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秦建国失踪

    秦建国不在的时候,陆悠接打电话都是在警卫室。

    为了方便家属通讯,警卫室一共安了两个电话。一个对外,一个对内。

    对外的一般是给家属用,谈的都是私事;对内的只允许舰队内部使用,谈的都是公事。

    现在响铃的是内部使用的电话,张小虎刚刚接起来,脸色顿时就变了。

    “是,好的,我知道了。”张小虎一边应声,一边拿眼瞅着陆悠,眼里明晃晃地闪烁着三个字:出事了!

    在这个岛上,谁出了事会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陆悠?

    唯有秦建国。

    陆悠的心猛地一沉。

    等张小虎挂完电话,陆悠按捺住心中的惊惶,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嫂子,秦队长他……”张小虎脸色发白,眼眶也渐渐红了,他哽咽着说,“秦队长他,他……”

    “他到底怎么了!”见张小虎一直吞吞吐吐,陆悠恨不得一拳头砸上去。

    同时她也在想,看张小虎这反应,秦建国应该是意外受了伤,也不知道伤得重不重?

    “秦队长他……”张小虎猛地低下头,像是不敢直视陆悠的眼睛,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后半句话像是直接堵在喉咙口,听不真切,“他失踪了!”

    “什么?”陆悠的声音骤然拔高,她满脸惊愕,“你说什么?秦建国失踪了!”

    “是啊嫂子,刚刚才接到的消息,秦队长出海训练的时候,失踪了!”张小虎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将眼里的水汽逼退。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刚才听到的内容原封不动地复述一遍:“198x年11月25日上午9时55分,蛙人队队长秦建国同志在蓝洋东礁岛附近失踪。当时,秦建国同志正在带队进行水下训练,失踪前,东礁岛一带并未出现任何异常……”

    “轰”地一声,好似一道惊雷在陆悠的脑海中炸开,将她整个人都炸晕了。

    见此,张小虎也顾不上自己伤心了,他赶紧劝道:“嫂子,秦队长也是舰队的老同志了,他的经验极为丰富,出海训练的蛙人队从未出现过任何事故!”

    “最近的天气都很好,东礁岛附近没有深海区域。今天海上无风无浪,也没有任何异常,兴许,兴许是搞错了呢?”

    张小虎找的借口太过牵强,连他自己听了都觉得假,他实在是不懂得安慰人!

    正当他急得满头大汗时,就听到陆悠嘶哑的声音传过来:“随队出海的蛙人队队员回来了吗?他们在哪?”

    “嫂子,蛙人队的同志们都不在,他们……都去了东礁岛!”其实张小虎也想去,他也是秦队长带出来的兵。

    可惜的是,他现在职责不同,必须要坚守在岗位上,不能擅自离开。

    他瘪着嘴,瓮声瓮气地说:“之前有一个小队的同志回来过,这会儿应该又走了。嫂子您千万别急,您要相信同志们,他们肯定能找到秦队长!”

    其实,上级领导的原话也是这么说的,他们让张小虎务必稳住陆悠,别让她做傻事。

    要不是陆悠就住在岛上,秦建国出事后,她肯定会听到一些消息。否则,领导宁愿隐瞒此事。

    每一位同志出事后,最难的反而是做家属的思想工作。

    他们并不是怕家属胡搅蛮缠,毕竟大部分家属的思想觉悟还是很高的。

    但是,她们不闹,反而更难处理。

    就在前不久,南舰也出过一次同样的事故。

    那位同志刚跟家里的青梅竹马结婚,小两口的关系羡煞旁人。

    他的爱人到南舰驻地探亲,在那边住了已有一个多月,也即将迎来新的生命。

    可贼老天不开眼,那位同志在执行出海任务时,遭遇了不测,壮烈牺牲。

    他的爱人刚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当时就晕了过去,等醒过来时,不哭也不闹,就静静地待在家里。

    直到左邻右舍察觉到不对,想要去她家看看时,才发现她人已经不在了。

    当天晚上,才有人在南舰驻地的海滩上发现了她的尸体。

    她被海水泡得发白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好似在向她的爱人诉说:连就连,你我相思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时,奈何桥上等三年……

    他在风华正茂的年纪离开这个世界,就像将她的灵魂也带走,独留空荡的躯体。

    她不愿独活,勇敢而又自私地选择了——最令人心碎的那条路。

    这件事给东方舰队的领导们敲响了警钟,在接到秦建国同志失踪的消息后,他们就作出了决定:力搜救秦建国同志的下落,一定要安抚陆悠同志的情绪,做好她的思想工作。

    陆悠并不知道,舰队的领导除了担心秦建国的安危以外,还在担心她的心理健康。

    她沉吟了好一会儿,才说:“小虎,邢锋同志在办公室吗?我想见见他,麻烦你帮我申请一下。”

    作为东方舰队的最高领导,邢锋现在常驻旗舰,并经常去华夏舰队开会。

    陆悠并不确定,今天是否能够见到邢锋。

    可她必须见他一面!

