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凭空消失

    “队长,杜少君离奇消失,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所谓的海洋清洁队带走!以对方的行事作风以及它们所求的目的来分析,它们很可能是因为杜少君的身份,才将人掳走。而现在,我们连对方在哪都不知道,如何救援?”

    简致远垂眸静默,一言不发。

    他知道其他同志的意思,不是不愿意救,而是没办法救。

    更何况,在所有人的认知里,杜少君确实重要,但华夏舰队更重要!

    可事情却不是这么算的,国家和上级为什么重视杜少君,除了他的身份和地位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现在的情况,还远不到无法控制的地步。请特事中心的同志配合我们,先和海洋清洁队进行谈判。”简致远抬起眼皮,环视一圈,双目炯炯有神,不怒自威,“如果真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必要的时候,不惜一切代价,救回杜少君!”

    此言一出,场愕然!

    不惜一切代价救杜少君?

    这,这句话实在太重了!

    就算杜少君在岛城算是风云人物,对岛城局势的影响力也极大。但是,他何德何能,有这个资格让华夏舰队为了救他而不惜一切代价?

    他没有!

    “我不同意!队长,这不合理!”有人率先提出异议,并不赞同简致远的决定。

    在座的海军同志年纪都不小了,肩上扛着星星杠杠,看起来职位不低。

    有一个人反驳,接下来,提出异议的人就有好几个。剩下的人也并不是赞同简致远的决定,只是他们心里还有疑惑。

    在大家的心里,简致远并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领导。他既然作出这样的决定,绝不可能出于私心,或者一时冲动。

    “队长,为什么要这么做?华夏舰队现在已是自顾不暇,又怎能力以赴,只为营救杜少君?”

    是啊,为什么?

    这是在座的华夏舰队所有同志的心生。

    “为什么?因为他不仅是杜少君!”简致远站起身,目光如炬,扫视着在座的各位,“他还有一个名字,或许你们当中也有人听过这个名字——陆蛟。杜少君,他是陆蛟同志!”

    陆蛟,困于陆地的蛟龙,也特指做着与水有关的生意的人。

    当年,战争爆发,国内形势严峻。

    漕运帮会掌控着国内的水运生意,当时,年轻有为的漕运帮会少主,一手解散整个漕运帮会,带着杜家财产远渡国外。

    跟数不清的爱国人士、爱国商人相比,杜少君的做法尽管值得理解,却也让众多有志青年不耻!

    当时,国内各大主流报纸上,都刊登着各界人士批判杜少君的文章。

    在这样的背景下,杜少君所在的杜家,以及曾经的漕运帮会,声名狼藉。

    直到后来,战争胜利后,才有不少人站出来为杜家说了一句公道话。

    尽管如此,但杜少君的名声确实毁了。至少,别人一提到杜家,一提到漕运帮会的少主,都会摇头叹息。

    与名声尽毁的杜家截然相反,著名的神秘爱国人士陆蛟同志,却在当时,捐出天价财物、药品、粮食以及武器和工具,赢来了世人的称赞。

    只可惜,陆蛟同志为人低调,始终不愿意露面。直到现在,除了少数几个知道真相的人,所有人都不知道陆蛟到底是谁。

    但这世上不乏聪明人,只要有心,就能发现,陆蛟同志捐出的财物,部通过方家人的手交到组织的手里。

    而方家,在战争结束后,也跟着销声匿迹,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跟杜家相比,方家名声不显,行事十分低调。

    很少有人知道,方家同杜家其实是姻亲关系。

    方家不仅替爱国人士陆蛟同志转交捐出的财物,更是毫无保留,将陆蛟同志的所作所为原原本本地告知所有人,从未想过占用陆蛟的功劳。

    而陆蛟真正的身份,却是当时的漕运帮会少主——杜少君。

    因着方家和杜家的关系,组织上也曾怀疑过,这是不是方家在替杜少君扬名。

    可是经过严密的调查,陆蛟通过方家捐出的财物,大部分确实来自漕运帮会。

    更何况,就算杜少君什么也不捐,直接走人,也只是名声上难听了一点。

    再往后,经历过战争的残酷和洗礼,谁还在意杜少君?

