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回家

    “庄小青,庄小青快开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这个婊子!”

    “李先生看上的人应该是我,是你抢了我的机会,庄小青,你给我出来!”

    “嘭嘭嘭!”

    门外的人见房间里始终没有动静,她不由怀疑,庄小青真的回来了吗?

    可如果庄小青没有回来,那她怎么隐约听到房间里传出的动静?

    是她听岔了?

    陆悠站在门后,听到门外的人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心里松了口气。

    “估计是住在隔壁的工作人员,听到了咱们这边的动静,这才特意过来试探。建国,你有事就先去忙,我今晚打算回去一趟。”

    秦建国已经失踪了,她要是再没音讯,估计搜救队的同志们都要疯了。

    对此,秦建国并无异议。

    不过,他朝杜少君看了一眼,“他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让他待在这里?”

    “要不,我把他带走?”陆悠话一出口,自己就先否定了这个提议,“不行不行,他年纪太大,万一出个什么好歹,我可赔不起。”

    更何况,她也不可能将杜少君带到驻地去,这太危险了。

    许是听到两人的嘀咕,那边杜少君就问了:“方少,你们要走啦?去哪呢,能不能带上我?”

    陆悠跟秦建国对视一眼,两人都有点无奈。

    “你有家,我也有家,我们得回家了。”陆悠耐心解释,“对了,你知道自己住在哪吗?”

    陆悠也只是顺口一问,她真不认为如今的杜少君还能记得自己住在哪间房。

    谁知,杜少君却点头应道:“就连三岁小儿都知道自己的家在哪,我怎能不知?我就住在顶层。”

    他说到“顶层”的时候,眼里滑过一丝茫然之色。

    “那你知道怎么回去吗?”陆悠试探地问道。

    “坐电梯……”杜少君话未说完,便猛地止住了声音。

    他眨了眨眼,满脸无辜地看着陆悠,“方少,我害怕,不想回家。要不然,我跟你一块儿去你家?”

    陆悠:……呵呵!

    “建国,如果现在把他送回去,会不会影响到你接下来的计划?”陆悠避开杜少君,询问秦建国的意思。

    秦建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艘游轮上,她或多或少也能猜到一些。

    从他第一次见到杜少君时的反应可以看出,杜少君的失踪对他而言是个机会。

    “对了,还有件事!”陆悠差点忘记乔二妹的事,她赶紧把乔家的异常告诉秦建国,“我怀疑,乔二妹的身份……也许有很大的问题。另外,乔家梁的态度有点可疑,他很有可能知道些什么!”

    至于乔二妹为什么知道那么多关于乔慧娘以及其家人的事,这也很好理解。

    乔慧娘与乔二妹两人应该认识,并且关系还很近。

    如此一来,很多事情就能解释通了。

    还有一点,陶青云曾经透露过,乔二妹和乔老娘长得有几分相似。或许,乔慧娘之所以认识乔二妹,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不过,这些都只是陆悠的猜测。真相究竟是什么,只能等陶青云那边抓住乔二妹的狐狸尾巴,将她揪出来后,才能知道了。

    “既然如此,你让大娘暂时别管乔家的事。最近也别进城,警醒一点,别被乔家牵连。”对于di特分子,秦建国比陆悠更为了解。

    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就算陆悠拥有特殊能力,可跟潜伏在乔家几十年的乔二妹相比,还是嫩了点。

    两人对上,陆悠不一定有胜算。

    至于她所提到的奇怪味道,秦建国特意凑近杜少君闻了闻味道。除了海水的咸腥和香水的味道,他实在分辨不出其他味道。

    “媳妇儿,你先回去,这事交给我。”秦建国催促陆悠,让她赶紧回驻地。“你在杜少君身上闻到类似的味道,这很有可能只是凑巧。乔二妹和杜少君不一定认识,不过,她或许跟杜家的其他人有什么联系。”

    “好了,这些事我来处理,你先回家,路上注意安。”秦建国替她理了理衣服,眼底浮起一抹化不开的温柔和眷恋。

    “行,我得走了!”陆悠将她赚到的水币留了下来,并嘱咐秦建国,“千万别忘记替我兑换华夏币!”

    秦建国目瞪口呆地看着手里这一万多水币,对自家媳妇儿的捞钱能力感到震惊。

    幸好他不知道陆悠这笔钱是怎么赚来的,否则他会怀疑人生!

