寻过华悦麻烦后,董家跟秦家就彻底撕破脸皮。后来,华悦和董靳煜结了婚,秦珍珠也彻底死了心,开始替自己物色其他男人。

    可惜的是,她作风不好,脾气又差,得罪了太多的人。在运动开始后,进山大队因太过低调,不主动参与活动,被领导点名批评。

    大队干部们正愁这事呢,秦珍珠自投罗网,把自己给作死了。

    因着大队长卢胜利的老婆和程素英沾亲带故,卢胜利跟程素英就免不了接触。

    像卢胜利这种人,要是实在没有点好处,他当初也不可能帮着程素英说好话。

    光凭着他老婆和程素英那层关系,根本不可能让他帮忙。

    卢胜利帮程素英,不是因为亲戚关系,而是因为男女关系。

    当然,两人特别小心,也很少在一起,因此至今都没人发现。

    可天底下就没有永久的秘密,程素英和卢胜利的事,还是被人发现了。

    这人正是秦珍珠。

    正常人撞破自家亲妈跟野男人偷情,肯定会愤怒和难堪,可秦珍珠只觉兴奋!

    “没人要”这件事,已经成为了秦珍珠的心魔。她迫切地想要嫁人,想要证明自己有人要。

    可她看不上老鳏夫,更看不上那些娶不到老婆的老光棍。既然董靳煜不要她,她就要嫁给比董靳煜还要好的男人!

    纵观整个进山大队,能比董家还好的家庭,也就是书记和大队长家。

    卢胜利有个正在城里当工人的小儿子,最近正在说亲。以秦珍珠的名声,卢家根本不可能考虑她。

    可她偏要嫁给卢家的小儿子。

    抱着这样的想法,秦珍珠打断了那对野鸳鸯,当着她亲妈的面,威胁卢胜利。

    ------题外话------

    ——

    亲爱的大家,上一章竟然被屏蔽了,金鱼也不知道究竟哪里涉h了~哭~今天错过更改的期限,要等过了十二点才能改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