    而方家在捐赠财物之时,也并没有提过任何替杜少君洗白名声的要求。

    几十年以后,岛城名流杜少君,带着足以撼动整个岛城经济命脉的杜门海运,率先向华夏抛出了橄榄枝。

    此后,经过多方交涉,国内最终确定了与杜门海运的合作事宜。

    杜门海运的支柱性产业杜氏船业,毫无保留地将他们掌握的最新技术交给华夏,并出钱出人出技术,支持国内壮大海军实力。

    杜少君的所作所为,让简致远这样的老同志都感到汗颜。

    因此,就算没有上级的命令,他也必须尽力营救杜少君!

    “他是陆蛟?杜少君竟然是陆蛟!”一个五十多岁的海军同志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他手足无措,老泪纵横,“救,必须救!我亲自带队,接陆蛟同志回家!”

    陆蛟此人,对普通人而言,最多就是赞美一句“爱国人士”罢了。

    但对于经历过那场残酷战争的军人以及军人的后代,却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在座的大部分上了年纪的军人,都经历过,或者听说过陆蛟的名字和事迹。

    现在一听说杜少君就是陆蛟,他们同样表示:必须救!

    陆悠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看来,她这个血缘关系上的外公,身上还藏着挺多秘密。

    她越来越确定,杜少君当年抛弃妻女的行为,另有内情。

    只不过,别人不知道,她却知道,杜少君现在并没有危险。

    在她怀疑当年的事并不像杜秀兰所知道的那样时,她对杜少君就没有什么偏见了。

    不管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杜少君和方芷兰又有怎样的恩怨,陆悠首先要保证的就是杜少君的安。

    知道杜少君脑子有问题,而驻地周围都是海。为了防止杜少君不小心掉进海里,陆悠早就拜托了她的小伙伴红海豚同志,帮她盯着杜少君。

    杜少君失踪后,红海豚也失踪了。

    但陆悠至今没有收到红海豚传来的求救信息,这有两种可能性:一是红海豚自顾不暇,无法发出求救信号;二是红海豚认为杜少君没有危险,有它看着,至少杜少君的生命安很有保障。

    前者的可能性极小,就算北五真的带走杜少君,也不会把他带到一个无法传递信息的地方。

    这与海洋清洁队的初衷并不相符。

    想来想去,也只有第二点符合当下的情况。

    尽管红海豚是陆悠的朋友,它对杜少君也有近乎天然的好感。

    但是,红海豚毕竟属于海洋生物,就算它不愿伤害人类,但它也不会帮着人类伤害智慧海洋生物。

    陆悠的分析并没有错,红海豚现在确实与杜少君待在一起。

    不仅是它,还有北五,以及虎鲸一族,都聚集在这附近。

    这里位于银沙群岛的东部,旁边就是环境优美的私人岛屿。

    这座岛呈心形,岛上面积并不大,建立着十几幢风格各异的别墅。

    岛的一面是高山,一面是礁石,两外两面都是沙滩。

    礁石和高山分别位于心形的两个尖头部位,左右两边,是别墅,再往前,则是沙滩。

    大自然才是最浪漫的设计师,心形岛屿的东南面,有一片粉红色的沙滩。

    从空中俯瞰,粉色沙滩就像一条飘逸的丝带,在心形岛屿上留下迤逦的痕迹。

    沙滩上,一栋白粉相间的木屋从茂密的树林中露出一角。干净清澈的海水柔柔地冲上沙滩,海水染成粉色,又变成绿色,最终,才回到深蓝的海里。

    这里的一切,都那样纯粹,如同净透的水晶,散发着动人的光泽。

    “这个地方不错,海水质量上乘,环境优美,还有跟我一样美丽的沙滩和房子,我很喜欢!”红海豚在粉色沙滩附近的浅海里游来游去,整只豚都洋溢着快乐的气息,“我决定了,这座岛,我要了!”