    陆悠避开人群,回到海里。

    “悠悠,你总算回来了!怎么样,他好点了吗?”陆悠刚刚下水,红海豚就游了过来,它很关心杜少君的情况。

    “放心吧,他很好。”陆悠给红海豚吃了颗定心丸,“短时间内,他肯定不会再为情自杀。”

    杜少君现在当然不会再寻死,在他的认知里,他还没娶老婆呢!

    “那就好。我真担心下一次他再自杀的时候,遇不上我这么好心肠的豚。到时候,他可怎么办呀?”红海豚杞人忧天,为了杜少君这个萍水相逢的老男人,它真可谓操碎了心。

    陆悠:……

    “你知道他是谁吗?”陆悠突然想起,红海豚之前对杜少君的描述。

    它说它对他有一种特别矛盾的感觉,既讨厌,又喜欢。

    那时候她没有多想,现在回想起来,又觉得理所当然。

    杜锦柔是杜少君的女儿,她身上流着杜少君的血。红海豚跟杜锦柔有仇,它肯定记住了她的气息。

    遇到杜少君时,它当然能够感觉出来,他和杜锦柔身上的相似之处。

    那就是让它讨厌的味道。

    至于喜欢,陆悠倒没有自恋地认为,红海豚是在杜少君身上感受到与她相同的气息。

    如果真是这样,红海豚肯定早就告诉她这个信息。

    它所提到的喜欢,应该与陆悠无关。

    “他是谁?”红海豚问。

    “他是杜锦柔的父亲。”

    “噗通”一声,立着身体的红海豚一头扎进水里。

    “不可能!”下一秒,红海豚浮出水面,语气斩钉截铁,“他跟坏人没关系!”

    它所说的关系,是指血缘关系。

    陆悠面露诧色,“为什么?你为什么肯定,杜锦柔跟他没有关系?”

    “叽里呱啦多啦多吧啦……”红海豚传递了一段略显暴躁的声波,陆悠并没有听懂。

    “哎呀!我跟你解释不清楚!总之,你相信我,坏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红海豚似乎特别在意杜少君,见陆悠面带狐疑之色,它不由使出杀手锏:“辨别血亲,这是海洋皇族与生俱来的能力。如果他真是坏人的父亲,那我第一次见到他时,肯定就会认出来。”

    红海豚自诩善良,可它同样记仇。

    如果它知道杜少君就是杜锦柔的亲生父亲,它就算救了他,也不可能念着他。

    这是身为豚族的原则问题,绝对不可能轻易改变。

    “那你的意思是……”杜锦柔不是杜少君的亲生女儿?

    想到这个可能性,陆悠直接愣住。

    杜少君抛弃妻女,千方百计带走的宝贝女儿,竟然只是一个……野种?

    陆悠知道红海豚不会说谎,只要它能确定的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尽管这事听起来极为荒唐,可陆悠却不认为红海豚判断错误。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好戏看了!”陆悠嘴角轻扬,脸上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杜锦柔引以为傲的正是杜家千金的身份,她借用这个身份,差点害死杜秀兰和陆家人。

    只要让她失去杜家千金这个身份,就能让她生不如死。

    陆悠心思一动,她再次回到游轮上。

    在一层找了一圈,并未看到秦建国。她看着窗外漆黑的夜幕,干脆留下只有两人才知道的暗号,最后将她想要传递的信息留在约定的地方。

    和红海豚一起回到东礁岛海域后,陆悠发现搜救队的人并未离开,他们还在扩大范围搜寻秦建国的踪迹。

    陆悠很想告诉他们不用再找,秦建国并没有失踪。可她知道,这句话绝对不能说出口。

    秦建国失踪,本身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知道他失踪内情的人,恐怕除了邢锋,再无他人。

    怪不得邢锋躲到华夏舰队开会去了,即使接到秦建国出事的消息,也没能及时赶回来。

    于公,舰队的事才是大事,他不应该为了秦建国的事丢下公事不管;于私,秦建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两人情同父子,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因此,无论邢锋作出怎样的反应,他都有很好的理由和借口。

    就像这次,秦建国如果真的出了事,以邢锋的性格,他肯定会立刻赶回来。

    然而事实却是,他走不开。

    一心为公的邢锋同志,想必又能得到领导的赞扬,称他为“组织的好同志”。

    “这个老狐狸!还有他教出来的小狐狸!这俩狐狸搞出来的事,让所有人费心费力!他们倒好,一个在华夏舰队喝茶开会,一个在游轮上吃香喝辣!”陆悠一边咬牙切齿地骂着做事不地道的邢锋,一边拿出手电筒。

    她浮在水面上,将手电筒打开,对着快艇晃了几下。

    很快,一辆摩托艇往陆悠所在的地方开了过来,

    “嫂子?”穿着潜水服的蒋小川惊讶地看着海面上的人影,试探地问,“嫂子,是您吗?”