    秦建国失踪了,在风平浪静的浅海区域失踪,这件事无论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诡异。

    她知道舰队不可能放弃秦建国,蛙人队的队员们也不可能放弃他!

    但是,她不想坐以待毙,她要出海,她要去东礁岛寻找秦建国的踪迹!

    陆悠拥有水系异能的事,舰队的其他人并不知道。但作为舰队的最高领导,邢锋肯定知道。

    自陆悠答应顾君华加入特事中心,成为其中的一员后,陆悠的身份就得到了肯定。

    她的能力不仅不会再给她带来隐藏的危险,反而会成为她的助力。

    当初顾君华就向她保证过,作为特别行动人员,她的身份绝对隐秘。必要的时候,在不触及组织底线的情况下,她也可以借助身份,达到自己的目的。

    想到顾君华,陆悠眸光一动。

    她记得顾君华最近一直待在罗里德群岛附近,或许,她也可以寻求他的帮助。

    张小虎并不知道陆悠已经将方方面面都计划好了,他只是为难地看着她,“嫂子,邢队长昨天去了华夏舰队,至今未归。我估计,这事他还不知道呢!”

    “那算了,小虎,我现在想要出一趟海……你先别急!”见张小虎脸色大变,陆悠赶紧按住他,并解释道,“小虎,认识我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我不会乱来的!”

    张小虎的眼泪哗哗往下流,他抓着陆悠的手臂,哭着喊道:“嫂子,你别这样,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队长他还活着,他一定还活着!”

    陆悠:……她当然知道秦建国一定还活着!谁敢说他凶多吉少,她就跟谁急!

    “我知道,我相信他!小虎你听我说,建国现在说不定遇到了困难,正等着人去救他。你快放开手,我必须去找他。”陆悠理解张小虎的心情,换做她,她也不敢让一个女同志独自出海。

    唉,要是邢锋同志还在就好了!有他在,他肯定同意让她出海。

    怎么偏偏就那么不巧,秦建国出事,邢锋同志也不在呢?

    “嫂子,我不放!除非你答应我不出海!嫂子……呜呜呜,我理解你的心情,我跟你一样,恨不得立马跟着搜救队出海,寻找秦队长的下落。可是不行啊!我不能离开啊!”张小虎放声大哭,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陆悠叹了口气,她实在没想到,当初那个连看她一眼、跟她说两句都会脸红的张小虎,为了上级的命令,也能鼓起勇气抓住她的手臂。

    她当然能挣开他的手,可是,看着堵在门口、脸上带着焦急和担忧的海军同志们,她无奈地摆摆手。

    “这样吧,请你帮我联系一下宋解放同志。”她可以顺利离开,但绝对不能以任性的方式。

    见她妥协,张小虎立马松开她的手,跳到一米开外。

    “嫂子,我马上打电话联系,您等着!”

    邢锋不在,宋解放不可能不在。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张小虎匆匆走来,冲陆悠低声说道:“宋队长让您现在就去他的办公室。”

    “行,小虎,谢谢你!”陆悠点点头,抬脚就往外走。

    围在门口的海军同志顿时让出一条路,见陆悠离开,其中两人赶紧跟上。眼看着她进入宋解放的办公室,这两人才回到警卫室门口,继续等待。

    “宋大哥,我要出海!”进入宋解放的办公室后,陆悠直接开门见山,“我不会做傻事,希望你不要拦着我。”

    “宋大哥,你应该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想找到建国。我水性好,出海经验丰富,绝对不会有事的。”

    宋解放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他很想反驳她:“秦建国比你经验更丰富,他的水性比你更好,可他出事了!你让我如何相信你的保证?”

    可他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能将这话说出口。

    看着故作坚强、眼底却带着深深恐惧的陆悠,他要是真把这话说出口,无异于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行,我同意!”宋解放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他站起身,拿起帽子就走,“我同意让你出海,不过,你不能单独行动。”

    “搜救队马上就要出发,我亲自带队,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胡闹!真是胡闹!宋解放的胆子也太大了!”两人刚离开,得到消息赶过来的领导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不停地骂宋解放。

    唐苗子用他唯一的一只眼睛瞪了这人一眼,粗声粗气地说:“胡闹啥?”