    它可是豚中土豪,家里有矿的哟!

    看上什么东西,买了就是,豚不差钱!

    正好它想要买下一座岛屿,它由衷地认为,这座岛就很符合它的要求。

    “不行,这里离人类太近,不适合我族居住。”粉色的沙滩上,一只长着蛇尾巴的大乌龟正蹲在上面,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房子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你又不能上岸!”

    “哎呀,我不能住漂亮的房子,可以让悠悠住啊!对了,悠悠有小崽子了你知道吗?我想把这座漂亮的房子,送给她的小宝宝!”红海豚越看越觉得好,它恨不得马上办理相关手续,将这座岛屿拿到手里。

    它想了想,这件事还是得人类去办。

    悠悠怀了小崽子,也不能随意离家。它干脆就找失恋的可怜男吧,他看起来是个跟豚一样有钱的人!

    “龟丞相,你为什么要把他带出来啊?”红海豚盯着躺在沙滩上昏迷不醒的杜少君,傻乎乎地问,“他都那么可怜了,又有什么用呢?”

    北五“嘎吱嘎吱”地转动着脑袋,它用头蹭了蹭杜少君的脸,想要叫醒他。

    “他有用,他有很多船。”

    杜少君闻到一股海水的咸湿味,他被两个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就看到他位于私人岛屿上的别墅。

    “咦,我怎么在这里?”杜少君的眼里闪过一抹茫然之色,他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幢颜色粉嫩的别墅,心里滋味难明。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芷兰,再也没有人知道,他最喜欢的颜色,竟然是粉色。

    也不会有人知道,当年名动天下的杜少君,就是凭借一套粉色西装,让方芷兰一见倾心。

    漕运帮会的少主,竟然会喜欢娘们儿兮兮的颜色,传出去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然而到了今天,男人就算穿上再艳丽的颜色,也不叫娘,叫时尚。

    呵呵,都是些土包子,哪里比得过他慧眼识人的芷兰?

    杜少君颤颤巍巍地爬起来,一步一步往别墅走。

    “果然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太美了!”

    “哎呀,你也觉得美啊!”见有人与自己产生了共鸣,红海豚高兴地跳了起来,“等我买下这座岛,也让你住好不好?”

    红海豚对杜少君很有好感,再加上这段时间,杜少君身上那股难闻的味道已经消失,红海豚对他的态度更好了!

    反正豚有钱,豚家里有矿,再多养一个男人而已,不差钱!

    听到红海豚的声音,杜少君左顾右盼,就是没有看到说话的人在哪。

    还有,刚才那人说什么?他要买下这座岛?

    哎哟真是异想天开,他才不会把这么美丽的岛卖掉!

    红海豚口吐人言,它发出的声音清脆悦耳,分不清是男是女。

    但杜少君下意识地认为,这是一个年轻男人在跟他讲话。

    “哎呀呀,你是不是老眼昏花,我在这里啦!”见杜少君看了好久都没看到自己,红海豚有点不高兴,这人究竟是什么眼神?

    它这么漂亮一只豚立在这里,难道看不到吗?

    杜少君转过身,正对上一只乌黑黑圆溜溜的大眼睛。

    红海豚的眼睛分布在两边,一次性还真不好同时看到一双眼睛。

    “你是……”杜少君眨了眨眼睛,脑子有点懵,“是你在说话?”

    “咦等等,你看起来很眼熟啊!”杜少君绞尽脑汁地想了想,随即眼睛一亮,双手一拍,“你是那只救过我的海豚?”

    “你想起来啦?”红海豚听陆悠说过,杜少君的脑子有问题,他的记忆很短暂,每天都会清零。

    他只记得几十年以前的事,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记得。

    正因如此,红海豚才会认为,杜少君对北五并没有用处。

    它是一只聪明的混迹于人类世界的豚,对人类的了解比北五更深。

    见杜少君恢复记忆,红海豚也很开心。

    无论如何,它都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类受到任何伤害。

    杜少君眼神一闪,他摸了摸下巴,表情有点尴尬:“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对了,谢谢你,可爱的小海豚!”