    “小川,是我!”陆悠将手电筒对准自己的脸,让蒋小川看了个清楚。

    “嫂子,果然是您!”蒋小川赶紧将摩托艇开过来,接走陆悠。

    尽管知道陆悠的水性很好,可她一走就是大半天,队员们都很担心她。

    好在陆悠临走之前留了话,要不然,他们也不敢让她单独离开。

    见陆悠平安归来,蛙人队的同志们都很高兴,纷纷上前打招呼。

    可一想到队长如今生死未卜,他们的心情很快又跌落低谷。

    “嫂子,对不起,我们没有找到队长,是我们没用!”临时队长蒋大川抹了一把脸,眼里尽是血丝。

    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悲怆和茫然,好似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看着自责不已的蒋大川,陆悠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她安慰他:“辛苦你了,大川!还有你们,辛苦了!”

    她弯腰鞠躬,郑重地向这群最可爱的人致敬。

    “你们都是舰队最优秀的同志!近年来,无论是出海训练,还是执行任务,蛙人队从来没有发生过重大事故。你们要相信自己,相信秦建国!”陆悠用事实举例,安慰其他人。

    “陆悠同志说得对!蛙人队自从秦建国同志接手,从未发生过因战牺牲的情况。这是由他一手创造的神话,他不可能亲手打破!相信秦建国同志,相信他,一定会平安归来!”

    陆悠回过头,就见宋解放拿着扩音喇叭,给同志们鼓舞打气。

    看到陆悠,他微微颔首,“你回来就好。”

    宋解放的眼神有点奇怪,他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将扩音喇叭放到一旁,低声问:“有什么发现吗?”

    “报告长官,没有发现!”陆悠冲他眨了眨眼,意思不言而喻。

    没有发现,就是最好的消息。

    宋解放沉吟了一瞬,指着海里的蛙人队员说:“看样子,他们今晚不会回去。明天,后天,只要没人反对,他们可以搜到天荒地老,直到发现秦队长。”

    陆悠微微一愣,很快明白了宋解放的意思。

    她看向四周,海面上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每一盏灯,代表一个人。

    他们怀着迫切的心情寻找秦建国,彻夜不休。

    可同时,他们身上还肩负着更为重要的责任,不可能为了秦建国失踪一事,让蛙人队陷入瘫痪的境地。

    人,肯定要继续搜救,但不能员参与。

    而宋解放之所以这么提醒陆悠,并不是为了警告她。

    他也不是什么单纯的小年轻,他是老同志了,对于某些事的敏锐度,他比陆悠高多了。

    尽管宋解放不知内情,可他仍然察觉到一丝不同。他跟秦建国共事一段时间,对秦建国的军事能力有了深入的了解。

    他相信,无论遇到什么事,秦建国最终都会活着回来。

    既然如此,那就要改变策略,不能不管不顾地进行搜救。

    宋解放是好意,可他担心陆悠误会,便解释了一句:“同志们也是一时心急,迫切想要找到建国。但这样下去不行,不仅他们受不了,效率也会变低。”

    “我懂,宋大哥,我明白的。”陆悠点点头,看向海面上的点点星光,眼里带着暖意。“我现在就去找大川!”

    当天晚上,东礁岛海域只留下四艘快艇,继续搜寻秦建国的下落,其他人暂时回到驻地。

    陆悠原想留下来,可其他队员并不同意。

    回到驻地,陆悠敏锐地察觉到气氛不对。

    这种不对,直到她回到家属院,才找到了答案。

    ------题外话------

    ——

    感谢尧071126yy赠送月票*6、感谢tanghexia赠送月票*2、感谢哞哞哞哞赠送催更炸弹*1、感谢哞哞哞哞赠送月票*2~谢谢同志们,向你们致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35d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