    “咋不是胡闹?有这么干事的吗?还有没有组织,有没有纪律了?啊!要是我们每一个同志都像他这样行事……”

    “呵呵!”唐苗子斜睨他一眼,冷声打断他,“要是你发生这种事,我敢保证,肯定没人这么紧张你!”

    “唐老四!你说啥?你给老子再说一遍!”那人顿时暴跳如雷,两只眼睛瞪得比牛还大,作出一副要跟唐苗子动手的架势。

    唐苗子之前是家里的老四,跟他一起上过战场的老战友都知道这件事。

    换句话说,也只有经历过生死的兄弟才会喊他“唐老四”,足以可见这两人的关系有多好。

    看到这熟悉的一幕,有人就给打圆场:“行了,老唐少说两句,老白也是,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跟年轻人置啥气啊!”

    “老许你别说话,我倒是要看看,他白向荣的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不是狗屎!”唐苗子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一直给两人打圆场的许光明无奈地叹了口气,对这两个年纪加起来超过一百岁的倔老头子很是看不上眼。

    这俩人,一天到晚究竟在吵个啥哟!

    “你不是想听我刚才说的啥话?那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白向荣,假如今天是你出了事,你那一大家子没良心的王八蛋,绝对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更不会想方设法去救你!”唐苗子回过头,恨铁不成钢地瞪着白向荣,眼里除了愤怒,还有说不出的心酸。

    他和白向荣、许光明三人是从战争时代就一起走过来的兄弟,十几年前,局势动荡,白向荣受到了牵连。

    为了让白向荣安度过困难时期,唐苗子和许光明想尽了办法,将他送到偏远山区。

    白向荣一出事,家里的妻子连招呼都不打,立马跟他离婚。还有他的儿女,更是率先同他断绝关系。

    本来白向荣的事并不算严重,根本就没到需要断绝关系的地步。

    经他家人这么一搞,白向荣的处境变得更加不好。要不是唐苗子当机立断,将他送到了另一个条件更加艰苦的地方,白向荣怕是早就受到了迫害。

    等时局稳定下来,白向荣再次受到组织的重视。

    组织上给了他补偿,也重新给了他安排了工作。眼看着白向荣就要恢复往日的荣光,十几年没跟他联系过的家人又冒了出来,个个跟他哭诉自己当初的不得已。

    那时候唐苗子就劝他,不要跟这帮“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的白眼狼相认,但渴望亲情的白向荣最终还是妥协了。

    为了家庭,他原谅了妻子,原谅了儿女。

    这事一直让唐苗子耿耿于怀,他觉得白向荣太苦了!

    趴下去的时候没个知冷知热的人陪伴,等重新站起来时,这些人又都围了上来。

    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傻子都能看出来。

    可白向荣看不出来,或者说,他故意视而不见。

    现在唐苗子拿这事刺他,也是因为心里有怨而散不出来。

    这事儿许光明知道,白向荣,他也知道。

    白向荣怒瞪着唐苗子,隔了许久,他才气鼓鼓地说了一句:“不救就不救,总有人救我!”

    “我的兄弟不会放弃我,组织也从未忘记我,这……就够了!”他丢下这句话,脚步踉跄地走了。

    许光明看着白向荣的背影,又看向唐苗子,重重地“唉”了一声,“你说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其实老白说得也没错,我们不会放弃秦建国同志,他的战友更不会放弃他!有我们在,何须军属去冒险?”

    “这事儿,真不能怪老白!”许光明拍拍唐苗子的肩膀,唉声叹气地走了。

    等其他人都走光,唐苗子才咧嘴笑开,自言自语道:“你们都知道的道理,难道我会不知道?哼,敢跟我这个老东西合作的女同志,能是个简单人物吗?”

    此时此刻,被唐苗子认定为“不简单人物”的陆悠同志,正在换衣服。

    她和宋解放等人已经到达东礁岛附近海域,快艇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是秦建国出事的地方。

    陆悠按要求换上潜水服,跟其他蛙人一起,纵身跃入海中。

    ------题外话------

    ——

    亲爱的同志们,金鱼没有存稿,今天也许只有一更,请大家看完这章之后不用再等第二更~如有第二更,明天再看也一样哟~祝大家看文愉快,节日愉快~

    感谢到最后只剩我赠送月票*2、感谢jane3000赠送月票*4。感谢lkjhgfdsaz赠送月票*2、感谢两只跳跳糖赠送月票*4~谢谢大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35d1.com