    不知为何,见到口吐人言的红海豚,杜少君并不觉得惊讶,好似理所当然一样。

    “小海豚,这里是浅滩,太危险!你随我来,我带你去一个更好的地方。相信我,你会喜欢的!”杜少君走到海里,笑眯眯地摸着红海豚的身体,“那里更适合你。”

    “你不会骗我,把我关起来吧?你们人类就喜欢玩这样的把戏,龟丞相前不久就着了你们的道!”尽管嘴上说着怀疑的话,但红海豚的身体却很诚实,已经准备要跟杜少君走了。

    杜少君脚步一顿,他问:“龟丞相?”

    “呐,它就在你后面!”红海豚摇了摇豚身,漂浮在海面上。

    杜少君嘴角一抽,他机械地回过头,往身后一看。

    妈呀!好大一只乌龟!他刚才为什么没有看到?

    北五:……不好意思,它刚才正在修炼龟息大法,恢复消耗的能量。杜少君看不到它,这很正常,它要是存心想要隐藏,就连红海豚也会下意识地忽略它。

    “小海豚,这就是你说的龟丞相?难道,它就是被杜锦柔抓走的那只海龟?果然很大,它龟龄多少啊?”杜少君胆子挺大,上前摸了北五的乌龟壳一把。

    嗯,手感不错,再摸一把。

    北五:……这么轻浮的男人,真的有很多船吗?那些船,真的听他的话吗?

    “龟丞相年纪很大了,你不要欺负它!”看着备受委屈的北五,红海豚默默替它拘了一把同情泪。

    “放心,我不会欺负它。”杜少君讪讪收回手,带着红海豚往南走。

    南部毗邻高山,站在沙滩上,远远就能看到郁郁葱葱的山林,山间繁花似锦,犹如人间天堂。

    “这座岛真的好美,我一定要买下它!”沿着粉红沙滩往南,转过一个弯,就到了一处深凹处。

    深凹处呈长方形,大约有三四百平米的样子,水深十米左右,正适合红海豚。

    “幸好我以前高瞻远瞩,早早在这里挖了一个深水池。你可以从这里直接游到别墅内部的游泳池,里面的风景也很不错。”杜少君为自己的英明点了个赞。

    红海豚:……哪来的煞笔,竟然在屋子里挖了一个游泳池,直接通往深海?他难道就不怕深海猛兽入侵吗?

    “呵呵,忘了跟你说,室外游泳池和室内游泳池隔着好几道防盗玻璃。你就算撞破脑袋,也进不去!”杜少君得意洋洋地炫耀,他又不是傻子,就算想寻求刺激,也不敢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

    红海豚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防盗玻璃算什么?有军舰厉害吗?龟族就连军舰都能清理掉,区区防盗玻璃,都不被它们放在眼里。”

    “看来悠悠说得对,就算你恢复记忆,也会留下后遗症,比方说‘丢三落四’、‘记忆力衰退’啊,这些都是后遗症。你看看你,现在就不行了。”红海豚在海里甩了甩豚尾,顿时水花四溅,落到杜少君脸上。

    杜少君抹了一把脸,他仔细琢磨了几分钟,这才猛然惊觉,他为什么在这里?

    “我是怎么来的?”意识到这一点后,他赶紧问,“难道是,是她送我过来的?”

    他嘴里的她,就是指“陆悠”。

    要不是条件不允许,红海豚真想翻几个白眼,它鄙视杜少君:“你的脑子果然坏掉了,悠悠都有小崽子了,怎么可能把你送到这里来?”

    “那我……”杜少君惊疑不定地看着红海豚,他的脸上虽然带着惊慌之色,可眼底却平静无波。

    红海豚幽幽地叹了口气,它直起豚身,呈四五十度仰望天空,“这事说来话长……”

    杜少君静静地听着,听红海豚描述海洋生态现状,听红海豚描述他离开之后发生的事……等等,他怎么越听越不对劲!

    “听说你家有好多轮船,所以,你也是龟族的重点照顾对象。唉,其实龟族也挺不容易的,它们也是为了海洋。”红海豚阐明中心思想后,做了一个明确的总结。

    杜少君眉头紧锁,此时此刻的他,犹如变了一个人似的,浑身散发着令豚胆寒的气势。

    可怜的男人,他是不是吓怕了?

    红海豚正想说几句话安慰他,就听到杜少君用冷静的语气问:“你说的龟族,它们也是海洋生物?”

    “应该……是吧?”红海豚不确定地回了一句。

    “它们的目的是什么?是清理所有污染源,还是净化海洋环境?”“这个……”红海豚其实也不太清楚。

    “让我来说吧!”一只巨大的海龟从海底上浮,飘在水面上,“我们并没有那么霸道,也不会遏止人类的发展。我们只想拥有干净舒适的家,与人类友好相处,共同发展。”

    “如果只是这样,那消失的轮船和船员呢?他们还活着吗?”杜少君紧紧盯着北五,眼底带着深深的戒备。

    不对,很不对劲!

    按照红海豚的说法,这些海龟打着清理垃圾净化海洋的旗号,突然出现在人类海军基地。

    它们从哪里来?就像凭空出现!

    海洋污染并不是近期造成,这些年来,每年都有海洋物种因为污染而灭绝。

    杜门海运拥有自己的海洋研究所,对于这点,杜少君比任何人都清楚。

    如果海洋生物拥有比人类还要超前的智慧和科技,就算它们爱好和平,不愿意主动与人类为敌,也可以提前清理海洋,而不是等到现在。

    清理海洋的龟族直到现在才出现,这只能证明——有某种契机使它们出现。

    究竟是什么契机?这非常重要!

    只有掌握致使这一切发生的契机,才能夺回主动权。

    杜少君并不是嗜血好战分子,相反,他和多数人一样渴望和平,爱好和平。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将主动权交到对方手里。

    万一,这些拥有智慧的海洋生物另有所图怎么办?

    “他们还在,活得很好。”北五转了转生锈的脖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等事情完结以后,他们就能回来。”

    杜少君目光一闪,他怎么觉得,这只乌龟有点着急?

    “先送我回去!去东方舰队的驻地!”

    与此同时,华夏舰队的旗舰上,陆悠像是突然感应到什么似的,往遥远的天际看过去。

    天蓝色的苍穹之上,一条如细丝状的线条凭空出现,就像在天空中划了一条口子。

    紧接着,那道口子越来越大,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破空而出!

    “陆悠同志,你在看什么?”顾君华来到甲板上,见陆悠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空,他立刻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陆悠紧紧盯着那道口子,头也不回地问:“你没看到吗?天空破了一个口!”

    “我没有!”作为特事中心的头,顾君华当然不会以为陆悠这是撞了邪,他直觉发生了什么变故!

    “你看到了什么?”

    陆悠张嘴,正想说什么,突然,一道巨大的吸力从天空中的那道口子里传出,直直冲向陆悠。

    “啊……”

    “陆悠同志!”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甲板上除了顾君华,再无他人。

    “陆悠同志!”顾君华冲到甲板边上,不停扫视各个方位。

    没有!没有!陆悠同志不见了!

    她,凭空消失!

    这种手段,跟海洋清洁队清理轮船和军舰一样。

    难道,陆悠同志也被清理了?

    不,不,这不可能。

    顾君华拿出一个特殊联络器,将刚才发生的事及时上报。

    接下来,华夏舰队同样进入紧急备战状态。

    “陆鸣,你叫陆鸣。宝宝,你还有一个姐姐,她叫……”

    “啊!”

    “什么声音?老公!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题外话------

    ——

    感谢忆小咻赠送催更炸弹*1、感谢尧071126yy赠送月票*4、感谢水嘀嘀赠送月票*6、感谢水嘀嘀赠送五星评价票*1、感谢jane3000赠送月票*14、感谢yaoxiuhua赠送月票*4、感谢jane3000赠送中国结*3~谢谢大家,爱你们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